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司令长官”和司令官有何区别?一字之差代表着完全不同的职权

长官跟学官有什么区别,“司令长官”和司令官有何区别?一字之差代表着完全不同的职权

互联网 2020-11-25 01:22:33

在军事历史的文献中,可以发现“司令长官”这一职务名称,它极易被误认为就是“司令官”一词的别名,其实是完全错误的。这一称谓基本存在于抗日战争时期,中日两国军队都有使用,就中国军队而言,是对战区军事统帅的一个尊称,因为“司令官”这个职务是可大可小的,它只是某一“部队长”的专称,并不代表指挥多少兵力,无法体现战略兵团军事首长的地位。

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

以湘赣地区的第九战区为例,存在着若干城市的“警备司令”、战区兵种司令官、各军管区司令、师管区司令等一大堆“司令官”的职务,而能够成为“司令长官”的只有陆军二级上将薛岳一人(有若干名副司令长官,比如罗卓英),就是为了区分于各种“司令”或者“总司令”。

因为在抗日军队的作战序列中,集团军这一规模的战役兵团部队长已经被称为“总司令”,就是为了有别于前述的各类司令官职务,那么集团军的顶头上司“战区”,作为战略方向上的军队统帅,便生成了更高一级的职务名称“司令长官”。从军衔和级别上看,集团军总司令一般是中将,战区司令长官则基本为陆军一级或者二级上将(至少是中将加上将衔),地位差别还是比较明显的。

展开剩余71%

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薛岳

抗战期间先后组建的12个战区和2个游击战区中,司令长官的级别莫不如此,比如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和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是一级上将,第三战区顾祝同、第四战区张发奎、第六战区孙连仲、第九战区薛岳、第十战区李品仙都是二级上将,陈诚和胡宗南、余汉谋等则是中将加上将衔等等。

二战时期的日本陆军没有“司令长官”的职务,它的军、方面军的头头称为“司令官”,总军的老大称为“总司令”,但是海军的联合舰队统帅被称为“司令长官”,比如山本五十六的正式职务就是海军大将、“联合舰队司令长官”,考虑到日军编制的特殊性,联合舰队司令长官其实与总军的“总司令”级别相同,他们的军或者方面军建制,已经等同或者超过国军“集团军”的兵力规模,这个细微区别是两国的用词习惯造成的。

第八战区司令长官朱绍良

所以说一字之差,足令三军肃然,抗战时期的“西北王”胡宗南,是1942年7月被任命为第八战区副司令长官兼第34集团军总司令的,所谓集团军总司令也可以理解为“总司令官”,已经是战役集群的高级指挥官,但胡宗南仍不满足。作为拥兵40余万西北地区最大的军事集团首脑,黄埔学员中晋升最快的“天子第一门生”,他梦寐以求的是成为黄埔生第一位“司令长官”,因为那是战略区的军事首长。

机会终于来了,1944年4月侵华日军发动“豫湘桂战役”的河南段进攻,第一战区正副司令长官蒋鼎文、汤恩伯应对无方反击无力,四个集团军数十万人马溃不成军,连长官部所在地洛阳都丢了,为了挽救中原战局,重庆军事委员只好会把蒋和汤双双撤职,转任胡宗南为第一战区副司令长官,从陕西出兵豫西截击日寇。

第一战区代司令长官胡宗南

第八战区主管西北大后方,司令长官朱绍良上将乃是参加过武昌起义的资深将领,胡宗南是无论如何不能跃居其上的,能够转任第一战区意味着极有可能成为真正的“司令长官”。然而不久以后到任的,却是蒋介石第一心腹、黄埔教官陈诚,胡宗南大怒,却又不敢公开顶撞陈诚和蒋介石,于是干脆称病上了华山,死活不肯下来了。

陈诚指挥不动胡宗南的骄兵悍将,只好跟蒋介石抱怨这个小老乡不够意思,后者心知肚明:“琴斋不是反对你,他是有怨气”。权衡一番后,陈诚调回重庆接任何应钦遗留的军政部长职务,1945年1月12日,胡宗南被任命为第一战区“代理司令长官”,7月31日正式去掉代理两字,指挥四个集团军45万大军,“西北王”终于得偿夙愿名符其实了。

第十战区司令长官李品xian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