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冥府之影暗之地-第一章 序 红瞳

女主是红瞳的玄幻小说,冥府之影暗之地-第一章 序 红瞳

互联网 2020-10-25 04:18:51

第一章 序 红瞳

雨已经下了一整个星期,而且不曾停过。街上空荡的,看起来是那么安静,凄凉。这世界就像是一副油画,只是偶尔闪现的紫红色闪电把人们拉回现实,告诉人们这油画是真实的...

画这般美,可他并无心欣赏。

男子跌坐在地上,雨早已打透他的衣服,如黄豆大小的雨击打在他的脸上。可这样也换不回他的其他表情,他的脸上,只有无尽的惊恐。

男子惊恐于眼前,那是一个他从未见过的怪物——身高近五米的巨人!

巨人轻蔑的看着男子,男子也是第一次仔细看他面前的怪物。细密的鳞片布满了巨人的两鬓角,满头白发在雨中飘散,但却没被雨水打湿,如雕塑一般像是被雕刻出来的脸,尽管雨水会模糊男子的视线,但还是可以轻易的发现巨人的脸是如此白皙。

他看自己的眼神就像是狮子在看着自己爪下的猎物!

“大人,我们素不相识,你已经追了我近一上午了,你要什么,我统统给你!”男子跪在地上,惊恐的说道。

“哼”巨人嘲弄着脚下的玩物。“凌兰非,你不是很强大吗,率冥府三万人就能灭我影界十万精兵。若是让你的手下看到你现在的样子...哼,凌兰非,你就是个笑话。哈哈哈..."

”凌兰非?您认错人了吧,我叫张光威,而且我只是一个普通的跑酷俱乐部的成员,我哪里有什么三万人啊,我能离开了吧。”张光威悻悻的向一旁爬去,心里想着‘他一定是认错了人,认错了人...’

巨人轻笑,张光威突然发现自己竟无法再向前爬上一步。

“哼,我不管你是凌兰非还是什么狗屁张光威,你的性命即将被我收下”巨人的脸贴近张光威,紫红色闪电掠过,把巨人的脸照的像是来自九幽之下的鬼怪一般。

刹那间,巨人虚空拿出一近八米长的利器,利器身上泛着妖异的紫黑色光芒,巨人眼中出现一丝不可思议的温柔,轻抚利器的刃。

“从现在起,你的生命将就此终结。记住我的名字,我叫帝暗!”巨人的话语都温柔了。

张光威被眼前的一幕惊得久久不能回神。

突然,帝暗的目光从温柔变成了残忍。毫无征兆的,帝暗将手中利器射向张光威。

利器贯穿了他的身体。张光威甚至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

银白的发遮住了帝暗的双眼,但张光威仍用他最后的生命记住了帝暗右眼发出的猩红色光芒。

“从现在开始,我,才是整个影暗大陆的主宰!我,才是,王!”帝暗高声笑着,那柄利器重新会到他手中,帝暗小心的用手中利器轻刺地面,不是很重却发出似暮鼓晨钟般的声音,甚至连漫天的雨水都有了轻微的波动,帝暗轻叹“时间,抹杀!”最后一个字音刚落,帝暗的身体连同着说的话一同消失,还有张光威的身体,不过后者的消失方式是彻底的毁灭而已,一点粉末都不会留下。

一个星期的雨终于在此时有了些微微放晴的意思...

......

“啊啊啊...”张光威终于叫出了声音,他还沉浸在刚才的惊恐中‘我不是应该死了吗!’

良久,他恢复了正常,看着四周的陌生环境,刚想下地却发现自己的身体是那么无力,想要叫人来帮助自己,口中却只能发出‘啊啊啊’的声音。

他挣扎着伸出自己的一只手,才发现了不对劲。心里大喊‘我在哪?’

但嘴里只能发出“啊啊啊!”

叫声惊醒了一名男子,他发色淡黄,偶尔在灯光的映射下会发现几根银白。面若刀削,时光并没有在他的脸上留下印记,只是愈发刚毅的脸颊告诉着张光威他的年纪。目光中是无尽的温柔,看的张光威有些不适,他还是第一次被一个男人以如此的目光看着。

“小非,你怎么了,爸爸在这,不哭啊,不哭”男子开口了。令张光威没想到的是这个男人竟然是自己的父亲。

‘难道我穿越了,靠,这不是只会出现在小说中的情节吗!!!‘张光威心中早已问候了一万遍那个叫帝暗的巨人的亲友,只是他说不出了而已。

渐渐的,张光威感受到了那个叫父亲的男人身上带给他的温度,他在父亲怀中静谧的睡去了。

男人发现孩子已经睡去,便把他放在了床上,一个人自己走到了门口坐了下来。

男人伸出手,他的手上泛起青黑色的雾气,升腾着的雾气并没有在风中散乱,而是组成了一个人,一个女人。

尽管只是用黑色的气组成的人形,但还是掩盖不了女人风华绝代的美。女人发漆如墨,与她的肌肤形成了强烈的对比,身体纤细,双手握起放在小腹,身着一身淡蓝色长裙,只露出了脚踝部分。这样的女人勾不起任何男人一丝邪念,因为她,就是造物主手中的杰作,完美,没有一丝玷污她的念头。

男子的目光陷入了一阵迷醉,明知是雾气但他还是忍不住的想去抚摸她,男人轻拉女人的手,雾气缠绕在手中,仅是这样,男人就已是很满足了。

“我凌天的福分还真是好,能娶你洛冰兰为妻,还有了我们的孩子,他叫凌兰非。可你为什么又突然消失了呢...”男人自言自语着。

“是啊,兰非,兰飞。我的冰兰啊,你现在飞到哪里去了啊,你知不知道我现在很想你。”说着,男人的眼睛微红,泛着泪光。

男人的目光看向了屋里熟睡的张光威,不,现在他叫凌兰非!

男人忽然感叹“诶,我只是很可怜这个孩子,我的孩子啊,他没有了妈妈,不知道他会不会感到孤单呢。兰啊,我知道你身份超然,跟我在一起你也是顶着家里的反对,我很怕你的族人知道了这个孩子会对他不利。还有啊,老婆,我刚才用我的暗之力检查过他的身体,没有一丝能能量反应,还有就是他的眼睛,一只是正常的白色,而另一只眼睛却有点泛红,我记得,当今帝王帝暗的眼睛也是有一个是红的吧,难道我的还是天生的帝王命。哈哈哈...”

“兰,保佑我们的孩子吧。希望他好好的。”男人散了自己心爱女人的影像,起身遥望着星空,望的出神...

......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