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摇钱树还是魔鬼树?桉树在广东的四种命运(组图)

新闻中心——驱动之家:您身边的电脑专家,摇钱树还是魔鬼树?桉树在广东的四种命运(组图)

互联网 2021-06-22 06:12:32
图:桉树在广东的四种命运图:雷州市客路镇陈家村的一片桉树林下灌木丛生,并不像有些专家所说的“桉树林下不长草”。

桉树:云浮的“砒霜”肇庆的“良药”?

桉树在广东不同地方命运迥异,本报记者奔赴各地调查

广东桉树调查

引言

同样是桉树,在广东却遭遇了四种不同的命运:有把它当摇钱树大力推广的,也有把它当“毒树”断然禁种的;有种植户自发“罢种”的,也有民间自发抵制的。甚至专家们面对桉树也是毁誉参半,谁也无法说服谁。

真可谓“同树不同命”。

是什么造成了这种分歧?桉树何罪之有?近日,本报记者兵分几路,分赴各地调查,试图为我们揭开这个谜底。

而政府部门也在行动。4月6日,记者从广东省林业局获悉,省林业部门已在一周前就对桉树展开调查,调查内容包括桉树是否有毒、桉树对其他植物的影响、桉树对水源水质的影响等,具体调查结果将会于4月份公布。

云浮:政府下令禁种桉树

云浮市委书记指出,种植桉树破坏了当地生态

望着山坡上一片片已经成活的桉树林,云浮市新兴县东城镇的村民李昌盛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今年初,他从报纸上得知,云浮全市从今年开始不允许种植桉树。但他所承包的几百亩桉树林现在已种了一年多,大多已长成一人高。“我们是前年刚租的山地,再过3年就可以砍伐收成了,现在怎么办?”

让李昌盛感到担忧的背景是,今年入春以来,云浮市组织5个林业检查组分赴各县(市、区),在全市开展林业执法大检查,在全省范围内率先向单纯种植经济林行为叫停。在此项行动中,长期以来备受争议的桉树显然成为重点目标。云浮市委书记郑利平也明确表示,云浮已决定不再种桉树。这使云浮成为广东首个禁止种桉树的地级市。

图:树龄一年多的桉树被砍下后流出的水,不到5分钟就可以将一个塑料杯滴满。

砍掉松树种上桉树

李昌盛承包的桉树林位于东城镇都斛村委会附近的小山坡上,他家住在隔壁村。前年开始,他用了几乎所有的积蓄10万元,租了现在的300多亩山地种植桉树,使用期限为30年,并以每株3角钱的价钱购买了3万株桉树苗种上。

记者在他的桉树林看到,桉树多数已长成一个人高,每棵树之间的间距约1米。据他介绍,这块山地此前是被当地村民租去种松树的,期限到了,松树被砍去卖后,他就接手过来改种桉树了。“种桉树利润较高,比种松树好赚,很多村民都把桉树当成‘摇钱树’呢。”李昌盛说,由于早期租地价钱便宜一点,扣除租地、人工、树苗和施肥等,每亩桉树的利润可达到500元。

记者从新兴县城一路驱车来到东城镇都斛村委会,公路两边的山坡上几乎全由桉树和松树覆盖着。

“政府现在突然说不让种桉树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已经投资了约20万,再过3年,顺利的话就可净赚10来万呢。现在林业部门也没给我们一个明确的说法。”李昌盛有些困惑。

珠三角农民成为“山寨王”

像李昌盛这样困惑的种植户还有很多。他们到目前也只从媒体那边得到消息,有关部门至今也没给一个明确意见。其中最受此项政策改变影响的应属于那些从珠三角地区来云浮承包山地的种植户。他们所承包的桉树林往往是当地村民的好几倍,至少上千亩,投资更大。

据了解,这样一个特殊群体一般来自珠三角的农村,他们多选择在周边山多的肇庆、新兴、新会、番禺等地发展农业林业。这些人以较为雄厚的资金在外地创业致富,养花种树、种瓜种果、养鱼养虾。这种有些特别的农业发展模式被学者和政府官员称为“外延农业”。来自佛山南海的吴先生在东城镇都斛村委会附近承包了近3000亩山地,全部用来种植桉树,几乎就是一个“山寨王”了。另一名南海人也承包约1000亩山地种植桉树。

都斛村委会的文书李锦祥告诉记者,到新兴租山地种桉树的外地人比本地村民还多。这主要是因为桉树十分容易管理。另一个原因是,桉树经济价值很高,收益快。一棵桉树,从种植到成材只需3-5年。

数字桉树

成材快好管理

桉树,原产澳大利亚、东帝汶和印度尼西亚,它以快速成材而闻名世界。一棵桉树,从种植到成材只需3-5年。桉树还十分容易管理,一年除施一两次肥外几乎不用怎么管理。桉树成材砍伐脱皮后,一般要求长度2.6米,目前每吨为310元。广东省目前桉树种植面积多达67.7万公顷,是全国种植桉树仅次于广西的地区。

用途广可出口

桉树成材后除用作传统的建筑顶柱、模板、家具、薪柴外,目前主要用来切片或者加工成中纤板、刨花板、夹板以及制浆造纸等,雷州市的桉树主要加工产品是造纸浆木片和旋切单板,产品大量出口日本、澳大利亚、韩国、加拿大和美国等国家。

都斛村委会的老人李新昌告诉记者,村里人也听过“桉树有毒”,知道它对土地有破坏。但租给外人种桉树的山地一般是比较贫瘠的荒地,而且离村里的饮用水源很远。村里主要赚地租。

首个禁种桉树的地级市

今年2月份,在广州参加广东省两会的云浮市委书记郑利平也明确表示,云浮已经作出不种桉树的决定。至此,云浮成为广东首个禁止种桉树的地级市。

郑利平表示,云浮市位于粤西山区,其生态林是广州以及珠三角地区的一道天然生态屏障,然而近年来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云浮的生态林破坏比较严重。近年来造纸原料的涨价驱动了桉树等经济林木的种植。

“桉树是‘抽水机’、‘抽肥机’,而云浮是个缺水的地区,土壤也很贫瘠,桉树的种植会对云浮的生态产生很大的影响。我们云浮不适宜种植桉树。”郑利平说。

但记者日前在云浮各县(市、区)采访时了解到,林业部门并未就“不种桉树”下达相关规定给种植户,而且政府各相关部门一提到禁止种桉树一事就显得特别谨慎。不过,据参加此次林业大检查的一名官员透露,云浮在省内第一个决定禁止种桉树,市领导有点压力,毕竟一刀切的做法在任何时候都比较冒险。该官员称,目前对于那些已种下的桉树,政府应该是会继续让种植户种下去,直到收成为止。市里“不种桉树”的决定指的是以后不再对种植桉树进行审批,目前现种的一批是最后一批了。

肇庆:开论坛为桉树正名

当地政府热情高涨,拟建300万亩桉树基地

在肇庆市中心,挂得最高的广告牌就是桉树肥的广告,在喧哗的夜晚中,广告牌闪闪发亮的霓虹灯显得特别惹眼。在肇庆所辖的各个县市区走一遍,随处可见这样的桉树肥广告牌。就在云浮在全省率先叫停桉树种植的同时,与其毗邻的肇庆市却旗帜鲜明地大力发展桉树种植。

桉树论坛为桉树“正名”

去年,肇庆举行了国内首个大型桉树论坛,来自中国林科院、国家林业局、国内大专院校的林业专家、学者400余人从生态环境、经济价值、社会效益等多个方面为“桉树”正名,他们认为大面积种植桉树利大于弊,种植桉树是一种生态产业,桉树不是“抽水机”、“抽肥机”,而是生态效益之树,富民之树,桉树值得大力推广。

桉树论坛过后,肇庆各县区对发展桉树速生丰产林的热情高涨,不少工厂、企业竞相投资发展桉树速生林,在全市初步形成了国家、集体、企业、个人、外商等多元化发展桉树速生丰产林的格局。至去年底,全市共种植桉树面积达80万亩。

肇庆市林业局副局长李达标告诉记者,肇庆将在桉树速生丰产林原有基础上继续扩大桉树种植面积,拟将1100万亩经济林中的300万亩划为桉树基地,实行集约经营。

该市刚刚获得“广东省林业生态县”殊荣的封开县引进香港等地客商投资9000多万元人民币,营造松树、桉树速生丰产林等非公有制造林面积达2万公顷。而怀集县则认下了全市桉树种植300万亩目标的将近一半——120万亩。“肇庆的纸浆厂一年内几次停工,都是因为缺乏桉树原材料。我们现在准备尝试‘公司+基地+农户’的模式,实现林浆纸一体化。”李达标介绍,这300万亩林地主要是一些近山、低丘、干旱瘦瘠的浅山、多次造林成效不好的低山以及种其他树种生长不好的山地。而这些林地正适合对土壤质量没有苛求的桉树生长,且生长快,轮伐期短,5-6年便可主伐。

桉树林下不长草?

对于桉树,有一个批判是:桉树是“抽肥机”,把土地的肥料都抽干了,桉树下面连草都长不了。然而,在肇庆,这种说法却无法成立。

省西江林业局从1999年开始在肇庆推广种植桉树至今,发展面积已达到8万多亩。在该局下属的平岗林场平岗工区,可以看到在一株株平均胸径达20厘米以上巨大的桉树林下,小乔木、灌木、杂草丛生,就像天然的次生林,与邻近山地1990年种植的杉木林林下植被相比,无论种类、数量和盖度都显得有过之而无不及。在该局的仙菊林场铜鼓塘工区,原来生长杂草杂灌的2000多亩低产林地,经过2004年改造种植了桉树,如今是一片蔚绿,成为名副其实的“木材仓库”。林中林地松软,泥土黝黑,也可见在初春的林中溪间,石涧上水流淙淙,清澈见底。作业的工人称,都说种桉树不长草,你看林下的杂灌都2米多高了,密密麻麻。

山区财政六成“林字头”

对于目前社会上出现的争议会不会影响肇庆市种植桉树的信心,肇庆市林业局副局长李达标说:“那些争论很没意思,其实什么植物种植不合理了都会出现像桉树这样的问题,就连稻子都是这样。禁止种桉树的决定太草率了。对属于和肇庆一样的山区来说,财政60%以上都是林字头的,农民种桉树有钱了就是好事。如果肇庆真能在‘十一五’期间的5年内种植300万亩的桉树,那将是县域经济里很了不起的成就。”

对此,西江林业局的经验是:合理的种植密度,给林下植被提供共存的生活空间;适当的整地和抚育措施,把杂草控制在不影响桉树生长的水平;配方施肥,桉树需要什么给什么,土壤缺少什么补什么,使林地所供肥力达到动态平衡;科学确定轮伐期,该局将所种植的尾巨桉轮伐期确定为6年,使林地肥力有效地回归,避免“掠夺性”经营行为的出现。

雷州:桉树大市无人再种

民间认为种植桉树抽水又抽肥,利润也低于其他作物

湛江市是全国桉树人工造林面积最大的地区,而湛江又以雷州市的人工种植桉树面积最大,集中种植面积达120万多亩,桉树是雷州农村经济的重要支柱之一。本报记者3月22日至24日赴雷州展开调查。

民间投入近3亿种桉树

雷州地形主要为平地台地,再加上热带海洋性季风气候使该地区成为营造桉树速生丰产林的一类地区。

雷州市林业局去年的一份有关桉树的统计数据表明,雷州下辖的20个镇中,人工种植桉树面积超过2万亩的就有9个镇,其中客路镇种植桉树的面积最大,单市属管理的就有6.8万亩。据雷州市政府统计,目前雷州市共有桉树120多万亩,在雷州参与种植桉树的有各种法人、林农、私企老板,据不完全统计,自2001年至2005年,雷州市非公有制投入种植桉树的资金近3亿元。

雷州市林业局营林股股长何曙光介绍,雷州市从上世纪50年代就有人集中种植桉树,但大面积种植桉树是从1993年开始的。从1998年到2003年,全市每年集中种植桉树3万亩。种植桉树2000多亩的陈先生和梁先生都称,桉树种植达到高潮是2003年和2004年,桉树价格最高是2004年前,去年价格开始下降。《雷州市商品林建设情况调查报告》显示,到2005年为止,雷州市人工种植桉树面积达到1000亩以上的有34户,其中两户过万亩。

何曙光介绍,雷州总体上是鼓励种桉树的,种桉树还可向世界银行贷款。从1998年到2003年,种植桉树一亩可向世界银行贷款人民币100元,但到2005年,这个优惠政策没有了。

“去年和今年,因种桉树的经济效益不行了,甚至有的还亏本了,雷州市基本上没人种桉树了,也没有土地来种了。”种植户梁先生说。

肥了桉树瘦了辣椒

3月22日下午4时20分,记者来到客路镇陈家村。一路上,成片成片的桉树林跃入眼帘,公路两边,除了桉树外几乎看不到其他的东西。桉树下面热带灌木成片成片的,有些灌木比人还高。

在桉树林边,记者巧遇自1992年就开始种植桉树的雷城镇人陈星光,他是专业的种植、养殖户,在雷州小有名气。去年他刚砍了一批已成材的桉树,卖得30多万元。目前,他种植了600亩桉树和几十亩辣椒,还经营着养猪场、鱼塘。“砍一棵去了枝叶后大概百来斤的桉树放在地上,桉树很快就能流出五六斤水来。”陈星光说,种桉树后地特别干旱、特别瘦。在他的辣椒和桉树套种林,记者看到,距离桉树10米以内的辣椒树,长势明显要比距离桉树较远的辣椒树差得多,树上的辣椒也少得多。“如果正常的辣椒产量是每亩2000公斤的话,距离桉树10米以内的辣椒树最多每亩400公斤。这是因为桉树吸水和吸肥特别厉害。”陈星光说。

华侨农场的林先生也证实了陈星光的观点。林先生在农场工作了10多年,目前种有桉树400亩,橡胶树1000亩。林先生说,据他了解,桉树吸水吸肥太厉害了,不管什么农作物,靠近桉树就是长不了或者长不好,种过桉树的地再种其他的农作物就是长不好。

以林先生为代表的一部分人认为,雷州近三年特别干旱可能和前几年大量种植桉树有关。但据记者了解,雷州干旱比较严重的镇有覃斗、北和、乌石和企水,这几个镇桉树的种植面积相对其他镇要少很多,而桉树种植面积超过5万亩的客路镇、纪家镇和杨家镇干旱程度相对轻些。在整个湛江地区,干旱尤其严重的徐闻县桉树也种得不多。

现在种桉树没钱赚了

种了10多年桉树、种植面积达2500多亩的黄先生称,除去租地、买树苗、施肥等成本,一亩桉树的利润大概是三四百元。“不过,现在地租涨了,化肥价也涨了,现在种桉树没钱赚了。”黄先生介绍,前几年租一亩地每年租金只用三四十元,现在涨到了300元。

陈星光介绍,按去年农产品的价格,种桉树经济效益差远了。今年100亩辣椒可以纯赚30多万元,而100亩桉树除去成本后基本没钱赚,长得差的还要亏本。

而当地政府对于桉树种植也是持不提倡不反对的态度。3月28日,湛江市委常委、雷州市委书记李昌梧介绍,目前雷州人工种植桉树的面积已有120万亩,“已经达标了”,不需要再大面积种植了。在桉树种植面积最大的客路镇,雷州市委常委、客路镇委书记高诚苗介绍,去年甘蔗价钱猛涨,群众都纷纷种植甘蔗,群众想种什么“让市场去调节”。

图:山火过后,河源东源县柳城镇上洞村大片山林被毁。图:长满杂草的农田周围都是长得茂盛的桉树。

推广种桉树河源梅州村民不认同

认为山地植被会遭到破坏,造成水土流失,影响农田耕种

河源

面对村子里大片山林被烧毁和砍伐后只剩下光秃秃的山头,河源市东源县柳城镇上洞村的村民李伟新心痛不已。从去年年底至今,上洞村及周边地区山火“频发”,数以万亩的山林都被烧毁。山火过后,这些山林都被“合法”地砍伐,准备成为种植具有争议树种桉树的基地。

放眼望去,上洞村及周边近万亩的山林植被,现在只留下一个个树桩,还有就是已经挖出的一排排准备种植速生丰产林桉树的树窝,就在准备种树的前夕,由于遭到上洞村200多户村民联合抵制,使得承包这片山林的私人老板的计划临时搁浅。

山火过后准备用来种桉树

河源

市政协委员在一份专题调研报告中指出,从前年开始,河源市境内的山火就开始频频发生。经初步统计,河源市前年发生山火案件达100多宗,其中有一天发生山火高达25宗;有一个镇,16个村中竟有15个村有山火的痕迹,到当年年底,河源市山火迹地面积达30多万亩。

有知情者透露,2005年以来至今,河源境内山林山火频发的形势也越来越紧迫,其中一天发生山火最高达到30多起。

东源县柳城镇上洞村距离主要的交通公路较远。从柳城镇前往该村途中,记者看到沿途有3片面积高达万亩左右的被烧山林已被砍伐一空,放眼望去满目疮痍。据了解,沿途发生山火的山林,林地被砍伐一空,现在已全部被私人老板承包,准备来种植桉树。

救我家园、还我耕地、还我绿色青山!这是200多户村民联名抵制柳城镇政府引进种植目前仍存在争议的树种——桉树,而向上级政府及该村全体村民发出的一封公开信的标题。“原来绿水青山的上洞村如今遭到了毁灭性的摧残!”上洞村村民李伟新、陈炳权等人向记者介绍,此前村委会为将山地租给前来种植桉树的投资商,召集村民们开会,并以一张表格的形式让村民签名租地,最终造成该村林地近8000亩、经济林约2000亩被投资商放火烧毁。

村民丘春祥等人证实,与此同时,承包商在雇人炼山过程中,还“不慎”引发山火,将该村部分村民的自留山也烧毁,最终这些村民只好将林地出租。

村民们真正开始联合起来抵制种植桉树,是在今年2月。当时承包上洞村林地的承包商俞日汉已经请人挖好树窝并施好肥,部分在外打工的村民返回上洞村,得知林地将被大面积种植桉树时,全村280多户村民有250户签名,表示要收回林地不再种植桉树,以免到时山地植物单一化,造成林地水土流失,对林地下方的耕地造成影响。除此之外,还有村民提出,出租山林村民并非最大受益者,而是沦为受损者。

山火频发背后的利益博弈

连日来,记者在河源市多个县展开调查得到证实,东源县柳城镇上洞村附近山林山火“频发”并非个案,该市其他县区也明显存在这种现象,大片大片的山林被烧,尤其是在交通不便的部分县区林地,更是表现突出。

林业部门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负责人透露,山火频发的根本原因,是山火过后的既得利益集团与受损村民及政府监管不力的一场博弈,这种利益集团只要存在一天,山火还会不断发生。

记者调查发现,河源市政府和政府办为加快速生丰产林基地建设,先后于2003年9月和2005年11月发出两个相关文件。相比之下,2003年发出加快速生丰产林基地建设的文件,效果却明显没有2005年发出的好。此外,河源市政府在2003年的文件中提出,力争到2007年建成100万亩速生丰产林基地;而到了2005年11月,该市政府办要求在2009年前至少要建成250万亩,并且明文规定,火烧迹地将被优先安排来营造速生丰产林种植桉树。

“意外”山火形成管理真空地带

按照规定,滥砍滥伐林地要追究刑事责任。然而,“意外”发生山火之后,政府规定要优先将火烧迹地用来种植桉树,这样一来就可以报批砍伐造林,从而形成管理上的真空地带。

据了解,河源市在种植速生丰产林的过程中,一般都是由政府引进外资承包商来经营。具体的步骤是先经过林业部门规划,由各镇林管部门调查适合种植桉树的林地后,再由林管部门或者村委会出面与村民们签好租地协议,最后由各镇政府对外招商引进外资来经营,最后上报上一级林业管理部门批准,对于每亩林地补偿给村民的租金,则是参照国家对生态公益林每亩6元的补偿标准来进行租赁。

而记者实际调查的情况是,承包商承包每亩山林真正所花的租金实际为每亩10元,其中6元钱是补偿给农户的,另有每年每亩4元钱,则是按照一定的比例,由林地所在地的各镇镇政府与该镇林管部门以及辖区村委会收取。在种植速生丰产林的受益方面,由于农户拥有山林的亩数毕竟有限,所以得到的补偿并不多,而真正受益的却是拥有大量农户林地的当地镇政府及林管部门、村委会。

梅州

“桉树就是抽水机,我可以证明给大家看”——55岁的黄金泉从家里拿了一把柴刀,转身向屋后不到50米的山上快步走去。不多时,他就从山上拖下一棵大约两个手指粗的小桉树,然后找一个塑料杯从桉树崭新的砍口处接从树身流出的水。不到5分钟,就接了满满一杯淡蓝色、有点浑浊的液体。“这棵树只有一年多时间,你可以去砍同样年轮另外的树种,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这还不足以说明桉树就是‘抽水机’吗?”

种桉树后不久,山泉水减少了

黄金泉是梅州五华石团村的村民。石团村周围种了4000多亩地的尾叶桉,记者在现场看到,这里的桉树密密麻麻地覆盖在一些小山丘上,许多小山丘与农田毗邻接壤。

石团村在梅州种植桉树的村落来说算是中等规模,根据林业部门有关人士介绍,这几年,梅州种植了大约30万亩桉树。

黄金泉告诉记者,他们村附近的桉树绝大部分是3年前种植下去的,他家本来有12亩地,以前因为有山泉水和位于山脚的缘故,不管老天怎么样,都是旱涝保收,“以前,我们这里每亩地最少都要收400多公斤,即使是在最为干旱的1986年,这里的收成都良好。种了桉树后不久,山泉水就减少甚至枯竭了,到去年,我家就只有两亩地可以不受桉树的影响继续耕种”。

石团村的老村支书黄仕清说,整个石团村1000多人口,总共有水田530多亩,加上旱田有600多亩,山林面积共有6800多亩,其中种了桉树的山林为4100多亩,根据他们村的统计,除因为外出打工弃用的田地外,因为桉树种植影响到的有380多亩田,真正影响不到的田地只有不到80亩。

在石团村的七丘陇有60多亩地,3月上旬,已经是春耕时间了,但记者看到,靠着种植桉树的山丘的许多田地都已经长出了高高的稻草,显示这些土地有相当一段时间没有人打理了。

承包该处山地的山东日照森博林业开发有限公司(下称“日照公司”)梅州地区负责人魏主任认为,石团村田地的荒芜并不是桉树种植影响的,而是村里的许多人员外出打工,由于缺乏劳动力而主动弃种的。石团村的村民则不认同这种说法,他们承认有几十亩地是因为一些人家因为劳动力不足而弃种,但绝大部分都是因为桉树大面积种植,吸水太厉害,导致无法灌溉而荒废。五华县林业局分管林业的张副局长也承认,在种植桉树之前,石团村的确没有听说过因为无水灌溉歉收和荒芜。

施肥的农药含毒引发担心

黄金泉还说,桉树种植的影响还不止在“抽水抽肥”这点,还有一点是因为桉树种植所施的一些肥料含有剧毒,这种剧毒也污染了山泉水。

黄金泉拿出一袋肥料,包装袋上印着“克百威”3%杀虫颗粒,背面清晰地提示着该物品有剧毒,不要直接用手接触。黄金泉用碗舀出一碗深蓝色颗粒说:这种剧毒物俗名叫“肤腩丹”,在种植桉树打眼时,施工人员大量使用了这种剧毒物质。由于使用了这种物质,使得当时从山上流下的水都是黑褐色。

“日照公司”魏主任矢口否认使用了“肤腩丹”做杀虫剂和肥料。不过,张副局长却证实了,该公司在种植桉树时使用了这种严重影响污染环境的剧毒物品。他还表示,林业局在知道这个情况,当时就派了相关人员进行了劝止,现在种树应该没有人使用了。

记者调查了解到,由于许多地方种桉树都使用了类似“肤腩丹”的剧毒杀虫肥料,致使对水源和环境造成了一定的污染,甚至还导致了一些农民家畜的死亡。由于不明情况和缺乏科学的解释,一些桉树种植区就流传出一种说法,认为桉树根部会流出一些有毒物质,对农作物和人畜有害。

推广种桉树村民不愿合作

石团村的村民说,他们村的山地其实不是直接承包给山东日照公司的,而是承包给镇政府,后在2002年9月30日再转租给日照公司,租赁期限是60年。

根据合同规定,村委会的利益是土地使用管理费每年每亩0.5元,村民的利益是土地使用费每年每亩3元。根据规划,石团村总共要种植5056.5亩的桉树。这也就是说,除了已经种植的4000多亩山地外,石团村还要种植近1000亩桉树。

那么如此大力推广桉树的种植,政府的收益又在何处呢?据五华一个不愿透露姓名的政府人士介绍,政府首先要收取种植公司的土地使用管理费用。其次,桉树种植之后,每年都要投入巨额资金施肥,而且要留一部分人进行管理,对当地的经济是一个有益的补充。还有一个重要收入是,桉树到达砍伐期后,要给政府有关部门一笔砍伐的费用才能进行砍伐。

日照公司魏主任认为,他们的协议是在绿化荒山,增加农民收入,他还表示,梅州有9个不同的公司与地方签订了发展种植速生桉树协议。

不过,魏主任所提及的“好意”,并没有得到村民理解,反而一开始就不愿进行合作。

关于增加农民收入的问题,一个姓黄的村民算了一笔账:根据利益原则,按5000亩地计算,石团村民和村委一年的收入也不过是17500元,而由于桉树种植影响所损失的,每年不下十几万元。

也正因为如此,石团村的村民开始了不合作。他们同时发现,村委会承包给镇政府的合同并没有经过村民代表的同意,上面村民的签名绝大部分都是假冒的。

与镇政府签订承包协议的石团村委看到桉树种植前后的影响后,也主动做了一个情况说明,说明上承认了村委会没有经过村民代表同意就将山地承包,还这样表述了对桉树种植后的情况:“自土地被日照公司使用以来,山地原始植被被破坏,造成水土流失严重,耕地缺水,灌溉基本被荒芜,村民饮用水资源匮乏,还存在被肤腩丹农药毒倒的安全隐患”。

村民说,他们已经决定要通过法律手段要回自己的土地,维护自己的利益。

(作者: 谭林庄杨杰柯鸿海陶德富 )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