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萧山日报数字报

浮生峥嵘,萧山日报数字报

互联网 2021-03-08 11:41:18
■文/ 王少杰

且暂不说沈复先生与芸娘的生死离别,且暂不语繁华褪尽,人比烟花寂寞的凄寒萧条。只是看看,在那个封建社会中,清新的一抹静好岁月。

世事茫茫,光阴有限。先生诗酒猖狂,琴棋适性;溪水桥畔或言曲水流觞,或论历代兴亡,观花枝堆锦,听鸟语笙篁。如今的翻云覆雨中,我们为何不试着一任人情反复,世态炎凉,尽情悠游岁月,潇洒时光呢?

懂得生活的人,努力学着去让自己置身事外,以去寻找梦幻生活的碎影。

不得不说说,青莲居士李白,放歌纵酒,笑对清风明月的高傲狂士。盛唐群臣争名逐利,势焰正旺时,李白却独坐诗坛,放眼山河,笔摇五岳。

这便是置身事外的本领。我常常想问自己三个问题:第一阶,这件事值不值得去做?第二阶,倘若你不做可不可以得到等值的收获?第三阶,或许还没到第三阶我就会选择放下。佛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其实也是强调了“放下”,放下了意味着思想升华了,意味着你战胜了欲望——战胜了内心生来无穷无尽的欲望。岁月峥嵘却又蹉跎,短暂一生,其实也不必风尘,倒不如风情,也成了一番新滋味!

我也曾拜读苏辙先生的《黄州快哉亭记》,苏辙、苏轼兄弟在中华历史上是出了名的旅行家!但他们不是主动的,而是被朝廷所迫使的。可是贬官路途“雪拥蓝关,云横秦岭”,宋之问也空怀“岭外音书断”的悲戚,而他们却大言“此心安处是吾乡”。

这不得不说,他们确实活得快活!活得比为官者快活,快活多了!什么变法,什么革命他们可以充耳不闻,吃着妃子笑,赏着西子湖,好不快哉一生!静静地,可以与山对语“我见青山多妩媚”,可以与明月高歌“我今停杯一问之”,字字珠玑的游记、风流雅颂的诗篇,他们的悠游自在岂不跃然纸上?

林语堂先生曾云“人生的目的在于享受人生。”是啊!空空荡荡,人终归从泪水中诞生,也在泪水中离去,在这短短的几十年里,我们是苦恼,还是闲情;是可以坦坦荡荡,静求江城五月梅花;还是非得趋炎附势,逢场作戏般子虚乌有?或许有一日,我们累了,会静静地回首,发觉自己的一切都是那么徒劳,可这一天却往往太迟太迟了!

领略《浮生六记》所营造的生活氛围,我竟怀疑这是虚构的。可是我越来越感受到,其实这样的生活离我们每个人都不远,也许只在这一念间,稍稍想通,我们就步入了沈复先生的那个理想境界,我们就成为了不同于过往的我们。

紧张的学业、繁忙的工作脚步、迅疾的生活节奏,如星星点点的鼓点敲打着我们的内心,压得我们喘不过气来,似乎满目苍凉,其实这是“为生活而活”的表现。而如果是优哉游哉,从心所欲,大脑里回荡的是春城飞花,是秋风金谷,是夜月乌江,或许会理解“荣华花上露,富贵草头霜”,会感叹“阿房宫冷,铜雀台荒”,也不再夸龙台凤阁,说利锁名缰。

我想引张爱玲女士的一句话“生活是一朵千瓣莲花,我拒绝绽放的同时也拒绝枯萎和凋零。”我们不必为了名利怒放,最后缩短了仅有的生命;不必为了妥协于风雨,而一生苍茫怆然;就那么平平淡淡,只求岁月静好……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