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红楼梦》里的大咖如何过年

浮华祭,《红楼梦》里的大咖如何过年

互联网 2021-02-27 23:04:09

作者: 计白当黑校正/编辑: 莉莉丝

全 文 约 2300 字

阅 读 需 要 7 分钟

网络直播、学区房、耗子尾汁等高频词刷屏2020年,人们不得不加快脚步,追赶日渐多元的生活节奏。所幸的是疏远了364天的一家人,还是要过1天《红楼梦》里的日子,这一天就是除夕。小说中的春节是“金陵十二钗”的阳春白雪,也是普通民众的“下里巴人”。

“治办年事”

在《红楼梦》第53回和54回中,作者用近两万字集中描写了贾府过年的全过程。按照过年习俗,贾府各色人等自腊月初八开始筹备年事。贾珍“开了宗祠,着人打扫,收拾供器,请神主,又打扫上房,以备悬供遗真影像”,贾蓉忙着领取皇帝恩赐的春赏。

尤氏和贾蓉之妻商量着“打点送贾母这边针线礼物”,又命人赶紧准备过年用的金银踝子。她们总共用了“一包碎金子共是一百五十三两六钱七分”,总共做了二百二十个金银踝子,这可是货真价实的压岁钱。

展开剩余84%

贾府内众人劳碌,府外也没闲着。黑山村庄头乌进孝赶在过年之前,给贾府进献了野味牲畜、山珍海货、活鸡鸭鹅、河鲜杂鱼、山珍干果、精粮糙米、各色烧炭等年货,另外,还有“外卖粱谷,牲口各项之银共折银二千五百两”。作者罗列的年华清单,只是贾府年庆的一小部分。

腊月廿三或廿四,贾府焚香祭灶。腊月廿九,年事准备基本就绪,宁、荣“两府中都换了门神,联对,挂牌,新油了桃符,焕然一新”,“宁国府从大门,仪门,大厅,暖阁,内厅,内三门,内仪门并内垂花门,直到正堂,一路正门大开,两边阶下一色朱红大高照,点的两条金龙一般。”一派阖家团聚、喜迎新年的欢乐景象。

“除夕祭宗祠”

贾府的除夕围绕着贾母和祭祀展开。当天早上,贾母“先坐八人大轿,带领着众人进宫朝贺,行礼领宴毕回来”。接着,贾府开始祭祀活动。首先是祭神,贾敬、贾赦等人进“三献爵”,“焚帛奠酒”。随后,贾母来到正堂祭祖。正堂“居中悬着宁荣二祖遗像”,众人“从内仪门挨次列站,直到正堂廊下”。传菜供奉之后,在贾母的带领下,众人“拈香下拜,众人方一齐跪下”。和祭神不同,贾母在祭祖时才是主角。

祭祀结束,重头戏登场了。一干人等向贾母行礼后,分男女落坐,“散押岁钱,荷包,金银锞,摆上合欢宴来”,“献屠苏酒,合欢汤,吉祥果,如意糕毕”,等“贾母起身进内间更衣”,标志着年夜饭的结束。正月初一后,贾府上下用“拜年”、“走亲戚”、“吃春酒”、“游玩”的名义,沉湎于年节的欢乐氛围。

《红楼梦》中,初一至初六拜年的对象是相对固定的。初一是本家近支,初二是本家远支,五服内外互拜,初三开始,拜年范围扩到亲戚、同庚、同寅、世交等,初六女眷出门和女儿归宁。小说中写道:“王夫人和风姐天天忙着请人吃年酒,那边厅上和院内皆是戏酒,亲友络绎不绝,一连忙了七八天,才完了。”新春临近,贾府年味十足,其乐融融。

“元宵将近”

相较除夕,曹雪芹对贾府过元宵节的描写相对简略,不过,依旧层次分明,热烈奔放。正月十一和十二日,贾赦和贾珍分别宴请贾母。妇女也没闲着,“王夫人和凤姐儿连日被人请去吃年酒,不能胜记”。正月十五,贾母“定一班小戏,满挂各色佳灯”,荣宁二府齐聚一堂,把酒言欢。

正月十七早上,贾府再次举行祖祀,众人“又过宁府行礼,伺候掩了宗祠,收过影像。”在当时,除夕的正月十七要分别祭祖,作为祭祀的起始和收煞,是约定俗成的年俗。随后,薛姨妈、赖升、林之孝、单大良、吴新登等人“请吃年酒”,相互拜年、经过一个半月的应酬,贾府这才“将年事忙过”。作者将真实的民俗代入虚拟小说中,采用细中有粗的写法,充分展现了贾府簪缨礼仪之家的气派,是整本小说引人入胜的高潮。

满汉结合

贾府在节庆欢腾之余,某些环节和常见的年俗略有不同。《礼记》有云:“夫礼之初, 始诸饮食”儒家由此确立了影响巨大的祭祀“昭穆制”。举行祭祀时,焚香、献牲、献帛、献爵等均由男性出席,女性不论地位高低一律不得入祠。贾府中,贾母带队,按序传递菜饭茶点供品,明显不符合汉族祭祀传统。

清末学者唐晏的《天咫偶闻》中直言:“满州六礼,惟婚祭二礼,不与世同。……其祭也,夫妇亲之,仪礼之主人主妇也。”可见,贾母入祀祭拜和满族的时令习俗吻合。这一年俗的形成和满族入关的特别历史时期有关,颇具新奇意外之感。

南北结合

在贾府上下共进“合欢宴”,细心的读者会发现整桌宴席没有 “饺子”的身影。《红楼梦》中,饺子只出现了一回。41回中丫鬟给贾母端来了一份蟹黄煎饺,贾母嫌过于油腻没吃,而这份煎饺和人们想象中的饺子相去甚远。

这与《红楼梦》的发生地有关。小说中有42处提到“金陵”,“金陵十二钗”更是闻名遐迩,因此,故事应该发生在金陵。而饺子流行于黄河流域及其以北地区。南方地区尤其是江南地区,过年有喝屠苏酒的习俗。唐代顾况《岁日作》诗曰:“还将寂寞羞明镜,手把屠苏让少年。”北宋苏辙《除日》有云:“年年最后饮屠苏,不觉年来七十余。”说明南方在年夜饭前饮屠苏的传统由来已久,深入人心。

忧患隐现

贾府浮华繁荣的背后,危机四伏,暗流涌动。明朝书法家顾起元在《客座赘语》中坦言:“肆筵设席,吴下向来丰盛。”小说中,贾珍的吐槽和乌进孝的诉苦,形成了鲜明比对。贵胄豪门的腐化和农村经济的窘迫,揭示了贾府欲壑难填的财政危机。

王熙凤是贾府中的内掌柜,外貌靓丽,身材窈窕,能力出众,做事果决。年事刚过,由于过于劳累,“凤姐儿便小月了,在家一月,不能理事,天天两三个太医用药。”作者在此为王熙凤的后来病亡埋下了伏笔,成为贾府大厦将倾的先兆。

在古代,文人归纳了天下九福,其中之一便是“吴越口福”,曹雪芹用过年为契机,将人伦亲情和过年民俗完美融合,过目难忘,于是,大年三十,人人成了贾母,喜欢“看着多多的人吃饭”。曾经的奔波,难阻人们渴望团聚的缠绵乡愁。曾经的《红楼梦》,仍是除夕夜晚点点闪现的人间烟火。

参考资料:

【1】刘 芳 《漫谈〈红楼梦〉节庆文化》

【2】土默热 《〈红楼梦〉里过年为何不吃饺子》

【3】吴松林 《〈红楼梦〉的满族习俗研究》

【4】孙启峰 《红楼梦中的节日研究》

【5】曹雪芹 《红楼梦》

............................END............ ................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新人文浪潮计划签约账号【历史大学堂】原创内容,未经账号授权,禁止随意转载

你“ 在看”了没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