首页 > 第277章 求婚,T大狂欢夜2

arms和weapton有什么区别,第277章 求婚,T大狂欢夜2

互联网 2020-11-28 15:35:40
斗罗大陆无爱承欢金刚不死诀深宫缃妃传你是我的景色年华青莲纪事司礼监赠尔余生终极猎杀三国演义吻你万千残皇非你不可许你浮生若梦剑王朝殇璃长嫡九鼎记妖孽狂妃:邪君宠溺小妖妃四季锦剑灵同居日记独宠旧爱・陆少的秘密恋人-云檀

第277章 求婚,T大狂欢夜2

westandheretoday,togetherasone

今日,我们一同站在这里,

youbrightenmydaysjustlikethesun

你仿佛太阳般照耀了我的生活。

wheneverythingaroundislikestormyeather

当周遭的一切如同暴风骤雨时

wealayssurvivecauseereinthistogether

我们总是能好好地活下来,因为我们在一起。

whoeversaidthatecouldneverholdon

谁曾说过我们不能持久

doesn'tknoifoundmystar

他是不知道我找到了我的明星

(babyyouaremystar)

宝贝,你就是那颗耀眼的明星。

andnoi'mhappyistoodupforsolong

此时,我高兴地久久站立

babythisishereourstorystarts

宝贝,我们的故事由此开始

ican'tstop,can'tstopthislove

我无法停下对你的这份爱,没有办法

nomatterhattheysayiloveyou

无论旁人如何闲言碎语,我爱你。

ican'tstop,can'tstop,iloveyounomatterhattheysay

我停不下来,停不下来,我爱你,无论他们说些什么

iloveyou

我都爱你

theysaidthisloveastheimpossiblekind

他们说,我们的爱完全不可能

buteerestrongenoughtofightforthislife

但是我们已经很足够强壮去面对生活中的种种磨难。

ican'tstop,can'tstopthislove

我无法停止对你的这份爱,

nomatterhattheysayiloveyou

无论旁人说什么,我依旧爱你。

noi'mcarriedaaybecausei'veopenedarms

此刻,我张开双臂激动无比

you'reheretostay,deepinmyheart

你就在这里,在我内心深处

theysaidthatecouldn't,butedidmakeitork

他们说过我们不可能,可是我们的确做到了

andnothingcouldstopus,noteventodifferentorlds

没有什么能阻止我们,连我们身处两个全然不同的世界也不行。

ican'tstop,stop

noican'tstop

ican'tstop,stop

noican'tstop

仿佛见证了一场最盛大的演唱会,起先是陆子初一人在唱,然后是乐队和声一起唱,到了最后,竟带动了大众,数不清的荧光棒挥舞着,每个人用尽全身力量大声唱着,似乎所有的热情都可以在音乐声里找到全新的信仰,亦或是得到释放。

尾音里,陆子初取下话筒,朝操场一角的顾笙大声喊道:"顾笙,嫁给我。"

此话一落,学生不约而同,齐声喊道:"顾笙,陆子初请你嫁给他。"

阿笙觉得今夜心脏可以停止跳动了,她在众人的呐喊声中迈步朝舞台走去。

"嫁给他,嫁给他..."

此起彼伏的声音不绝于耳,在阿笙的正前方,乐队继续歌唱,背景屏幕上,是求婚幕后环节,还显示着求婚倒计时。

陆子初在现场指挥若定,从音响到出场顺序,全都可以看到他在幕后操控的画面。

阿笙在阶梯教室看视频画面的时候,殊不知外面一团乱,每个人都忙的不可开交,怕人潮拥挤踩在上面会滑倒,于是花瓣全部清理干净,处处可见工作人员忙碌不休。

关于戒指环节,陆子初原计划飞机遥控,打算让飞机带着戒指直接飞到阿笙面前,但因为是夜晚,为了保险起见,只得临时取消了。

原本还布置了气球,一下午一屋子的人都在打氢气,但最后终究还是取消了...

幕后接受记者采访时,陈煜说,春节过后不久,陆先生就在筹备求婚事宜,好在两人都有事情忙,所以可以有空做很多准备工作。最重要的是保密,几乎t大所有学生都参与其中,校园树木全都换上"新装",要做到保密真的很难。

画面最后定格在那张束河亲吻照上。

阿笙捧着陆子初的脸,含笑吻他,他轻轻微笑,只看着,似乎心里就能开出最明媚的花朵来。

陆子初已顺着红毯,在道路两旁的欢呼声里快步朝阿笙走来。

一百米,五十米,三十米...距离缩短,当陆子初和阿笙同时伸手握住彼此时,人潮再一次沸腾了。

凉风吹来,虽然无法平复激动喜悦的心,却让人感觉格外心旷神怡。

阿笙满脸绯红,眼眸如水,陆子初低头亲吻她的眼角:"哭了?"

"感动。"她抬手抚摸他的脖子,声音温润的很。

陆子初笑了,问她:"那你要不要嫁给我?"

"没戒指。"

陆子初从裤袋里掏出一只盒子,打开,里面静静的安放着一枚戒指,他知道她不喜欢张扬,也不喜欢太贵重的东西,所以那枚戒指纯白金,贵在用心,女戒外面刻着陆子初的名字,男戒刻的是顾笙的名字。

阿笙笑了:"没下跪。"

话是她说的,但她却在陆子初准备下跪时,伸手制止了他。

"我愿意,我愿意..."

她接连说了好几声,周遭人听了,大笑的同时,齐声道:"顾笙说她愿意..."

耳畔是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天际上空是耀眼的烟花,阿笙在人影绰绰中望向陆子初,见他眼睛红了,心思触动,捧着他的脸,众目睽睽之下吻了他。

陆子初再多的冷静此刻全都如烟而散,几乎在阿笙吻向他的瞬间,他已缠吻而上。

因为她的这声"愿意",属于陆子初的人生,彻底圆满了。

亲密拥抱里,手臂收紧,恋人深吻被赋予了最浓烈的热度,风在周围奔走嬉戏,刻意放慢了脚步,不忍心打扰此景,此人。

今夜t大,处处火树银花,烟花响彻校园上空,乐队激情献唱,伴随着狂欢呐喊的人群,注定将是一个不夜城。

操场外围,高高的台阶之上,陆昌平和韩淑慧在无人注意的角落里,将这场求婚盛况尽收眼底。

韩淑慧心有所触,感慨道:"看看,你儿子可比你浪漫多了。"

陆昌平那时候跟她结婚,根本就谈不上求婚。饭桌上,陆昌平说:"我们结婚吧!"

年轻的韩淑慧在沉默几秒后,点头道:"好。"

如今...不能比。

陆昌平瞥了妻子一眼:"别抱怨了,其实你应该庆幸嫁给我。"

"这话可真稀奇。"

陆昌平笑道:"陆家专出痴情种,你看我对你多一往情深。"

韩淑慧被丈夫惹笑了,挽住他的手臂,无奈道:"你啊----"

尾音拉长,说不出的温情缱绻。

良久,夜风送来了韩淑慧的声音,若有所思道:"你儿子求婚这么大阵势,结婚如果没有求婚隆重的话,你说他该怎么下台啊?"

陆昌平看向人潮中拥吻的晚辈,轻轻笑了。

其实,他是很期待的。

014年月下旬,有长达半个月的时间里,在t市造就出一种怪现象,逢"顾笙"销量必好。

这里所说的销量,指的是杂志和报纸,一旦涉及顾笙,必定刚发行就被洗劫一空。

陆子初t大求婚时间发生在月18日夜晚,当夜记者闻听消息,只差没把t大围个水泄不通,甚至有电视台做起了现场直播。

向露原想询问陆子初是什么意思,被陈煜阻止了:"老板现在哪有心思管这个,大喜事,不惧报道。"

向露作罢的同时,倒是忍不住笑了,陈煜跟随陆子初久了,性情倒是相似的很,就连说话的语气也是一样的。

当夜,陆子初大手笔宴请求婚参与人员,因为人太多,宴请场地分散,这可苦了记者,每一家都分了好几批人捕捉新闻。

陆子初也有应接不暇的时候,阿笙被江宁等人起哄,酒难免喝多了,只记得最后是被陆子初抱着回去的。

一路上倒是挺乖,觉得自己可能回到床上就能入睡,可真当陆子初把她放到床上,帮她脱衣服的时候,她却捂着脸轻轻的笑。

他俯身好笑的看着她:"笑什么?"

"你笑什么?"她伸出食指点了点他的脸。

陆子初不是第一次看阿笙醉酒憨态了,但每一次心里都会觉得很温暖,这次更甚。

他也学她,伸手点了点她绯红的脸:"你在笑。"

"那我是因为你在笑。"

陆子初笑着摇头,知道跟她现在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抬起她身体,帮她脱掉外套,她倒是很配合。

陆子初看着躺在床上的人,叫来了薛阿姨:"煮一些醒酒汤。"

总要劝她喝一点,否则宿醉醒来,她怕是会头疼。

准备了几条热毛巾,陆子初坐在床上,帮她擦脸的时候,她握住了他的手,整个人晕晕乎乎的:"子初,我们结婚吧!"

"好。"她还能跑得掉吗?不过,很自觉,这点挺好的。

不过,她现在说的话,怕是明天就会忘了吧?

这时,阿笙抓住他的手,累极了闭上眼睛:"别擦了,你陪我躺会儿。"

有句话是怎么说的,不要招惹醉酒人,她说什么,那便是什么。陆子初把热毛巾放到一旁的盆子里,脱鞋上~床,伸出手臂把她揽在了怀里。

她把脸埋在他的怀里,聆听着他的心跳声,跟着节奏轻轻数着,却注定没办法长久保持注意力,很快就跑了神。

陆子初这一天都没闲着,也确实是累了,别说阿笙了,他自己都想倒头大睡,不过听她呼吸均匀,顿时清醒了,轻声问阿笙:"要睡了吗?"

"嗯。"

陆子初开始阻止阿笙入睡了,拍着她的背:"喝了醒酒汤再睡。"

"..."

阿笙没反应,陆子初只得叫她的名字:"阿笙?"

"嗯。"阿笙强打精神,睁了眼,但很快就又闭上了。

陆子初说:"我们说说话。"

"不想说。"

陆子初无奈之极,她竟然还嫌弃他?

"那我给你讲故事。"总之她不能就这么睡了。

"好。"

陆子初起身去书房,找了一本诗歌文集,回到床上,查看了一下目录,然后问阿笙:"《致凯恩》可以吗?"

"嗯。"

于是,陆子初调亮床头灯,缓缓念道:"我记得那美妙的一瞬,在我面前出现了你,有如昙花一现的幻想,有如纯洁之美的天仙..."

阿笙迷迷糊糊的听着他朗诵着,声音清冽好听,但问题的关键是,她听得舒服,然后在晕晕的睡着了。

陆子初念完,看着靠在他怀里,额头抵着他肩膀熟睡的人儿,又试探叫了她两声,见她不应,这才确定,她是真的睡着了。

放下书,似是真的无奈了,帮她把被子盖好,地毯上传来细微的脚步声,陆子初抬眸望去,就见薛阿姨端着一碗醒酒汤走了进来。

陆子初下床的时候,又看了一眼床上的人,纠结着是否应该狠心叫醒她。

阿笙第二天一大早就醒了,因为头疼的厉害,床上当时只有她一人,于是去盥洗室洗漱,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手指上戴着一枚戒指,戒指是专门定制的,属于陆子初的名字经过艺术加工,宛如精美的花枝镶刻其上。

阿笙发现自己最近似乎很爱笑,那种喜悦是从眼角眉梢流露而出的。

洗漱完毕,换了一身家居装下楼,因为怕陆子初说她,所以见到他之前,阿笙一直在自我催眠。

永腾小说网,yoten.net。搜索“永腾”,随时找到本站!

第276章 求婚,T大狂欢夜1返回目录第278章 子初,我们结婚吧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