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一天有48小时_起点中文网

流浪回家后发现弟弟成了龙傲天,我的一天有48小时_起点中文网

互联网 2021-02-27 08:17:51

枪声和喊叫声越来越远,大约过了两个小时,终于全部消失不见……

张恒初步判断他们应该已经突破了对面的防线。

两人来到女医生玛吉所说的那座湖边,在靠近岸边的地方发现了一艘无主的小木船,有了这艘船张恒和西蒙就可以彻底摆脱掉身后的追兵,不用担心会被猎犬追踪到气息或脚印。

然而就在张恒即将上船的时候,却突然被一旁的西蒙给扑倒了,与此同时有一发子弹击中了女孩儿的肩膀。

西蒙闷哼了一声,她和张恒经历过这么多轮战火,反应速度很快,趁着对方拉枪栓的间隙,两人已经分散开,各找了一棵白桦做掩护。

第二颗子弹几乎是贴着某人的耳边飞过的。

张恒也被惊出了一身冷汗,不用西蒙提示他也知道两人这次终于遇到高手了,之前的战斗看似惊险,但更多的体现的其实是对面火力的凶猛,真正单对单的战斗两人始终稳占上风。

这伙人的配合和纪律性不错,但是个人能力却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强,和游击队大概在伯仲之间,跟西蒙却是没法比的,甚至一对一就连张恒也有很大的把握取胜。

不过两人这次遇上的家伙显然不在此之列。

从刚才那两枪来看,对方的实力即便赶不上西蒙,也和后者相差不远了。

这是一个相当棘手的家伙,在任何一支部队里都能算得上是王牌。

如果是平时也就算了,偏偏就在刚才西蒙为了救下张恒而受伤,她被击中的手臂正好是持枪的右手。

虽然她的左手经过训练后也可以开枪,但是速度和准度都没法跟右手相比,在这种层面的对决上将是致命的。

张恒知道两人到了最危险的时刻了,以树林中现在的能见度他视为底牌的阴影之刻没法使用,如果对方继续保持这种对峙之势,同时呼叫同伴,那么两人的处境将会变得极其危险。

然而也不知因为什么原因,对面那个藏身在黑暗中的家伙并没有这么做。

在那两声枪响后森林重归寂静,就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微风拂过,只有湖边的那只小木船依旧在随着水波轻轻游荡。

张恒看到鲜血从西蒙的指缝里流出,后者皱了皱眉头,虽然一声没吭,但是这一枪对她的影响显然也挺大的,她的右手应该暂时失去了战斗力。

张恒深吸了一口气,对女孩儿做了个放松的手势,以往遇到这种局面都是西蒙挺身而出,但这一次张恒知道,要轮到自己站出来了。

他掏出怀里的木雕,悄悄伸了出去,下一刻林间枪火闪动,隐藏在对面的狙击手毫不犹豫的扣动扳机。

子弹从枪膛飞射而出,准确的击中了伸出去一截的木雕,张恒用力握紧手掌,才没有让木雕脱手。

随后他将木雕拿回到眼前,从子弹射入的角度可以大致推算出对面那个狙击手所在的位置,如果现在站在这里的是西蒙大概率已经可以开枪还击了。

但张恒的话凭借这一点信息只能勉强圈出对方大致的范围,就这么冒冒然的探出头去,几乎没有任何胜算。

双方在枪法上本来就存在着不小的差距,只有能精准确定出对方的位置,他才可能有一搏之力,于是张恒又掏出了一只之前缴获的弹壳打火机,用同样的办法探出去,对方没有客气,这一次弹壳打火机直接被震脱出手去。

张恒却是一点也不着急,紧接着又掏出了第三样东西,这一次对面的狙击手却是学聪明了,他已经猜到了张恒的意图,完全不为所动,任由对方怎么引诱都不予理会。

于是两分钟后张恒将手机拿了回来,自从加入游击队后他就没再用过这东西,原本电量还剩下一大半,但在放了两个月后也只剩不到10%了,不过这10%的电量却在今晚派上了用场。

张恒纯粹就是欺负对面没见过高科技,之前两次都只是烟雾弹,这次却是直接将手机调成录像模式,在外面肆无忌惮的录了两分钟,又在最后的时候用闪光灯完成了四连拍。

这一次却是终于找到了那家伙的藏身点。

对方的准备很充分,不但穿着伪装服还在身前挡上了枯枝和积雪,完全和周围融为一体,不仔细观察的话几乎没法发现,但可惜最终还是暴露在1200万像素的徕卡镜头下。

然而接下来才是真正凶险的时刻。

张恒知道己方这边的优势是有两人,对方没法猜到接下来的攻击会由谁发起,所以他的精力势必是要分散在两个人的身上…………不,不对,张恒又放大了手里的照片,从上面可以看出那个狙击手的神色中带着明显的兴奋和跃跃欲试。

这是——在享受狩猎危险猎物时的乐趣吗?

张恒忽然明白了对方为什么一直到现在还没有呼叫自己的同伴,他等在这里,就是在等待自己的猎物,这是属于他的一场狩猎,高手所拥有的骄傲不允许他借助任何外力。

对此张恒还是挺有自知之明的,他知道对方在等的人肯定不是他,而是最能代表白色死神的西蒙,这么看来之前在湖边先开的那一枪想干掉他也是为了为之后的两人对决清场,只是没想到那一枪却是意外落在西蒙身上。

然而即便如此他的绝大部分精力依旧都放在西蒙那边。

张恒向女孩儿打了个手势,后者点了点头,松开了受伤的肩膀,握住手中的步枪。

就算看不到对面的情况,张恒也能猜到那个狙击手的呼吸必然急促了起来。

决战时刻来临。

下一刻,一道黑影从树后窜出!

趴在地上的狙击手瞪大了眼睛,脸上泛起兴奋的潮红。

猎物?!不,是陷阱!

他的大脑飞速的做出了判断,只用了零点几秒的时间就看出那只是一件外衣,虽然调转了枪口,却在关键时刻克制住了扣下扳机的冲动。

与此同时,他整个人也彻底的兴奋了起来,西蒙既然做出了动作,那就说明她一定准备反击了,而现在后者的花招被他看破,那么也就意味着……

然而紧接着他的瞳孔却忍不住收缩了起来,因为西蒙并没有从她藏身的那棵白桦树后窜出来,相反却是另一边的张恒一个侧翻离开了自己的掩体。

无名狙击手在这时却犯下了一个致命性的错误,他依旧以为西蒙这边是主攻点,之前的衣服,和现在出现的张恒都只是牵制,所以没有在第一时间调转枪口。

当然,这也是因为他对自己所选则的藏身点有足够的信心,不认为某人这么快就能找到他的准确位置,所以有一瞬间的迟疑。

而另一边的张恒却是用最快的速度端起了手中的步枪,他的状态出奇的好,以往需要花时间进行的瞄准和固定姿势几乎是下意识的就完成了,通过照片和录像他对对面那个家伙的藏身点也了如指掌。

当他半跪在地上的时候枪口已经自然的指向了无名狙击手的所在,而后者的反应也很迅速,嗅到危险的时候果断调转了枪口。

张恒的耳边响起了什么,可这时候注意力高度集中的他已经无暇去分辨,两人几乎是同时扣下的扳机。

只不过一个人的子弹擦着目标的脸颊飞过,而另一个人的子弹却准确的穿过了对手的脑干。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