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恨别——《陈情令》江澄有感

女朋友不願意做,恨别——《陈情令》江澄有感

互联网 2021-04-12 00:22:02

2017级教育学院  教育学  田泽

“何为江澄?”“重莲紫衣,十七而立。恩怨难偿,骄矜独行。”

“可否具体?”“紫电追光,三毒刻骨。剑平天下,意可凌云。”

“可否再具体?”“杯酒独酌,知己难陈情。余生孑然,残月对孤影。”

只此三行,泪落满面。

图片发自简书App

江澄,字晚吟。意气风发少年郎,与魏婴一同长大,情同手足。原本,他们二人会被世人赞称一句“云梦双杰”。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的?是从魏婴开始亲近蓝湛吗?是从温家血洗莲花坞吗?是从江澄金丹被化吗?还是从魏婴于穷奇道带走温家众人?谁都不知道,可是就是不一样了。

温家血洗莲花坞,江澄痛失双亲。年仅十七岁的江澄,不得不担起“江氏家主”的担子。其中艰辛自不必说,本以为一切都会慢慢好起来。魏婴却从穷奇道带走了温家众人,执意作保。可魏婴所要保的,却是此时人人喊打喊杀的温家人。于魏婴而言,温情温宁姐弟对他和江澄有恩,且他坚信“锄奸扶弱”,自是要保。可于江澄而言,他是一家之主,承载着全族的性命与未来,他不能同魏婴一般凭心而为。他对魏婴说过,“你若执意要保他们,我便保不住你。”在他心中,魏婴高过“义”、高过“恩”。可以想见,当魏婴说出“保不住,便弃了吧”的时候,江澄该有多难过啊。后来江澄剑指旧友,方知寻道不同。

金子轩穷奇道被错杀,江澄没了姐夫。不夜天一战,江澄失去了最亲的阿姐以及他又恨又在乎的魏婴。到最后啊,这位最年轻的家主,至亲五人,只余孤身一人。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世事变更,江澄再与魏婴相见,却是十六年后。我们总在讲蓝湛珍藏“清心铃”十六年,问灵十三载。却很少有人在乎,江澄也是将“陈情”藏于袖中十六年。他又怎么会不在意魏婴呢?不在意魏婴,悬崖上那一剑他还是刺在了石头上;不在意魏婴,魏婴跳崖之后,他在崖下苦寻许久;不在意魏婴,十六年来他大肆抓捕修炼“诡道”之人,他不过是希望魏婴能回来;不在意魏婴,魏婴重生回来再相认,他问他“回来为什么不先回莲花坞?”。江澄嘴里喊着恨魏婴恨魏婴,可真正伤害魏婴的事,他从来都没做过。

图片发自简书App

魏婴怕狗,若真有心,当年乱葬岗一战,江澄便该带狗前去;若真痛恨,得知魏婴身份之后,江澄便该将此消息公之于众,魏婴哪得安宁;若真不想魏婴回来,金凌刺了魏婴一剑,江澄就该觉得解恨畅快,而不是紧皱眉头,难掩担忧。江澄此人啊,就是嘴硬心软,就是口是心非,就是表面恶毒。

可你说江澄不该恨魏婴吗?父母的死,姐夫阿姐的死,或多或少,都与魏婴有关。明明他才是江家的少主,却处处被魏婴压一头,连父亲都说魏婴比他更懂江家的家训。说好的“云梦双杰”,说好的“将来江澄做家主,魏婴便做他的下属”,到最后,只换来魏婴的一句“对不起,我食言了”。可是魏婴又有什么错?他走“锄奸扶弱”这条独木桥,走的又是多么艰难。他毫不犹豫将自己天资傲人的“金丹”剖给江澄的时候,不仅不求回报,甚至一直瞒着江澄,不愿告诉他。江澄后来的一切,说是魏婴给他的,也不为过。可是江澄的金丹也是因为保护魏婴才被化掉的,可是魏婴也是因为出去给师姐和江澄买药、买烧饼才差点遭遇危险的……这世上之事,是非恩怨,哪能说得清呢。千言万语鲠在喉中,江澄只能说一句“各人回各人那里去吧”,也只是,故人作别有辞言不能。

师姐是意难平,“云梦双杰”也是意难平。若是没有中间的种种变故,到如今,又该是另一番光景了。江澄这一生,本该是很好的一生。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