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冷漠大龄单身女和风流已婚老男人的神经质爱情

差劲的已婚老男人,冷漠大龄单身女和风流已婚老男人的神经质爱情

互联网 2020-12-04 06:42:52

大脑的血液一直往上冲,我拼死劲地提醒自己,不要冲动不要冲动不要冲动……

大周末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办公已然是个悲剧,尽量克制对一个不速之客厌烦情愫流出而假装礼貌则悲上加悲……手下打着给某证券中心的策划文案,心底不断反思和运作着怎样抠下斜对面那一双“贼眉鼠眼”,太欠了那孙子的眼睛,这里不是夜店酒吧这里是办公区耶,老总的朋友又怎样,请别告诉我在公共场所随地“痛快”,是一种倍儿“不羁”的行为……

 

“跟我去喝杯咖啡怎么样?今天周六还不下班吗?我从开始就一直看着你……”

“跟你这样的男人我连话都懒得说。”

“为什么?”

“跟已婚的花花公子我何必浪费口舌呢,既没能力,懒惰又放肆……”

“你刚才说什么!?我为什么没有能力?笑话……”

“看你一下午都耗在我们办公室,或者是无业游民或者有职业也被开除了,或者自己创业却把烂摊子留给手下的傻人自己出来闲晃,说的没错吧……”

“好,很好,那你怎么看出我懒惰放肆还已婚的呢?”

“怎么能来别人的办公室随便使唤女职员?你左手无名指上戴的是什么还用我说么……”

“那你凭什么说我是花花公子,你了解我吗?!”

“一般的男人不喜欢我这样的女人——我就是那种太聪明太完美得让男人无地自容的女人,性格孤傲言语尖利,穿得像修女一样一点儿都不性感,既不亲切又不漂亮,精神正常的男人都不会看上我,你——却对着我搭讪还流口水,不是花花公子是什么?!”

“你这人……你是酒店妈妈桑吗,我又不是常客,得饶人处且饶人嘛。”

 

跟老姜的相识就是这么诡异和神经质。

其实真实的老姜不像他外表看起来的那么色,他戴着婚戒未摘除是因为一周前刚跟老婆离了婚,老姜内心杂乱无章还顾及不上其它;他老婆此刻正在加拿大蜜月旅行,几个月前,老婆跟他提出离婚请求:她爱上了她的上司,一个画界名人;老婆周旋在两个男人之间感到不堪重负,她不能一边跟情人藉到巴黎参加画展而住到法国最好酒店里鸳鸯鸾帐,一边还照旧要跟自己的丈夫同床共枕……女人一旦变了心,身体是极度排斥和曾经的爱人有任何接触的,她的狂热和激情已不属于他,她再也没有办法若无其事地和老公做爱——一切都不再真心。

 

老姜觉得老婆能够向他坦诚承认这一点,反倒值得同情,可以原谅——因为他觉得真实的东西是有受重视的价值的。他痛快地跟老婆到民政局办理了离婚手续,除了自己的上市公司,其余一切全留给了老婆,当然,也包括他自身一路走过来的十年纯情岁月。老姜表面洒脱且又镇定,像个恣肆的花花公子一般到处招蜂引蝶,玩命工作赚钱,结交了许多事业合作伙伴,其中不乏一如我公司老总般的成功人士;他自己的证券交易公司越做越大,钱滚钱利滚利,顺风顺水一发不可收拾……老姜的日子似乎太好过了,他成为了一个标准的有钱人,也是我认识的唯一一个有钱人。貌似纸醉金迷的迷幻光圈下,我明了老姜内心掩藏得很深难以摆脱的疼痛裂痕,他的苦和他的软弱,虽然深藏不露,我依然能够体悟得到他心下那一阵阵地抽痛。因为,我们是同病相怜的同类人,我们都深切领教到这世间的无奈……深情与残忍,亲密与背弃——原来可以在瞬息转换。

 

有钱人老姜常常给身边女人讲一些黄色段子,色但不下流,逗得大家时而骂骂咧咧时而哈哈大笑。老姜喝着最爱的路易十三,肆无忌惮地扯着破乌鸦嗓儿说:“…………只有饭店能做到很多家里三尺床做不到的姿势,成人成家后,才发现其实在什么地方做爱都一样,然而饭店开房却最有‘偷’的快感。知道为什么最过瘾吗?就因为跟你开房那人,并非夜夜跟你睡一被窝儿之人。跟自己老婆饭店开房,天下还有比这更懊丧的事吗?!”

 

我揶揄老姜道:“对,绿帽不怕戴,最关键是摘得快。听说法国总统萨科齐的老婆塞西莉亚曾经跟广告界大亨鸳鸯蝴蝶双双私奔,风流快活好几个月后,回到总统怀抱,但最终仍然选择了真爱而放弃做第一夫人,震撼整个儿法国,这可是名副其实的一顶鲜绿鲜绿的大绿帽子……据说,萨科齐的许多情色新闻,都是他自己放的风,这叫政治策略还是恬不知耻??前儿个法制频道讲了最悲怆让人大开眼界的一顶绿帽发生在一个不幸男人身上。有一天,一个男人见自己母亲一副几乎昏厥的模样,手中捧着他老父亲的一本日记,男人接过来一看,上面记录着‘房租八千;跟儿媳妇出游五百;儿媳妇早餐费八十……’男人顿时大惊:天哪,为何老婆的手机总是关机?为何她逛街一去就是大半天?为何老婆出差那时父亲正好去参加单位组织的退休旅游??男人终于恍然大悟——原来奸夫正是自己年近七旬的老父!‘你为什么不尊重我?’你要以为这句叱责是从儿子口里说出来的,那就满拧了,那是奸夫老爹说的;‘你怎么可以随便偷看我的日记??’老头儿理直气壮,到法庭上控告儿子侵犯隐私,‘我跟他老婆睡觉是另一码事,但他偷看我日记就是不对!……’你瞧——偷情男女往往最尊重隐私。”

 

老姜骂我:“别把两者瞎混在一起,你那叫荒唐,我这是意淫。就好比漂亮跟吸引力是两回事,苗条跟纤瘦得像患骨质疏松的芭比娃娃更是不能同日而语。我认为你长得就很‘可以’,让人舒服,可爱,看着不别扭。做女人,长得舒服,就可以了;倾国倾城,就是灾祸;压倒性的惊艳,那叫自取灭亡。你美得毫无掩饰,甚至有点傻,叫人望着心安,难能可贵的平和,不像那些绝艳的女人总带着点儿邪。实话实说,男人跟你这样的姑娘在一起不累,女人一上年纪,踏实最好看,我就这样想。”

 

我是一个变态,受到打击就异常兴奋。

对老姜的话,我不以为忤深以为然:我们都是善于以痞气来掩埋内心孤独和多愁善感的人。

 

我懂得这个38岁、貌似风流好色老谋深算的有钱男人,跟我这个28岁、外柔内刚个性吊诡的冷漠女人之间的共通之处——我们的信仰和我们的价值体系早已被离析得满目疮痍;我们不仅希求肉眼所见的圣洁,更渴慕一种精神上的虚宁;我们历经感情风暴,精疲力竭,神经错乱地挣扎于欲望芜杂之中,于是学会了遮掩心上的刀口,学会了以毒攻毒;我们对事物很有节制地保持着无视,说着没有营养的玩笑话,时而疯狂时而忧郁地面对来路;我们不会成为彼此的包袱,因为不可能彼此相爱,他的炽热我的余温永远平行无法交集;我们都懂得金钱对人生的重要性,如果真是个男人的话,该认输的时候就要趁早认输,这样才不会丢人才有血性;我们了然这个世界上有钱的聪明人才不去做上当受骗的蠢事,就是那些一无所有的人,往往会互相陷害做那种两败俱伤的勾当;我们不喜欢自己很温暖——因为我们感受到了彻骨地寒冷。

 

我对老姜说,你这种多金且又痞里痞气的坏男人对各路女生最有致命吸引力,你老跟我这儿瞎混个什么劲。

老姜嘿嘿坏笑地说,你不是女人吗?就不想得到我吗?

我往外掏实话:太油腻,看着就已经饱和了,我性冷淡都多年了。

老姜拍了拍我的肩膀:一个心思,我也是。女人难缠啊,谁知道她们是看上了我的钱还是别的什么……

 

我说,看上钱那是好的,说明你本身有价值能让人图你点什么,图你你就把对方娶了呗,你又不亏……从前我一听别的姑娘说自己要是没前途,就找个有钱的大款嫁掉坐享其成算了,我那时总是嗤之以鼻——又不是没手没脚,干吗要做男人的大腿乳房附属消费品……可是当我真正经历过一些事情之后,我才发觉,女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委实比男人不易太多,美貌、健康、学问、金钱,少了哪一样女人生存起来都举步维艰;在这个不相信爱情的时代,唯有写着自己名字的房子和车子,才能够给女人以安全感,结婚证书和男人的好坏又算得了什么呢……能让男人宠着养着、让男人俯首帖耳地为自己卖命给自己花钱,那是大本事,二奶和全职家庭主妇不是谁都能当的——那也算份事业。我要是有那能耐,也不天天累得跟个孙子似的奔命玩,往豪华别墅里一躺,吃男人喝男人取悦男人,就算没感情可有钱啊,当个玩物又如何,那也是太滋……可惜,我自知不是那块料,既然没那个本事儿,踏踏实实工作本本分分赚钱就是王道——花自己的钱心里也安稳和敞亮。只不过最遗憾的是,没能在青春逼人更能吃苦的时候出外闯荡……我喜欢流浪生涯,但不喜欢像乞丐那样流浪,倘若真穷到要露宿街头,还显摆什么潇洒流个什么浪?!

 

整个世界俨然陷入黑暗迷惘之中,我们现在必须目无法纪,野蛮行事。

亨利·艾利斯说:生活的一切精妙之处,都定格在坚持和放手的瞬间。#p#分页标题#e#

阿利盖利·但丁说:世间最悲伤的事莫过于,在痛苦中回忆起往昔的快乐。

我想,缠绕于身心上的死一般的挣扎,终究被时光平添了悲怆,变得遥长而空洞。

那些无声的情愫一明一灭,没有泪花,触上肌肤的思绪静谧地燃烧………

 

我成长为一个他妈的成熟的女人。

我像其他单身女郎一样接受男人的追求,跟他们软软地调情,带着软软的乖戾的刀子。

你的皮肤在等待着我的手么;你进入状态了么;你需要我喜欢你么——我的脸皮愈发地厚。

值得自豪跟嘉许的是:我懂得适可而止。

只调情,只谈论,只意淫,只感觉——却从不挑战开始。

 

深夜的北京街头,坐在老姜的大奔里飞速穿行,车窗半敞,二月的夜风敏感而粗糙,有些疼。

我为老姜轻念起自己刚写的情诗,一切的一切都被烈烈抛在身后………

 

倘若能早点遇见你,心上还未曾积满尘埃,可以彻夜与你在星辰下起舞,而不是独自于黑寂里狂奔;

倘若能早点遇见你,还没有孤身踏遍萧离的风尘,可以将泪珠儿深藏你掌心,而不再写成迷失的笔记;

倘若能早点遇见你,心底的焰火还未曾在寒风中泯灭,可以满目柔情地凝视你,而不是怅惘地叹息;

倘若能早点遇见你,还不曾耳聋目盲,可以细细描画你深情的眼眸,而不再把相遇当做陌路…………

 

心,郁烈而自由,虽然不再拥有。

生命即是丢失,生命即是背弃;我吞吐着孤独与寒冷,日复一日。

做着一个最完整而真实的我自己——这是我今生最痛快的胜利。

 

我一直都明了自己是珍贵的——

每一分,每一丝,每一方,每一处。

谁能担得起我的真心呢。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