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戒不掉你的温柔_第4章

海水只能打湿夕阳的裙摆,戒不掉你的温柔_第4章

互联网 2021-03-04 01:50:22
wWw.Lzuowen.com�帅哥将一个档案袋丢在后座上,幽深的目光扫过筱郁的脸,又看向ivan,很随意地问:“没见过,刚认识的?”

“路上捡的。”

筱郁对他的形容词极度不满意,不过为了给他点面子,她仅仅是狠狠踩了他一脚。

“她叫关筱郁”他咬着牙看向她,向她介绍说:“我朋友林君逸,这是他太太。”

“你们好!”为了不让ivan胡言乱语,筱郁先行自我介绍:“我和ivan以前就认识的,刚才我爸妈非逼着我去相亲,我好不容易找了个机会逃出来,恰巧在饭店门口遇到他,顺便搭他的便车逃出来。”

“相亲?”林君逸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ivan,打开车门,扶着他太太坐上来,似乎想到什么,忽然问筱郁:“和谁相亲?”

“一个出了名的花花公子,我妈妈还把他夸到天上去,说什么年少有为。”一提起那个人,她的头皮就开始发麻,越来越质疑老爸老妈什么眼光。“有他那家世背景就是天天搂着女人都能开公司,算什么作为……叫什么来着,欧阳……”

她一时又忘了他的名字,用力拍拍正在开车的ivan:“他叫什么来着?”

“欧阳伊凡。”他不耐烦地回答。

“对,名字真难记。”

“还好吧?”ivan皱皱眉。

“当然,比起他女朋友数目,他的名字算好记的。”

林君逸轻咳一声,表示赞同。“这倒是。”

“你也认识他?”筱郁闻言急忙转头,见林君逸笑得有些隐讳,那表情一看就不是一般的认识。她问:“我朋友凌凌说,他的女人用双核的CPu都统计不过来。你听说过吗?”

“双核CPu?”ivan撇撇嘴角,特郁闷地问:“不是64bit的吧?”

林君逸说:“我试过计算Mellon的数据,计算速度很快,不过能不能统计出他的女人,很难说!”

筱郁闻言,心里更加气愤,一想起自己被亲生父母推入火坑的惨痛经历,忍不住说:“恚』ㄇ买个哈佛的MBa,就以为自己才华横溢……碰巧赶上中国股指飙升,就以为自己是投资天才……遇到些虚荣又拜金的女人,他就当自己魅力无法抗拒,废物我是见过,但没见过这么自以为是的废物……”

ivan很好奇地看着她:“这样的男人世界上还有吗?”

“是啊!人类已经进化了这么久,他的大脑怎么还没进化?”她揉揉因过度思考而迷糊的头,清清干涩喉咙继续说:“连狼都进化到懂得至死不渝,他的思想怎么还停留在原始社会?!”

ivan不知从哪里拿了瓶矿泉水递给她,笑着说:“这么说:他活着还是人类的悲哀?”

“难免会有一两个没有进化完全,被下半身支配的原始人类,不过这样的人实在是太稀有了”

“哦,请问是学什么专业的?”

“学企管!”

“我还以为学生物学的。”

“你知道我最无法接受他什么吗”筱郁喝了口水,又想起凌凌给我讲的一件事:“我听说他同时交很多个女朋友。有一次,三个女朋友同时在宴会上遇见,其中一个质问他:怎么可以这样?他居然大言不惭地说:‘留不住我的心,就别说我花心。’你听听他根本不是花心,他是没长心!”

“有这种事?我都没听说,怎么知道的?”

“凌凌说的。”

“哦凌凌,凌凌。”ivan饶有兴致地念了两遍,又调整了一下坐姿,回头看看被忽略很久的两个人:“君逸,我先帮你把贷款还上吧?”

“如果是为了股票的事情内疚,就不必了!”

“你知道了?”

“我买股票从不自己建仓你该知道为什么。建业跟我这么多年,有些话是不会随便说的。”

他们的对话让给筱郁的感觉除了震惊,还是震惊。

ivan输的人原来是他!

筱郁偷偷看向倒后镜,倒后镜里,林君逸的视线停留在窗外,正好留给她一个棱角分明的侧面,上面不见一点点怨责……

而他的手一直抓着他太太的手,没放开过。

“对不起。”ivan说。

“不用。”林君逸无所谓地挑挑眉:“他要我一无所有,有无数种方法吞并我的公司。”

“我能帮你做点什么?”

林君逸对着窗外飞驰的景物沉思了很久:“现在那支股票已经跌倒有史以来的最低,你有没有兴趣趁这个机会收购那家公司?”

“我听说那家公司一直亏损,前几天股价上涨不过是有庄家操控它。”

“正因如此,想借壳上市它是最好的选择”

“你的意思是?”

“这是个稳赚的投资,有兴趣吗?”

又是一阵超长的沉默,林君逸见他的太太在他怀中睡着,脱下自己的西装盖在太太身上,并用身体帮她挡住灼热的阳光,眷恋地抚弄着她的卷发。

这一刻他的所有的刚毅都化成柔情。

ivan脸上的表情有点僵硬,双唇张合多次才说:“君逸,我想问你个问题。”

“什么问题?”

“你懂什么是爱吗?”

“就是想站在一个女人面前为她遮风挡雨,即使最后一点气力都耗尽,也不会对自己说:‘我无能为力!’”

多么让人感动的回答,ivan输给他一点都不冤!

听了林君逸的回答,ivan陷入沉思,保时捷的时速越来越快,超过了二百六,筱郁开始在车内四处瞄着。

“找什么呢?”ivan问她。

“气囊!”她一边找,一边说:“保时捷的气囊安全性好不好?关键时刻能不能弹出来?”

“放心,气囊安全性非常好,我上次出车祸的时候只受了一点点擦伤。”

“哦!那我就放心了。”她刚放下悬起的心,听见ivan接着说。“不过气囊坏了,我一直没抽出时间去换个新的。”

“啊?!你不是说真的吧?”她脸色泛白地咽咽口水,小声说:“我爸妈只有我一个女儿……我今年才二十二,还没交过男朋友……”

他诧异地看着她。

她又看看里程表。“我要是有个三长两短,都没人帮我照顾我爸妈……”

ivan没有回答,但车的速度不断地在下降,最后降到时速一百二十公里。

她心里偷笑。嘻嘻!有钱人果然精明,一听说要帮她照顾爸妈一辈子,马上减速了!

可她却不会想到,她的小聪明又一次在ivan心底荡起涟漪。

黄昏后,悠悠的海水映着斜阳的孤影。

云散,潮落。一袭金光色长裙的少女拖着半湿的裙摆赤着脚走在海滩上,血色的残阳洒在她洁净的笑容上,比海水更清透。

看着这样唯美的画面……ivan又想起了林尔惜。

他第一次见林尔惜也是一个黄昏,他走进林家,一进门便看见林尔惜娴静地坐在院子的藤椅上给她的爷爷读报纸,她每读一句话都会看看爷爷的表情,确定他的脸上流露出兴致,才会继续读下去。顺滑的黑发垂在脸侧,明净的双眸清幽如波,夕阳也是如此洒在她洁净的笑容上,清透无比……

那一瞬间,他想娶她,无关激情,无关□,只是觉得她会是个好太太。

后来,他才知道林尔惜的身世。她的父母早亡,十岁被林家收养。富豪之家虽是衣食无忧,但免不了寄人篱下,小心翼翼看着别人的眼色。她一直很努力地读书,做事,尤其是在林家唯一的血脉被寻回之后,她更加谨小慎微,不敢多说一句话,不敢少做一件事。

可命运对她太不公平,当她和毫无血缘关系的哥哥林君逸订婚,满怀期待地以为心爱的男人会好好珍爱她,陪伴她一生的时候,她却亲眼看见自己的未婚夫给别的女人打电话,更可悲的是他挂断电话后,在阳台上吸了一夜的烟。

那是她第一次看见林君逸吸烟。

那晚,ivan也是第一次看林尔惜流泪,第一次为一个女人心痛。

他想爱她,却不能爱,想帮她,却无法帮。

所以,他只能沉默地看着她哭,无言地听她一次次地问:“ivan,我该怎么做?”

后来,林尔惜曾问他:“我该怎么做才能留住他的心?”

“为什么一定要留住一颗不属于的心?”他反问。

她说:“在林家,无论我喜欢什么都不敢向人要,连多看几眼想要的东西都担心爷爷发现。这一次,我没法再说服自己放弃,这是我惟一一次想为自己争取……我不管别人怎看我,我喜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