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涂画的天空_章节十六出院仪式_免费小说阅读

涂画的天空,涂画的天空_章节十六出院仪式_免费小说阅读

互联网 2021-02-26 11:23:05

原来那个中年人是个人贩子,作案多年,被拐妇女儿童多达数十人。累计犯案十余次获利数十万。

济世堂之人又怎会行坑蒙拐骗之术,众人虽知晓此人必定行不正当勾当,但也无法报警抓之。一被拐儿童之母发现端倪勇敢报了警,追查之下此惯犯最终落网。大快人心。

“警官,这就没事儿了吧。”林母松了一口气的样子,笑眯眯说。

“嗯,小姑娘好好休养。”温暖的叮嘱了几句后起身准备离去。

林母点头哈腰得陪着笑脸,把一众医生和警察送走之后心有余悸。这辈子没见过几回警察,呼吸同一屋子空气还是有些许紧张。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林图图很不客气的笑了。

“我的老妈妈哎,您刚刚的样子真是可爱极了。”林图图将小脑袋凑到林母面前撅着小嘴就要亲亲。

却被林母不客气的挡掉。林图图那个没良心的却是笑得更开心了。

这两天过得还真是快。这天夜里林爸爸和西西拿来一些扛风的衣物。据说是林母嘱咐的。图图知道这是好兆头啊。

可这最后一晚他却辗转反侧难以入睡。昨晚他做了一个梦,一片望不到边际的沙漠,烈日曝晒,她光脚在沙漠行走。炎热,口渴,几欲昏倒,她想要呼救,张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林图图是被热醒的,窗外的阳光已经铺满整个病房。难怪这么热。打了一个哈欠,只觉得神疲乏力。至于昨晚那个梦,早就忘到抓哇国去了。没睡好,啊继续。

忽然感觉到一丝不对劲,平常这个时间,护士姐姐早就发药了,今天怎么没动静,妈妈去哪儿了,一个人都没有。天,我不是穿越了吧。

赶紧咕噜噜爬下床,揉了揉跟鸡窝一样的毛发,图图可是个在乎形象的小妮子。伸手打开房门,又立刻关上。

什么情况,一堆人浩浩荡荡朝这边走来,而林图图就这么很幸运的拉开门跟他们来了个深情对视。

小心脏扑通扑通的,天啦,这是要干嘛。对着镜子胡乱整理了一下,门把手被转动了。

慈眉善目身着一身白衣头发花白老医生,在一众青年医生的簇拥下推门而入。

微笑着开口问道“感觉如何?丫头。”说着随身拿出一枚听诊器“来,咱听听。”

林图图急忙配合“哦,”作乖乖状。

听罢,一伸手立刻有医生递过来一本夹子,他翻阅几下道“今天出院,再加一副xxx。”

短短几句,身旁医生立刻心领神会点头称是顺道询问几句,那位年长者随即解释,一众医生拿着小本本刷刷刷奋笔疾书。

突然一道清越的男声传来“xxx为何不用?”

林图图顺觉耳熟,徐实习生,勇气可嘉。

只见那位年长者并未觉着冒犯,仔细听她说完后赞叹道“问得好!”

具体解释了些什么图图云里雾里也听不懂,待他们走后才悻悻然做回病床前。

终于要离开了呢,内心深处竟隐隐有一丝不舍,哈哈,舍不得什么,林图图你搞笑了吧。耸耸肩,麻溜拾掇自己。

话说这个时间了林母是关心图图身体的,一顿不吃都会被揍。所以从小到大不论喜欢与否,好吃难吃,林图图养成了不挑食的好毛病。

今儿早上没吃饭,额,还真有一些些,小饿呢……

说曹操曹操就到了。听到转门声,图图惊喜的扭头一看,看到来人,笑容淡了些许,可是还是很惊讶“天呢,爸姐,你们这,咋还搞了个红布。这是干嘛用的啊。”

一脸好奇的瞅着那块红布。拿起来嗅了几嗅,一股新鞋子的味道。???

“老爹,你们这是搁哪儿搞来的,还一股香味儿啊?”久久得不到回应林图图再次追问。

林西西温和的微笑开口道:“为你出院作准备用的。”并用眼神示意林图图爸爸不对劲。

接到眼神暗示的林图图秒懂,立刻跟傻子一样拿起红布做出一系列搞怪的举动。甚至凑到林父面前扮鬼脸。

逗得林父一张黝黑的的脸笑起满脸褶皱。宠溺的眼神看着小女儿,打趣道“怎么跟个小傻子一样。”

一屋子的欢声笑语,在林母拿着一堆出院证明等资料推门而入的那一刹那,戛然而止。

林母一副不带搭理他的模样,坐下拿起水杯歇息。看得出来她很累。

不到两分钟又嫌弃的开口冲林父喊道“你不去看看还有什么事情没办完,在这儿坐着干嘛,什么都要我操心,要你干嘛?”

见此情景得,应证了林图图心中想法,果然这两人又吵架了是吗。眼珠一转,凭借自己病人的高贵身份打圆场

“哎呀,嘘嘘……”“妈,小声点儿,这是在医院,惊动医生就不好了吧?让人看笑话了去。”伸出蹄子拍拍林母的肩膀,以示安抚。

眼看一场硝烟在自己的聪明才智下即将宣告结束。

这时林父略带笑意又无奈的的眼神瞅着林母说道“可不,人家就不嫌丢人。”

图图一听眼神凶恶的瞪着父亲。

这边林母已经气的回怼“你看哪个男人跟你一样。”

“好了好了,爸,你就不能少说两句。”林图图无语。

林母也不想搭理他,正经事重要,耽误了出院就不好了,下午出院可是不吉利的。

消了消气温和的对林西西说“孩子,你去联系联系房东把房子退了,再把票给取出来。咱们下午出发去火车站。”

“咱们不是只有早晨的票吗?”想到那次打听只有早晨有返回h市的火车,林图图不解的问。

由于林母秉持着赶早不赶晚的优良传统,于是乎,他们需要早早的到达火车站等候。想京都车站必定条件极好,温暖如春。林图图也就放下心来。

林父也跟着西西出门去了。想来他俩要一起去的。

而林图图则跟着林母去办未办完的出院手续,据说林母上午出去,由于京话不好,讲了好几遍业务小姐姐都听不懂,她又着急又无可奈何。

被迫营业的林图图有点小可怜。林母脚下生风,刷刷刷跑的老快。

林林图图眼看着母亲走远,很想飞过去。由于麻药后遗症,根本使不上多大力气。扶着墙壁尽力跟着。周围人好多,周一的办事大厅,有办住院的有急着出院的。

扭头看着女儿没跟上。林母一瞅人山人山海的窗口,也来不及等女儿,只赶忙过去排队。

真巧,林图图刚过去刚好轮到林母,女儿还没到,总不能不开口让后面一群人等着。

林母操着一口蹩脚的京话,艰难的叙述,业务小姐姐很耐心的要她慢慢说,一遍又一遍。

小姐姐耐心看似即将要用尽了,林母急得满头大汗,不远处的图图看着,一阵莫名的心疼,内心深处竟隐隐还有一丝罪恶的丢面子的念头涌出。

林图图即将走近的时候是被林母拖到窗口前的“你来说,快。”

看得出来她很着急,林图图被拖踉跄了几步,红着脸开口。

本书由飞卢小说网提供。

春节看书天天乐,充100赠500点卷!!立即抢充(2月11日到2月26日) 兼职活动:注册飞卢会员赠200点卷,马上注册!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