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你见过最惊艳的玄幻小说等级制度是什么?

玄幻小说一般的等级,你见过最惊艳的玄幻小说等级制度是什么?

互联网 2020-10-30 20:31:23

“华宛如,你今日的成就,今日的一切。都是我杨辰给你的,是我杨辰救了你,培养你。你能成为一代天之骄女,受人敬仰受人爱戴,全都是我杨辰给的你。我杨辰自问待你不薄,没有想到,你今天竟然要背叛我!”

这富丽尊贵的紫金大殿中,那青年男子杨辰,身穿一身紫衣,望着不远处靓丽脱俗,气质非凡的女人,轻轻叹息,言语间充满了无奈和悲哀。

那年轻女人有着一张别致美丽的面孔,皮肤白皙。但此刻的她,嘴角上却充满了讥讽,她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冷意:“杨辰,的确,是你救了我,培养我。不过那又如何?我一定要承你的情,感恩你,感谢你?”

“哈哈,可笑。杨辰啊杨辰,你的确是被人称之为一代奇才,但也只是‘奇才’而已,你没有修炼武道的资质,此生不能踏足武道,你终究只是个废材。奇才和天才,差一个字,却差了很多。你的下场,也只有被我踩在脚下。呵呵,现在的你对我而言已经没利用价值了,你的那些财富,丹方,全部都是我的了。好了,你可以去死了。”

这年轻女人挥手间,流光溢彩,彩光照耀了着整个大殿,而那青年杨辰,却只能无奈的接受下这一切,不甘而去。

一代震惊古今的丹道奇才杨辰,就这样陨落。

……

北山郡,偏远大荒,杨家。

一间古朴的屋内,只听到两个女人的哭声。清晰可见的是那年龄稍大些的少女,抱着一位面貌俊秀却又异常苍白的少年,眼泪啪嗒啪嗒的滴落而下,尽显伤心之色。那娇艳欲滴的模样,着实惹人怜爱,惹人心痛。

少女嘴里喊着:“那王家的两个畜生害的我弟弟杨辰上吊自杀,我杨采蝶绝不可能饶了他们!”

这少女含恨怒吼时,却没有察觉到她那温软怀中本是已经死去的弟弟,突然间手指轻轻动了一下。

“我……我这是在哪里?”杨辰的脑海内闪过万千记忆。

他不是已经死了吗?

他杨辰,一代炼丹奇才,震惊天下,名副其实的皇朝域土内的炼丹第一天才。年仅二十二岁,就已然站在了炼丹之道的最顶端,可以说是高处不胜寒。然奈何他轻信于人,却被自己辛辛苦苦培养出来,最亲近的女人给杀了。

他一朝陨落,含恨而终,却没有想到,他死后,竟然意外重生了。

原本这具身体主人的大量记忆,瞬间涌入了他的脑海中。

“这个上吊自杀的人,也叫杨辰?和我同名?”杨辰迅速的消化着原本这具身体主人的记忆。

他现在竟然在北山郡,一个快要被放逐的郡土,战乱纷争,无人管辖。而他现在的位置,竟然是北山郡还十分偏远的大荒内,一个大荒内的普通部族,杨家。

在他生前,北山郡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他是根本不会来的。

而这具身体的主人杨辰,在生前同样是炼丹的,不过炼丹资质实在是烂到透顶,又性格懦弱,不思进取。一次跟人赌斗中,把自己姐姐的家产输进去了大半,后来没脸活着,这才上吊自杀。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杨辰死前也才十三岁而已。

“这个杨辰,还真是的。放着我前世梦寐以求的修武资质不用,竟然自杀了。不过我重生于此,或许也是命数。”杨辰心里很快就将记忆消化了七七八八。

他本来还想在思考一些事情,但不一会的功夫,就闷的呼吸难受。他稍微睁开了一丝眼睛,发现那搂着自己的少女杨采蝶。

此刻的杨采蝶愤怒的吼道:“王家,我现在就让他们给我弟弟偿命!别人不敢惹王家,我敢!”

“小姐,小姐……你千万别想不开啊,那王家势力之大,咱们杨家族长都不敢惹。你现在这实力去找他们,岂不是和送死没什么区别吗?”旁边的丫鬟急忙拦住杨采蝶的举动,生怕杨采蝶做出了什么不理智的选择。

杨采蝶贝齿轻咬,俏脸通红的嘶声喝道:“我就这一个弟弟,我弟弟啊。竟然被他们王家两个畜生给害死了,我杨采蝶是他姐姐,我不帮他出头,谁帮他出头?”

被杨采蝶搂在怀里‘享受’的杨辰,看到杨采蝶这般发飙的一幕,生怕这个姐姐做出了什么不理智的想法和决定,急忙唔唔的喊了起来。

他不喊也没辙了。

杨采蝶本来还是悲痛欲绝,想着去和那害死自己弟弟的始作俑者王家拼命去,但却没想到,自己弟弟在自己的胸前突然那么一扭动,似乎没死。

“杨辰,你没事吧,你别吓你姐姐啊。”杨采蝶急的泪眼湿润。

杨辰看到杨采蝶这般紧张兮兮的模样,回想起自己死去的缘由,心中叹了口气,随即睁开双眼说道:“姐姐,我没事。”

“少爷,您,您真没事?”漂亮的小丫鬟激动的跳了起来。

杨采蝶则是心疼的捏着杨辰的手,厉喝道:“杨辰,你千万别再想不开了,你要是觉得你心里的这口恶气出不来。姐姐现在就跟那王家拼命去。”

“别,姐,你千万别!”杨辰着实是被吓了一跳。

他深深的看了一眼杨采蝶,脑海内涌出了杨采蝶弟弟杨辰生前的记忆。

面前这个少女,名叫杨采蝶。

杨采蝶,十八岁,比他这个弟弟杨辰大五岁,在这块荒地百族内,那是出了名。人称‘三大金钗’,誉为大荒百族的三大美女之一,只不过,这杨采蝶最出名的地方却并非是她长的漂亮,而是她的脾气。

是的,杨采蝶是出了名的彪,性格虎到了极致,完完全全的一根筋,认准了事情,九头牛都拉不回来。你说她笨,脑袋瓜不灵光,她又聪明伶俐,悟性非常好,是杨家女流之辈中的第一天才。

你说她聪明吧,她又彪的一塌糊涂,说话非常没谱。

所以,没人敢惹杨采蝶。

最关键的是,杨采蝶不仅自己虎,她还是个非常护短的人,护谁?就护她这个弟弟杨辰。

据说杨辰三岁的时候被孙家养的灵兽黑毛狼咬了一口,结果这八岁的杨采蝶奶声奶气的拎着刀就气势汹汹的跑上孙家,说什么都要宰了黑毛狼。结果当时没宰成,被杨家长辈拉了回来。

但谁知道,这杨采蝶还记着这事儿呢?十几岁的时候,趁着那黑毛狼没人看管的时候,蹭蹭的几刀把那黑毛狼给宰了,最后还在那黑毛狼的尸体上写了几行字。‘欺我弟弟者,人受都得死’——凶手杨采蝶。

是的,当时的杨采蝶文化还没过关,绞尽脑汁没想出来兽怎么写,于是把‘兽’写成受。

最关键的是,她杀了黑毛狼就算了,还把自己的名字给写了出去。一个‘凶手杨采蝶’,这可把孙家人气了个半死,为此事没少找杨家晦气。

这么一回忆,杨辰就知道,自己这个姐姐杨采蝶,还真是那种为了他可以去跟那王家拼命的人。王家是大荒百族的一个一流部族,谁敢惹?但你别说,杨采蝶这一根筋,还就敢惹。

一念及此,杨辰揉了揉脑袋,叹了口气说:“姐姐,您俩先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宝啊,你千万可别想不开了,你要是再上吊自杀,你让你姐姐我一个人怎么活啊。”杨采蝶心痛万分的说。

杨辰失笑道:“姐姐,你放心,我不会再自寻短见了。我现在想开了,至少,我不忍心看到姐姐你这么伤心。”

杨采蝶看到杨辰眼神里没有轻生的意思,这才咬了咬嘴唇:“那好,姐姐先走了,我让明月在外面守着。你有什么要求,喊明月就是了。”

顾明月,也就是小月,是杨采蝶的丫鬟,将来是要嫁给杨辰当小妾的,对杨辰和杨采蝶唯命是从。最关键的是,这杨采蝶也不知道哪里找来的小妾,对杨采蝶和杨辰唯命是从不说,年龄才十五岁,就彻底展现出了未来的美人潜质。

身为杨采蝶的丫鬟,这杨采蝶在杨家没少被人示爱。只是这顾明月忠心耿耿,而且还真是随时做好了嫁给杨辰当小妾的想法。

现在顾明月听到杨采蝶的话,连连说道:“少爷,如果您需要明月,明月就在外边。”

“恩。”杨辰点点头,表示明白。

很快,杨采蝶和顾明月离去。

杨辰这才吸了一口气,脑海中回忆种种,以及观察这具现有的身体。

“没想到,我杨辰丹道纵横一世,受人尊崇,受人爱戴,却还是避免不了任人宰割,任人鱼肉的下场。归根结底,其实还只是因为我当年实没有习武天资,纵然一生绝代风华又如何?实力弱小,那华宛如想杀我,我连一点反抗的机会都没。”

杨辰想到这,渐渐露出笑意:“但是没有想到,天不亡我,这个杨辰放着大好的习武资质,竟然不修武道。简直是暴殄天物,我杨辰当年做梦都想修武道,站在苍穹顶端,俯视众生!而世上,也唯有武道方才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这个杨辰的修武资质虽然谈不上顶尖,可也不差了。我当年虽然不能踏入武道,可是我最擅长的就是培养天才,扶持天才!现在我有了这具身体,加上我以前的培养体系,就算这杨辰的天资不是最顶尖的又如何?只可惜这杨辰实在太窝囊了一些,在杨家完完全全是个废物角色。”

这具身体的主人杨辰在杨家,就是一个纨绔子弟,武道修炼完全是个废材。但实际不然,分明是杨辰放着大好的修炼资质,自己不修炼啊。

他,做梦都想修炼,结果人放着上好的身体资质,竟然去当纨绔了,实在让他唏嘘不已。

华宛如!

一想到这,他就不由得想起了华宛如,那个谋害自己的女人。

杨辰闭上双眼:“华宛如啊华宛如,我当年将你培养成一代天骄,但你要知道,你的成就,完全出自于我之手,我能培养你,更能培养我自己!”

杨辰当年的确是不留余地的培养华宛如,不过他终究还是留了一手。

这一手,没想到却为现在留下了伏笔。

此刻的杨辰一腔热血,喃喃道:“当年我纵然丹道天赋绝顶,创作出数种惊骇世俗的丹方,然奈何终有缺陷。缺陷便在于武道上,虽然我丹道资质问鼎天下顶尖,可终究也只是个任人宰割的普通人。”

“但现在不同,我杨辰既然重生于此,得有修炼之身。今生,便不仅仅要做那震惊古今的丹道天才,我还要以武入道,站在世间的最顶端!”在重生前,杨辰虽然不能修炼武道,踏上王者之路,但他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培养天才。甚至杨辰除了丹道奇才的名头之外,还有一个外号叫做‘伯乐’。

由此可见,他对武道的钟爱。

现在能修武道,无疑是让他在黑暗的人生中找到了一丝闪光的出口。

杨辰整理了些许的思绪,已然为自己将来的武道之路做出了一定的规划。他很清楚,此事不能着急,毕竟他现在的身份,还是杨家的一个废材,前段时间还窝囊到上吊自杀。

心中思绪时,杨辰收拾了一下衣服,从床上爬起,然后开门说道:“明月,陪我去散散心!”

“少爷,您……您要去散心?”顾明月站在门外,看到自家少爷走出,睁大了眼睛,突然间又失落起来。自家少爷平日里最是游手好闲,如今去‘散心’,岂不还是不务正业?

“对,散心。”杨辰走在了前边。

毕竟他现在的身份是杨家的一个普通少爷,对于这百族杨家,他还是要多多了解一番。

顾明月却也不好说什么,踩着小碎步,提起花边裙子,急急忙忙的跟上了杨辰。一双晶莹澄澈的大眼睛在杨辰背后偷偷瞄着对方,内心长吁短叹。她很清楚自己的命运将来是要嫁给杨辰当小妾,她也为此早做好了准备,并没有说嫁给一个窝囊废当小妾而觉得不甘和屈辱。

她一心只想着假以时日嫁给杨辰做小妾时,能够让杨辰洗心革面,不再像现在这般游手好闲,纨绔人生。

只是,她不知道她究竟能否做到这些,心中隐隐失落。

杨辰最是擅长察言观色,而这顾明月的哀愁都显现在了脸上,让他哭笑不得,不知道自己这个小丫鬟脑袋瓜里到底在想着什么。只不过对方年仅十五岁就展现出了美人的潜质,且身材发育极好,在杨家确实是个让人争风吃醋的存在。

他心中想着时,突然间,便是有一行人朝着他这边走了过来。

“呦,我道是谁。杨辰,我刚刚还听说你把你姐姐的大半家产都输了进去,没脸见人上吊自杀了。觉得很是稀奇过来看上一看,以为你这个窝囊废什么时候有勇气自杀了。没想到和我猜的一样,自杀?哈哈,你哪有那个勇气自杀。”

这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杨辰双目定睛一看,也看清楚了这说话之人的模样。

面前这少年和杨辰年龄差不多,都在十二三岁的年龄。

武道修炼,十四岁是成年,十三岁,临近成年,其实已经不小了。

这少年穿着整整齐齐,模样白皙俊秀,一看便是杨家的公子哥。杨辰脑袋瓜里这么一回忆,就知晓了此人的身份,这少年名叫杨恒,乃是杨家长老杨峥的二儿子。此人炼丹武道都有涉足,是杨家年轻一辈中的小天才。

杨辰仔细这么一回忆,就明白了过来。这杨恒以前没少找‘杨辰’的麻烦,只不过,对方找‘杨辰’麻烦最归根结底的原因,其实就是因为‘杨辰’身后的丫鬟顾明月。

杨恒对于顾明月的容貌一直是耿耿于怀,屡次示爱骚扰,却被顾明月拒绝。这也让杨恒心起怒意,百般找‘杨辰’麻烦,想让‘杨辰’出丑,甚至当时这具身体的主人‘杨辰’自杀,也是被杨恒怂恿激怒的。

这让此刻的杨辰微微眯起眼睛。

身为同族之人,这杨恒只是为了一个丫鬟就这般对待同胞兄弟,杨辰对其是一丁点的好感都没。

当然,现在的他还不想招惹麻烦,看了一眼这杨恒后,不急不躁的说:“明月,我们走。”

“是,少爷!”顾明月乖巧的讲道。

看到顾明月对杨辰这般唯命是从,乖巧无比,杨恒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他咬牙说道:“明月,你怎么就脑子不开窍呢?你说你跟着这杨辰有什么前途?这杨辰现在都这么废物,已然是被杨家放弃的角色,你跟着他吃苦受累,还不如跟着本少爷。以本少爷的天资,在这百族之地将来必会出人头地。你可要好好想清楚了!”

听到这,杨辰将目光放在了顾明月身上,倒是停下了脚步。

还真别说,他其实也挺想看看顾明月的态度,因为老实说,杨恒的话,换做谁都会心动。跟着他这样一个废物少爷,有什么前途?

然而,出乎他预料的是,这顾明月态度十分坚决,她贝齿轻咬,毅然说道:“杨恒,我只认我们家杨辰少爷,我已经拒绝过你很多次了,话说的也已经够明白了。跟着少爷吃苦受罪,我也愿意,你不要再纠缠我了!”

这话落下,杨辰有点奇怪了。

对于这顾明月的身世来历,这生前杨辰的记忆里是没有的。

而顾明月的话更是让杨恒气急败坏,他眼看顾明月油盐不进,顿时间怒喝道:“好好好,顾明月,你还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啊。”

“你想干什么?”杨辰将顾明月拉到自己身后。

这样的举动无疑是让顾明月娇躯微颤,没怎么反应过来。

自家少爷什么时候会做这么爷们儿的举动了?平日里,一遇到事儿,杨辰可是比谁都缩的快的呀。

不得不说,杨恒和他的仆人对于杨辰现在的举动,都万分诧异,尤其是杨恒,更是怒极反笑的说:“怎么,杨辰,你还来胆子了不可?武道方面,我也不欺负你。打你十个你都不是对手,你也就会个炼丹。但你那炼丹的本事,哈哈,能拿得出手吗?当初你和王家人赌斗,一炉子宝贵的材料愣是一枚丹药都没炼出来,把我们杨家的名声都丢干净了。你说说你有哪点是拿出手的?”

杨辰前世遭人质疑的次数倒也不少,不过,被人质疑炼丹,还是头一次。

他摸了摸下巴,倒是被逗乐了:“你说我炼丹本事上不了台面,我倒是好奇你的炼丹本事如何。”

“少爷,咱们,咱们别和他们斗了,我们走。”顾明月在背后揪着杨辰的衣袖,眼看事情朝着不好的方向发展,她生怕杨辰吃了亏。

上一次,杨辰也是遭王家人挑衅,一怒之下,这才酿下大错的。

看到顾明月这般心急如焚,杨恒更是来脾气了:“怎么,你还想和我比一场吗?杨辰,你如果真有骨气,那就和我比一场,不然的话就乖乖滚一边去。”

“哈哈哈!”

“他竟然和我们家恒少爷比,不知道我们恒少爷是一品中阶炼丹师吗?”

一时间,杨恒后边的仆人都张扬大笑起来。

杨辰也不气馁,缓缓说道:“你如果乐意,我倒也不介意和你比试比试!”

丹分九品,一品到九品,每一品又分低阶,中阶,高阶,完美四个层次。杨恒丹武双修,武道水准出众不说,炼丹水准更是年纪轻轻就达到了一品中阶的级别。可是,这一品中阶对于别人而言,倒也拿得出手,但对于他杨辰而言,这一品中阶在他前世,连够跟他当丹童的资格都不够。

杨恒听到了杨辰的赌斗邀请,顿时间乐了:“你确定?可别到时候输了比赛,哭鼻子了。”

“少爷,咱们……”顾明月这时候心急如焚,却又不知道到底要如何处理此事。

杨辰则是摆了摆手,不急不躁的讲道:“单单是比赛,并没有意思,无非也就是意气之争而已。既然要比,我们就得添点彩头,否则我都觉得这比赛没什么意思了。要比,就来点大的。加点赌注,这才有意思。”

杨恒仿佛听到了世上最好听的笑话一样:“哈哈,赌斗?怎么,杨辰,上一次你和王家人比,还没把你姐姐家当输干净?怎么,这一次是想通了,想彻底把你姐姐那点财产给输进去的?”

“我就问你敢不敢赌。”杨辰面色阴沉,仿佛真的被激怒了一样。“如果你不敢赌,那这比赛就一点意思都没了。”

杨恒看到杨辰‘气急败坏’的样子,啧啧说道:“你要赌多少?”

“三百灵石!”杨辰想都没想的说。

“三百灵石……”顾明月听到这个数字后,脸瞬间变得煞白煞白的。

因为上一次杨辰跟王家人赌斗,也是一口气赌三百。结果瞬间将杨采蝶的家当输进去了一大半,这一次再输掉,那杨采蝶年纪轻轻好不容易积攒出来的财富,就要彻底被杨辰输干净了。

杨恒也确实被杨辰说的这个数字吓了一跳,因为三百灵石,着实不是小数目了。

灵石,是整个大陆的通用交易货币,适合修炼等等,各种各样的需求。

而他杨恒,如果要拿出三百灵石,那也是跟要他命差不多。

但他想到杨辰那炼丹水准时,脸上顿时露出了狰狞的笑容,他嗤笑道:“有什么不敢的,三百灵石,我就怕你把你姐姐的家底输干净了。到时候别唯一宠爱你的姐姐,都离你而去了。”

三百灵石的确不少,不过他和杨辰比,怎么可能会输?

“哼,我的事情还不用你管,既然要赌,就赶紧设个赌法吧。”杨辰微微一笑。

这杨恒又怎会知道,现在的杨辰已经不是以前的杨辰了。

他怕的不是这杨恒赌,他怕的是这杨恒不赌。

三百灵石。

那个上吊自杀的‘杨辰’输了多少,今个他就赚回来多少吧。再也没有什么东西,能比炼丹更让杨辰有自信了。他前世被称之为丹道第一天才,炼丹天赋,整片疆土,远超其他所有丹道天才一个档次。也就唯有几个炼丹界的老神仙,方才能和他一比。

一品中阶丹师,对于他而言,简直就跟欺负刚出生的小娃娃一样。

当然,他现在的确是欺负这杨恒,不过杨恒还没意识到,以为他是在找虐呢。

“赌斗方式,我们按照丹师赌斗的正常流程来比斗。”杨恒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随即讲道:“小辉,你来说吧。”

小辉,杨恒的家仆,听到杨恒的话后,似是得到了主子的赏赐般,扯着嗓门喊道:“丹师赌斗,以炼丹成色,品质,数量为根本。”

“听到了吗?”杨恒一副害怕杨辰不懂规矩的样子说道:“既然要赌,就赌正规点,我也不欺负你。一品丹药‘返骨丹’,此丹是一品丹药里最简单的丹药,根据最后成丹的数量,品质,成色,决定输赢!”

“没问题。”杨辰答应的很干脆利索。

‘返骨丹’,是一品丹药里最简单炼制的丹药。一枚丹药,可以让炼体境的武者变得神清气爽,耳目清明。通常炼体境的武者打斗前服用一枚返骨丹,打斗起来就会事半功倍,更加聚精会神。

至于炼体境,便就是武道修炼的基础境界,分九重,每一重,都有着非常可观的差距。

杨辰,炼体境第一重都不算。

至于这杨恒,则是年纪轻轻就达到了炼体境第二重,可以说在‘成年’之下的少年天才中,他是佼佼者了。

对于返骨丹这种基础的炼制,杨辰自信信手拈来,他看了一眼顾明月,说道:“明月,我的丹炉呢?”

“少……少爷,您祖上家传的‘紫秀丹炉’,输给王家人了。难道这事儿,您忘了?”顾明月俏脸憋的通红,尴尬万分的说。

听到这话时,顿时间一阵哄笑声响起。

杨辰眉毛挑起,仔细一回想,似乎还真是确有此事。

想到这,杨辰便是说道:“那便用最普通的丹炉吧。”

顾明月虽然不愿杨辰与人赌斗,但现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她也唯有从储物戒内,倒腾出一种十分普通的丹炉。

“我说杨辰,家传的紫秀丹炉你都输进去了,你用这最普通的丹炉和我赌斗?胜算有多少?哈哈,本少爷也不欺负你,你用最普通的丹炉,我也用最普通的丹炉。免得别人说本少爷胜之不武了。”杨恒嗤笑着。

他这么说自然不是同情杨辰,而是觉得即便同用普通丹炉,杨辰,也绝无胜算。

杨辰则是无所谓的讲道:“随你便!”

待得这话落下时,他轻手拿捏,就将这丹炉放在了手心上。

像是不入流的炼丹师,用的丹炉也就一个巴掌大小而已。

普通不入流的炼丹师,最多就驾驭一些小丹炉。

“一套返骨丹的材料,最后根据成丹数量,品质成色,决定输赢。现在,比赛开始。”杨恒的家仆扯着嗓门喊了起来。

杨辰虽然家底穷,不过身为炼丹师,炼制一套返骨丹的材料还是有的。

他从最下等的储物戒内,翻腾出了一套返骨丹的炼制材料,迅速的扔进了丹炉内。

“竟然不生火就开始扔材料,一看就是不入流啊。“几个家仆没少看自家少爷炼丹,发现杨辰这般炼丹架势后,一个个发出了讥讽的言语。

杨辰则是视若无睹,将材料扔进丹炉内,方才利用‘控火木’,将火点燃起来。

“前世用惯了本命火焰,‘控火木’这种东西,还真是不太习惯。”杨辰心里失笑时,拽着控火木,开始控制起火焰的温度起来。

控火,是炼丹一个非常重要的流程。

说简单点,就是火候。

丹药最终成品的数量,质量,都和火候有着必不可分的关系。

除了控制火候外,便就是调理。

调理,乃是调制炉内材料凝丹的过程,这个过程和火候一样重要。若是控制不好,丹药没能继承原本材料的品质,丹药质量品质就会大打折扣。可以说是一个非常考验细节的技术活。

所以想成炼丹师,非常依仗天赋和悟性。

但这些步骤在杨辰的脑海中,早已经根深蒂固。

他的控火,调理,都做的步步到位。

这让很多次观看过杨辰炼丹的顾明月大眼睛眨呀眨,俏脸上充满了意外,和紧张的神情。

她能看得出来,自家少爷此次炼丹,并非像是往常一样吊儿郎当,丝毫不放在心上。而且,杨辰的炼丹技巧,步骤,相比以前似乎都要娴熟了许多,那控火的技巧,调理时的认真,都和以前截然不同。

“难道说少爷上吊之后,突然悟出了炼丹真理?”顾明月近距离观察,心中想着。

她心中实在是担心。

因为杨辰炼丹的技巧虽说是有了提升,可杨恒那是真正意义上一品中阶丹师,而杨辰呢?只不过是一个一品低阶丹师。

一品低阶和一品中阶的差距在哪里?

一品低阶炼丹师,炼制一品丹药,成丹率不是百分之百,甚至会很低,门槛就是,只要炼制出一品丹药,就能算是一品低阶炼丹师了。但一品中阶炼丹师呢?那是百分之百能炼制出一品丹药的。

他们家少爷,也就一年前偶然炼制出了一枚一品丹药,也不知道是瞎猫碰上死耗子怎地,这才成了一品低阶炼丹师。可这之后的一年,一枚一品丹药都没炼制出来过。

这怎能不让人担心?

然而,就在顾明月思绪时,突然间,杨辰双手放下,渐渐,控火木的火焰消失。而炼丹炉内升腾出一缕缕香烟,紧接着,丹炉内传出一丝丝扑鼻的香味。

这香味,一般都是成丹的前兆。

“成丹了!”

这让杨恒的家仆瞪大了双眼。

谁能想到杨辰会比杨恒还要更快的成丹。

“担心什么!”那颇受杨恒器重的家仆小辉冷笑道:“这返骨丹,咱们家恒少爷炼制了上百次,区区成丹算什么。少爷最好的成绩是一次炼制出三枚返骨丹!三枚,可不是侥幸炼制出一枚返骨丹的废材可以比的。”

说着话,这家仆看了一眼那刚刚成丹的杨辰,不屑一顾。他虽然是家仆,但有杨恒庇护,岂会害怕杨辰?杨辰在杨家的地位很尴尬,若非其姐姐杨采蝶庇护,还真未必如他一个家仆。

杨恒这时也发现了成丹的杨辰,看到杨辰这般自信的样子,他脸上露出了冷笑的表情。成丹快,不算什么,他马上就会让杨辰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炼丹技巧。

“少爷,您,您真的炼出返骨丹了?”顾明月紧张兮兮的说。

杨辰微笑道:“恩!”

开玩笑呢,一个返骨丹他都炼不出来,那他这才叫丢人丢大发了。而且,他观那杨恒的手法,几乎就可以判定杨恒炼丹的结果,所以故意调整了一下炼丹手法,不让自己赢的太过惊艳,否则,难免惹人猜疑。

“丹成!”

突然间,杨恒一声暴喝。紧接着,大量的浓郁香味,从丹炉内传了出来。从杨恒那得意洋洋的表情上,就不难看出,杨恒对于自己这次的炼丹结果,尤为满意。甚至已然是胜券在握了。

顾明月生怕杨辰受到打击,急忙说道:“少爷,就算您此次赌斗失败也无妨,至少这返骨丹,您炼制了出来。那代表着您以后还是炼丹师,未来还有前途!大丈夫,不必计较一时成败!”

杨辰听着顾明月的话,可以说是哭也不是,笑也不是了,对方怎么就觉得自己输定了?

“杨辰,揭炉吧。”杨恒冷笑着。

杨辰没有拖沓,顿时将丹炉那么一翻腾,一时间,丹药从丹炉内蹭蹭的掉了出来,落在了两人彼此的手心上。

杨恒看着自己手心内圆润的三枚返骨丹,开怀大笑道:“杨辰,见识到什么见丹道天才了吗?三枚返骨丹,你这辈子能有这成就,你都可以自豪了。好了,废话不多说,三百灵石,乖乖交出来吧。哦对了,你没有那么多灵石,我可以等你找你姐姐去要。反正,你也本来就是喜欢缩在女人背后身边的人。”

然而他这般自信满满,却根本没注意到杨辰旁边那嘴巴张的圆圆的顾明月。

杨辰微笑着说:“杨恒,你怎么就这么自信你赢了?”

杨恒不屑的朝着杨辰看了一眼,刚想说什么,突然间就看到了杨辰手中握着的四枚返骨丹!

四枚!

竟然比他多了一枚?

“怎么可能!”杨恒心头一震。

那杨恒的家仆顿时间不乐意了:“只是数量又有什么用,比的是质量,我们家恒少爷的成丹品质数量,那都是一等一的返骨丹!”

“你确定我这返骨丹的品质不如你家少爷?”杨辰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你要是觉得没看清楚,我不介意近距离让你看一眼,等你们分辨清楚了再给我答复也不迟。”

杨恒其实早已经分辨清楚了杨辰炼制出丹药的材质,只是,他不敢相信这是事实。因为,杨辰成丹的品质,赫然还要比他强那么一线,那种晶莹剔透的光泽,只要不是脑子有问题,就绝对知道谁赢谁输了。

顾明月这时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欣喜的说道:“杨恒少爷,愿赌服输,这个道理您明白吧。”

杨恒面色变得惨白。

而他的家仆小辉更是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杨恒四处看了一眼,发现周围没什么人之后,这才咬着牙:“杨辰,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我怎么做到的,似乎不需要向你汇报一下吧,你只需要知道,低调,并不代表懦弱。”杨辰缓缓说道。“你现在已经输了,如果不承认,我们可以去长老府找杨二爷鉴定一下,相信公道自在人心。”

一听到要去长老府,杨恒哪里肯愿意,他今天输了三百灵石的事情,丢人都丢到姥姥家了,怎么会让其他人知晓?

“今天这事,谁也不许抖搂出去。”说着话,杨恒发怒的朝着麾下的家仆大吼了出来。

“是,少爷,我们知道了。”

接下来,杨恒才气的七窍生烟,恶狠狠的说:“我当然愿赌服输,这三百灵石,拿走吧。记住,如果你敢将此事说出去,我会要你好看的。”

他其实是想赖账的,但就害怕杨辰将事情抖搂出去,否则他哪里还有脸见人?这三百枚灵石,他不得不交出去。

看到杨恒交出三百灵石这笔巨款的情形,顾明月高兴的眼泪都要流下来了,她急急忙忙站起身来,蹭的一下就往杨采蝶那里跑。她必须得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杨采蝶才行。这可是天大的好消息。

他们家少爷,今个没赔钱,竟然还赚钱了。

原作者:夜云端

书名:通天武尊

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疯狂课车】(已授权)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