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恐怖故事集——深夜地铁

深夜恐怖故事,恐怖故事集——深夜地铁

互联网 2021-02-27 11:00:30

2017年9月8日,晚上十点,赵斌独自走在下班回家的路上,他需要做三站地铁,然后走过一条漆黑的小巷。

最晚的末班车是十点十分,赵斌在地铁站内拼命的奔跑,可是还是晚了,他跑到月台的时候已经十点十五分了。

今天又要步行回家了。

正当赵斌转身打算离开月台时,身后传来金属摩擦的声音,列车马上要进站了。

今天的列车有点晚啊!

不过幸好晚了,自己才能赶上啊。赵斌心里很庆幸。

晚上,车厢里的乘客很少,一个长发女生坐在进门口的位置,赵斌上车时,瞟了她一眼,她头低垂着,看不清脸。

赵斌选了她对面的位置坐下,装作随意的打了一下车厢四周,包括自己,这节车厢才四个人。有个学生装扮的小伙靠着柱子听音乐,有个老婆婆杵着拐杖坐那闭着眼应该在睡觉。

打量了一圈,赵斌又把目光略过对面的长发女孩,她正在哭泣,偷偷的给自己抹泪。

对面的女孩可能感受到了赵斌打量的目光,有点不自然。她抬起头,露出瓜子小脸,一双红通通的杏核眼尤为显眼。

“不好意思,今天我失恋了。”女孩开口解释,声音有点哽咽。

赵斌不知道说什么,想礼貌的微笑,又想想不对,有点不知所措。

幸好,对方也没有过分追究,又低下头,从黄色连衣裙口袋中掏出手帕,擦拭自己的眼泪。

过了一会,女孩心情似乎平负了点,又抬起头“先生,你知道吗,我和他在一起五年多了。几年的感情还是抵不上钱的诱惑。呜呜呜呜”

赵斌很尴尬,心想自己真是千不该万不该偷瞄人,还被人抓着正着,这下好了吧。可嘴上只能略带歉意的说“你不要太难过了,不好意思,我刚刚……”,赵斌想为自己偷看她的事情描补描补,想想还是算了,说出来更尴尬。还不如说点什么安慰的话,可他一向笨嘴拙舌的,一时间想不出什么。

“其实吧,谈恋爱分手很正常的,人向前看就好了,总会过去的。”最后,赵斌想了又想,才挤出来这么几句干巴巴的安慰的话。

“先生,我知道,您说的对,人是要向前看的,总要为自己家人考虑考虑的。可是……我好难过呀!”女人用力吸了吸自己的鼻涕,接着又说“您喜欢看篮球比赛吗?”

很明显,这不是真在问赵斌。“他以前在学校是篮球队的,很喜欢打篮球,每次校篮球联赛他和他团队都是第一名。他最喜欢的球星是马努特波尔,他总说希望可以像他一样成为‘盖帽王’。”

“我还记得,去年和他一起看电视转播的篮球比赛,当时波尔单场得到了15个盖帽,他激动的抱着我转啊转啊转,高兴的像个孩子。”说到这,女人露出迷离的微笑,她陷入自己的回忆已经无法自拔。

“那时候我们是多么的幸福啊!所有人都看好我们,我们计划等攒了点钱就结婚,我们甚至连双方父母都见过了的,可是,可是……”

“其实我知道,他老板的女儿也喜欢她,甚至有一次,她找上门,让我离开他。可我相信他,我们从学生的时候就在一起了呀,他怎么能,怎么能……”呜呜呜呜,说到伤心处,她再次痛哭了起来。

赵斌尴尬的向左右看看,不远处的一点都没有发现异样,一个还再睡觉,一个还再听音乐。

接下来的故事基本可以推断了,肯定是那个男的抛弃了她,和老板女儿在一起了。这年头的情情爱爱总是不如少奋斗三十年来的诱人的。

突然,赵斌睁大了眼睛,额头渗出点点冷汗,他感到紧张,有点坐立不安,却又不敢随意乱动,怕惊动对面那个哭泣的女人。

地铁怎么还不到站啊?

过了好久,仿佛有一个世纪,地铁慢慢的减速了,这是快到站的表现。

地铁缓缓的停了下来,车门还没有完全打开,赵斌就逃也似的离开车厢,他也不管这是哪里,只是飞快的逃离车站,一口气跑到主干道。

看着街上零零落落的人,赵斌这才感觉好了点。他故意的往人多的地方走,从这群人中走到那群人中,他甚至不敢回家,因为回家需要走过一段漆黑的小巷,他现在的他急需要人流。

直到早晨的第一缕阳光打破了黑暗,天的另一边漏出丝丝缕缕的亮光,赵斌才从医院的急诊门口站起来,一步步向外走去,去迎接明天。

注:我对体育不太熟悉,上网百度的。波尔生于1963年,死于2010年,23岁加入NBA。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