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归去来-

归去来下载电影天堂,归去来-

互联网 2021-01-26 08:04:17
在线算命,八字测算命理 图片发自简书App

文/七莯小沫儿

时间:2005年5月

地点:方家所在某小区、大学

人物:方凉---男,27岁,海归,企业高管,从小生活优渥,后来知道自己的身 世之后毅然出了国。

      方暖---女,方凉姐姐,年轻早逝,24岁时(方凉出国后一年)因意外去世。

      方正(方父)---男,54岁,做生意的商人, 。

      方母---女,51岁,与丈夫一起做生意,十分宠爱方凉。

      小辛---男,方凉的大学室友,也是方凉在大学的第一个朋友。

      小辛父亲---男,遇见方凉时45岁,某公司老板,与方凉亲生父母是旧相识,揭露方凉身世的关键性人物。

景:方家、大学宿舍、咖啡馆、机场、公司、墓园、医院

人物关系:

           

              小区邻居

             ↑ 邻居

方暖←姐姐←方凉→父母→方父、方母

                ↓

             舍友

                ↓

             小辛→父亲→小辛父亲(方凉亲生父母的旧友)

第一幕:归

(黑幕白字:不管是回忆,还是人,只要曾经历过,即使兜兜转转终究都会回归。)

场景一

1.机场大厅  白天  内景

方凉一身黑色西装,戴着墨镜,左手插兜,右手拉着行李箱。

方凉走到候机的排椅旁,放慢了脚步。

方凉(看着其中一列排椅,喃喃自语状):终究还是回来了。

2.机场外  晴天  外景

方凉上了一辆黑色出租车。

阴云散开,阳光透过车窗晃得有些刺眼。

方凉望着从车窗反射过来的明晃晃的阳光,目光凝注,思绪有些飘离……

场景二

1.方家  晚饭前  内景

方凉正盘腿坐在床上鼓弄着自己的新苹果电脑,他挽起右手腕的运动衫柚子,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

方暖站在方凉的书桌旁,左手拿着一本大学新生指南,右手正在桌上找着什么。

方暖:方凉,我送你的那两本《基督山伯爵》你放哪儿了?我怎么没找到啊。

方凉:姐,你找那个干吗?不会是想让我带去学校吧。

方暖:那当然咯!谁让你在家不看的,这可是我去年送你的生日礼物,一点都不重视。

方凉(无奈摊手):呃,我的姐,你小小年纪就这么啰嗦,可怕呀(偷笑状)。

方暖回头看了方凉一眼(扮鬼脸):哼,我就是故意的。

门外,方母清晰的声音传来:方凉、方暖吃饭啦~

2.方家  晚饭  内景

方母夹了一筷子鸡肉放在方凉的碗里:多吃点,到了学校可就吃不到这种味道了。

方凉笑着说:好吃!

方暖翻了个白眼:真是馋猫。

方凉做了个鬼脸。

方父笑了笑。

方凉咬了咬嘴唇:爸,妈,过几天我想自己去学校报到。

方母(惊讶状):那怎么能行呢!还是我们送你去吧,你自己一个人我可不放心。方父会心一笑:来,方凉,说说你的理由。

方凉:爸妈,我刚过完生日,已经满十八岁了,我想开始独立做一些事情,这次去省外的大学报到,就当是自己送给自己的成人礼了。

方母还是没有说话。

方暖:让他自己去吧,妈妈,他又不是小孩子了。

方父:方凉,你能有这个思想觉悟,说明你已经长大了,爸爸支持你。

方凉嘴角上扬,朝父亲和方暖使劲点了点头。

方凉端起碗,趁机偷瞄了一眼旁边的妈妈。

3.方家  白天  内景

方凉翻箱倒柜找着自己的入学通知书:我到底把它放哪儿了?真是奇怪,不会是妈妈拿去看了吧。

方凉放下手中的书本。

方凉走出了自己的卧室。

4.方家  白天  内景

方凉打开爸爸妈妈卧室的抽屉。

方凉望向抽屉:咦,果然在这儿。

方凉看到通知书下面有一张体检报告单:是谁的啊?哦哦,是妈妈的,还好一切正常,妈妈是AB型血吗?

第二幕:去

(黑幕白字:不管是回忆,还是人,只要是受了伤的,就都有选择离开的权利。)

场景三

1.大学校园  阳光明媚  外景

方凉拖着行李箱,迈着轻快的步子,欣赏着新学校的景色。

一辆宝马驶过,开车的是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

2.宿舍  阳光明媚  内景

方凉抬头看了一眼门牌,322。

方凉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推开门。

方凉先是一惊,礼貌地微笑(对着小辛和他的父亲):你好,我叫方凉。

小辛:你好,我叫小辛,这是我爸。

方凉:叔叔好。

小辛父亲(若有所思状):你叫方凉?方正的“方”?

方凉:对啊,叔叔。

小辛父亲(微微点头,犹疑状):哦哦,这样啊。

场景四

1.公路  阴天 外景

方凉走出电影院,下午五点,天阴得有点暗。

方凉抬头望了望,转身穿过了马路(绿灯亮了)。

方凉瞥见了路边的咖啡馆里坐着一个熟悉的身影,小辛父亲。

2.咖啡馆  大雨  内景

豆大的雨水拍打着咖啡馆的玻璃窗。

小辛父亲从玻璃窗里朝方凉招手。

方凉回以微笑,朝着咖啡馆走去。

方凉走近小辛父亲。

小辛父亲示意方凉坐下。

方凉:叔叔,你好。

小辛父亲:你好,自己出来的吗?

方凉:是啊,他们都有事,我就自己出来逛逛。

小辛父亲(严肃沉重状):方凉,你和我们家小辛是最好的朋友,我也把你当做亲人一样,所以,有件事虽然你可能不会接受,但是我还是觉得你有知道真相的权利。

方凉睁大眼睛(惊讶疑惑状):叔叔,什么事情您说就好了。

小辛父亲:你知道我为什么第一次见你的时候重复问了你的姓名的吗?(自问自答意味)

方凉:我不,不知道。

小辛父亲:那我就从头开始讲起吧。十七年前,我有个朋友,叫姜平(方凉亲生父亲),他其实是我的老乡,只不过长大后去了不同的城市谋生,就很少见到了。后来,我们都安定了之后偶然间遇到了,那时候我们都成家了,所以有时候两家会聚在一起,聊聊家乡。后来,因为生意的原因,我离开了原来的城市,来到了现在所在的城市,之后就断了联系。后来,我偶然中知道,他们夫妻两个与人合伙做生意,没想到生意失败,夫妻两个撇下刚一两岁的孩子开了辆故障车,就这样出车祸死了。唉~有人说,当时和他们合伙做生意的人有问题,本来是他们合伙做生意,后来所有的负债却都让姜平承担,其中也许是动了什么手脚……

方凉:那和我有什么关系吗?

小辛父亲递给方凉一张照片:你先看看这个吧,孩子。

方凉接过照片,顿时就傻了眼。

小辛父亲:是很像吧?照片中的男人,和你长得一模一样,他就是我的那个朋友。这就是为什么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重复问了你的姓名,本来我也想也许只是长得像而已,直到有一天我从小辛口中无意中知道了你父母的名字,我才发觉这不是偶然,然后我就找人查了查当年的事情,这就是一些资料,你看看吧(小辛父亲拿出一个信封,放到了方凉面前)。

方凉迟疑了一会儿,颤颤地伸出了手。

方凉看着看着,嘴角有些抽搐。

小辛父亲:虽然这样做不知道对不对,但是为了我的老朋友,我想,你有权利知道事情的真相。

街道  大雨  外景

方凉推开咖啡馆的门,目光呆滞。

方凉没有停下脚步,走向公路(失魂落魄状)。

路上司机(气愤状,从车窗探出头来):你不要命了啊,神经病!

汽车按喇叭的声音一阵阵响起。

方凉依然目光呆滞,直直地朝对面走去(红灯亮着)。

雨越来越大,雨水顺着方凉的脸颊流下来。

场景五

1.方家门口  傍晚  内景

方母正在厨房忙着准备晚饭。

方父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转播的体育新闻。

门铃响了。

方母擦了擦手:来了。

方母推开门(脚步匆匆)。

方母(露出笑容,惊喜状):方凉?你怎么回来了?你这孩子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呢。

方凉(尴尬一笑):突然想回来了。

方家  晚饭  内景

方母把饭菜端上桌(笑容满面)。

方母(语气高兴地):吃饭啦,儿子。

方凉没说话,默默地走了过去。

方母不停地往方凉碗里夹菜。

方母:在学校还习惯吗?吃的、住的还可以吗?和同学呢,相处得怎么样啊……

方凉(没有表情地):还可以。

方凉抬起头:我认识了我最好的朋友,叫小辛,他的爸爸我也见过,一开始他还把我错认成了他一个老朋友的孩子,说我们长得很像(故意看了一眼方父、方母)。

方父(笑了一下):那还真的很巧。

方母:多吃点,都是你爱吃的,妈妈的手艺一点没变吧(往方凉碗里又夹了一筷子肉)?

方凉:额~~嗯。

3.方家  晚饭后  内景

方父正坐在沙发上看今天早上没来得及看完的报纸。

方母刚刚收拾完吃完晚饭的饭桌,往客厅这边走来。

方母(脸上挂着笑容):方凉啊,和爸爸妈妈讲讲吧,你的大学生活。

方凉(意味深长、语气低沉地):对啊,我回来就是有事说给你们听的。我大学认识的第一个朋友小辛,我们关系很好,甚至他的父亲对我也很好,然后他给我讲了一个叫姜平的人的故事(看向父母)。

方父手中的报纸抖了一下。

方母脸上的笑容不见了。

方凉:然后我看了那个男人的照片,和我长得一模一样,我胆战心惊地听完了那个故事。我叫了你们将近二十年的爸爸妈妈,我想听你们亲口告诉我。

方母看向方凉(语气着急地):儿子啊,肯定是他认错人了,你就是我们的亲生儿子!你就是啊!

良久,方父对方母说:“是时候告诉他了,既然事情已经到现在了,即使他恨我们,也瞒不住了。”

方父:你确实不是我们的亲生儿子,当年你的亲生父母曾是我们的生意伙伴,后来生意亏损,的确是我没有担当,所以才将所有的债务推到你父亲身上,以致于后来……方凉,是我对不起你。

方凉哭笑一声:既然害死了我的父母,那为什么又要养大我?!(歇斯底里喊)

方父:因为内疚,因为你的妈妈特别喜欢男孩。方凉,我不奢求你的原谅,但是这么多年来,你妈妈将你视如己出,对你多好你不是不知道,你不能这样伤了她的心。

方母(泪流满面):原谅,原谅爸爸妈妈吧,儿子。

方凉(歇斯底里地朝着方父、方母):凭什么!你以为你们把我养大就能抹点你们的罪过了吗?从今以后,我就是个孤儿,我没有父母,也不需要你们假惺惺的关心!

方凉站起来,推门而出。

2.方家小区  夜晚  外景 

方凉一个劲儿跑到了楼下。

方凉忍不住泪流满面。

方凉用手狠狠地擦了一下脸上的泪水,没有回头,向小区外跑去。

小区门口,方父扶着方母,方母望着方凉远去的背影已经泣不成声。

场景六

1.机场  大雨  内景

机场外,大雨滂沱。

方凉握紧了拳头,听着提示乘客登机的声音,终于直起身走向了安检处。

方凉抬高双臂,接受安检。

方暖(声嘶力竭地):方凉,方凉,你等一下,方凉……

方凉的身体抽搐了一下。

方凉握紧双手,强忍着眼泪,抬起头,向前走去。

方暖望着方凉远去的背影,嘴里不停喊着:方凉、方凉~

方暖跪倒在地,泪流满面。

机舱  白天  内景

飞机离地了。

雾越来越重了。

方凉坐在座位上,眼眶里有泪。

方凉把头转向靠窗一侧。

第三幕:来

(黑幕白字:不管是回忆,还是人,只要是值得的,即使跋山涉水依然还会来到你身边。)

场景七

街上  白天  外景

方凉坐在出租车里睡着了。

方凉睁开眼,望向车窗外。

路的对面是“携爱医院”。

方凉看向十字路口,有个正要过马路的妇人,五十岁左右,方凉看着她的背影,一时间有点出神。

方凉:师傅,开快一点吧。

方家小区外  白天  外景

方凉开着车,不知不觉放慢了速度。

方凉在路边停下车(不自觉地咬了一下嘴唇)。

3小区楼下  白天  外景

方凉抬起头,阳光有点刺眼。

五楼的窗户紧闭着。

小区邻居(一个矮胖的中年妇女):你不是这个小区的人吧?你是过来找人的(从头到尾打量着方凉)?

方凉(有些迟疑):嗯~~嗯,是啊。

小区邻居:哎呀,那你遇见我可真是幸运了!年轻人,你想找谁啊?这个小区这片没有我不知道的人,哈哈哈(洋洋得意状)。

方凉尴尬地挤出一个笑容(表情沉重):请问,这里,方正一家还住在这里吗?

小区邻居:你说那一家姓方的啊,住这里啊,住五楼,不过啊,我搬来这个小区也没他们家早,和他们不太熟。哎?你和他们是什么关系啊?(矮胖的中年妇女瞪大眼睛,好奇地盯着方凉)

方凉:呃…那个,我父母以前认识他们,所以过来打听一下。

小区邻居:这样啊,说来这一家子也挺可怜的(叹气状),女儿年纪轻轻地就走了,就剩了年过半百的老两口相互扶持,自从方家男人生病住院后好像生意就落下了。我还听说啊,他们以前有个儿子,但从来没见过啊,也不知道去哪儿了,唉~~

方凉听着邻居的话,脸色越来越凝重。

方凉愣在了原地。

小区邻居:哎,哎,年轻人,你怎么了?

方凉回过神来(疑问状,表情急切):您是说,方家女儿,去,去世了吗?

小区邻居:是啊,都好多年了,听说当时才24岁,多可惜啊(摇头,并叹气)。

方凉:那方家父亲呢?又是怎么了?

小区邻居:这我就不太清楚了,大概是年纪大了身体不太好吧,住院好长时间了,就在附近的“携爱医院”。

方凉(有点失神):哦,哦,谢谢您了。

 

场景八

公司  白天  内景

方凉正在处理公司事务的文件(皱眉头状)。

方凉放下手中的一件文件,接着拿起桌上的另一摞文件,将它们一齐放在桌子的另一角。

方凉长长舒了一口气。

电话响了。

方凉:喂,查准确了吗?

方凉:嗯,好,你辛苦了。

方凉放下电话,表情凝重。

方凉拿起衣架上的黑色外套,关上办公室的门,加快了步伐。

场景九

墓园  白天  外景

方凉脸色沉重,迈着沉重的步伐往前走去。

方凉走过一棵生长茂盛的大松树。

松树后面,一块墓碑赫然眼前。

方凉蹲下身来,将一束黄色郁金香放在墓碑前。

方凉摸着墓碑上的照片,流出了眼泪。

方凉对着照片(泪流满面):对不起,对不起,姐,是我太自私……你知道吗?我当时就是不敢面对,血缘之情和养育之恩之间,究竟该不该原谅,这么多年我一直在逃避,逃避问题,也逃避责任。姐,我是不是错了?(泣不成声)

场景十

病房  傍晚  内景

方凉站在病房外,握紧了手。

方凉透过窗户望向病房里面。

方父躺在病床上,双目紧闭,睡着了。

方母帮方父擦拭着身体,显得有些吃力。

方母转过身。

门外,方凉悄悄走开了。

医院门口  晚上  外景

天上挂着几颗稀稀落落的星,晚风有点凉。

方凉坐在车里,抽着烟(面色沉重)。

方凉转过头朝医院的方向望了一眼。

方凉摇上车窗,发动了汽车。

场景十一

病房  白天  内景

方凉推开了病房的门。

方凉环顾了一下病房,没有人。

护士:请问先生你是来看这里的病人的吗?

方凉:是,他们去哪儿了?出院了吗?

护士:没有,大概是去外面的花园里散步了吧,你可以等一下或者去外面找他们一下。

方凉:好,谢谢。

2.医院  阳光明媚  外景

阳光明媚,风暖暖的。

方凉穿过医院正前方的小路,向着病人经常散步的地方走去。

方凉走到一棵柳树下,停住了脚步,望向前方。

小路对面的草地上,站着两个熟悉的身影,女人的身影瘦小,男人的身影瘦削。

方凉长舒了一口气(自语):你该像个男人一样去直面问题与承担责任了,不是吗?

方母搀着方父慢慢地朝着小路上走去。

方凉:爸,妈,我回来了!(笑着)

方父、方母转过头朝着方凉所在的方向看过来(眼里闪着泪光,诧异惊喜状)。

柳树长得正盛,新绿枝条摇曳在暖风里。

                 

                                                    【完】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

最新推荐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