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信手拈书]关于自慰——读李银河《中国女性的感情与性》_闲闲书话_论坛

已婚女人自慰幻想的对象,[信手拈书]关于自慰——读李银河《中国女性的感情与性》_闲闲书话_论坛

互联网 2020-12-01 22:19:14

《中国女性的感情与性 》,李银河著。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02年3月出版。18.00元。

“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出过一本生理卫生方面的书,名字好像就叫《青春期生理卫生》,书中提到了“手淫”。这很不容易。《人物》杂志对中国社会科学院性社会学专家李银河有过一篇专访,专访的名字叫《中国城市性状态——访李银河》,其中有一段话说得很好:“性在中国从古至今都是一个敏感的话题。中国人耻于谈性,晦于谈性,但从精神世界到现实世界又都深受着性文化的影响,最终使性在中国当今的时代成为一个说出来涩涩的,不说出来又痒痒的话题。”“文化大革命”,高扬“五四”时期“婚姻自由,男女平等,妇女翻身解放”的大旗,但“生活作风”这一“新概念”使性的禁忌更有超出于古代之处,人们自己囹圄自己,想到梦到都觉犯罪,男女学生说句话都不容易,满清“封建社会”的旗袍也成“资产阶级”生活方式的一种,若无象征革命造反精神的“武装带”,人们将忘却女性的身段。李银河在《中国女性的感情与性·手淫》中说:“手淫禁忌在世界上许多文化中都有发现。伴随着手淫禁忌的是大量以医学和生理学名义出现的恫吓。在维多利亚时代的英国,女孩受到严密监视,所有触摸生殖器的行为都会受到严惩。医生告诫自慰的女人,这种行为过度会导致粉刺、耳聋、视力减退、气喘、肺结核、癫痫、瘫痪、记忆力丧失、犯罪、精神错乱和意志薄弱;它不仅会造成病理影响,还会造成一种玷污人的身心的罪恶气质;总之,手淫是一切坏事的根源。就连医学工作者中也一度盛行对手淫的谬见。一项对医科大学毕业生的调查表明,几乎有一半的学生认为,手淫会引起心理疾病(詹达等,第11页)。”“文化大革命”中那本《青春期生理卫生》虽然不会号召像早期正统犹太教那样以死刑来惩罚手淫,但它当然仍是一本警告性质的书,它没有告诉人们早在17世纪就有医生西尼达弟赞成自慰,提出自慰不仅能够预防疾病,还能够使人气色良好。虽然许多医生总还是反对手淫,并把很多病态毫无根据地与手淫联系在一起,但是,就在20世纪60年代马斯特斯和约翰逊在著作中已将手淫高度评价为获得性释放的最有效手段,就在有些医生已把自慰视为缓解性需求和性紧张的健康方法来加以提倡,更有性治疗家指导求治者通过自慰来体验快感,学习获得性高潮的过程的时候,那本《青春期生理卫生》不说手淫是什么,不是本着科学的态度好好讨论,仍是在关起的国门内以大量医学和生理学名义来对人们进行恫吓。

李银河著作中常提到《金赛性学报告》。《金赛性学报告·导论金赛博士与〈金赛性学报告〉》有一段话发人思考:“鉴于金资研究所不断地接到许多询问的电话和信件,以及瑞妮丝在授课时被问到的问题,我们发现:尽管各媒体不断增加篇幅报导性问题,许多人对性的一些基本概念仍是非常欠缺,于是金赛研究所的目标,就是在负责的、受尊重的、容易接触到的,而且不太昂贵的媒体中回答人们的问题。上述目标的第一个成果,就是开辟以研究资料为基础的报纸专栏,以权威的研究而不是个人的意见来回答人们的问题。根据金赛博士的哲学,这个专栏不应该告诉人们‘你该怎么做’,而要提供人们科学资讯,使人们参考这些资讯做出个人的结论,在他们个人的价值观与个别的环境中,对其性生活、健康与行为做出明确的肯定。这本书便是延续这个相同的哲学理念。”

《金赛性学报告》和李银河《中国女性的感情与性》一类书籍出现以前,世人对人本身许多事也还不知道,不知道性很可能与革命还很有些关系。李银河在《中国女性的感情与性》中说:“女性的手淫一向是性规范中较严厉否定的行为,在我看原因是双重的:一方面,它是性欲的表现,而不为生育仅为快乐的性欲,一向容易被赋予负面的评价;另一方面,它使女性可以不靠男性自行得到性欲的满足,从男权的角度看,它似乎是对男权的一种回避,蔑视,甚至是挑战。因此,在古籍和民间的观念中,一直有大量关于手淫有害的说法。虽然这些说法中不少是从保健角度讲的,但在这些说法的背后,无疑有上述两个方面的意识在起作用。”李银河指出:“手淫对于女权主义的意义非同小可。著名的妇女研究者《海特报告》一书的作者希尔·海特就曾主张,妇女应该独立地获得性的满足。她的调查有一个惊人的发现,即,只有很少女人在日常的性生活中达到性高潮,而通常大多数女人都是通过自我性刺激的手段达到性高潮的。一位女权主义者甚至声称:‘妇女发现了手淫方法,这真是太棒了,因为这样她们就可以随心所欲地摆脱男人了。’(转引自詹达等,第57、67页)”

《红楼梦》第十二回《王熙凤毒设相思局,贾天祥正照风月鉴》:“(贾瑞)自此满心想凤姐, 只不敢往荣府去了。贾蓉两个又常常的来索银子,他又怕祖父知道,正是相思尚且难禁,更又添了债务,日间工课又紧,他二十来岁人,尚未娶亲,迩来想着凤姐,未免有那指头告了消乏等事。”就我所接触到的中国古典文学著作,只在《红楼梦》中见过贾瑞有这样的劳动。当我终于有机会能够读到《金瓶梅》,我对读那厚厚几大本书已拿不出勇气,拿起几回,又都放下,不知道《金瓶梅》中是否有相关的故事和描写。

1981年第1期《收获》发表了贾平凹的长篇小说《浮躁》,贾平凹让农民改革家“金狗”在心情最不好的时候走出城去面对一面城墙火山爆发。20世纪90年代以来,多少影视文学作品换名词改包装,把世人过去那“做得说不得”的事宣传得越来越可以让世界看着做了。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最新推荐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