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变成魔女了怎么办_起点中文网

实木壁橱低价甩卖,变成魔女了怎么办_起点中文网

互联网 2021-02-27 12:17:58

推门进去,映入眼帘的是又恢复成华丽丽大厅的室内,不知道又累死了多少美工兔。

毛毛身上的衣服又变成了华丽丽的泡泡裙,这个世界里唯独毛毛身上的衣服一点都不含糊,精美而繁琐,可能是兔子中的主美画的。

她头上的兔子耳朵动了动,转向柳依依推门进来的方向:“穿得很少的兔子姐姐!”

毛毛眉眼弯弯开心道,小脚丫晃荡着。

柳依依顿时死的心都有了:“咳……叫我姐姐或者依依姐都行,前面的就不用加了。”

毛毛依然是一副非常乖巧好哄的表情,开心点头。

既然这场梦境目前为止没有出现任何危险的迹象,比丽尔也是一副稳如老狗的样子让自己“敬请期待”,柳依依决定先和这个梦境的主人毛毛聊一聊。

能聊出有用的情报就最好了。

柳依依拉开椅子面对毛毛坐下去,整理思路:“毛毛的名字就叫毛毛吗?”

对面的兔耳小女孩似乎很高兴也很期待有人和自己交流:“大家都叫我毛毛,姐姐你说的是那种要写下来的名字吗?大人们说等我十四岁就可以有自己的名字啦。”

柳依依记得之前蒋灵跟她说过,毛毛是被凡人村庄收养的,并没有亲生父母,自然也没有符合兽人族传统的名字,毛毛应该就是平时大家称呼她的小名吧。

到了十四岁,应该就会被附近的魔女城邦接走,到时候她会有属于自己的正式魔女名的。

柳依依注意到毛毛提到“大家”,意识到毛毛似乎是保留着梦境之前的记忆的,试探性问道:“那么,现在大家都去哪儿了呢,为什么不陪着毛毛?”

“大家……大家都在……”毛毛的眼神瞬间灰暗了,像是机器人断了电。

呆滞了几秒钟,看得柳依依心中升起了一丝诡异的赶紧,毛毛突然又恢复了正常。

“姐姐,我们出去玩吧。”毛毛笑得灿烂,柳依依心中却只觉得这笑容僵硬而诡异。

“嗯……呃好吧。”柳依依现在也只能配合。

一边任由毛毛拉着她往外走,柳依依在心中找比丽尔商量:“她这是……一部分记忆被封存了吗?”

比丽尔抱臂思考:“有这种可能,她的外表年龄看起来应该也算少女了,但心智怎么看都像是五六岁的样子,也许并不是心智发育有问题,而是她自己选择将一部分心智封存了。”

“所以才会这样,别人一提到相关的记忆她自己就会断开连接停止思考,她到底在逃避什么呢?”柳依依疑惑。

比丽尔则还是一副见得多了的表情:“谁知道,反正无非要么是自己做了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自我封闭,要么是凡人觊觎魔女的能力自作自受,这么多年了,太阳底下还是没有新鲜事。”

柳依依心中不爽道:“先别说风凉话了,你到底有没有什么办法。”

“办法?什么办法?救救她?我可没有这个义务,甚至之所以对这个小魔女感兴趣也是因为她的能力让我感到怀念而已,等我将魔纹完成我们就可以打破这个拙劣的梦境,剩下的善后工作就是你们现代魔女的事情了。”比丽尔无赖道,“拜托我都是好几万年以前的人了,还要给现代的魔女打工吗?”

比丽尔阴晴不定消极怠工,柳依依也只能叹了口气,没了别的办法,只能指望梦境消失后一会蒋灵姐她们能够接手。

随着思考,柳依依已经被毛毛拉着来到了自己刚刚苏醒时的草地上。

还是那么劣质的绿油油背景,毛毛却像是真正来到了清新的草地,转着圈圈大口呼吸。

她活在自己想象中的世界,而那些兔子则用自己低劣的造物魔法尽可能满足她的想象。

“姐姐,我有一个礼物送给你!”毛毛蹦蹦跳跳来到草地的中央,转着圈。

“真正的梦境魔法波动,和她给你变衣服的时候一样的能力!”比丽尔突然惊呼。

有花朵绽放。

一开始只是几朵简朴的小白花,朴素而简单,随后面积越来越大,颜色越来越多,最后在整个草地上组成了一片壮观瑰丽的地毯平铺到天际线的尽头,也不知道远处的那些究竟是虚假的背景还是真正的造物。

但重要的是,这些花不再是虚假的涂抹,它们无论怎么看过去都是“真实”的。

“这才是梦境魔女的真正能力,除非使用大量魔力来防御,否则她在自己的梦境中几乎是无所不能的。”比丽尔道。

毛毛四下看了看自己创造的花海,似乎非常满意,一朵一朵采了一捧花束,然后用小手十分灵巧地编出一个花环。

她捧着花环来到柳依依面前,献宝一样:“送给漂亮的兔子姐姐,毛毛的第一个朋友!”

柳依依愣愣地接过花环,在毛毛期盼的眼神中戴在头顶。

“我想帮帮她。”柳依依突然在心中道,“不光是为了我能突破梦境回到现实,我只是单纯的想帮帮她。”

“你都是本原初魔女的第一代传承了,这点小事喜欢就做咯,别委屈自己。”比丽尔满不在乎。

似乎坚定了某种信心,柳依依决定以自己的方式了解毛毛之所以封闭自己原因。

调动法术模型,魅惑之眼开启。

柳依依眼瞳中开始散发荧荧粉光,更添了几分妖异。

抬起头来,柳依依整个人的气质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锋利而妖艳,目光似一把尖刀直入人的内心世界。

“毛毛,告诉姐姐更多关于你的事情好不好?”

毛毛眼神迷离,似乎有些看痴了:“毛毛……毛毛一直在这里啊……这里是毛毛的家……”

“不”柳依依眼中粉光更甚,“姐姐想知道的是,你来到【这里】之前的事情。”

“之前的事情……事情……唔姐姐……我有点……热。”

毛毛似乎想要脱口而出,但冥冥中的力量又使得她强行封闭了记忆,话题开始偏离。

柳依依继续诱导:“说出来吧,对姐姐说出来一切就都会好的。”

“姐姐……”毛毛的反应开始变得剧烈,呼吸加粗,目光涣散,她开始贪婪地渴望起柳依依的目光。

“再靠近一些也没关系……来,看着我的眼睛。”柳依依又往前凑了凑。

一股莫名的冲动促使毛毛抓起柳依依的手,贴在了自己胸口,同时口中不断喘着粗气:“哈……哈……请不要移开目光,姐姐只要这样继续看着毛毛,继续就好……”

柳依依能隔着胸口感受到毛毛咚咚狂跳的心脏,微微疑惑。

毛毛究竟在自己的眼睛里看到了哪种渴望之物?反应居然如此剧烈?

眼看毛毛已经快要到极限了,柳依依决定继续下猛药,她直接凑到了毛毛的大兔耳朵边上,一只手轻轻抚摸把玩着耳朵根部,感受其中血管里不断奔涌的血液,随着手上的动作,毛毛的呼吸更加混乱,整个人几乎都要晕厥。

柳依依凑近了耳朵轻声喃喃:“只要和姐姐讲讲你过去的事情,姐姐就一直一直陪着你,好么?”

说着,柳依依捧起毛毛的小脸,使她不得不仰面直视自己,二人的距离近得可以感受到互相的呼吸,尤其是毛毛紊乱而又炙热的吐气。

眼神中的迷离中浮现一丝挣扎,但最终还是彻底沉沦其中,毛毛封锁自己记忆的心理防线崩溃了。

她彻底瘫坐在地上,心中此刻只剩下柳依依瞳孔中可望不可及的神秘光芒。

“我想,帮助大家。”

“我想报答大家都恩情,我想被需要,被依靠,成为有用的人……”

毛毛开始喃喃自语,心智似乎也解开了封锁。

“村子里的大家帮了我很多,可我只是个没用的孩子。”

“所以,也许是上天听到了我的祈祷,赐予了我才能。”

“我终于变得有用了,我可以赐予大家美好的梦境,每个人都会需要我,依赖我。”

“我将这份能力的真正作用对魔女大人隐瞒了,我想要多呆在村子里一些时间,我想要更多人来依赖我。”

“可我的能力……我的能力终究只是一场梦境,大家慢慢地又开始不再需要我,甚至说我的能力会使人堕落。”

“我不能接受!我一定可以找出将虚妄变成现实的办法!”

“可是……可是我还是失败了……能力失控了。”

“是我害了大家……大家因我而……唔!”

毛毛突然开始痛苦地大口喘气,整个人似乎到了崩溃的边缘。

“快,清心咒!”比丽尔突然大喊,“她要被不愿面对的记忆击垮了,快让她平静下来!”

柳依依当机立断,掏出魔杖调用法术模型。

清心咒,是比丽尔送给柳依依的三个法术模型之一,属于治疗法术,可以安定人的精神,驱散精神类法术的损伤。

随着清心咒施展,点点蓝光挥洒在毛毛身上,她终于逐渐安静,闭上了疲惫的双眼沉沉睡去。

在梦境中,应该不算是睡去,说意识暂时停止活动更为恰当。

柳依依收起魔杖,起身朝来时的方向赶过去,她要去找后台那些兔子。

兔子们根本不是魔力产生的使魔,它们是被梦境吞噬的村民们!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