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浮华往兮_林丘鱼著_林丘鱼阅读页页

浮华上等,浮华往兮_林丘鱼著_林丘鱼阅读页页

互联网 2021-03-03 11:04:28
第三十四章:朝阳草

说来今日也是巧,我还未进延禧宫便碰到了年锦瑟,这离了延禧宫刚到乾清宫门前就与带着邢盒出来的南凛走了个碰面儿。

“臣妾给皇上请安。”

南凛瞧见我,似是有些惊讶,却很快又隐匿起来,脸上再也看不出什么表情,稍顿了一会儿,便让我起身:“起来吧,昕贵嫔来乾清宫寻朕,可是有何要事?”

“回皇上,是有些事许请您斟酌,还劳烦皇上从柔妃娘娘处调一两个太医来随臣妾回钟粹宫。”我站起身,与南凛四目相对,不卑不亢的说道。

南凛嘴角微勾,面上带了些许嘲笑的意味:“昕贵嫔病了?朕瞧着你很是康健啊。”

“不是臣妾,是臣妾殿里的宫女绵瑾。“

听到是一个宫人病了,南凛面上的嘲讽之意更甚:“昕贵嫔倒是关心奴才,如今柔妃身怀皇嗣,难不成朝霞殿的一个奴才还比皇嗣要紧?”

我轻轻呵了一声,学着年锦瑟的样子凑到南凛的耳边:“这绵瑾可是中毒了,您说她一个奴才能因为什么得罪了旁人,让人想要置她于死地?”我话顿了顿,看南凛身形未动,也未言语,便又小声些继续道:“柔妃娘娘的皇嗣是重要,但是否用得了整个太医院呢?若是臣妾哪日没了,皇上的计划不就泡汤了?”

说完我直起身子,退后两步,站回自己之前站着的位置。

南凛面上仍旧看不出任何情绪,语气也是淡淡的:“邢盒,去长禧殿带两个太医到朝霞殿。”

邢盒恭敬的应下,快步往延禧宫去。我冲着南凛福了福身子:“多谢皇上。”

南凛跟着我回到钟粹宫,琉郁给上了茶,我与他便坐在廊下,有一搭没一搭的唠着。他也不再跟我扮演什么深情男子的角色,态度一直是淡淡的,我也不甚在意这些,没人的时候自是不用继续演戏,我倒是乐得自在。

约莫着过了一炷香的时间(三十分钟左右),邢盒带着两个太医过来,身后还跟着柔妃。

柔妃见到南凛刚要行礼,南凛便紧张的将她扶起来,佯怒道:“这大冷的天儿,你来作甚。”

柔妃顺着南凛的手站直了身子,柔弱的笑着:“臣妾听说妹妹宫里有奴才中毒了,便来瞧瞧有没有什么可帮得上的。“

南凛见状瞪了我一眼,随即冷哼道:“不过是一个奴才病了,阖宫都来帮忙也排不上你,你最该的是安生的养胎,再过了病气给你。”

我装作看不见南凛瞪我,径直的走到柔妃面前行了礼,便坐在一旁等着给绵瑾瞧病的太医出来。

期间琉郁给柔妃上了茶,我眉头微皱,伸手将她面前的茶水拿开:“臣妾这儿的茶水都不是什么上等的,柔妃娘娘如今怀有皇嗣,该是仔细着点儿。”

“昕贵嫔是在埋怨朕苛待你了?”柔妃还未说话,南凛便一个冷眼扫过来,语气颇为愤愤。

“臣妾并无此意,只是柔妃娘娘如今这不是金贵着,吃食上更该注意着点儿才好。”我仍旧笑看着南凛,南凛给了我一个白眼,别过头去不再说话,柔妃也是讪讪地笑了笑,转过头去看南凛。

又过了许是半刻钟(七八分钟左右),屋里的两位太医出来行过了礼,其中一名对着南凛道:“回皇上,这宫女确实是中毒所致。“

“此毒名曰朝阳草,下毒之人对这朝阳草的剂量控制的极好,只需误食一次,初期和中期皆会呈现风寒之症,不细看是定瞧不出来的,过不了十日,人便可没了。“等另一名太医陈述完,院子里便响起柔妃的惊呼:“是何人如此心肠歹毒,皇上可一定要查明真相啊。”

我再一旁冷眼看着满脸焦急和不可置信的柔妃,若这事真是她,不去做戏子倒真是可惜了。随后看向太医:“如今人可还有救?”

“回娘娘,如今还有救,若是再迟上一日两日,怕是就不行了。臣到时给姑姑开了药吃着,再配了药汤多擦洗擦洗身子,约莫半月便可了。”

“那便去配药吧,定要将人给本宫好好儿的救回来,本宫倒要看看绵瑾是得罪了哪位不得了的人物。”我笑着抿了一口茶,又转头对柔妃试探道:“这人可真是心思歹毒,若是被揪出来了,定是要让她也试试这滋味儿。“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