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记得《哪吒闹海》吗?古代壁画里有这部国漫经典的根

海国继承人,记得《哪吒闹海》吗?古代壁画里有这部国漫经典的根

互联网 2021-03-05 18:23:14

《新封神:哪吒重生》大年初一上映,这部影片的故事和主创,与2019年票房和口碑俱佳的《哪吒之魔童降世》并没有直接关联,但哪吒这个神话人物IP再上大银幕,仍得到极大关注。

《新神榜:哪吒重生》春节档上映

哪吒太有人缘了,是几代人绕不过的的童年美好回忆。 而影响最深远的哪吒题材影视作品,要数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的79版动画片《哪吒闹海》。《哪吒闹海》是中国第一部大型彩色宽银幕动画长片,主要讲的是陈塘关总兵李靖之子哪吒与东海龙宫之间的恩怨情仇。当年,上海美影厂集结了最精锐的动画创作人才,并邀请画家张仃担任总美术设计,在短短一年的时间里完成了这部60分钟的手绘动画巨制。 

张仃1917年出生于辽宁北镇,家乡寺观里的各类壁画,成为他最初的美术启蒙,壁画中各路神仙菩萨形象对他的艺术之路产生了深刻影响。1978年,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邀张仃担任《哪吒闹海》总美术设计。 他为此查阅历史文献,并前往古代壁画遗存丰富山西采风,随后经过精心构思,设计绘制了哪咤、李靖、家将、太乙真人、龙王、三太子等动画人物造型。

《哪吒脑海》中的李靖

山西永乐宫元代壁画中的人物

这部经典动画从中国传统艺术中汲取了很多养分,这里就说一说《哪吒闹海》和古代壁画等艺术门类跨越古今的连接。 《哪吒闹海》的美术设计极具中国传统风格,融合了壁画艺术和水墨艺术的诸多元素,与《大闹天宫》堪称中国手绘动画电影的“双璧”。

上海美影厂的《哪吒闹海》堪称国漫经典

壁画是我国传统艺术遗产瑰宝,除了举世闻名的敦煌石窟等处壁画遗存,山西也保留了大量古代壁画,在以保存完整的古城而蜚声海内外的平遥,全县即有大约3000平方米古代壁画,最早可以追溯到金代。

平遥壁画题材广泛,其中很多元素与《哪吒闹海》一一对应。

《哪吒闹海》里,少年意气的哪吒“兴风作浪”精彩打斗的场景令人热血沸腾,而中国传统绘画中的画浪高手,是南宋的马远,他的《水图》堪称经典。与马远《水图》神似的波浪,就广泛出现在平遥的壁画中。 宋人称画中之浪为“云舒浪卷”,又叫“层波叠浪”,很是文雅,也很形象。这样的技法和形象范式,为山水画中“水”形象的创造打开了一扇门。而这样的浪,从宋代延续到清代,后来又在《哪吒闹海》这样的国漫经典中大放光彩。

《水图》之秋水回波  马远 南宋

 

平遥关帝庙清代壁画之《水淹七军》和《刘备娶亲》局部图片/冀以清

当时的动画美术工作者们不断对素材进行比照和研究,把传统绘画中水的造型转化为动画,继承发扬了民族绘画的独特风格。 

龙的形象也是讨论《哪吒闹海》时不得不提的。

夔是一种传说中的动物,《山海经》云:“状如牛,苍身而无角,一足,出入水则必有风雨,其光如日月,其声如雷,其名曰夔。”夔龙纹饰在明清时期广泛出现在古建筑和壁画上,寓意是尊贵,在今天的人们看来,却又不失蠢萌感。 

平遥清代文昌庙须弥座的夔龙纹饰图片/冀以清

除了夔龙,还有我们最熟悉的飞龙、云龙形象。《哪吒闹海》中无论是小龙还是老龙的形象都极富动感,栩栩如生,非常传神。将它们与平遥壁画中的龙进行对比,趣味十足。 动画中江河波涛汹涌,哪吒与龙王太子鏖战于江面,小龙自带少年气,老龙则带着威严与怒气。再来看平遥壁画中的龙,云海翻腾,肆意淋漓,双龙腾云驾雾,若隐若现,互为亲昵,交互缠绕,呈现出各种动姿。 

《哪吒闹海》中小龙形象

壁画上,小龙痴痴地望着父亲,眼神颇为可爱,而老龙仿佛不失威严地教导着小龙,眼神里流露出一丝宠溺之情。 

平遥乡村壁画乾隆四十二年的《龙王训子图》图片/冀以清

《哪吒闹海》中还有许多元素也是取自于山西各地的多座寺观,包括雕塑和建筑的诸多细节,都被灵活地用于动画创作等。

传统文化在绘画等艺术遗存中得到保留积聚,《哪吒闹海》中人物角色的质感,在东方传统的形象、动作、神情等语汇下融为整体。 

《大闹天宫》导演万籁鸣曾说:“要使中国动画事业具有无限的生命力,必须在自己民族传统土壤里生根。”中国民族民间传统艺术源远流长,尤其是在山西,拥有丰厚艺术遗产的地方很多,保护和创新利用都需要更多的关注和行动。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