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081 深情_如意事

深情不知何时起,081 深情_如意事

互联网 2021-03-05 09:02:56
“哦?昭昭有何事需得问我?”占云竹含笑注视着她。

“占大哥近日可听说了永安伯府前往官府报案一事?”

占云竹垂在身侧的手指微微动了动,眼底笑意散去,摇头道:“近来皆在家中温书,倒是不曾听闻此事,不知永安伯府是为何事而报的案?”

“家中失窃。”

许明意道:“是永安伯世子身边的一名书童所为,伯府报案便是要找回这书童。”

“原是如此。”占云竹似微微松了口气,道:“但钱财总归是身外之物,人无事便好。”

他隐隐也知道昭昭如今同继母关系缓和,连带着对永安伯府都和气了许多。

“但事实并不是这么简单……”

许明意微微皱着眉,有些欲言又止。

占云竹似有意会,转头看向身边小厮,及占云娇差来给许明意引路的丫鬟,吩咐道:“天气燥热,给许姑娘取些凉茶与点心过来。”

小厮和丫鬟应下退去。

“昭昭现在可以说了。”

没了家中下人在,占云竹的语气愈发温和。

“占大哥有所不知,永安伯府里,我一位还算玩得来的表妹失踪了,此事便是同那书童有关。但此等之事不宜宣扬,因此伯府才去官府报案追查那书童的下落。”许明意直言告知道。

占云竹神色意外。

“竟有此事?”

不免又关心地问道:“官府那边可有进展?”

“伯府已经将那书童找到了。”许明意说着,一面不着痕迹地留意着面前人的反应。

然而却几乎看不出他的反常之处。

“既是找到了,想必伯府姑娘的下落也该明朗了才是?”

许明意摇头。

“那书童死了。”

“死了?”占云竹看起来微有些吃惊。

“是啊,从尸体上来看,是被人拿刀子割破了喉咙。”许明意看着他,问道:“所以我想要见一见占大哥府中的那位周叔。”

占云竹眼神微动。

这细微的变化未曾逃得过许明意的眼睛。

“昭昭为何突然要见周叔?”

“杀人者所用乃是弯月刀,且刀法极精。我今日突然记起来,周叔以往所使似乎便是弯月刀吧?”

“……”占云竹眉心动了动,不解地看着她:“昭昭此言何意?莫非竟是怀疑是周叔杀了那名书童吗?”

却见女孩子听得愣住。

旋即拿极吃惊的眼神看着他:“这如何可能?周叔岂会同永安伯府的书童有过节?再者道,周叔的手,早些年不是便已经不能握刀了吗?占大哥如何会想到这上面去?”

占云竹眉心舒展开,道:“你突然提起此事,我还当你是在外面听说到了什么风言风语——”

“外人又怎会知周叔擅使弯月刀之事呢?”

“想来似乎也是,是我糊涂了。”占云竹笑了笑,便又问:“但这确实已是一桩旧事了,昭昭竟还记得?”

周叔擅使弯月刀,所知者甚少。

甚至没人知晓他们占家收留着这样一个人。

他也只是在昭昭七八岁的时候,为了讨她开心,才带她来见了周叔,让周叔在她面前使了一次弯月刀。

因出身将门,昭昭自幼习武,喜欢的东西额同寻常女孩子不一样,要让她高兴,自然也不能用寻常的办法。

他至今还记得那玉雪可爱的女孩子满眼惊叹,兴奋地跳起来拍手叫好的模样。

但那次后,父亲训斥了他,他自此也未再带昭昭见过周叔。

他本以为,她早该忘了此事才对……

“如此高手,我当然记得。”女孩子语气平静,眼中却隐有一丝得色:“谁叫我姓许呢。”

占云竹笑了笑。

将门之后,对此等事记忆清晰确也正常。

“不过话说回来,你为何要见周叔?”

不知是不是他太过敏感,他竟觉得昭昭方才话中之意,刻意突然放出书童之死与周叔有关的错觉,是意在试探他的反应——

“我是想着,周叔既是个中高手,便想同他请教请教,试一试可否从伤口的形状得出什么有用的线索来,也好早日确认凶手身份。”

“那倒是不巧了。”占云竹道:“周叔在一月之前已经离京回乡,尚不知何时能够回来。”

一月之前?

许明意在心底细品了品这个时间。

那时清表妹还没出事。

是以,倒像是下意识地想撇清关系而抛出的时间点。

潜意识里的聪明作祟,有时反倒显得欲盖弥彰。

“无妨,我原本也只是想顺便问一问而已。”许明意抬脚往前缓缓走去,道:“总归官府里还有仵作呢。”

占云竹跟在她身侧走着,似随口问道:“伯府将尸首交给了官府?”

许明意点头。

听说世子崔信是不愿交出去的,但如今好像是世子夫人更当家些。

“昭昭——”

占云竹斟酌了片刻,道:“此事似乎有些蹊跷,既有伯府和官府在查,为免惹来不必要的麻烦,你还是不要多做理会为妙。”

无论是出于何种考量,他皆不想让昭昭牵扯进这种事情当中。

许明意不置可否地道:“但愿能早些将清表妹找回来,到时一切便可以真相大白了。”

占云竹安慰道:“放心,一定会的。”

许明意便也不再多提此事。

又走了一小段路,鼻间隐隐传来蔷薇的香气。

占云竹缓缓驻足,看着前方开得正好的蔷薇花架,道:“我记得昭昭很喜欢蔷薇,这处花架,是我前几年闲来无事时所搭。这些花株,亦是我所植。”

昭昭喜欢的东西,向来只是纯粹地喜欢,不会去思量是否名贵稀有。

这也是他喜欢昭昭的原因之一。

“是啊。”

许明意弯起嘴角。

因为她喜欢,而亲手搭了花架,甚至不确定有没有机会被她知晓——

试问哪个女孩子不会因为这种安静隐秘的深情而心有触动呢?

他向来细致而有耐心。

也难怪柳宜会那般彻底地栽在他的身上了。

阿葵在心底暗暗撇嘴。

不就是一个花架嘛,不值钱也不费力,阿珠和她一天就可以搭十个出来,有什么可拿出来说的啊。

自打从柳宜之事过后,阿葵内心对这位看起来人模人样的占家公子很是不屑一顾。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