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奮青進校去——半步人間(岑偉宗)

奮進人,奮青進校去——半步人間(岑偉宗)

互联网 2021-04-20 16:15:59

【星島日報報道】(作者岑偉宗,作詞人,音樂劇創作人。曾獲金像獎、金馬獎及香港舞台劇獎等。資深語文教師,為香港公開大學語文及教育學院兼職導師。) 音樂劇《奮青樂與路》去年九月重演落幕,監製何力高同時宣布「賽馬會《奮青樂與路》品格教育音樂劇計畫」將會開展,並由香港話劇團接手發展,宣布那刻,台下不少觀眾(包括校長、教師和學生)都傳來歡呼。往後經一輪籌備,終於到今年三月十三日,這個品格教育音樂劇計畫正式舉行了啟動儀式,標誌了這個為期三年的教育項目會進入學校。 《奮青樂與路》這音樂劇最大的特色是幕前演出的全都是年輕學生,幕後製作和創作的,則是我們這些早就離開校園,而且在演藝圈里打滾多年的成年人。猶記得二〇一七年九月初首演過後,西九文化區的劉祺豐就跟我說:「這不就可以發展成香港《Matilda》嗎?」得此讚譽,實在是全體參演的師生功勞。但我知道,學生終究會成長,在香港的環境,能重現首演的感動和奇迹,並非輕易的事。也想不出到底可以循怎樣的途徑去延展這「項目」。 卻原來,有心人早就把《奮青》這項目推上了議程。據香港話劇團外展及教育主管,也是這音樂劇教育計畫的負責人周昭倫先生憶述,二〇一八年三月底,利希慎基金的何宗慈女士、香港賽馬會就約他在香港話劇團見面。「那次見面之後,就要趕在五月把全套品格教育的計畫草擬出來,並且趕及在九月重演《奮青》時正式宣布。」周說,「這個音樂劇計畫其實是藉着排演而達到品格教育,到底規模如何?照搬何力高原本監製的《奮青樂與路》那模式,再招募學生演另一次?還是把這個戲帶到很多學校里去?」 最後,當然是選取了後者。其實原因也很容易理解,資助機構當然希望受惠的對象數目愈多愈好,策劃者的目標則是想參加的人都「獲益匪淺」,平衡之後,目前就是把《奮青樂與路》這音樂劇帶進校園里,由各參加學校的學生演出。香港話劇團則提供專業導師(戲劇、音樂、舞蹈)指導師生、訓練學生。經招募及篩選之後,共有三十所學校參與,將會於三年之內,在校內演出經刪節的二十分鐘版本《奮青樂與路》,再下一階段,則是依據參加學校的推行情況,以聯校合作的方式,演出長版本(五十分鐘或九十分鐘)的《奮青樂與路》,全部演出會在校內場地進行,真正「遍地開花」。 香港話劇團的演員陳煦莉是這次計畫的藝術指導。她把本來兩個半小時的音樂劇濃縮成三個長短不一的版本,旨在畀學生即使是演短版本的音樂劇,依然能體驗到合唱、對唱、分部等等的音樂趣味,而各自的敘事內容也自足圓滿。這實在是艱難的工程。換了是我就不知該從何着手,陳煦莉說:「其實高世章(作曲)和莊梅岩(編劇)也很難得。我改了一個二十分鐘的版本,高先生大刀闊斧把劇本的敘事角度由男主角轉到女主角,從她的眼中去重述事件,令幾首原劇里各具特色的點題歌曲,都可以安排進去。我最多都是做撮要,只有他們才可以下這麼重手的改動。」 畢竟這也是個音樂劇教育計畫,他們如何融合藝術和教育,始終是重心。「這計畫要問的是學生經歷了些甚麼事情,完成計畫之後會變成甚麼人?」周昭倫如是說,一如大多數的教學歷程,他們跟學校的老師緊密合作,了解學生參與計畫之初的狀況,然後在完成計畫之後進行學生內省評估。「在籌備過程里,我們參考了不少情意教育的測量資料,把這些項目定為評估參考。」另外,香港教育劇場論壇也有研究員參與這計畫,會跟進個別學生的轉變。 籠統的說,教育離不開「知識」、「技能」和「情意」,前兩者經過灌輸、練習和牢記,總有些成效。最難教的,要算是「情意」——要學生在對事物的態度、感情、價值觀等方面有轉變,那是深層的、心理上的改變。溫和的轉變,通俗地說是「潛移默化」,要個人感情上有「突變」,非要經歷人生劇變不可,難道真要家變重病,頑劣學生才可立地成佛?戲劇活動可說是「替代方案」。其實,排一齣,牽涉群體合作,群體合作又免不了爭執、協調、交流、互助種種人際溝通。音樂劇要唱要跳,比一般純演話劇更易體驗到挫敗和成功,舞步從跳不齊拍子到整齊好看,演出同學要經歷多重掙扎和苦練,互相扶持才跨得過去。這一切,都在短短的兩三個月排練時間里完全體驗,絕對是多元多感官的整體教育。 當然,血氣方剛的少年,如何闖過難關,除了靠自己的意志,還要有適當的導師引領。周昭倫在香港話劇團處理外展及教育工作多年,大概也深明此道。談到導師,這次計畫每所學校都會委派三方面——戲劇、唱歌及舞蹈的導師到校指導。「面試時,我們看重的是導師跟學生的溝通能力,只會說教的,就比較為難了。」周說,「現時請到的導師,都有關懷學生的特質。」為了令大家都信心滿滿的進學校,在前期階段,香港話劇團為導師安排了多次工作坊,除了有《奮青》創作人的「解戲」,還有原監製何力高對於音樂劇教育的心得分享,更重要是安排了一節工作坊,請來教育學者王慧玲指導如何跟學生做跟進匯報的技巧,兒童發展治療顧問陳玉珍講特殊學習需要的處理竅門,可見對導師照顧有加。其實我還訪問了兩位進校的導師,但因篇幅所限,要餘言後續了。 由澳門文化中心十五周年的音樂劇《我要高八度》,蛻變成中學品格藝術教育的《奮青樂與路》,這齣音樂劇一路走來,都充滿奇緣,曾經參演過的,都變成朋友。我樂見它今天以另一姿態走進校園。劇中的阿翔有句歌詞云:「蝴蝶飛不過遠洋/也落到心窗/如清風給我撥涼/乘風向上/願再如蝴蝶飛/為有緣人把歌送上。」祝願《奮青》繼續遇上有緣人。

睇更多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