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死在火星上_第一百一十四日(3)人间失格_起点中文网

人间失格电影快速看,死在火星上_第一百一十四日(3)人间失格_起点中文网

互联网 2021-01-23 05:44:17
在线算命,八字测算命理

夜深了。

唐跃裹着衣服和毯子坐在椅子上,口鼻呼出白色的水汽,在昏暗的灯光下翻腾消弭。

他开始了第二轮的尝试,这一次他不敢用太多番茄种子,毕竟种子数量也是有限的,试验性地种植他只取了两颗种子,取一颗他担心会有偶发性的死亡,取两颗则能保证样本数量足够。

那两颗种子此刻正躺在磁带盒内,那是唐跃专门为它们准备的温床,它们将在那里孕育出两个全新的生命。

这两株新生的幼苗将为它们的兄弟姐妹们探明前路。

最终是什么结果很难说,但是在大概率上会失败。

唐跃已经无法再提供更好的生存条件了,唐跃在照顾先前一批番茄苗时几乎是把它们捧在手心里,但它们仍然没能活下来。

唐跃也决定了,如果这两株番茄幼苗再次死亡,他就不再让它们白白送死了。

同为这个宇宙中幸存下来的同胞,他没有权力,也不再愿意剥夺其他生物的生命。

还是给这个宇宙多留下两个生命的种子吧。

否则就太孤独寂寞了。

麦冬已经休息去了,通讯系统中没有人,昆仑站内很安静,唐跃趁着自己脑子还灵光,还有时间来回顾自己的一生。

一般来说回顾人生这种事老人才会做,老人们坐在自己的棺材上回首自己的一生,欢笑也好幸福也好悔恨也罢遗憾也罢,那些或美好或悲伤的往事,皆不带去。

唐跃毕竟也是个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了,唯一令他有点遗憾的是,他的人生还不够长,可供回忆的故事太少,太遥远的记忆太模糊,而眼前的经历太乏味。

唐跃有些后悔自己上学时没有打过群架没有揍过校长。

瞧瞧电影里那些年轻人的青春,哪一个男孩没有打过架?哪一个女孩没有打过胎?

没有打架和打胎的青春,那叫青春吗?

唐跃想起自己当初的初中同学,无比生猛,此兄与同年级的某位女生干柴烈火打得火热,最后竟发展出相约私奔这种戏码来,此兄回家从抽屉里偷了他爸的工资卡,与小姑娘坐上火车,奔逃千里双宿双飞,简直是现代版的张生与崔莺莺,罗密欧与朱丽叶。

最后结局,当然是不出意外地被警察叔叔抓了回来。

看着小两口站在主席台上哭哭啼啼,唐跃站在底下一边唾弃这种不务正业的错误行为,一边忍不住多看了隔壁班班花两眼。

唐跃年轻时就没这么个小姑娘跟他看对眼。唐跃掂量掂量,否则以他的脾性,必然也是不屈服于家长学校强权的一株杂草,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唐跃在五分钟之内回顾了自己从八岁至二十二岁的人生。

他一怔。

我靠,这特么的也太快了吧?

十四年的光阴五分钟就扫了一遍?难道说自己这一辈子真的平平无奇,平淡至极?

于是唐跃再次回顾了一遍自己的人生经历,这一遍他仔仔细细,事无巨细。

所以这一次他花了八分钟。

“我是不是该写一封遗书了?也到这个时候了。”

唐跃爬起来坐直了,活动活动手腕,从抽屉里找到一支笔。

遗书这东西,有备无患。

所以最好还是趁着自己能动弹,大脑还清醒的时候写好,以免到最后脑子不清楚了再提笔,写出来的东西跟鸡爪子爬出来似的,鬼都不认得。

“亲爱的麦冬小姐,亲爱的老猫——如果你还活着:

这封信是我对这个世界的告别。”

唐跃一边写一边低声叨念。

“我不知道谁能看到这封信,或许是老猫你,或许是某个外星人,或许是很多很多年之后火星上诞生的智慧生物……最后一个应该不可能,这张纸应该保留不了那么久。

麦冬不会看到这封信,你们谁也别把这封信给她看,因为这封遗书中不会有什么好话。

首先,我要对这个世界说:

CNM!

听到没有?

CNM!NMD!

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我来给你翻译一下:CNM是一串英文缩写,全称是China National Missile,中国国家导弹计划,而NMD也是一串英文缩写,全称是National Missile Defence,美国国家导弹防御系统。

好了,我要跟世界说的就是这么多。

对了,还有,世界你如果还有那么一丁点的公平正义与良知,就给我保佑麦冬那丫头好好的,平安无事。”

唐跃顿了顿,接着往下写。

“接下来是老猫,老猫你究竟在什么地方?你不会真跟火星流浪狗那条蠢狗私奔去了吧?问题是你又没那啥,你怎么能满足它……

老猫,无论你是死是活,如果你还活着,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肯定已经死了。

我来告诉你去哪儿找到我——鹰号飞船往东边走三十米,那里有座墓,我就躺在那里,不过我死了没人埋,如果你想埋我,那就帮忙埋一下吧。

还有,我的死相可能不太好看,麻烦你兼职一次入俭师,帮我整理一下仪容仪表,如果我是趴在坑里的,麻烦你把我翻过来,让我平躺——因为屁股朝上我总是不太放心,另外,希望你能把我的中指竖起来,一个朝天,一个朝地。

这是我最后一次找你帮忙了。”

唐跃停下笔。

他的这封信还未写完,但他想休息一下……有些话实在是太沉重,重到这支脆弱的笔尖承受不起。

“从地球消失的那一刻起,我存在的意义或许就随着它一起消失了,我做什么都是徒劳,一两个人无法延续种族,更无法重建文明,我们甚至连记录文明的历史都办不到,我只是一遍又一遍地重复每日的固定工作,麻木而漠然地等待死亡的降临,用太宰治的话来说,这是人间失格,而且是真正的人间失格。”

唐跃起身离开椅子,靠在气闸室的舱门上,目光怔怔地注视着桌面上的纸和笔。

早知道这次火星登陆任务如此操蛋,他当初就不应该参加,或者不应该留下来完成最后的收尾任务,和地球和猎户座一号一起人间蒸发多好,嗖地一下就没了,省得在这里受罪,遭受这无穷无尽的折磨。

想想地球消失之后他独自一人在火星上待了多少天?

这么多天以来,他与饥饿斗争,与低温斗争,与疾病斗争,与孤独斗争,与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绝境斗争,直到今天,他可能到达了自己的极限。

“老猫啊老猫,这回我可能是真的要修成正果了。”唐跃的困意慢慢地袭了上来,眼皮越来越重,眼前逐渐发黑,“不知道我积的功德够不够封成火星大求生菩萨啊?”

他的背后突然一空,唐跃不受控制地往后仰倒,吓了一跳睡意顿消,气闸室的舱门忽然被什么人打开了。

紧接着他靠在了一个毛茸茸的肩膀上,冰冷的寒气刺得他打了个哆嗦,一只爪子探过来拍在唐跃的肩膀上。

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可以想象那家伙还是一如既往地咬着牙笑,喘着粗重的气息。

“不够……还早得很呢!”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

最新推荐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