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流光梦华录_第十九章 第一桶金_起点中文网

流光待改,流光梦华录_第十九章 第一桶金_起点中文网

互联网 2021-02-27 03:08:58

“少爷,您恢复了!”徐山赶忙放下饭菜,朝着徐子安走了过来。徐山境界在徐府中不算很高,一直停在周流境很多年了,相比普通人讲,这不妨碍他能感知到徐子安身上充沛的灵力。

“八九不离十了,至少将身体里的灵力重新汇聚起来!”

舒展了身子,徐子安这才起身,连着三天进行冥想,自己以灵力内观照,以神经走向模拟修行法门,重新凝湖,此时虽然体内灵湖中看起来有些干涸,但相信经过之后的修炼,一定可以回到巅峰。

一开始收束体内的灵力,让徐子安痛苦不堪,乱窜的灵力如同千万把小刀把自己的神经都割了一遍,他不得不忍受这种痛苦,也算是后知后觉,怪不得灵修后期越来越注重意志。此时他觉得通体舒畅,浑身有使不完的力量的感觉,如获新生,徐子安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缓缓闭上了眼睛的徐子安,意识里看到的却是不一样的世界,这些无序飘动的各色粒子就是灵力吗,倒是有点像星云,突然他眼睛一睁开,手掌前推,无形的风直接拍到院子远处的假山上的一块石头,直接击飞。

徐山很满意,看到少爷刚才那一掌,说明少爷至少恢复到凝湖下境,达到灵力外放的境界。

徐子安也很满意,刚才他那一张,将一只飞虫直接击飞,灵力精确到周身十米范围内的事物,隐隐有突破瓶颈的迹象,关键是自己可以操控灵力使用魔改器了。

“意气风发啊!”

“少爷,您是不是先沐浴一番再来吃饭?”徐山带着微妙的笑容朝着徐子安示意道。只见徐子安身上好像几个月没洗澡一样,一身的污秽,隐隐还有一股酸臭味。

“嗯?”注意力一转移,嗅觉一下子灵敏了起来,徐子安差点被自己身上的味道熏到,自己都忍受不了,更何况他人了,边走边朝着徐山不好意思道,“山伯,这几日辛苦你了,我先去沐浴一下,饭菜我待会再吃。”

一番梳洗之后,徐子安只觉神清气爽。云安府的厨师的厨艺不错,居然仅靠听过自己的描述,做了几道可口的饭菜。上林城出产高品质的牛羊肉,牛油煎过的牛仔骨、配合脆口的竹笋,几根碳烤的羊排,外表酥脆,内里软糯,加上一道草根炖鸡汤,一盘鲜绿泛着油光的炒青菜的搭配让他胃口大开,只是有些遗憾,有些调料这里没有,想起自己以前最喜欢吃的那道菜,他擦了一下眼角,心道:一步一步来吧!

实验室里,一个巨大的合金工作平台边,摆放着四列陈物架,整齐摆放着各种物品,墙面上还有一块投影幕布,这是徐子安找人定制的。合金工作台上,除了几块晶石,还有一台魔改器,也就是徐子安新命名的灵力录影机。魔改器之所以珍贵,便是因为魔改师在制作大部分魔改器的方向,都是朝着不需要灵力、或者需要几块晶石就能让普通人使用,大家才对魔改器如此的趋之若鹜。不过魔改器一开始显然不是为了给没有灵力的人使用的,特别是初步阶段,更何况这台灵力录影机只是实验品而已。

徐子安小心控制自己灵力,稳定后逐步提升输入量,晶石慢慢亮了起来,通过操控灵力的波动,录影机內的影像终于投影到幕布中,不知录制了多长,只能慢慢的看。

在实验室的这些天,他每天抽一定时间来看,影像里的徐伯言日常的记录与日志里的差不离,没有过多的言语,更多的是实际的操作,大部分像是无声的电影,清晰度也不高。剩下的时间,他拆了不少受损魔改器进行研究,收获颇丰,这个世界的机械水平有限,可是材料却异常丰富,灵力为锻造提供了无限可能,可惜大部分灵修者哪里肯安心做一个锻造师,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来做,道理是这样,现实差很远。

“谁在那里!”原本安静的实验室内响起熟悉的声音,拆着除尘装备的徐子安一下子抬起了头,看到幕布上的那个“自己”朝着一个角落喊道。

“是你!”话音刚落,徐子安就看到徐伯言径直扑了不过,画面中突然多出一只戴着戒指的手,他伸得很慢,但一下子就扼住了徐伯言的脖子,已是凝湖境的他毫无反抗之力,可见实力差距之大。“有人让你安息!”

“啊!”徐伯言绝望声中,突然身上红光大盛。

“疯子!”那只手的主人忽然低身一吼,用力摁着徐伯言的头撞在地上,自己迅速消失于现场,不一会儿,一阵冲击让画面一阵摇荡,影像戛然而已。

有一丝可惜,徐子安发现之后的影像里再也看不到。他可以大胆地猜测,徐伯言临死之前应该是启动某种自毁装置,很可能就是那件疑似灵帝托马斯的作品,这个装置爆炸之后,徐子安的意识机缘巧合之下进入徐伯言的身体。就目前看来,唯一有用的线索就是刺杀之人所戴着的戒指,徐伯言很可能认识这人甚至背后的雇主,还有就是关系到自己来这个世界也许另藏玄机,想到要追溯到千年前的传奇人物灵帝托马斯,徐子安一阵头疼。

“嘚!”尽管声音微不可闻,灵力恢复后的徐子安五感有了质的提升,还是听见了。他轻轻在工作台上,拈起一小粒玫红色的晶体颗粒。

“这是?项链吊坠!”徐子安自问自答,他仔细观察才看出异样,这颗粒边缘,与自己那条项链吊坠的实在太像了。接着,他又在剩下的除尘装置中找到了更多的碎片。

小心拼凑之后,摆在眼前的晶体轮廓,要不是因为颜色与吊坠完全不同,他下意识地以为是同一个!托马斯、徐伯言、太一、项链吊坠……这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

“少爷!”徐山的富有规律的敲门声,让徐子安一下子从深思中醒来。

“什么事?”

“府里那边送了一批晶石过来,说是您之前让人去的!”府里,当然指的是云京城里的徐府,徐子安须臾间就猜到,这可能是之前徐伯言让人去北海寻找的一批留影石,看看他想干嘛吧!

等到仓库的时候,徐子安看着那箱晶石,果然是留影石,品质比之前的拍卖行的要高了不少,批量生产一些灵力录影机,似乎也不错。徐汉明虽然心疼儿子,但是资金上也就给了300枚金币作为资本,晶石矿作为徐氏家族最大的进项,能留下一部分作为开支,大部分还是要回流入徐府,徐子安自然是知道资本的重要性。他之前差徐山去打听,拍卖行与黑市之间私底下脱不开的关系,如若能通过拍卖行与黑市搭上线,调查的消息渠道就能进一步拓宽。

“山伯,帮我联系下聚宝盆拍卖行在上林城的负责人,就说我这里有一批魔改器想要委托他们!”

徐山办事效率很高,见到聚宝盆拍卖行在上林城的掌故沈富贵的时候,徐子安刚做好十来件灵力录影机的雏形,经过改造,他以灵晶为动力,设计了无需灵修者输入灵力的录像机,也就是说普通人也可以用的,只是耗费灵晶而已。

沈富贵看着年纪三十左右,微胖的脸庞以及身材,给人一种圆润老实又很好说话的感觉,但徐子安绝对不会这么看,毕竟能在拍卖行这种行当里成为地方一把手的,绝对不简单。

沈富贵此时也悄悄打量着徐子安,拍卖行消息灵通,自然是听说过这位,之前还有传言天才少年受伤变成痴呆,原想着怎么派人回绝一下邀请,但一听到对方提到魔改器,他立马转了态度,决定亲自来一趟,即便买卖不成,与徐府未来的继承人之一拉点关系也是不错的。就刚进门一瞬间,他就否定了,眼前这个刚满十六岁的少年如果是痴呆,他把自己这双眼睛抠出来。

“沈掌柜,有一笔好生意不知道你做不做?”徐子安开门见山,直接拿着一个灵力录影机摆在桌上,他相信沈富贵一定认得出来。

“这留音石原来是您拍走了!”沈富贵果然眼睛毒辣,一眼认了出来,魔改器上的这不正是他们拍卖行之前以158枚金币拍卖出去的那块晶石。“您是想再卖出去?”沈富贵试着问了一句,毕竟有些客人,将东西拍下,然后再高价拍出去,这种事也并非没有。

“正是,就是这台魔改器!”话还没说完,徐子安示意站在身边的徐山放下幕布,就打开了灵力录影机,一脸神秘的看着沈富贵。

沈富贵有些不以为然,毕竟留音石的价值,拍卖行里的供奉都看过,有些奇特但用处不大,就算改造成魔改器,无非是这些游手好闲,又能浪费自己天赋的公子哥的玩物而已。

录像机亮起的一瞬间,沈富贵吓得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看到里面的自己正跟着徐山从门口进来,接着录影机又将刚刚的对话场景重现。嘴里颤抖着想说什么话又没有说出口,手指指着幕布,又看了看一脸镇定的徐氏主仆,咕哝出一个词,“摄魂!”。

“沈掌柜不用紧张,这一整套魔改器我把它称之为灵力录像机,可以将2个小时内场景重现,以灵晶为动力,还可以更换灵晶,以沈掌柜的眼力,必然是知道这个魔改器的价值的,比如刺探情报,或者某些你想记录的场景。”徐子安见沈富贵摸着灵力录像机有片刻失神,就趁热打铁,进一步描述其价值。

“徐公子尽管开价,这生意我做了,这台您一定要给我们聚宝盆拍卖行!”听徐子安的解释,沈富贵又摩挲了好几下录影机,简直爱不释手,仿佛这就是大把的金币就放在眼前,这魔改器拍卖的话,保底1000个金币没有问题。

“整套我只要100枚金币,拍卖多出来的钱我拿一成。”徐子安测算了一下成本,自己已找到晶矿的情况下,制作一台所耗费的时间、物料不超过30枚金币左右,考虑到之前拍卖晶石158枚金币,这个价格相信对方不会觉得离谱,毕竟还有溢值空间。

听到这么低的价格,沈富贵就知道这位徐公子肯让渡这么多的利益,必然有所求,“徐公子还有何要求,不妨直说,只要在我的权限范围内!”

见对方照着自己的套路走,徐子安平静说道,“很简单,您帮我争取一个贵行的至尊VIP!”

“成交!”没有任何犹豫,沈富贵生怕对方狮子大开口,作为上林城负责人,恰好他的权限刚好可以给出3位至尊VIP的名额,而且对方是魔改师,后续还有往来的话,收益肯定超过至尊VIP的价值。“那这套我就带走了,等拍卖那天再通知您!”

“不是一台,而是十台!”徐子安摸了下鼻子笑着说道。

“十台!”幸福来得太突然,沈富贵还能想到今年总行年会,单单这个录像机的进项就能拉开与别的分行的差距。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