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鼠尾草与海盐

鼠尾草与海盐

互联网 2020-08-10 19:31:07

鼠尾草与海盐,前调秋葵籽,中调海盐,后调鼠尾草。木质香型的踏实,熨帖,是幸福又不幸的味道。 

鹿茗茗半睁双眼时,恍恍惚惚还能感觉到梦中那只向她伸来的手。指盖修整,食指、中指和大拇指间带着一点白色粉笔灰的痕迹,手腕上的银质手表在清晨的微光下泛着淡淡的光。

那块手表,表盘是纯白色的有银色指针,表带的结构像汽车压过的一截轮胎印,它不像其他机械表一般厚重又豪气,它是薄薄一块,妥帖又轻巧地环住他的手腕。

连着好几个周二的上午,在林墨右手夹着粉笔于她身边来来回回走的时候,鹿茗茗都会看着他左手的这块表出神,黑板上的公式蜿蜒曲折,COS和SIN此刻都不重要,唯独那块表,随着林墨的肢体动作上下起伏。它到底是Tissot还是Longqines?鹿茗茗很想探究清楚,如同她想探究清楚这个男人身上的一切一般。迫切却毫无途径。

从海盗船下来时,林墨冲着鹿茗茗无奈地直摆手:“这些东西,真是不适合我们老人家玩了。”鹿茗茗咯咯的笑声戛然而止,她的目光顺着林墨的手臂滑向那块腕表,时针正好指向Longqines:“哦?林老师,你说的老人家,是有多老?”

“我后天要去参加我第三个好友的婚礼了,第一个结婚的好友孩子已经3岁了,你说我有多老?”林墨眉间半蹙,眼睛轻眯,嘴角扬起。他有神秘而戏谑的神色,就像是在黑板上写了一道大家都解不出的三角函数。秒针也指向了Longqines,鹿茗茗愣在原地,她算不清楚,结婚和十四岁的距离。

鹿茗茗半睁双眼时,恍恍惚惚还能感觉到梦中那只向她伸来的手。指盖修正,食指、中指和大拇指间带着一点白色粉笔灰的痕迹,手腕上的银质手表在清晨的微光下泛着淡淡的光。

她从枕头下摸出一个宝蓝色的盒子,又轻轻敲醒睡在她身边的男人,“宋斐,新婚礼物哦。”宝蓝色盒子中,有Longines的暗纹,中间那只手表,表盘是纯白色的有银色指针,表带的结构像汽车压过的一截轮胎印。

“好巧,我也有礼物给你。”

祖马龙的香水,鼠尾草与海盐。

鹿茗茗喷在后耳根处。那味道像清香的椰子,像沉静的海滩,又像深秋的树林。

芬芳中,宋斐想起年少时他第一次亲吻的姑娘,他摩挲着那个姑娘的脸颊,她身上鼠尾草与海盐的香水味像海藻一样将他紧紧缠绕。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