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点资讯】前妻宋小女:“张玉环的国家赔偿,我一分都不要!” www.yidianzixun.com

宋小女:我不要张玉环一分钱,【一点资讯】前妻宋小女:“张玉环的国家赔偿,我一分都不要!” www.yidianzixun.com

互联网 2020-11-29 07:31:33

1.

27年,可以有多长?

足够一个襁褓中的婴儿,成家立业,娶妻生子;

足够一个青涩的学术小白,著作等身,成为行业泰斗;

足够一个白手起家的中年男人,把公司做成一个竞争对手的眼中钉、肉中刺。

可是,如果这27年,都是在牢里度过的呢?

几百封上诉书,求告无门,妻离子散,自杀数次,这是张玉环的27年。

1993年10月,南昌市进贤县张家村两名男童被杀。

曾与之有过过节的张玉环成了犯罪嫌疑人,在证据不完整不明确,甚至自相矛盾的情况下,他被抓进看守所,这一关,就是27年。

张玉环,也成了迄今为止遭羁押最久的伸冤者。

沉冤得雪好像是让人欣慰的,但每次看到这样的事情,我的心情都轻松不起来,那是整整27年,将近人生的三分之一。

而且,他在26岁时入狱,53岁才出狱。

这27年,正是人生中机会最多,体力最好的阶段,就这么白白地耗在了监狱里。

这27年,也正是家人最需要他的时候。

他这一“走”,直接给妻子留下了两个还不足五岁的儿子;更让人揪心的是,他的父亲刚去世不久,他孱弱消瘦的母亲,在半年内接连承受了丈夫去世、儿子入狱的巨大苦楚,何其残忍;

这27年,更是与社会全然脱节的27年。

出狱后的张玉环,曾经精巧的木工手艺,丢失得一干二净,他不会用冰箱,不知道手机,甚至不会用淋浴器洗澡,“我连空调都不会开,昨天是我第一次摸到空调遥控器、手机......”

被白白浪费和抛掷的时光,永远不会再回来,多少赔偿都无法弥补27年的非人折磨,和对这个家庭造成的巨大伤害。

可与此同时,因为一个人的存在,我也在这桩彻头彻尾的灰败悲剧中,看到星星点点的光。

她就是宋小女,张玉环的前妻。

2.

1993年,张玉环被捕入狱后,宋小女的生活一下子从天堂掉到地狱。

她的丈夫,莫名成了杀人犯,她根本不相信警方的判断,却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丈夫的清白。

她的两个儿子,一个三岁,一个四岁,从此就成了杀人犯的孩子,承受着来自全村人的恶意与歧视。

非但如此,受害者家属认定张玉环就是杀人凶手,还曾打破过宋小女的后脑勺。

被逼上绝路的宋小女,为了母子三人的营生,只好把两个孩子分别托付给自己的爸爸和婆婆,独身一人去深圳打工。

但是,从未离开过孩子的她,到了深圳就开始整夜整夜地失眠,想儿子,也想张玉环。

晚上睡不好觉,白天精神不济,到处被人嫌弃;去餐馆打工的时候,看到有客人点了肉却没怎么动,只能倒掉,她都会掉眼泪。

因为她觉得浪费,想把这些肉带回去给孩子和婆婆吃,可是她不能。

高墙里的张玉环,过得更糟糕。

他又痛又怕,终日活在深不见底的惊惧中,不仅如此,警方还以宋小女相要挟,张玉环彻底绷不住了。

妻子本就心脏不好,他怕宋小女也会经历自己经历过的一切,被打、被狗咬、被虐待……最终还是“招”了。

连续两次庭审,法官都给张玉环判了死缓。

可他知道,自己并没有犯罪,只能一封一封地写起诉书。

27年时间里,他写出了几百封起诉书,字字泣血,封封锥心。

狱外的宋小女,也在想一切办法救他出去。大闹几次警局都无济于事后,有好心人告诉她,需要写上诉书。

宋小女几乎不识字,但她念过四次一年级,拼音学得很好。

为了张玉环,她特地买了本《新华字典》,依据拼音对着,一个字一个字地找,最终拼凑出那份歪歪扭扭的“上诉书”:

“你好,我是张玉环的妻子,我老公是被冤枉的,我大儿子4岁,小儿子3岁,你们要帮我洗刷冤屈。”

这是出事儿后,他们夫妻唯一能同频的事了。

张玉环在监狱内,上诉状一封接一封地写,不识字的宋小女在狱外,翻着《新华字典》一个字接一个字地查。

可是,夫妻二人的声音,没有被任何人听见。

3.

1996年,宋小女被查出来子宫里长了个瘤,她的世界瞬间就崩塌了。

家里还有两个嗷嗷待哺的孩子,婆婆身体不好,张玉环前路未卜,她怎么敢放心大胆地去看病。

那个时候,宋小女是不敢死的,她怕自己没法儿从手术台上下来,连手术都不敢做。

可能是经历的磨砺实在太多,老天都看不下去了,有人给宋小女介绍了一个男人——也就是她现在的老公吴国胜。

她没有松口,想等张玉环回来。

但是,她等得了,身体等不了,每况愈下的身体,让她不得不考虑孩子的生存问题。

1999年,宋小女和张玉环办理离婚,改嫁给现任丈夫。但她答应出嫁的条件有3个:

1、她希望他能同意自己不定期地探视前夫;

2、必须无条件对她和张玉环的两个儿子好;

3、不阻拦她去看望张母。

这三个要求,吴国胜都答应了。

即使做到这个份儿上,宋小女对于自己改嫁的事情,依旧是心里有愧的。

无论是对张玉环,还是对记者,她都在一遍一遍地强调,她心里一直都有张玉环。

只要张玉环一天不出来,她一天都不会放弃给张玉环上诉。当时的改嫁真是逼不得已。

很多网友都说,宋小女的此番陈词,对她的现任不公平。

但我觉得,这番话,更像是她在宽慰自己:

人言的恶毒,生活的刁难,让她一个弱女子,根本无法养大两个儿子。

道德的审判,取舍的艰难,又让她对不能对张玉环从一而终,心怀愧疚。

从宋小女二十年如一日的坚持中,可以看出,她把她和张玉环之间的感情看得很重。期间,无数的亲朋好友都劝她放下,可她一路坚持到今天。

宋小女对“改嫁”的反复解释与耿耿于怀,并非因为对现任没有感情。

而是因为,不得已的改嫁,这件事违背了她的本心,她曾经答应过要等张玉环回来的本心。

所以,即使经历过那么多的苦难和创痛,即使张玉环都对她的改嫁表示理解后,宋小女自己依旧不能完全释然:

这场冤案,不仅偷走了张玉环27年的人生。

也让从未被生活善待过的底层女人宋小女,一直活在无法原谅自己的负罪感里。

4.

在现代普遍的“快餐式”爱情中,张玉环和宋小女的感情显得弥足珍贵,却又有些不可思议。

他们之间,或许真是因为分别得太久太久了,完全没有夫妻多年的随意感。

在大牢里蹲了太久的张玉环,再次见到宋小女时,表现得拘谨而疏离。

而在脑海里无数次模拟过这一天的宋小女,再次看到张玉环,却流露出少女般的情态。

7月9日,在张玉环庭审的当天,凌晨三四点钟,宋小女就睡不着了,第一反应就是赶紧去梳洗打扮,她还用了两个多小时去捯饬自己的发型。

最后,她选择将两缕头发编成麻花辫分到脑后,用发卡夹住。

“这其实是一种很简单的编发......但她总觉得不够满意,编了又拆,拆了又编。”

那个时候,她还不知道,庭审的当天并不会宣判,她兴冲冲地换上新买的衣服,着急忙慌地带着儿子,坐了八个小时的车回家,给张玉环整理住处。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宋小女的眼底有抑制不住的雀跃,她说:

“他还欠我一个抱,这个抱,我想了好多年......

从他走,我总想抱、总想抱。

去看他也没有抱,那次打电话也没有抱,我非要他抱着我转。

从1993年欠到今天,他应该抱。”

说到最后,宋小女有些不好意思地把脸埋进了手掌中。

但那份期待,那份历经苦难折磨,依旧在提到这个人时就能被唤醒的娇嗔,还是从那颗被压抑了27年的心中,不管不顾地蹦了出来。

这是再牛的摄影师,都无法导演的真情流露,也是这场令人愤怒的冤案里,打动人心的亮光。

看到张玉环之前,宋小女还说着自己不激动。

可看到张玉环,尤其是大家抱在一起痛哭时,宋小女几次三番地晕了过去,最终不得不被送到医院去打镇定剂。

身体稍微好点后,她又赶紧回到张玉环身边,拉着他的手,摇头晃脑地说“你还欠我一个抱。”

可见,这个抱,她是真的想了很久。

有些东西,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被逐渐的淡忘;但还有些东西,时间过得越久,对它的渴望反而越强,那是在多少的委屈、心酸和不甘的时刻,都无比渴望的一个依靠。

想来不禁唏嘘,1993-1999年的六年,所有酸甜苦辣、生离死别都是宋小女自己在扛。

这个拥抱无关情欲,是一个女人奔波太久的疲倦与绝望,是她曾经求之不得的寸缕温暖。

在孩子被骂杀人犯的孩子,继而被孤立时,她想要一个抱;

知道肚子里长了瘤子,她想要一个抱;

在外打工看尽白眼,尝遍人间冷暖时,她还想要一个抱;

前路漫漫,看不到光亮,如果你能抱抱我,能抱抱我,该有多好。

5.

澎湃新闻发布了宋小女在前夫出狱后写的一封信,这封信的结尾,有这么一句话:

“1993年,张玉环给我留下了两个儿子,一个三岁,一个四岁。现在张玉环回来了,我要给他完完整整的八个人。”

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的眼泪实在忍不住了,我太能体会其中难言的成就感。

两个变八个!

张玉环,27年,整整27年,这个家,撑住了!它没有倒!

这句话的背后,又包含了她多少难言和未言的辛酸苦楚。

就像当初,她去探监时,总告诉张玉环自己一切都好,可是,张玉环出狱之后,她终于能笑着坦言“其实我过得一点都不好”。

谁都想象不出来,“我给你八个人”的背后,她是如何度过这近万天日日夜夜的折磨、揪心和牵挂。

现在,张玉环终于出狱了,宋小女也能放下心中最深的执念,用后半辈子去好好珍惜和弥补另一个陪了她二十年的丈夫吴国胜。

6.

张玉环平反出狱,宋小女因为一个拥抱,上了热搜。

她得到“中国好前妻”“傲骨前妻”的赞誉,但随之而来的,也有质疑:

有人认为,宋小女是冲着张玉环的国家赔偿,而来的。

作为新中国历史上含冤入狱最长的受害者,张玉环会得到数百万的国家赔偿。尽管,这些钱,没法弥补他的伤害和人生。

对此,8月5日,宋小女当着张玉环申诉代理律师程广鑫的面儿说:

“来日张玉环拿到赔偿,我不会要一分钱。”

这是她人生的第三次抉择,在很久以前早就想好了:

第一次,是她选择相信丈夫张玉环,是清白的,为他苦苦伸冤。

第二次,是她为了两个孩子,决定改嫁,和现任丈夫提出三个条件。

第三次,是她面对舆论,面对前夫张玉环,第一次提到钱,且以“不会要”的前缀。

当然,27年后,张玉环迎来清白和公平,不完全是宋小女的功劳。

还有一群善良而坚韧的人,值得书写:

像张玉环的亲哥哥张民强,20多年来从未放弃给弟弟伸冤,他每个月都要去法院五六趟,一共写了1000多封投诉材料。

张民强

宋小女的现任丈夫吴国胜,在娶了宋小女后,不仅花光积蓄给她治病,和她一起把孩子们养大,而且因同情张玉环的遭遇,20多年无怨无悔支持宋小女给张玉环伸冤。

为张玉环案翻案的一群公益律师,在案件时间跨度长,取证难度大的基础上,奔走数年,没有放弃,最终还张玉环清白。

公益律师和张玉环的母亲在一起

还有。

还有,几年前,张玉环案在网上曝光后,心怀善良的网友,不停转发,不停追问,不停呼吁,不停@公权力,要求重审。

我们不仅是在为张玉环呐喊,也是在为生活的这片土地,鸣锣敲鼓,守护正义。

团圆

这才是张玉环案,最感人的地方:

法律照不到的地方,还有家人。

家人来不到的地方,还有善良。

善良聚集在一起,最终等来正义。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