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353章 酷刑_天玄神镜_玄幻奇幻

玄幻剧中的酷刑,第353章 酷刑_天玄神镜_玄幻奇幻

互联网 2020-10-30 21:54:57
用钢手指裹住脖子,挡住香奴的呼吸。随着女修理工的窒息,整个世界的气氛也僵住了。

罗清突然觉得他额头上的手变冷了。

香农在挣扎。就力量水平而言,双方之间没有绝对的差距,但是她身后的重金属大门的首领,抓住了她的后颈,锁住了关键的洞口,其微妙的手法,就像一个看不见的笼子,捆住了她的手脚,让她的手脚怎么挣,却只是越来越虚弱。

渐渐地,呼吸、力量、神圣的力量和祝福被切断了!

“她挡住了神力的祝福!”

这个人已经改变了他的调子,因为重型武器大门的统治者的神秘手段和他超乎想象的地位。

罗清呆了很久,压低声音沉声道:“她和沈建洞的主人是怎么走的?”

如果他不吐出这句话的每一个字,他就会屈服于内心汹涌的情感。

他清楚地记得,就在进入何洁源头之前,沈建洞的主人和重型武器门的首领还在针锋相对。前者的血杀死了剑气,甚至杀死了重型武器大门的三个和尚。除了双方的血仇之外,怎么会有别的事情呢?

他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但他没想到会这样。手还在额头上,罗清的眼睛越过手腕的阴影,看着他面前的场景。

“哈哈哈哈弗兰克!”

沈建洞的主人大声笑着摇着山峰:“你要控制局面,直到我打开通往血狱鬼屋的隧道!”

重器门首领沉重沉默,共轭香奴脖子上的手不松懈。

“血狱鬼屋!”罗清突然移开他盖住脸的手。“那家伙还试图打开通往血腥监狱鬼屋的隧道出于同样的目的,怎么会有交火呢!”

他和设计师之间的情况只是一个笑话吗?

剧烈的震动从外围空隙的角落发出,导致更强烈的空隙湍流,甚至扰乱空隙阵列的顺序。有一条通往血腥监狱鬼屋的隧道,被神剑洞的主人追溯到源头并锁上了。

这把弯曲而未受损的剑打破了3000个世界,温度得到了完美的控制。所有孔隙裂隙都是单向内环结构。也就是说,来自剑仙秘密领域的人可以去外面的世界,但是来自外面世界的人不能通过虚空裂缝进入这里。

沉剑洞的主人现在正在做的就是打破这个单向结构,真正打开一条通往血腥监狱鬼屋的隧道,就像那条导致古墨大动乱的隧道一样。

血杀气冲过天地,震峰抖颤,如此气势,罗清等人愤怒无人在意。沈建洞的主人尽力改变隧道的结构。至于沉重的器皿门的头,他抓住香奴的粉脖子,像转动一件精美的瓷器,迫使女和尚面对她的脸。

湘女的斗争越来越弱,窍不通,气脉不通,内呼吸等于被废除,扼住喉咙引起的窒息反应越来越强。女修罗无法呼吸,本能地伸长脖子,仰起背,遮住头罩滑动,露出一张只有英俊的脸,只是脸上覆盖着一层蓝色,挣扎着伸手,却只能摸到厚重的门头头盔面罩,没有效果。

罗青看着另一边,眼睛一眨不眨。虽然他听不到那边的声音,但他有一种感觉,重型设备门的领导正在说话和做些什么。

“罗刹会怎么做?”

包裹在金属中的手指微微向内靠近,熏香奴隶的粉末脖子发出一种濒临崩溃的低沉声音。虽然重型武器大门的负责人在问问题,但他不准备让人开口,因为下面是席卷整个脑宫的精神风暴。

“啊!”

即使在喉咙哽咽的时候,湘奴仍然发出嘶哑的叫声,身体剧烈地颤抖,整个人都在摇摆。可以想象,她受到了如此可怕的打击。

罗清交叉手指,用小手势来减轻他心中的压力。他看着像垂死的人一样挣扎着的向奴,做出了一个判断:“打破监狱、撼动鬼神是十党的法则!”

说话间,只觉得牙齿里冷森森的。

很快,湘奴的挣扎和颤抖停止了。他的头轻轻地垂下,乍看上去似乎被压碎了。另一方面,隔着一层盔甲,重型武器门的首领像闷雷一样在天空中低语,在她心中响起:“不守规矩的人也会变成狗吗?”

短短的八个字,就是一个引言,已经支离破碎的思绪源源不断,没有任何伪装,就像被剥去了所有的衣服,纯洁而裸露的呈现在重弈门领导的眼前。

湘女在做梦,恍惚中,仿佛回到了过去,回到了她走出虚空和乱流之前的时刻,那是神力赐福她的时刻。

那一刻,她想杀人!

在她的视野中,有一个年轻的道士,他就在身边,已经被纠缠了很多次。还有被几层湍流隔开的老敌人,他们总是带着令人厌恶的微笑。那时,我可能做不到,但杀两个人就像杀一只鸡和一只狗一样容易。

但是,她不能!

上帝不会允许她在毫无意义的方向上使用她宝贵的神力,更不用说违背她的意愿去杀死被设计成她的磨刀石的东西了。上帝希望看到人们内心复杂的变化,就像一出戏剧,从中可以得到乐趣,而她,已经被建立起来,有着不属于她的名字和气质的背景,或者只是一个陪衬!

这样的生活是她在罗刹神的庇护下必须付出的代价。

“你想过这样的一天吗?”一个声音在我心中回响。

“我?”

她犹豫了一会儿,但这时,她的心完全被揭开了,新的不安被汹涌的情感洪流冲走了:“当然不!”

我受够了!我想回到过去,回到生与死的心中,肆无忌惮的时光;回到你自由自在的时候。甚至想回到道路是蓝色的,赛道是艰难的时代!

我想要自由!

刹那间,某样东西似乎在女性身体里“砰”地一声裂开,不可抗拒的冲击传遍全身,最终变成一条巨龙般的狂怒,在脑宫中爆炸。

重型设备门的头松开了他的手,那个女人无声地轻轻地倒在地上。

重型武器门的首领不再负责地面上的妇女维修,他带头观察临时盟友的进展。在虚空的湍流中,一个红色的缝隙清晰地被创造出来,一股稳定的杀人气体渗透其中。在修改结构的同时,它也呼应了血监狱鬼屋深处的强烈存在。

不会花很长时间的。

她凭着自己的判断站在了重型门的最前面,跳起来向那边的雪峰走去。这时,沈剑石窟的主人把他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了穿越隧道上。尽管她有很好的技能,但她暂时不能移动。她必须保护附近的法律,确保没有人会打扰她。

如果躲在虚空动荡中的年轻一代再做傻事,她就再也不会仁慈了!

罗突然感到冷,像冷水浇在他头上,并被反复警告:“他看见你了!“

我知道!

罗清的身体不知不觉收紧了,像许立一样,但也像是无法抵御外部压力。坦白地说,沈建洞的主人和重型武器门的负责人之间的合作有能力扼杀一切痴心妄想。他和那个人已经建立了很多方法,但是几乎所有的方法都是基于两者的结合,这在现在已经没有意义了。

应该哇!

世界的剑发出刺耳的声音,瞬间在虚空中荡漾,跳跃了十英里。目标是沉没的剑洞的主人,它很难移动。重型武器门的首领一点也没有搞砸。他飞上去拦截了武器。他非常精确地掌握了路线。刹那间,冲击波爆发了。这两个数字交替上升和下降。雪峰路瞬间就已经布满了洞。

而在这里,罗清终于看到了来人的身份,他突然跳了起来,眼睛睁到了极限。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