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北随想录

深北随想录

互联网 2021-03-02 19:19:50

本文摘要

在我国迈向信息社会的进程中,当前汉字输入技术领域的舆论中,明显存在的愚昧偏见乃至奇谈怪论,已经形成了一种新的“科学污染”,有必要及时加以清理。不然,轻则误导舆论,重则误国害民。本文举证汉字电脑技术领域的科学常识和大量实例,试图说明:电脑的“智能”并不万能,任何“非键盘汉字输入法”都只能是辅助方法而不可能成为“发展方向”,更不可能取键盘而代之。本文对“键盘过时论”的危害和原因予以剖析,认为“从娃娃起学会汉字输入,从娃娃起训练十个指头操作电脑”,在我国已成为事关培养新世纪人才、事关古老汉字命运的大事!为了民族文化的复兴,我们应当把“从小练习打键、让娃娃们学会快速输入汉字”,提高到爱国主义的高度,加以重视,大力推动!

目录

缘起随想之一:赵大爷买电脑为何不要键盘随想之二:屏幕上的“飞机逝世”和“停车做爱”随想之三:“字有限,语无边”与电脑的无奈随想之四:电脑不是百宝箱随想之五:“豆腐渣文件”和“玩”电脑随想之六:“豆腐渣文件”大观随想之七:定量评判“豆腐渣文件”随想之八:不得已而求其次的“写文化”随想之九:奥运会上中国人蒙羞的一幕随想之十:买辆摩托车推着走,何是“方向”?随想之十一:淘汰不掉的键盘随想之十二:洋大人为何自己不用“语音输入”随想之十三:舆论宣传不要“扬长避短”随想之十四:“一指禅”和洋人也练指法随想之十五:书写方式的历史性变革随想之十六:汉字的无奈还是国人的悲哀随想之十七:不信,咱们走着瞧!随想之十八:多一道“手续”和多一套设备的比较随想之十九:“编码”和“指法”不能混为一谈随想之二十:“鸡血疗法”和“氧气摇摆机”启示录随想之二十一:试“以子之矛攻子之盾”随想之二十二:把你的双手放在键盘上

缘 起

这是科学的春天。在我国电脑普及应用的大潮中,电脑、软件、智能、多媒体、网际网络等,已成为人们的日常话题。其中既有对电脑的钟爱和热望,也有对电脑的崇拜和迷信,时而还有对电脑的误解和无知。这一切,交响成为一部我国信息时代的迎春曲。在其辉煌乐章的背景下,出现几个不谐的音符,甚至夹杂几首五音不全的小调,本来并不奇怪。但是,当某些冠以科学名词的奇谈怪论,使我们的文化进步和科学事业面临着环境污染,使我们的国人不知所措,甚至有可能被导入歧途时,我们似乎就不能不加以重视了。否则,长此以往,我相信纯真善良的老百姓,就真的要被一些“高人”给唬住了,其子弟真的要被误了。为此,我禁不住时时有些随想。现在信笔写来,但愿我不是“说书的掉泪,替古人担忧”。

虽然我明明知道这样的信笔“随想”,如在西方国家可能会被当作笑话,他们会认为我们闲着没事干,专爱用连篇废话来讨论一些莫明其妙的问题。可是,我们是初级阶段嘛,反正有时间!既有必要,也有时间来研讨一番。谁让咱这12.5亿人使用汉字(对了,你要是主张废除汉字的话,咱们另约专题讨论不迟),谁让咱们的电脑应用刚刚起步呢!

作者出身农村,虽也念了不少书,可总喜欢有话直说,也许有点土。在这里唱一唱“智能化”的反调,给电脑“抹点黑”,对“键盘过时论”提出置疑,对论者击一猛掌,仅作一家之言,供参考,供研讨,供批评。

随想之一:赵大爷买电脑为何不要键盘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赵大爷到中关村为孙子买电脑时,无论如何也不要键盘,说是为了省钱。当店主问他如何操作输入时,这位65岁的老汉不经意地说,智能化嘛,“说话输入”最方便,找人免费拷一个“语音”就是了,花钱买键盘,浪费!

免费拷贝软件,在中国比向别人讨一支烟抽还容易!我们既不必对此大加讨论,也无意去非议张三李四,更不敢向财大气粗有“背景”的公司说“不”。真正值得“随想”一下的,恐怕是“语音输入取代键盘输入”,经“广而告之”竟演绎成为“键盘过时” 的舆论,误导人们以为“电脑有智能,不需要键盘”,因而,“非键盘输入法代表发展方向”的深层原因。

随想之二:屏幕上的“飞机逝世”和“停车做爱”

转入正题。汉字输入电脑,按所用的设备划分时,可以分为键盘输入和非键盘输入。非键盘输入则主要是“语音输入”和“手写输入”两大类。目前,后两者都可在某些场合供某些人试用,是有待发展完善,其实用性、科学性有待讨论的汉字电脑输入法。

新技术问世,是应当欢迎的!到底科学不科学,好用不好用,光写文章讨论,光听“扬长避短”的广告,都很难得出结论。最好的办法是“亲口尝一尝梨子的滋味”,亲自用一用。

一些厂家和记者(居然有某些“学者”也不甘落后!)说:“语音输入出现之后,键盘输入过时了”。

姑且当真。不妨先请你用“语音”输入“外交理论”和“外焦里嫩”试试,或者看看,当你输入“飞机失事”时,是不是“飞机逝世”显示出来,或者用“语音”输入“乱了纲常”时,会不会是“乱了肛肠”闻讯报到!

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尝到了一点“语音”的味道?

还有!如果你说得稍快一点,屏幕上满天星斗,电脑消化不了时,那才真叫“乱了肛肠”呢!

不久前,一位新加坡朋友陈达先生,用“语音”输入两句脍炙人口的诗:“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结果,屏幕上赫然出现“停车做爱”!除“停车爱二月”5个字外,其余9个字全都不对!一时间成了当地Voice input(语音输入)的大新闻!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作者劝准备扔掉键盘的诸位,至少拿5类各1000字的文件,“语音”输入一下试试!

随想之三: “字有限,语无边”与电脑的无奈

一些朋友虽然每天都说中国话,可惜对汉字知之甚少。

汉字作为记录汉语的符号系统,其最大特点,是字数成千上万,读音却只有400多种,加上声调共1200来个,同音字非常之多。

例如在国家标准的6763个汉字中:

读YI音的字有112个:一以义意已议易艺宜依益移医乙衣异伊亦遗亿仪疑尾忆役译毅抑谊矣椅溢逸艾倚夷蛇姨翼奕邑彝沂疫迤驿羿酏蚁裔……;

读LI音的字有79个:里理力利立例离历李粒黎礼璃丽励隶厘厉吏哩犁呖梨沥荔莉栗漓篱痢鲤砾锂蠡笠郦俐狸砺轹莅……;

读JI音的字111个,读ZHI音的字82个,读SHI音的字71个……

在另一个GBK字集的21003个汉字中,同音字之多,应是以上统计数的3倍左右:读YI音的字有326个,读JI音的字有321个……。

同音字多的这一特点,使得汉语中有大量的同音、同调词语。例如:坚固-兼顾;半导-半岛-绊倒;复线-复现;副县-富县;技术-记述;记忆-计议-技艺;而同音近调者更是多不胜数:亿元,艺员,议员,译员,一员,一元,壹元,壹院,医院,议院,遗愿,意愿,艺园,艺苑,已园,亦愿……等等。 这些都用“语音”输入,怎能不错误百出呢?

作者跟电脑打交道20多年,据有限的知识,认为电脑真的没有那么“神”,它根本不可能仅凭“语音”把汉语的同音字、同音词一个个区分开来!即使你把它们连在句子里边,动用一个“海量语料库”作对照,也不灵!

至于中外的人名、地名、产品名称、翻译名词、古文典籍,诸如层出不穷的因特、休斯、劳力士、莱温斯基、米洛舍维奇,汗牛充栋的论语、水浒、洛神赋、资治通鉴、本草纲目,将这些用“语音”输入时,其正确率有多高,你不难想象!

汉语是“字有限,语无边”。据说电脑“记忆力”极强,非常“智能”,一旦“听”过一遍,下次便可呼之即出。可是,你总不能花功夫把“所有的话”(标点符号也得念出来!)都事先教给电脑,而整天只说那些电脑已能“听懂”的有限条词句,例如:政府、记者、新华社讯、建设有中国特色……。

我们在对电脑的“崇拜”中,常常把它想象成“万能之神”。甚至已有人说,不买现在的电脑了,要等一等,过两年买一台“智能”电脑,用自己的大脑“思维”,直接“指挥”电脑,达到“想”什么,屏幕上就出现什么的水平!

这些朋友,受“键盘过时论”的影响,像“不打针,不吃药”一样,一天到晚“不动手,不动脑”,只等电脑的“智能”代替自己的“低能”。可惜的是,多么“智能”的电脑也毕竟不是人脑,它能“听懂”事先教它的几句话,决不等于它能“听懂”别的话,更不要说是所有的话。正如你不能因为一个人能跳2米高,就指望他能跳到月亮上一样!

随想之四:电脑不是百宝箱

只要设备正常,你对着麦克风说话念稿,屏幕上的确会出现字。可是会有多少正确呢?就算只错10%,你要不要回来改?你真的要试一试,算一算,才能品尝到那“梨子”的滋味啊!例如,我的一位香港朋友查里(张,就尝到过一种滋味:他正在聚精会神地“语音输入”时,太太把厨房的抽油烟机打开了,说时迟,那时快,屏幕上出现了五六行“嘟嘟嘟……”。

原来,应用这一方法,必得一人一个办公室,否则怎能安静?

再者,全国56个民族,东西南北中,有多少人能把普通话说得标准呢?在中国,大多数人说话都有口音!你要是感冒了,哑了嗓子,这错误率肯定更加可观!

还有!你会不会遇到不认识的字?会不会把“枢纽”读成“区纽”,把“臀部”读成“殿部”,把“迁徙”读成“迁徒”,把“赤裸裸”读成“赤果果”?

我得先告诉你一个情况:我国大学生平均认识汉字3000来个,中文系学生认识4000来个,而国家标准汉字集有6763个汉字,GBK标准则有21003个汉字,可以说你多数都不认识,读不出或读不准音,你能“语音输入”吗?

朋友,凭作者在电脑行业从事研究的经验和在世界各地的见闻知道,电脑不是百宝箱!电脑不是“克隆人”!无论它的容量有多大,无论你事先预装了多少“语料”,无论你训练它多长时间,它也永远不可能“预知”你明天要说什么话,后天要写哪些文章!

随想之五:“豆腐渣文件”和“玩”电脑

中国最近出了个新词,管质量差的工程叫“豆腐渣工程”。沿此,我们不妨把满篇错字、多字、漏字,却显示在屏幕上的文件,称之为“豆腐渣文件”。

有人大力称道“语音输入”之快。可是,我注意到,他说的快,仅仅是指屏幕上“显示”得快。电脑嘛,就其功能本身,显示和打印都快得惊人。但如果你不计“质量”,只要显示出,不管错多少,这既是不科学的,也是没有任何实际意义的。你只要当过校对工,就不难知道,责任编辑们校对改错是多么辛苦!

心理学家研究并做过试验,在屏幕上每改一个字,就至少要花费输入几百个字的精力!一篇差错率为10%的“豆腐渣文件”,就像1斤大米中掺有1两的沙子一样,你要一粒一粒地把沙子捡出来,再在每粒沙子原来所在的“编辑位置”上,用手工,一个个地把沙子换成米粒,这“工作”需要多少时间,效率有多高,你只要心智正常,肯定不难想象!

在我们这个社会向文明迈进的过程中,“豆腐渣”事件屡暴新闻,本也难怪,社会进步总得有一个过程嘛!可令人费解的是,总有人喜欢把各种“豆腐渣”炒得很有味道,满街叫卖,而毫不顾忌“料理后事”有多难!

“豆腐渣文件”从何而来?要不要像“豆腐渣工程”一样追究“刑事”责任?

我们的文化为什么常常出现那么多粗而糙的“概念”、虚而假的“泡泡”,却总是缺乏科学、精细、定量的测度和分析呢?

不讲效率,不计质量,炒一个“概念”就得,混一份工作就行!难怪许多中国人在办公室里、在家里,一天到晚“玩电脑”,而不是“用电脑”,使许多外国人莫名惊诧!

亲爱的朋友,咱们中国人“玩”的时间够长,“玩”的方式够多,“玩”的内容够丰富了!你知道吗?除了天上飞着波音飞机,地上跑着奔驰汽车,手里拿着日本摄像机,嘴里吃着麦当劳之外,咱们“玩”的电脑里边,至今几乎没有一件值钱的东西,是“Made in China”(中国制造),而是“没的in China”!连中国人可能最有作为的软件产业,我们当前的形势也是“八国联军又重来”!我总觉得,若再这么“玩”下去,中华民族真的要变成“打工族”了!

想到这一层,读者朋友们还会津津有味地先制造“豆腐渣文件”,再为校对修改它而没完没了地“玩”电脑吗?

随想之六:“豆腐渣文件”大观

百闻不如一见。你只有亲眼看到“豆腐渣桥梁”的倒塌现场,才知道什么叫惨不忍睹!同样,你只有亲自“输入”,并将“语音输入”的文件及其原文都打印出来对比一下,你才会领教什么叫“豆腐渣文件”。 采用名气特大的某“语音”产品,详读说明书并用2天时间,某单位反复训练了一位字正腔圆的北京小姐,请她输入一段极平常的报纸文章和苏轼的《水调歌头》,屏幕显示的文本与原文,都如实抄在下面,读者不妨仔细对比:

1. 日常报刊类原文件的内容是:

从门外汉到欣赏者,从陌生人到爱好者,初步具备鉴赏古典和民族艺术的潜能,今后成为能够自觉地、有效地、长期地用高雅艺术陶冶情操、开发智力、增强爱国主义精神、兼具科学技术专长和人文艺术素养的复合型人才。此外,应采取主动性教育的方法,实行个性化教育和因材施教,调动学生自身的学习积极性,给学生发表自己的观点提供机会,少部分欣赏内容由学生自己演奏,自己讲。作业、质疑、讨论、考核不搞标准化客观题,不设标准答案,不搞应试教育,学生可以充分发挥自己的想象力,以体现美育是情感教育的特点。

经“语音输入”后屏幕显示的内容是:

聪门外寒到心上中,从陌生人到爱好者,初步具备街上古典和民族艺术的潜能,今后成为能够自觉的、有效的、长期的用高雅艺术陶冶情操、开发智力、增强爱国主义精神、艰巨科学技术专长和人们艺术素养的复合型人才。此外,因采取主动性教育方法,也是履行个性化教育和因材施教,调动学生自身的学习积极性,给学生发表自己的观点提供机会,少部分心上内容有学生自己演奏,字迹奖。昨夜、之一、讨论、考核不搞标准化客观题,标准答案答案,不搞硬是与与,决胜可以充分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及其鲜美原始形态教育的特点。

请问,你愿意去校对改正这样一篇“豆腐渣文件”呢,还是情愿重新用别种哪怕“慢”的输入法,重新输入一遍呢?

2.苏轼著名词作《水调歌头》的原文和经“语音输入”后屏幕显示的内容,逐句对比如下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0院及持有,89万青天。得知天上矿物学,基西市和年?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过于呈峰归去,双从人群中来呼吁,高处不胜寒。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七五弄清盈,和45在人间。

转朱阁,低倚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专出格,11户,占25年,不应有汉,核试验场向别是人员。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人药费悲欢离合,约有因情缘却道,自事故完全。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但应按劣汰生产还是以前,为此,县里告0残缺。

如果你有兴趣,请逐行对照,数一数对了几个字,错了几个字,漏了几个字,多出了几个字。

请问,苏轼的千古佳作被弄成这个面目全非的怪样子,你作何感受?

这是一次有许多人在场作证的试验,其真实性不容置疑!当然,前边那一段报刊的文章是临时任意找来的。也许“键盘过时论”者会举出若干次只错20%的“试验”例子,但作者认为,某些人特意精心制作的“文本”,除了可以唬老百姓之外,没有任何可比性,没有任何实用价值!要动真格的,要得出科学的结论,就得用任意文本!否则怎能代表“发展方向”?

随想之七:定量评判“豆腐渣文件”

今年9月8日上午11点,作者在新加坡著名的Suntech City参观一年一度的电脑展时,请专职讲解推销某大公司“语言”产品的林小姐作试验。作者拿着话筒就要念。她说:

“你不行,你要先念250句话训练电脑。”

“我哪里有时间?那你本人训练过吗?”

“当然训练过。”

“那好,就请你把你这产品的说明书输入一下吧!”

林小姐拿起话筒,警告周围的人保持安静。

结果呢?“语音”产品的说明书,汉字、标点、数字、字母一共326个字,屏幕上显示的文本,只有137个字是对的。其余都错了,丢了!还令人奇怪地多出了几十个字!

我们的记者,当然还有厂家,常常只拿屏幕上显示出来的字数,加以报道,热烈庆祝,乐此不疲,甚至在没有任何评判扣分规则的情况下,仅仅以屏幕上显示出来的字数多少作为“成绩”,来与其它输入法比“高低”,并宣布“比赛名次”。

这种做法和“大跃进”年代有人连夜把10亩地里的水稻移植到一亩地里,再请人参观,“计算”产量“放卫星”,有何两样?

国际上常常举办英文的输入比赛。其中一个评分标准是每错、漏、多1个字母,都要扣罚10个(本人记得我国中央纪要部门的规则是,错1个罚50-100个),然后再计算有效字数,测出速度,选出冠亚军。

作者1986年制订的汉字输入的评分办法是:采用生稿(如节选当天多个报刊的不同类型文章,构成复合测试文本)输入10分钟,按每错、丢、多1个字,罚扣5个字,以此计算成绩。

读者不难想到,如果按照作者制订的已经相当“手下留情”的评判办法,以上的“语音输入”者,一定是扣光老本后,还要“债台高垒”!

在科学的规则下,对“语音输入”的文件进行评判,孰优孰劣,谁是“方向”,自见分晓。

人们相信,一旦经过科学评测,“豆腐渣文件”便原形毕露!

“大家来玩一玩,很新鲜,很开心。真要跟它过日子,准能把你累死气死”。一位“玩”过“语音”的朋友感慨之余,自己笑了,可能他意识到他不小心出语双关了。

尽管产品的性能功效可以宣传,但不应该吹!吹得太离谱了,连常识都会站出来说话。

随想之八:“不得已而求其次”的“写文化”

无独有偶,汉字“手写”输入问世后,国内又有人激动起来:“键盘输入的时代过时了”,“写的文化”将取代“键的文化”!由于历史的原因,中国不是按部就班,而是急匆匆地,一下子进入电脑时代的。这个时代来得太猛!我国社会的管理方式,人们原来的工作方式和生活方式,都在新旧交替之中,都将为之改观。

在电脑科技的冲击中,一部分人,特别是年轻人,紧紧跟了上来;另一部分人,主要是年龄偏大者,必然还会“穿着草鞋走在地毯上”,根本来不及学会用十个手指打键操作电脑,电脑却已摆到面前。在这种情况下,与其说他们喜欢“写”,不如说他们只能够“写”!他们只好以这种“不得已而求其次”的办法,学一学、用一用由外国人发明的洋机器。我国一部分人,甚至一代人,不计成本,不管效率,“凑合着”用这种方式,也坐一坐信息时代的列车。这很正常,本也在情理之中。

问题不在于此。其严重性,甚至可怕性,在于已有相当力度的舆论说,向电脑里“写”,是个“方向”,并再一次预言“键盘过时”了。

我看,技术进步实在是难!人类文字的书写工具,本来是按照刀刻、笔写、按键这“三段论”的历史发展规律不断进步的。可好,你却仅仅因为一部人“不得已而求其次”的需要,号召人们从“按键”的时代倒回“笔写”的时代。为了使你的“理论”成立,你还要强拉硬扯地以拿笔“签名”为例,来证明中国文化是“写的文化”;还要文不对题地以用笔“写贺年片”为例,来证明向电脑里“写”比打字来得“亲切”;还要令人费解地以许多人喜欢书法这一现象,来证实向电脑里“写”字,是中国人用电脑的“方向”……,

真可谓云天雾地,不一而足!

不错,由于文化和历史的原因,中国人比外国人更重视文字,文字在此以前,确实是“写”出来的,“写”也的确一直是中国人的“文化”。

当西方已进入“键”的文化,中国的文字技术,难道会因为部分人“赶不上形势”,或有某种必要,就说他们喜欢沿用的旧有方式,是未来的“方向”吗?

在电灯出现之后,仍有中国人在庙宇里及必要场合点油灯。但我们不能因此就说中国是“油灯文化”,更不能说点油灯是“方向”,而不去大力提倡用电灯!

随想之九:奥运会上中国人蒙羞的一幕

在发达国家,按键已经普遍地代替了手写,在中国,按键也必将成为一种新的文化,取“写文化”而代之。这是技术的进步,历史的规律。然而,任何进步都必然会遇到阻力。进步越快,粘滞力越大,按照流体力学公式计算的话,进步阻力的大小与速度的平方成正比!

一些朋友,自己因为可以令人谅解的种种原因进入不了“按键”的新时代,还要造出种种不着边际的奇谈怪论,来鼓励号召大家一起往回走!这正好像是让剪了“满清辫子”的人再戴上长辫子假发,装扮成“遗老”一样!你完全有权力和自由,到处炫耀自己蓄留“长辫子”的美观优雅,以及“光大传统”之功德,可你大概不该宣传那是“发展方向”。否则,稍有科学头脑的人,不是说你无知,就会怀疑你是“假发商”!

尽管美国人、日本人都仍然喜欢请名人“签名”,都仍然要用笔给亲友“写贺年片”,也有一些人喜欢中外书法(你可不要认为ABCD就没有书法!),但在那里,早已是键盘的时代了。这是不争的事实!

15年来,由于政府的重视和大力支持,由于广大科技工作者的奋发攻关,汉字像西文那样快速而准确地输入电脑,已获得社会化的推广。使用键盘输入汉字,在全国的报业、出版业、办公领域、教学科研、图书情报以及通讯领域,获得了极为广泛的应用,这是一项奇迹!这一奇迹,不但使古老的汉字从时代的“死胡同”中冲了出来,获得了新生,还使原以为在电脑时代,汉字定当废除的洋大人们,惊异万分!

这是一场真正的革命!这是中华文明进步的辉煌诗篇!是我国文字技术发展史上“其意义不亚于活字印刷术”的伟大成就!

汉字输入电脑作为世人称难的“瓶颈”,其难点和关键,决不是汉字“能不能”输入,而是能否高效率、高质量地输入并获得社会化推广!

因为,整字大键盘、电报码、拼音、四角号码、全笔画码,也都是可以输入汉字的,只不过使用这类方法输入汉字,是少、慢、差、费,都成不了“发展方向”。

众所周知,让汉字“起死回生”的关键技术,既不是“语音”,也不是“手写”,而是数以千万计的键盘,加上数以千万计中国人的双手,使用经科学设计的汉字编码法!

现在,世界上已没有人怀疑汉字可以畅行于信息社会了!这要不要向“键盘”致谢?你能说键盘输入不是发展方向吗?

在电脑时代,汉字的命运柳暗花明之后,我们不能忘记,历史曾经记下的那令国人蒙羞的一幕:1984年美国洛杉矶奥运会期间,8月5日“法新社”报道说:“全世界报道奥运会的7000名记者中,只有中国人用手写自己的报道!”

亲爱的朋友,你真的不要搞错呀!你难道以为:15年前的这篇“报道”,是洋大人在夸奖我们的“写文化”,而不是在得意地嘲笑我们中国文字工具之落后吗?

多一点常识和公心,你就不难知道,什么是汉字输入技术的方向!

随想之十:买辆摩托车推着走,何是“方向”?

对某些使用者来说,“写”是可行的,必要的,可以理解的,那是少数人的“初级阶段”,是不得已而为之的权宜之计。他用笔“写”了几十年,一下子改用键盘来“写”,其困难是不言而喻的。但这种方式,决不是中国人用电脑的“方向”!

不信,就请你试拿笔来,一笔一画,写小枣或核桃那么大的字,看你一分钟能写几个?建议你无论如何要亲自试一试!否则你体会不深。

如果你是公司秘书或传呼台的服务小姐,耳边听到客户说了几句话时,你能用“手写输入”,一笔一画地同时写出一串汉字吗?

要知道,一般人书写汉字的速度,是每分钟10-20个。如果你要一笔一画地写舞、餐、蔡、键、攀、戆……这样的字,一分钟连10个都写不来。可是用键盘来“写”,就会快而准。据了解,使用在国内外应用最广的五笔字型,包括指法训练,学习一周,可达每分钟40个字的及格水平,而打100字的人随处可见。在有北京市公证部门监赛的98年京城大赛中,在“错1罚5”这一严厉的评判规则下,冠军获得者输入生稿(当天的大报社论)的速度,是每分钟293个字,亚军是每分钟289个字。

而且,你也还是只有“亲口吃一下”,才能尝到“手写”这只“梨子”的滋味。据我所知,当你“写”的时候,也常常是“写”一个字,有几个字来“报到”,你势必还要选一选,快就谈不上了。当你为了求快,龙飞凤舞一番的时候,电脑照样也会“消化不良”而“乱了肛肠”,什么都会出来!不信,你就试试! 朋友,你端坐在每秒计算亿万次的电脑前,在键盘旁边的一块书写板上,坚持要用手拿着笔,一画一画地“写”,难道不象是“买一辆摩托车推着走”!你难道真的以为这样做很“时髦”,是“方向”吗? 农业文明的“时间”,是以季节来计算的;工业文明的“时间”,是以星期来计算的。而智慧文明时代,则是以秒来计算时间的。国人们在农业文明的轨道上运作了几千年,今天来“玩”每秒数亿次计算的能力的电脑,电脑快也没有用!因为慢,照样也会有饭吃!

你要是说,你是因为没练过打键,不得已才向电脑里“写”,这就对了。你要说这是“方向”,那除了你自我安慰之外,说出去就只能误人子弟!

随想之十一:淘汰不掉的键盘

真的,很害怕被误解。我得反复强调,作者如此对“语音”和“手写”大揭其“短”,不是说这些方法没有优点,更不是说没有人用它。我只是要强调:对汉字输入来说,那决不是“方向”!因而绝对不会喧宾夺主一跃而成为主流,取键盘而代之!

本“随想”开头我们所说的那位可爱的赵大爷,后来非但不能免费“拷贝”到“语音”、“手写”的软件,还是花了100来元人民币,买一个他原先认为多余的键盘!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使用“语音”和“手写”,必得另外增加价格并不便宜的软件和设备!对原来的那个键盘来说,虽然你心有旁骛,另有所爱,你却甩不掉它!它仍然要陪伴在侧!因为输入汉字只是一部分功能,还有很多的功能操作是非用键盘不可的!

键盘输入,从来都可以兼容其它种输入法。可是一有“非键盘输入”法问世,就会有人“预言”:键盘过时了;就有人急不可待地要把键盘“扫入历史的垃圾堆”!

我实在弄不懂,有些人为何对键盘如此深恶痛绝!是排外?是传统?还是对某个键盘输入法有成见?或者是害怕你的十指“下海”走入“市场经济”?

也许,在电脑使用方面,要想人不“下岗”,十指就得“上岗”!何况研究已经证明,打键还是最直接的“指端按摩”,左右手互动交替,可以开发右脑,可以健身呢!

随想之十二:洋大人为何自己不用“语音输入”

“多音节”的英语发音,比“单音节”的中文要复杂得多。

因而,英文单词的读音与26个字母对应的正确率,比汉语与汉字对应的正确率,要高得多,更适合“语音输入”。可是,在西方国家率先发明“语音输入”后,至今也未见到洋大人们把键盘扔到海里,仍然是人人办公桌上有一个,甚至好几个键盘!

在美国,作者有一次看总统竞选的电视实况转播。即席演讲者话音刚落,电视屏幕上就显示出讲话的全部正确英文,最多迟到2秒钟!

对我来说,这无疑是一个令人振奋惊叹的重大发现!彼一时也,我对美国的高科技、智能电脑,特别是“语音输入”,简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出于好奇,我找了一位洋博士请教:“话音刚落,文字就显示无误,这么奇妙的‘语音输入’功能,用的什么软件?”

那位电脑博士告诉我:“哪里是什么语音输入!这是一种缩写速记”。他说,用PL代表please,用GV代表government,由专业人员快速打键输入“缩写”,再由软件将“缩写”翻译成完整的单词显示出来,可以跟上说话的速度(行笔到此,有一闪念,如果我没有弄错的话,这老美的“缩写速记”,倒很象是五笔字型的“词语输入”法:只打几个偏旁部首,就可以输入整条词语。难怪有人说五笔字型的快手完全可以“同声记录”!)。

“语音输入”如果真灵,为何在全国上万个中文寻呼台工作的数十万名录入员,100%地用五笔字型键盘“听打”,记录传呼内容,而不直接用“语音”或其它输入方法呢?

想想看,在发明“语音输入”的老美那里,连竞选总统、国会辩论这样最急切需要“同步记录”的场合,“语音输入”都排不上用场,也还得在键盘上“手工劳动”,对于我们读音简单的汉语、构形复杂的汉字,怎么就能说“语音输入是方向”而“键盘输入过时”了呢?

问题还不止这些。平常的电脑操作,你用键盘。一旦要输入汉字,再抄起另一套家伙-麦克风或书写板来操作一番。身处此种情景,不知道你是否感到别扭或罗索!反正我相信,这情景还会给洋大人们一个印象:看看,多难受?汉字还是不行吧,早该废除!

看来,在科学知识不普及的地方,愚昧和轻信就会泛滥成灾!在缺乏科学常识的社群中,人们往往没有基本立场,容易冲动,喜欢赶时髦。这些人士一旦激动起来,很快就背叛了他最质朴、最可贵的行为准则-实事求是,很快就忘记了他未被污染、因而也是最可贵的生活常识,而一跃变成“泡沫”科学的吹鼓手,或是替伪科学战斗的勇士。

随想之十三:舆论宣传不要“扬长避短”

我们的文化中,反复浸染着一些极“左”的成份,甚至在科学技术、饮食、医药等领域,也盖莫能外。不是“右”到头,就是“左”到家!拥护一个,就必得打倒一切,确确然不懂得多元共存、优势互补、谐调有度才是大自然的“道”。

只要对“汉字输入”这个实际上极为复杂,又涉及到语言文字学、信息编码学、人机工程学等多学科的这一边缘科学的历史现状,及其科学原理稍加研究,只要到报社、出版社,甚至传呼台的录入工作间呆上三分钟,只要到世界级的公司办公室、股市大厅走一走,你便不难发现,在对待键盘的态度上,某些朋友实在是偏见太多,误解太深!

事实证明,某些朋友的即兴“高论”或生花妙笔,诸如“键盘输入的时代过去了”、“无键盘时代即将到来”等等,如果没有某种商业动机的话,大概是因为他们对电脑过于迷信,对“智能”过于夸张。

科学的态度是实事求是。科学工作者和各种媒体,在介绍、推出一项技术或一个产品时,有义务有责任,同时把它的优缺点如实道来,不应该“扬长避短”,更不应该为了商业目的而夸大其辞,“唬”老百姓,让善良也还并不富裕的民众,花大把钱买一套“智能”,结果试用不了几天,就不得不将“智能”和那个“方向”,一起扔进抽屉,“下岗”了事。

在国外购物,买了以后使用不满意时,一律可换可退,这是一种商业文明。如果我们也照此“文明”一下,可以退掉试用不满意的商品,我相信,那些对“产品”扬长避短,对“智能”言过其实,对“方向”言之凿凿的宣传,自然就会少得多,自然就会“吹鼓手掉井里”--响着响着不响了!

随想之十四:“一指禅”和洋人也练指法

用十个指头打键,我们和外国人完全一样,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你听我说,这真的不是我们的“中国特色”。

在中国,人们常可见到一些人用一个食指按键,俗称“一指禅”。我去过许多国家,确实没见过一个人“一指禅”操作电脑。我敢说,靠“一指禅”操作电脑工作的人,在国外的公司里,绝对地找不到饭吃!任何一个老板也不会聘用“一指禅”!

可是当下,有不少朋友把十个指头不“听话”,打键进步慢,统统归因于编码(当然越好的编码设计越有利于操作),说学习一种编码,要两三个月时间。这是既不科学,也不公道,更是夸张而有害的!因为洋大人们如不从小打键练习指法,长大了再去“补课”,照样也会事倍功半,有时还得交几百美元学费,练上一两个月,才能让十个指头“听话”。这跟“汉字”和“编码”有何关系呢?

其实,既不是汉字不适合电脑,更不是中国人心不灵、手不巧,问题仅仅在于:中国人没有从娃娃起学会打键输入汉字!

正如你只用一个小时时间,便能知道钢琴的音位,却并不等于你的十个指头会弹钢琴一样,你不用太费力,一两天便能学会将上万个汉字编成唯一性很好的代码,可谁也不能保证你马上会快速输入汉字。谁知道你的十个手指听不听话?

指法训练,像其它许多技能技巧一样,如果从小开始,一星期就能掌握,长大了再纠正“一指禅”,半个月也难得灵活自如。不信,请做一个简单试验:从今天起,你改用另一只手握笔写字,或改用另一只手拿筷子夹菜吃饭,看看要达到运用自如的程度,是否容易!

如果因为要推销某种“非键盘输入”产品,就编造理由唬老百姓,说“键盘过时了”,其“论断”一定会误国害民,其“生意”则必然是好景不长!

信不信由你,反正我信!

随想之十五:书写方式的历史性变革

汉字输入电脑的困难,首先在于笔画复杂,字数太多。洋人发明的26个字母键盘,无论如何也摆不下800来个构成汉字的“零部件”,更别说把几万个汉字直接摆上去了!对了,你是不是想说,一个汉字一个键嘛!且慢!只要想一想你的“键盘”得多大,你就会明白,这个30年前就有人想出的“主意”根本不灵!)

于是,才有人煞费苦心,发明出这样那样的编码方案,将组成汉字的字根、部件,科学合理地布局分配在26个字母键上,正如“日、月”构成“明”,“木、子”构成“李”一样,在键盘上用汉字的“零部件”,以“搭积木”的方法“拼形组字”,就像用几个英文字母组成英文单词一样。这时,电脑原装的键盘便不必做任何改造。

某些人士很害怕“拆字”,讨厌“拆字”。其实,只要你不用几百上千个键的“整字大键盘”,当你根据字形输入汉字时,汉字是非“拆”不可的!

实际上,你只要写汉字,你就“拆”了汉字!因为你总是按笔顺,一块接一块地“写”,而不可能在“同一时刻”写成汉字的全部笔画!

把“写”出“木”和“子”的过程,换成先按“木”键,再按“子”键的过程,同样显示出“李”字,把用笔“拆字”改为用键“拆字”,这就是“换笔”。用这种方式,不管多么复杂的字或有几个字的词,也都只须按4下键便可输入。这是书写方式有划时代意义的巨大进步,是更好更快的“书写”方式,习惯了,你就不愿拿笔了。

例如:输入“中华人民共和国”,你一共需要“写”39个笔画,可要用“键盘”输入,只须按“口亻人囗”4个键!有这样快而省的办法,你还愿意拿笔“写”吗?

“换笔”用电脑“写字”,其最大困难,是要熟记汉字的“零部件”在那个键上。汉字的100多个“零部件”安放在字母键上,就像是一个村子里住着26家人,谁家里有什么人,谁是哪一家的人,你只要常去串门、聊天、打交道,用不上彻夜“修长城”的劲头,要不了三五天,就算你智熵低点,闭着眼睛也能摸到。

随想之十六:汉字的无奈,还是国人悲哀

实际上,在我国,汉字输入技术的学习中,真正的问题,也许不是技术和“拆字”问题,可能是“文化”问题。

许多朋友,习惯了计划经济,干什么都没有紧迫感,危机感。他老兄有大把的时间打牌、逛街、“修长城”、唱卡拉OK(作者也都喜欢!),可就是没有两三天时间“拨冗”学习一种编码,更别说用一周半月的时间练习指法,使他那几乎僵化的十个手指“听话”,却整天不顾汉字的特点去寻找“不学就会”、“不用记忆”、“出口成章”的输入法。这些朋友在工作中,宁可用“一指禅”每月、每年付出“少慢差费”的代价,也不愿“学一阵子,用一辈子”。一些人士直到“下岗”,才“突然发现”自己什么都不会,这与其说是汉字的无奈,不如说是国人的悲哀!

朋友!我知道你很忙:干工作、干家务,养老人、养孩子,图发财、图升官,跑上市、跑国外,为“生命诚可贵”,为“潇洒走一回”,日夜操劳很辛苦。可是,一年之中有120来天的休息日,你真的就挤不出3-5天练一练指法吗?

啊,对了!你说没电脑。那我建议你先买一个键盘或“键盘练习卡”,完全可以练好指法!一个差一点的真键盘50元钱即可买到,而一张用纸板印制的“键盘卡”才5块钱!相当一罐饮料!

问题恐怕既不是时间,也不是钱,而是你没有压力,没有紧迫感!

儿女连心,那就为你的孩子想想吧!

随想之十七:不信,咱们走着瞧!

可以肯定地说,像走路是人类最基本的运动方式一样,用手打键,现在以及将来,一定是信息时代全世界,当然包括中国,最基本的也是最重要的文字输入方式,甚至,是相当一些人士的工作方式和谋生手段。

键盘的寿命还有没有500年并不重要,有实际意义的倒是,在今天的西方各国,在5年后的中国,你不会打键,便绝乎找不到一份高雅的“白领”工作!不信,咱们走着瞧!

纽约上州New City的电脑博士Marty Jia告诉作者,他花了98美元买了一套英文的“语音输入”软件,安装后鼓捣不到三天,一气之下,就把文件杀掉,强迫它“下岗”了。这位洋博士感慨地说:“我是照稿念,显示和念的,还常常驴头不对马嘴,笑话百出。改来改去,比打键慢多了!不要说错了50%以上,就算只错10%,谁能受得了?”

不负责任地宣传、提倡“方向”和“文化”,对社会,对公众都只能是有百害而无一利。

一花独放不是春。在现阶段中,互有短长的多种输入法,相辅相成,各领风骚,通过应用实践优胜劣汰,才是科学的百花园。仅凭一孔之见,动辄宏论一番“键盘过时”,信手指引一个“发展方向”,不是激动盲从,就是浮浅偏见,甚至是为达到某种商业目的故弄玄虚。

作者断言,中国的信息化社会到来之日,必是亿万青少年、特别是千百万“白领”人士都会打键操作电脑的时候!绝对地,既不会是人人操着南腔北调,戴着一个小小的麦克风,在不允许有噪音的办公室里,对电脑说话的场面;同样绝对地,也不会是人人手持一只“笔”,在键盘旁边另外挂接的“写字板”上,奋笔疾书的景象!

也许,“过时”的恐怕不是键盘,而是某些人士的知识和观念。

随想之十八:多一道“手续”和多一套设备的比较

按字形向电脑输入汉字,我们要比外国人多一道“手续”,这就是学习编码,学习拆字。之所以要多这道“手续”,是因为人家是按一个键出一个字母,而我们的汉字“人口众多”,要是一个键一个字的话,就得用成千上万个键,造一个桌子那么大的键盘!

编码,拆字,这道“手续”,就有点像把汉字先变成“字母”,再由一个或几个“字母”,拼合成一个汉字。这一过程中,汉字和英文的区别在于,人家的字母只有26个,清清楚楚,不多不少。而汉字的“字母”到底有多少,似乎谁也说不清,大多数设计者都把汉字的“零部件”(相当于“字母”),设计为100多个。

幸好,一种科学设计的编码,是将构成全部汉字的100多个“零部件”,在字母键上合理分组,井然有序,便于记忆,中小学生半天便可以弄明白,练习三五天,均可达到熟练的程度,管你一劳永逸:“学一阵子,用一辈子”。

汉字的键盘输入虽比输入英文多了一道拆字的“手续”,却比输入英文和“手写”省得多,快得多。这是因为,对于英文,必得把全部字母都按键才能输入。而对于汉字,特别是复杂的汉字和词(按照五笔字型的办法),只须按前3个及最后一个部件就可以输入了。如“攀”共有6块,可只按“木乂乂手”4个键就能输入无误。

你还不难发现,键盘输入时最多只取4码的输入,比“手写”也是节省得多,快得多;按键只须4下,而手写“攀”字,则要写19个笔画。更不要说还有词语输入。像“中华人民共和国”这样的词,用不着“写”39个笔画,也只须按4下键!这是手写无论如何也不可相比的。

可见,输入汉字多出的这道“手续”,除省钱之外,还能省时,总比用“语音输入”和“手写输入”多出一套设备还费钱好。前者一旦学会,永远轻松受益,快而准;后者则每天都要与“麦克风”、“书写板”打交道,而其输入效率和质量,都无法与键盘输入相提并论。

随想之十九:“编码”和“指法”不能混为一谈

汉字输入是个大学问,是中华文明能否融入世界文明的重要研究课题!因其难以突破,曾被国内外学术界称之为“癌症”。作为中国人,作者认为对于“癌症”,需要“中西”兼治、洋为中用,需要研究合作,需要加强锻炼。

当前,要想同时满足多层次、多场合、多种年龄用户之需要,不但“键盘输入”与“非键盘输入”要各展所长,还可以将形码、音码、音形码等,有机地“捆绑”在一个软件中,形成一个可适合各类用户、各年龄人士的“全面解决方案”。

在我们还没来得及将汉字输入技术大规模地纳入中小学教育,使中小学生长大之后,自然而然地“不用学习”,便会用键盘输入汉字之前,大批成年人都必需为练习指法“补课”,才能“轻松愉快”地输入汉字。既然是“补课”,就常常会遇到没时间、记忆力不好、手指不听使唤等问题,这很正常,不奇怪。谁让咱们小时候没有电脑呢!

在中小学校里教普通话,教汉语拼音,是语言文字的基础工程,是十分必要的。如果我们让孩子们在认字的同时,也学习向电脑输入汉字的方法,特别是训练指法,而不是等孩子们长大了,再为纠正“一指禅”去补课,那他们就更容易成为信息时代的人才!

就算“拆字”编码不用学,只要用键盘,只要没接受过正规训练,只要改“一指禅”为十指打键,就必得进行长时间的指法练习,年龄越大越费时间!

只可惜很多朋友不明白这个道理,他们不但把学习编码和练习指法混为一谈,还束手静待“智能输入”的神话成为现实而梦想“一步到位”。

编码学习与指法训练,并不是一回事,二者不可混为一谈。

外国人几乎人人都会十指打键,为何独我中国人只会“一指禅”?宁肯成年累月少、慢、差、费地生产“豆腐渣文件”,也不愿“学一阵子,用一辈子”,是什么原因在作怪?外国人十指打键打了100多年,双手协调动作早已娴熟(君不见:洋大人们左手拿叉,右手拿刀大吃牛排之麻利,以及有20%的人左手写字之疾速?);可我们中国人,摸到键盘才10多年,“修长城”的“指法”在电脑上又不管用,加上千百年来用筷子吃饭,一只手闲得太久了!若不加倍努力,怎能跟上时代的步伐?

解决汉字输入,提高新一代人的就业素质以适应信息时代,其根本出路在于:从娃娃开始学习编码,从娃娃开始训练指法。

随想之二十:“鸡血疗法”和“氧气摇摆机”启示录

在中国,某些个“越是无知越胆大”的媒体,实在是太容易,也太喜欢“大跃进”了。1958年,人们争着放“卫星”:一亩地能打出10万斤小麦。一经登报广播,就有人信!反倒是老实巴脚没读过书的农民不信。他们说:2万斤小麦蒸成馒头,可在一亩地里摆上一层,这不可能!

我们在马路上,常可见到一大群闲人围观一宗行车事故。同样,我们的舆论界,无论对什么题目,只要有人点火,总有人加油,总有人起哄。1964年,说是从日本传入,由某些媒体发动,在北京和全国,居然有所谓的“鸡血疗法”蔚然成风,就是一例。

事隔35年,作者对那时节的壮观景象,依然记忆犹新:包括作者母校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在内,首都的名牌大学和一些机关大院里,忽然间“洛阳鸡贵”。不少人着魔似的,不管有病没病,怀里抱着活鸡,天天跑卫生所,抽出鸡血注射到自己身上,相信可以医病增寿。于是乎京城校园,昼夜鸡声相闻,此起彼落,如歌如诉。

这是我国60年代的一个文化现象。既然是文化,它就不会只在一个方面表现出来。于是,我们有了近期同样生动的例子:

1997年6月,作者专程到某省省会考察了那里的一种“摇摆机”传销的热烈景象。其“理论”是:人活着离不开氧气,用机器摇摆双脚,可以吸氧,故叫“氧气摇摆机”。经“高人”策划,配上经络穴位图,挂上“高科技”最新科研成果的招牌,在全国传销,把现在500元到处可以买到的“摇摆机”,直炒得神乎其神,手拿3600元现金拼命挤,才能买到一台。

作者当时私下想,人们走路、吃饭、睡觉、写字,都要呼吸“氧气”。这“氧气机”至少还可以开发出50个品种,令更多的人也“财源滚滚”一阵子嘛!

本人3次亲临现场,不由你不信:亲眼看到来自山东、山西、广州、吉林的小车、大车,风雨无阻,一队队排在新技术开发区,有人演讲,有人示范,车水马龙,人声鼎沸,全部现金交易!一天收入现金高达3000万元,麻袋装钱,好不兴隆!直到把那座“开发区总部”大楼,活生生地兼并收购,挂上“氧气机”总部的大牌子……

后来呢?据说,许多农民为了在传销中当总裁、主任,自己卖了房子、卖了牛,还让亲戚朋友们倾家荡产……

遥远的“鸡血疗法”和前年的“氧气机”风波,今天看来,人人都觉得不可思议,都被评价为愚不可及并当作笑料。然而,这些故事,决非杜撰,都实实在在地上演过,热闹过。

事情往往是当事者迷。因此,你能保证说,在当前“一切向钱看”的中国市场经济大潮中,在今天的医疗、饮料、食品甚至高新技术领域,就没有更“高”更“新”的手法和更生动的故事吗?

作者郑州公司有一职员,因为儿子的学习成绩总是70多分,便花1000多元叫儿子吃据说“能变聪明”的“脑黄金”。几个月后一考试--全部不及格了!

愚昧无知,有时候使人们闭关自守、夜郎自大,有时候又使人们裹足不前、因循守旧。一些人一触即发,盲目紧跟,全凭“路透社”消息办事。这种现象,在现代文明和愚昧落后相互撞击的高温中,周期地一轰而起,一落千丈,难道不耐人寻味吗?

列宁早就提醒过:市场上叫得最凶的人,正是想把最坏的东西尽快抛出去的家伙!

随想之二十一:试“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漫无边际地“随想”,到这里我突然有了感悟:两种“非键盘输入法”问世,都习惯地先将“键盘”攻击一通,再声称自己是“方向”。

然而,一件事情总不能同时有几个“方向”。于是,“语音输入”和“手写输入”这两个“方向”就必然成为一对矛盾。对于“键盘”来说,正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语音:我只要听到说话,便能输入,快得惊人!手写:我准确率比你高几十倍!你专门制造“豆腐渣文件”! 语音:你一个字要写十几个,甚至二十多个笔画,烦死了!手写:你听到一个“音”要出来许多字,一句话有好几个版本!语音:你一笔一笔地写,不能潦草,写一个看一下屏幕,摇头虫!手写:你要对电脑进行口音训练,换人不认帐,有噪音不灵,不认识的字怎么办?语音:你要增加一个“书写板”,花钱多!手写:你少不了“麦克风”和软件,能便宜?语音:我不用拆字练指法,不用键盘!手写:我不用编码学打键,也不用键盘!语音:不对,你要编辑,打功能键,离不开键盘!手写:你也不对,你要改错,也用功能键,离不开键盘!语音:你顶多是某些人“不会打键求其次”的辅助方法,不是方向!手写:你才是玩着可以,实用不灵,你是方向才见鬼!……

键盘:好了,好了,二位别吵了!常言道,理不辩不明,木不钻不透,人贵有自知之明嘛!摆正位置和为贵,当个配角总比没有角色好,争来争去,越描越丑。我看还是心平气和,团结一致,各尽所能吧!至于谁是“方向”,争也没用,历史自有公论!

这一幕,可谓是中国信息时代汉字电脑化中的“三国演义”。

这情景,叫人感慨良多。在国外,有一个公认的游戏规则,那就是只讲自己的好,不讲别人的差,更不会指名道姓地进行“人身攻击”。可我们则常常另有“特色”,无论什么新的输入法问世,首先对现已成为主流,且从不妄称完美无缺的输入法,点名来几场“革命大批判”,先骂它个一无是处、狗血淋头之后,便毫不客气地宣布:我是“方向”,我是“至善至美”的理想……。

唉!“鸡血疗法”不是热闹了一阵子,差点成为“方向”吗?“氧气摇摆机”不是聚敛了数以亿元计的钱财吗?可是,无情的历史,只能把它们载入现代“笑林广记”!汉字输入技术固然可以成为商品,但它首先是科学!而科学是不能伪装,也不必叫卖的,更不用去“炒”的。一切由实践检验,好坏听用户评价。

回想一下近10年的中国商界,有哪一个“炒”起来的“方向”和“老大”,有过3年以上的寿命吗?

随想之二十二:把你的双手放在键盘上

速度和效率,已成为信息时代的最高追求。可以肯定,世界上任何一种不能高效率地输入电脑的文字,都可能因为领不到“信息时代的通行证”,而迟早要成为历史的陈迹!

电脑,已经成为人类文明的同义词。不能输入电脑的文字,将不能广泛应用;不会打键的民族,将被视为低能;不讲效率和质量的国家,将永远落后!从“笔写”到“按键”,是文字工具的一次伟大变革。中国人聪明智慧,勤劳勇敢,更特别具有创造精神。我国将全国普及应用电脑,中国人将伸出灵巧的双手,训练指法,后来居上,大有作为!

抛开一些人制造“键盘过时论”的原因和动机不管,说实话,练习用十个指头打键,真的没那么可怕。中国人根本犯不着“谈键色变”。你看看,全世界每年键盘的产量数以亿计,每个键盘都必然会有一双手放在上面!你真的应该自信起来:为什么外国几乎人人都会,独我中国人不能?

细想起来,外国的某些产品和技术,有时候真像是150年前的鸦片烟:洋大人们自己不用,高价卖到中国。不但赚了中国人的钱,更麻醉了中国人的神经。满足你一时之渴求,让你一辈子付出代价!

让你的神经从五颜六色、商味十足、震耳欲聋、令人意乱情迷的广告宣传中恢复正常吧,朋友你想一想,不学焉能有术,别指望电脑的“智能”代替你的大脑和双手!掌握技能技巧,只能靠练,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著名作家徐迟和马识途老先生,都以70岁以上的高龄,学会了键盘输入汉字,以空前的效率完成了新的巨著,你有何难?

如果你确实年事已高,手脚不灵,难以补课,那就把希望寄托到下一代。因为“从娃娃起学会汉字输入,从娃娃起训练十个指头操作电脑”,在我国已成为事关培养新世纪人才、事关古老汉字命运的大事!为了民族文化的复兴,我们应当把“从小练习打键、让娃娃们学会快速输入汉字”,提高到爱国主义的高度,加以重视,大力推动!

朋友,为了中华民族的明天,请把你的双手放在键盘上!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