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舰装展开_起点中文网

浮世绘梦师异能+叔萝+系列文,舰装展开_起点中文网

互联网 2021-03-03 06:36:49

“诶?诶!诶诶诶诶???”肯特双手悬空,不知所措的看着伊丽莎白。

听到房间里传来的尖叫和接连不断的女声,拿着扫帚扫地的萨福克露出憨厚的笑容,“啊呀,啊呀,女王陛下又生气了,希望肯特姐姐不要被罚的太惨吧。”

“萨福克,你这里的卫生还没打扫干净吗?”

蹬蹬咚

明明是温柔亲切的话语,但是却让萨福克抖了一个机灵,她抬起头结结巴巴的说道:“诶,贝法姐,那个,我,这.....是的。”最后还是低下头乖乖承认。

“那可要加快进度了,谢菲尔德那里可是还缺帮手呢。”贝尔法斯特对着萨福克微笑了一下。

谢菲尔德前辈根本不用我去帮忙的吧...萨福克想到谢菲尔德对打扫的强烈冲动,心里默默说道。

“女王陛下呢?还在里面吗?”贝尔法斯特把头转向紧闭着的门,目光仿佛能通过厚实的木门看到里面耳朵情景。

“是,不过好像女王又发脾气了,肯特姐姐会不会很惨。”

“看来肯特还要在你女仆的修行上面多加一把劲啊。”贝尔法斯特大概已经猜到为什么肯特会惹怒伊丽莎白了,她叹了口气,走到门前,伸出手敲门,“女王陛下,铁血的援军已经到了,现在乔治五世她们正在接待,想必您的出场会让铁血更深一层的感受我们皇家的风采。”

“唔...本王知道了。这次就先放过你...”门内的女声突然停住,然后脚步声就从不远的地方慢慢朝门口移动,贝尔法斯特挑了挑眉毛,身体微微的往后移动。

“啪嗒,——砰”

门被狠狠的打开,然后摔在门框上,伊丽莎白身穿着白色的长裙,裙后绑着一个天蓝色的大蝴蝶结,头顶的皇冠熠熠发亮,拿着手上权杖耳朵样子威势十足。她从里面慢慢走出,对着等待在门外的女仆长说道:“走吧,贝尔法斯特,去见识一下那位指挥官,以及我们的援军。”说完,便直接朝着楼下走去。“是。”贝尔法斯特恭敬的行了一礼,然后跟在伊丽莎白身后,趁着她还没走几步的时候对着肯特投去一个‘辛苦了’的眼神。

‘我很好’

肯特挠了挠头发,传达出这样的眼神

然后转而对着萨福克露出不善的眼神,一步两步的朝着她背后走去。

“哼哼哼——”萨福克优哉游哉的哼着小曲扫着地,丝毫没有体会到危机来临的恐惧。

“啪。”肯特把手搭在萨福克的肩膀上。

“噫咦咦咦咦咦!”萨福克被这一出搞的寒毛炸起,发际线在那个瞬间以眼见的速度提高了。

“别怕,萨福克,是我。”肯特的声音听起来幽怨而又空灵,像极了古老传说中不肯忏悔的鬼魂,每次一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就会从自己的埋骨地钻出来吓人。

萨福克没听出来异常,立刻长舒一口气说道“啊,原来是肯特姐姐,我还以为是贝尔法斯特姐姐又找我麻烦了。”

“呵呵,萨福克,我问你,女王的胸围你记在本子上的数字是多少。”

“诶,这种问题,人家老早忘了啊,怎么了肯特姐姐?”萨福克本能的感觉不对,求生欲促使她离肯特越来越远。

“呵呵,你这个家伙,写在上面的数字比实际值大了50厘米,你完蛋了。”肯特伸出手捏了几下,嘎吱嘎吱的骨头爆响声让萨福克一愣,然后赶紧丢下扫把逃跑,“对不起,肯特姐!”

“喂,你这家伙,别跑!”

......

奥成功的开办了一场茶会,靠着精湛的泡茶技术,他让所有的舰娘都喝上了别有滋味的红茶,之后舰娘们的关系就和谐了起来。这样和谐的气氛一直持续到荣耀号到站,舰娘们不得不坐在座位上系上安全带等待降落。

“准备好了,我们就要降落了,话说我要不要把耳朵塞起来,总感觉你们会喊的很起劲。”莫念坐在位子上查看着路线和荣耀号的状态。

而在皇家港区等待的诸多皇家舰娘们。

“那个莫非就是铁血的援军?”威尔士亲王看着头顶那艘和舰船差不多大的飞机问道。

“哇,好大啊。”独角兽抱着怀里的u酱看着头顶飞翔的荣耀号,“光辉姐姐,我们的舰载机也能像那只飞机一样大吗?”

“我不太清楚呢,不过要是有这样的舰载机,那么这次的作战说不定能很顺利的展开呢。”光辉对着独角兽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

“铁血的家伙,还真是弄出了一个不得了的东西呢,说起来不知道这次俾斯麦会不会亲自带队,我倒是很想领教一下她呢。”乔治五世双手抱胸,自信满满的说道。

“俾斯麦吗?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想见到那家伙,总觉得靠近她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英伦淑女胡德叹了口气说道。

“胡德阿姨难道是害怕俾斯麦吗?”阿贝克隆比上顶着双联装381mm的舰炮笑问。

(•́へ•́╬)

不行,要优雅..

“诶,胡德阿姨,你青筋爆出来了。”

(•́へ•́╬)

她只是个孩子。

“咿呀——威尔士亲王,你看,胡德阿姨的表情好可怕。”

“我需要处理一下未完事项。”胡德露出残忍的微笑。

威尔士亲王,乔治五世,约克公爵一齐伸出手来拦住她。

三人对视了一眼,乔治五世先说道:“她在我的晚餐里放哈瓦那辣椒。”

威尔士亲王接着说道:“她把我的佩剑当玩具插在树上。”

约克公爵迟疑了一下说道:“她,她把余的红酒全倒了。”

“请务必不要放过她。”三人一齐发言道。

胡德看到这一幕愣住了,无表情的说道:“三位难得的统一了战线呢...”

“咿呀——纳尔逊妈妈救我,胡德阿姨要对我这个可怜无助弱小的孩子动手了”

“轰——”荣耀号笔直的撞击海里,激起数米高的海浪之后便在洋面之上上下摇摆,大有沉下去的趋势。

待在陆地上的皇家海军们都停下了动作,呆呆的看着荣耀号,直到谁说了一句‘还愣着干什么,救人啊’这才反应过来,拿起救生圈,展开舰装朝着荣耀号飞奔而去。

不过等到她们走到荣耀号跟前时,荣耀号又发生了变化,它两侧的机翼像是被拉长的橡皮筋终于被松开一样,嗖的一声缩了回去,和机身融合在一起,然后荣耀号的模样就开始变化,从一个有些扁的圆筒变成了一艘漂亮的舰船,铁血的人正站在上面打量着四周。

“噢哟,早上好啊,皇家的各位。”莫念注意到了船下的皇家舰娘,他摘下帽子向她们招了招手,看上去倒不像个指挥官,反而像个见到美少女的大男孩,脸上纯善的微笑吸引了所有舰娘的目光。

“你就是铁血的指挥官?”乔治五世看着莫念问道。

“难道我不是碧蓝航线的指挥官吗?”莫念听到乔治五世的话反问道。

“嗯,说的也是,那这样我也要称呼你为指挥官了,指挥官,欢迎来到皇家。”乔治五世倒也没有那么拘谨,她以前也不是没有和指挥官接触过,虽说现在指挥官已经成为了珍稀物种,但是却也没有什么特别兴奋的地方。

不过自己的妹妹们...

乔治五世看着和莫念相交甚欢的威尔士亲王,以及后方别有所思的约克公爵。

来自女人的敏锐直觉告诉她,有什么事情绝对要发生了。

在停好了荣耀号之后,莫念便带着自家的舰娘来到沙滩上,皇家的接待队伍已经在那里等待许久了。

伊丽莎白拿着权杖站在队伍的最前面,贝尔法斯特和几位女仆在她右侍候,厌战拿着和一把骑士大剑守卫在伊丽莎白的左侧。

见到莫念带着铁血的舰娘走来,伊丽莎白,便咳嗽几声说道:“指挥官,欢迎来到皇家,奏乐!”

“嗯...这个节奏,是斯卡图特集市。”

莫念听到这轻柔舒缓的节奏,几乎没多想就把这首歌的名字说了出来。

“原来你知道吗?”伊丽莎白听到莫念准确的把名字说出来,心里有些窃喜,看来这指挥官对皇家的文化了解不少嘛..

“曾经听过罢了。”莫念简单的回答道,然后跟随伊丽莎白来到皇家的宿舍处,比起铁血,皇家的布局明显更庞大,也更丰富,仅仅花园就有四座,而且更让莫念没想到的是,和铁血的集群楼房不一样,皇家住的是白色的大城堡,门口外的空地上还有镀金的喷泉,可以说,和铁血哪儿标准的办公场地相比,皇家这里更像是一处旅游胜地。

“你们皇家环境好好啊。”莫念看着太阳下的白色城堡,圆形的穹顶看上去就像一个大号的奶油蘑菇。

“那肯定啦,本王和你说,皇家不仅环境好,而且本王手下的全体将士们也是强军哦。”伊丽莎白听到莫念的话,当即眯起眼睛笑着回应。

“不过总感觉还是缺了点什么。”莫念看了看空空荡荡的环境说道。

“缺了点什么?”伊丽莎白好奇的看向莫念。

“这里应该放一排高能粒子炮,这里布设能量节点,城堡这里应该添加反重力设备,然后反应炉的位置应该,哦,对了,能量罩的矩阵中心应该放在...嗯?”

一阵热流从自己的头上倾泻而下。

“谁扔的茶杯?”

莫念从自己的头顶取下那只不偏不倚砸在自己头顶的茶杯,对着旁边的伊丽莎白说道:“这应该算是意外吧。”然后抬起头,看着头顶上的银发女仆面无表情的捂住嘴。

......

走廊,面容姣好的银发舰娘正在倾倒红茶,将红茶倒入茶壶之后,注入滚烫的茶水

“好的,天狼星,你做的到,你是一名优秀的女仆,你会让你的主人感到骄傲的,你的..”走廊上,天狼星托着湛满红茶的银杯的托盘慢慢走着,按照贝尔法斯特来说,这是身为女仆的必修课。

虽然贝尔法斯特是这样说的,但是天狼星的女仆技艺和她的战斗技术着实没有可比性,即使过了那么久,依旧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好哒,快要到终点了。”天狼星冰山一般冷漠的脸庞也终于露出了一丝欣喜。

“肯特姐,我都说了那个时候我很困啊,你一定要我起床记这个我也没办法啊啊啊啊——”

“你闭嘴,你害我被女王骂,萨福克,你给我停下!”不远处传来惊叫和喝骂声,天狼星听到声响,也不禁抬起头来,看到一粉一银两个身影从走廊的尽头映入眼帘。

是肯特和萨福克吗?作为前辈,天狼星不得不承认肯特在作为女仆的各个方面都强上自己不少,有不足的地方就要向他人学习,这是天狼星一贯的信条,因此自己更要做好这种基础的事情!

赌上皇家女仆的骄傲,自己一定要成为不逊于贝尔法斯特的优秀女仆!

“啊啊啊,肯特姐姐放过我吧,诶,天狼星前辈,快闪开!”

“不行,虽然你是我的妹妹,但是亲姐妹还要明算账呢。”肯特不依不饶的追在萨福克身后。

“嗯?”天狼星抬起头来,刚才是不是有人在叫她?

“嘿!”萨福克像是一只身手矫健的猎犬一样,一个下蹲滑铲,从天狼星臂弯下的空间钻过,然后站在天狼星的背后说道:“嘻嘻,姐姐你是追不上我的。”

“可恶,别跑!”肯特指着萨福克说道,然后高高跃起从天狼星的头顶穿过。天狼星甚至可以看到肯特层层叠叠的女仆裙下的那一抹白色。

“呯——”萨福克躲在打开的门后面,用手捂着头,听到撞击声从门后探出头来,发现肯特正倒在地上神志不清。

“看来姐姐的头没有门硬呢..”萨福克看着门上凹下去的一大块,歪了歪头说道。

“呀,得赶紧跑路呢,不然肯特姐姐醒来之后又得找我麻烦啦。”说完萨福克便向天狼星招了招手,“前辈再见,我去外面走走。”

天狼星沉思了一下,然后举起手招了招。

“乒啉乓啷——”

“谁扔的茶杯?”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