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165章 出事了!_主人公白小升的小说_玄幻奇幻

被捅伤的玄幻小说,第165章 出事了!_主人公白小升的小说_玄幻奇幻

互联网 2020-10-23 12:46:56
第165章出事了!

施工队入场搭建舞台一周后,距项目开业还剩两周。

这一天,白小升正在自己办公室里,查看排期。

“不好了,白经理,出事了!”

一个人匆匆忙忙闯了进来,脸色微微发白,气喘吁吁。

是工程部主管!

“怎么回事?”白小升惊愕地站起身。

工程部不是正跟施工队一道,搭建舞台吗,难道,舞台那边出问题了?

“您快去看看吧,舞台背景的半边架子,塌了!”工程主管心有余悸地说道。

当时他就在旁边,跟施工队队长闲聊,身后数米高的架子突然散落,金属管飞过来,距离他最近的只有几米!

现在想想,那动静,他现在还有点心有余悸。他说这么一句,就说不下去了。

“伤到人没有!”白小升一声喝问,将他惊醒。

“啊,啊!没有!”工程主管赶紧摇头,但稍一迟疑又补充道,“施工队那边,似乎有人被撞到了腰,被他们的人送去医院!不过应该不严重,只是衣服有点脏,没见血。”

“走,我们去看看!”白小升大步流星,走在前面,“通知了王曳副总没有!”

“王曳副总已经到了,就是他让我叫你的!”工程主管急慌慌回答。

白小升一边赶过去,脑子里一边飞速运转。

这次方案是他做的,里面事无巨细他都清楚,甚至包括舞台搭建。

由于定制化要求和难度,他们没有找活动公司全包,而是另找的施工队。

舞台的背板架子,用的不是建筑钢管,而是力压架,拆装方便、承重量大、轻便安全。

怎么可能,出现“散架”呢?!

白小升心里疑团渐起。

等他赶过去,现场已经围了很多人,离老远就听到吵吵嚷嚷的声音。

“出事啦,伤人啦,这事儿你们必须给我一个交代!”一个浑厚粗粝的嗓音在嚷嚷。

施工队队长大周。

这个五大三粗的汉子,说起话来瓮声瓮气。

“你先别急,我们正在处理,负责这块的责任人正在赶来!”王曳竭力安慰。

“总之,这件事没完!”

“对,没完!”

“你们得负责,负全责!”

个人跟在大周身后,大声叫嚷。

白小升本来急着过去,看到这一幕,眉头一皱,脚下停了下来。

工程主管要过去,也被他一把拉住。

“我们先看看。”白小升不动声色道。

啊?

工程主管惊异地看着白小升,这都什么时候了,白经理还沉得住气!

要知道,这事儿可大可小!

处理妥当了,能继续开工,一个处理不好,被捅上去,让监管部门介入调查,那问题就大了!

白小升面无表情,如同看热闹的人一般,不声不响看着。

大周叫嚷,旁边的人也跟着叫嚷。

这一幕给白小升的感觉,像医闹!

一般来说,出事儿,大周这个施工队长,怎么也该第一时间,去医院看受伤的兄弟,而不是在这儿闹!

白小升目光滑过。

那些施工队的人,除了卖力起哄的几个,另外的人懒洋洋在旁边看着。

“当时,只有一个人撞了腰?”白小升低声问工程主管,“你确定吗?”

“确定啊。”工程主管点点头。

“去医院的那波人里,有我们的人吗?”白小升问。

“这个……当时比较急,比较乱,是他们的人送走的。”工程主管讪讪道。

那就是没有!

白小升远远看着倒掉的架子,

这工程虽说有点难度,但是在一支有经验的施工队手里,怎么着也不能干成这样吧。

散架?

最不可思议的是,架子都塌了,伤人他都能理解,但是这腰是怎么撞的?!

“白小升,白小升还没来吗!”

白小升思索之际,王曳厉声大叫。

他已经满脑门汗珠,整个人毛躁了。

堂堂百年共筑副总经理,平常都是呵斥别人,现在当成了调解员,被一个施工队队长给指着鼻子又喊又叫。

他难以忍受。

“白小升,你还不过来!”暴跳如雷的王曳,发现了尚在沉思的白小升,顿时气的咆哮。

白小升竟然站一边看起了热闹,简直可恶至极!

如果眼神能杀人,白小升已经被王曳戳死了一千次一万次。

周围的主管们噤若寒蝉!

大领导暴怒之下,他们也怕殃及池鱼。

“安全这块是你负责吧,你给我个解释!不,现在你先给他们一个解释!”王曳压抑怒火,吹胡子瞪眼,指了指大周,背过身。

白小升神色不变,走向大周。

“你就是负责人!”大周顿时一脸狰狞,上前,就要动手抓白小升。

“站那!”

白小升脸色一沉,忽然喝吼一声,神情凶戾。

大周措不及防,吓的一顿。

四周的人也被这一声咆哮,弄得一惊。

“怎么回事,说说!”白小升绷着脸,超舞台那边努努嘴。

他的表情,就像是自家东西,被人无端搞坏一样,在质问。

大周咽了口口水,缓过一些滋味。

“怎么回事,这我得问你?你们提供的是什么建材,有问题!现在害得我的人住院了!你说这事儿怎么办吧,实在不成,咱们找政府,好好查查!”

“对!”

“找政府!调查!”

大周身后的几个人也叫嚣起来。

四周主管们惴惴不安,看着白小升。

有些人甚至目露埋怨,白小升一上来,这态度太过强硬,这简直要把事情搞大的节奏。

王曳目光冷峻。

“根据2016年颁布的《天南市建设工程安全生产管理条例》,第六章生产安全事故调查处理章程,第五十三、五十四条之规定。”白小升面无表情,将安全条例娓娓道来。

他路上,就让红莲检索过法律法规,可以说比在场任何一个人,哪怕是法务,都懂法!

这也是他有恃无恐,安心旁观原因之一。

“现场伤亡标准,远不足以,让监察部门介入。除非你那个伤了腰的下属,骨断筋折,内脏破碎,要么你现在就去,用钢管把自己捅个窟窿……不过真要出了事,你也是第一责任人!”

白小升冷哼一声。

大周目光一缩,底气有些不足,眼神有些躲闪。

“我已经派人去了医院,要是你的人没事儿的话……那我们就要谈一谈,我们这边损失问题,损毁的建材先不说。按合同,贻误工期,你得赔……”

“你赔得起吗!”

白小升声色俱厉,一声怒吼。

大周吓一哆嗦。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