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浣花血义录(又名血义挽剑录)_舞文弄墨_论坛

浣花挽剑,浣花血义录(又名血义挽剑录)_舞文弄墨_论坛

互联网 2021-03-08 19:52:44

第三章 一剑飘血,剑舞血花

海浪帮属于江浙一带的三流帮派,帮助曹浪是练气六重境的武士,善使大刀。海浪帮在江浙一带可谓是臭名远扬,经常抢劫来往的商船,据说最近他们傍上了杭州知府,不知道是真是假。

“海浪帮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跟踪刘佐他们?”仇血义摸着自己的下巴喃喃自语。

刚才的人影自然就是仇血义,他早在医馆的时候就发现了曹月等人,一路跟踪自己到了这里。起初他还以为曹月是为了对付他,所以挑选了左边的道路,躲藏在一边。此刻却发现自己大错特错,原来曹月等人的目标是刘佐他们。

“看来要去看看了。”仇血义有些担心刘佐。

......

距离分岔路口一里外的一座土地庙,土地庙已经非常破败,最外面的墙壁已经断裂,土地庙的房梁上面结满了蜘蛛网,土地公的雕像头已经掉了。

此时一个女人正躺在一旁的草堆里,身上的衣服有些破烂,脸色苍白。虽然很脏,可是从面容上来看,可以知道她以前定是一个美人胚子。

“娘,我们回来了。”刘佐高高兴兴的跑了进来,看到女人睡的正香,便急忙把嘴捂上,蹲在女人的身边,双手支撑着下巴,仔细看着女人的脸,露出一丝微笑。

这个女人正是刘星他们的母亲——李云。

刘星非常懂事,看到女人正在熟睡,暗叹了一口气,知道自己的母亲已经很久没有睡的这么安稳了。独自一人在一旁忙活儿,先是找到了一个破损的药罐,打了点水,生起了火堆,将一根人参切碎了一半,丢入药罐里,然后小心翼翼的把人参的另一边包好,放在自己的怀里。随后把药罐只在火堆上,手拿一把扇子不断煽火,耐心等待着。

不一会儿,刘星就睡着了,头一歪一正,一歪一正的,十分好笑。

李云嘴里发出一声轻咛,痛的醒了过来。

“娘,您醒了。”刘星听到李云的声音,急忙把李云扶起来,让她背靠在柱子上,随后去拿药罐,情急之下,手被火烧伤了一大片。

“星儿,你没事吧。”李云跑到刘星面前,握着刘星的手,不断吹气,双眼含泪,将刘星抱在怀里,有些自责的说道:“星儿,都是爹娘不好,把你害成这个样子。”

“娘,你别这样说。星儿都懂。”刘星挣脱了李云的怀抱,强忍着疼痛把药罐的药倒入一个破碗中,用嘴吹了吹汤药,送到李云的面前,道:“娘,这是人参,喝完就会好的。”

李云见到刘星如此乖巧的样子,再也忍不住,哭了出来。她现在非常后悔三个月前做的那件事,要是当时自己拦住自己的夫君,刘家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了,刘星他们就不会跟着自己受苦,而是过着养尊处优的日子。

“娘,你别哭了。快把药喝了,病就会好。”刘星看到李云哭了出来,有些手足无措,帮李云擦掉了眼泪。

“娘喝,娘喝...”李云知道自己时日无多,可是看着刘星的样子,不愿意说出来。接过汤药,“咕噜咕噜”的喝了下去。

“哈哈哈...刘夫人,你可是让我们兄弟好找啊。”曹月从门外走了进来,看到李云的样貌和身材。暗道:果然是个美人,瞧这身段,瞧这脸蛋,等会儿让她陪我乐呵乐呵,然后再送她们上路。

“你们是谁?”李云看到曹月等人,知道来者不善,脸色大变,将刘星、刘佐兄弟二人揽到自己身后,一步步向后挪去。

“我们是谁不重要,刘夫人只需要知道我们兄弟几人是奉命行事。只要取了你们三人的项上人头,能够换我们兄弟几人一辈子的荣华富贵。”曹月一脸奸笑,不时的想着李云在自己身下不断的呻吟,一步步向前走去,速度加快,左手成爪,抓向李云。

在此危机时刻,天空中有闪电飘过,照亮了整个土地庙。一把长剑从空中落下击穿了地面,地面上出现了很多的裂缝,形成了一股强大的气浪,将曹月击退。

曹月纵身向后飞去,刀疤脸和另一个人在下面接住曹月,可是刚刚碰到曹月的身体,有一股强大的气劲传到自己的手臂上,让他们双手骨折,“噗”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气息萎靡。曹月直接摔在地上,感觉五脏移位,身上的骨头都断了好几根。

仇血义的身影从土地庙上面的破漏房顶上飘了下来,身上的衣袍不断飞舞,如天神降临,双脚站立在长剑的剑柄上面,居高临下,高傲的看着曹月等人。

不多时,天上下起了瓢泼大雨,淋在仇血义的身上,可是他却没有任何动作,依旧看着曹月等人,眼神冰冷,就像看着一群死人。

“给我上。”曹月站起来,不断揉着自己的胸口,对着手下吩咐道。

仇血义没有说话,飞快的脱下身上的黑袍,抛向刘佐的方向,黑袍落在他们的头顶,让他们看不到即将发生的一切。做完这一切,双脚夹着青锋的剑柄。

“嗪”青锋出鞘,发出一声剑鸣之声。

仇血义接住青锋剑,用剑尖在地上一点,施展轻功,朝着曹月飞去,手中长剑舞动。

隐隐可以见到血花飘动,这血不是仇血义的,而是来自曹月的手下。仇血义每出一剑,就有一人的鲜血喷出,青锋沾上鲜血,在空中舞出一片血花,血花会落在另一人的身前。紧接着,仇血义的长剑就会刺入血花所在的地方,依此类推,步步循环。

七步,紧紧只有七步。

仇血义只走出了七步,正是七杀门的七星追云步,是七杀门最厉害的轻功。

等到七步走完之后,曹月的手下没有一人能够动弹,保持着站立的动作,双眼露出恐惧之色,一个接一个倒在地上。

最后一片血花落在曹月的眉心之间,他满眼恐惧,浑身发抖,瘫坐在地上。一滩水从他坐的地方开始蔓延,这位海浪帮的三当家居然尿了出来。

“一剑飘血,剑舞血花,血花侵衣,必死无疑。你...你...你是血衣公子——仇血义。”曹月指着仇血义,惊恐的说道,随后看着自己的身上,发现没有任何血花在自己的身上,如临大赦,爬起来,跑了出去。

“唧”一道光飞过,刺穿了曹月的眉心。

曹月艰难的转过头,指着仇血义,断断续续的说道:“你...你...你骗人。”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