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圣殿春秋录-序:七日祭

春秋录txt,圣殿春秋录-序:七日祭

互联网 2021-03-03 19:22:31

序:七日祭

深夜、墓地、掘墓者,毫无违和的画面,他嘴里唱着含糊不清的歌,巨大的斗篷遮住了他的身躯,在朦胧的月光下映照在地上的是一个庞大的影子,恍若从地底觉醒的怪物。墓碑上放着一盏老旧、锈蚀的青铜风灯,微醺的灯光吞噬着扑火的飞虫,铁铲的每次挥动都会带着一堆泥土,在灯光下的笑脸如此诡异。终于,他停了下来,一具黑色的棺材显现在眼前。他扔掉手中的铁铲,伸出手去想要掀开棺材的盖板,就在他右手触碰到棺材的一刹那,棺材上浮现出一道耀眼的符文,瞬间灼伤了他的右手。他看了看已经化为焦炭的右手,轻笑一声。

“埃尔沃克?连你也想插手这件事?不自量力!”一个沙哑而又阴冷的声音从他的口中吐出。

他用焦炭化的右手按在棺材的符文上,那道符文瞬间化为光尘,漩涡一样被吸入他的手掌内,他右手上的焦炭以肉眼难以捕捉的速度迅速褪却,只留下一只完好如初的右手,散发着淡淡光芒。他将棺材盖板掀到一旁,从棺材里面抱出了一个啼哭不止的男婴。他挠挠头,似乎对这种状况不知所措。过了一会,无论他怎么哄逗的无济于事,于是他他了个响指。地面上顿时出现了一个血色的六芒星,散发着诡异的红光,一个人形的生物慢慢出现在魔法阵中。他躬身而立,一副消瘦的模样,有着和暗精灵一样的耳朵,吸血鬼一样的面容,头顶长着一对极短的螺旋状尖角,在黑色的头发覆盖下并不明显,血色的双眸透露出嗜血的光芒,一双细长的利爪指尖寒芒隐现。

“有何吩咐?我的主人。”

“阿萨德,你有办法让这个孩子停止哭泣吗?”掘墓者抱着男婴说道。

“也许他是饿了?我的主人。”阿萨德谦卑的低诉道。

“那么,喂他点血晶怎么样?”

“不!主人,那会杀了这孩子的,毕竟他的宿体是人类,也许我们可以喂他点奶水。”

“那还不快点,就你了,我头疼的厉害。”

“可是,我是个男使魔啊,主人。”

“难道你敢忤逆我的决定吗?阿萨德!”

“不,主人。我这就喂他。”

阿萨德一脸尴尬的解开了自己的上衣,将男婴接了过来,慢慢靠近自己的胸膛,犹如行刑一般,这或许是他活着的344年来最屈辱的一件事情了。

正在这时,天空中降下了一道圣光,一个有着三对洁白的光羽的人形生物出现在圣光中。

“卑贱的地下魔物,将你手中的孩子放下,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那人慢慢从圣光中走出,厉声喝道。

“可恶的六翼杂种,那就来试试看吧!”阿萨德放下手中的男婴,手中燃起了一团黑炎,不知是不错觉,阿萨德愤怒的声音中仿佛带有一丝的解脱和欣喜。

“嘭!”的一声,阿萨德被一股力量击飞狠狠地摔在几十米外的墓碑上。阿萨德口中吐出了鲜血,疑惑的望向自己的主人。

“诸神的尊严不容亵渎,记住你的身份,阿萨德!”掘墓者冷漠的说道。

“是,吾主!”阿萨德跪在地上顺从的回答道。

“圣父座下第13惩戒天使—伽米奥,参上!”

伽米奥颤抖地说完这句话,背后不觉冷汗直流。那个不起眼的掘墓者在刚刚一瞬间爆发出的气势,自己也仅在圣父及圣子身上感觉到过,令人不寒而栗。更何况能够驭使一位大恶魔级的使魔作为下仆,本来就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13?这可真是一个吉利的数字。至于这个孩子的归属,让你爹来和我谈吧!”

“那么,在下告辞了。”伽米奥微微躬身,便欲转身离开。

“站住,谁允许你离开了!”

伽米奥的身体顿时僵在了半空中。

“诸神的尊严不容亵渎,同样上位神的狗也不是你这个卑微的神衹能够污辱的。所以,去死吧!”

掘墓者提起了手中的风灯,对着烛火吹了一口气。一粒幽蓝色的火苗慢慢朝伽米奥飘了过去,就像萤火虫一样。可在伽米奥的眼中却充满恐惧,他想要逃离这个地方,却发现自己被禁锢般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看着那粒火苗慢慢飘向自己。火苗落在了他的手上,瞬间沿着手臂蔓延至全身,他的光羽燃烧着从他的背后剥落,在空中化为一团团火焰,伽米奥的身体在火焰的包围中慢慢消散,化作一缕缕青烟。他痛苦的哀嚎着,却无法发出任何声音,只能看到一张扭曲的面容在火焰中无声的惨叫。

渐渐地伽米奥的身体完全燃尽,空中只留下一颗正六面体的菱形透明结晶。那颗结晶慢慢飞向天际,掘墓者伸出右手隔空虚摄,将那颗结晶拽入手中,结晶在他的手中剧烈跳动,不一会儿便入死物般安静了。掘墓者摊开手掌一股焦肉味慢慢散发出来,在结晶的周围有明显的烧灼痕迹,透明的结晶中被冰封着一个六翼圣灵绝望的面孔清晰可见。阿萨德望着结晶眼中透露出贪婪的目光,神核——所有神灵力量的源泉,也是所有生灵所渴望的东西。

“啪、啪、啪,精彩的表演。”,一阵掌声在这空寂的墓地响起。掘墓者顺着声音望去,只见一个昏暗的身影坐在一株枯树的树干上,双腿在空中晃荡,宽大的袍子遮住了他的身躯,看不清面容。一根烟从兜帽中延伸出来,在黑暗中燃烧着惺红的火星。

“报上你的姓名,窥探者!”阿萨德弓身挡在掘墓者的身前挥动着一双利爪低声吼道。

“我?你可以叫我枭,小家伙。”那人慢慢吐出了一个烟圈,缓缓说道。

“我是冥河渡者——默哈多,阁下此来有何贵干?”掘墓者推开护在身前的阿萨德,微微躬身施礼问道。

“别误会,我只要那个孩子,不会伤害你的。”

“那么,只有一战了。”默哈多直起了身子,将手中的风灯提至胸前。

“窥探者,让我来领教领教你的厉害吧。”阿萨德双爪燃烧着黑炎冲了上去。

“不过一个宠物,如此呱噪!”枭说着从腰间掏出一把老式火铳,砰然一声巨响枪口喷出一团火焰,阿萨德瞬间被子弹撕裂,化为一块块碎肉散落一地,空中只残留一团血雾。

“开什么玩笑?!一个大恶魔级的使魔就这样轻易的被一柄低劣的老式火铳撕碎了?连魂力都消失了!”默哈多怔住了。

枯树下的枭忽然化作一团黑雾一闪而逝,瞬息出现于默哈多的面前,俯下身对着他手中的风灯吹了口气----灯灭了!默哈多不知所措的呆在那里,任由枭抱起他怀中的男婴转身离去。

“记住你的身份,渡灯保管员!”枭慢慢融于夜雾中……

第一日,我在梦中听见“父”的声音,“父”指引我找到光明的“种子”,导师枯萎的脸庞被浑浊的泪水浸湿,于病榻上溘然长逝……

第二日,我于深夜来到忏悔室中求“父”扼杀我心中滋生的魔魇,却未曾得到“父”的垂怜。那夜,我跪在忏悔室内泪流满面……

第三日,那夜的教堂灯火昏暗,跪在忏悔室的我看见了人间的罪恶,惊吓的只剩喘息……

第四日,我不敢再去教堂,哪怕白天在晨礼中也精神恍惚,哪怕主教的一记戒尺也无法让我清醒。脑中不断浮现那夜的情景,他怎能带着一脸肃穆的表情装作若无其事的在“父”的圣像下诵经,声音毫不颤抖。难道我真的错了……

第五日,我跪于圣像下望着“父”的圣容,“父”请原谅我这个罪人吧!请降下圣炎焚尽世间的罪恶,也灼净我这罪恶的躯体。“父”一如既往的慈祥,我,被抛弃了……

第六日,我早已流干了眼泪,厌倦了这满载罪恶的身躯。今天是主祭日,每位信徒都会为“父”献上供品。我穿着洁白的祭袍、胸前挂着古朴的圣十字纹章,两手空无一物的走到祭台前缓缓跪俯下去。望着教宗疑惑的眼神,我的嘴角扬起一丝微笑,慢慢伸出右手拂过脸庞,摘下一双带血的双眸,轻轻放在祭台上。耳边传来了惊呼声,我微笑着倒在了地上,鲜血模糊了我的面孔。那便是永恒的光明吗……

第七日,我倚坐在囚室的石床上,眼眶的鲜血早已凝固,只留下两个恐怖的窟窿。自残——十字教中仅次于渎神的重罪,当然也只有通过火刑这一方式来消除我的罪恶。我安静的坐在那,等待死亡的降临,终于可以挣脱这罪恶的囚笼了,内心无比安宁……

囚室的门发出了吱呀的声响,一个穿着纯白祭袍略显富态的五十多岁的男人走了进来。男人挥了挥袖口绣着金十字花纹的右手,身后的侍从微躬着身躯低着头倒退了出去,慢慢合上了牢门。

“晓,作为一名教徒,你应该知道你所犯下的是怎样的罪行。你愿意在死前忏悔吗?”

囚室内,寂然无声……

“哎!可惜了,作为一名神佑者,我们原以为你会成为圣徒。我曾受你导师的恩惠,如今却要把他惟一的弟子送上刑台,或许这一切都是“天父”的旨意吧。”说着,那人转身走向门口。

“大人,您可曾看见光明?”

那人抓在牢门的手僵住了,过了很久才缓缓说道,“或许以前见过,但再也找不到了……”

“大人,您愿意和我一起受刑吗?”

那人紧盯着晓空洞的双眼,额头慢慢渗出了一丝汗。

“不管你知道什么,请你带着那秘密安静的死去,我的世界是没有光明的,我就在人间等着他降临!”

门被打开了,守卫押着晓走向了刑台。那是一个凹形的石台,他们将晓锁在石台正中的十字架上。由教皇带领的教徒开始祈祷,信仰之力汇聚在一起,石台上的圣像慢慢发出了金色的光芒,一股纯白的圣炎缓缓燃起,瞬间附着在十字架上蔓延开来。晓在火焰的包裹下竟未发出一丝声响,他的衣物在圣炎下化为灰烬,皮肤被烧灼着滴下油脂,他的面容竟如此安详,嘴角带着笑容。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