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五章 九玄_涂生1

九玄破空txt,第五章 九玄_涂生1

互联网 2021-02-26 20:33:40
返回第五章 九玄  涂生1首页

关灯护眼    字体:大 中 小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灵尘单膝落地,一掌击打在地面,掌力之大,周围树木皆是一颤,数百颗或大或小的石头拔地而起,为他挡下了纵横捭阖的红刃。所有石头四分五裂,灵尘趁机跳出数丈,远离法阵的范围。还不待他缓过来,不料脚底一阵剧烈的颤抖,但见一张金色法网瞬间将他包围。“触动禁制,插翅难逃。”一个带着笑意的女子声音传来。赶过来的众弟子皆剑指灵尘,纷纷让出一条道,低声道:“陆英师姐。”只见一个年轻秀丽的女子在众弟子的簇拥中走到灵尘面前,见到灵尘时她神情微微一讶,笑意更深了,道:“看来今天有大收获,竟擒住了白虎君。”灵尘也是微微一笑,道:“带我去见你们门主吧。”陆英将他上下打量了一遍,道:“身为剑灵,无剑傍身,量你也闹不出什么,带走。”法决一捏,金色法网变做一条绳子将灵尘双手捆住。几个弟子押解着他来到一个巨大的山洞面前,洞中无人,前方不远还有光亮,穿过石洞前行数步,眼前豁然开朗,整个西海一览无余。一块平坦且突出的岩石之上,云昙翎迎风而立,静静地看着眼前茫茫沧海,而目光所致,正是沧海中,那傲然孤立的无生石。陆英不失恭敬,上前低声道:“门主,人已带到。”云昙翎收回目光,缓缓转身,看着灵尘。灵尘与她对视,似乎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眼前的人就是紫浅,可眼下的处境却提醒着他,她不是。云昙翎示意众弟子离开,只留陆英在此。月色皎洁,黑夜朦胧,片刻的安静后,灵尘看了看立在沧海中的无生石,从容不迫道:“门主莫非不知我来此的目的?竟将我带到无生石面前,就不怕我毁了它?”云昙翎安静道:“你的目的我了然于心,我只是没料到,紫浅会派你来。”一个“派”字,让他心中有些不快,灵尘觉得有必要纠正一下:“并非紫浅遣派,而是我主动请缨,来取你性命。”云昙翎轻笑:“无论如何,终究是你的一片忠诚。”“忠诚”二字再度引起他的不快,灵尘更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我并非是对紫浅忠心耿耿,更不是她的下属,替她做事,只是还债罢了。”陆英道:“那你可有想过,你毁了无生石,门主将与你结下不共戴天之仇?”灵尘道:“当然知道,可那又如何?我的原则永远不会变,有仇必报,有恩必回,说一不二,言出必行。”云昙翎沉声道:“我不管你是报恩还是还债,在我眼里,容不得对无生石造成哪怕一丝威胁的人!”灵尘淡然道:“既然如此,你我注定水火难容,势不两立。”陆英真想将紫浅的一切阴谋告诉他,脱口而出:“明明是你信错了人,竟还有脸在这里义正辞严……”这时,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不必与他废话,我早说过,对付这种有眼无珠是非不分之人就该直接挖了他的眼!”但见一位年近半百的人走进洞内,此人头发灰白,有些显老,右手杵着法杖,眉头微皱,神情不耐。陆英低头行礼:“松月长老。”云昙翎也微微低头:“师叔怎么来了?”松月道:“有弟子告诉我,抓到剑灵了。”听到那句“有眼无珠”,灵尘心中一沉,他的眼睛早在千年前便败在了玥银剑下,从此他的世界再无光彩,这是他曾经战败的伤疤,刻骨铭心永生难忘,当然听不得半点不屑之言,但也不生气,冷声问道:“有眼无珠可是说我?”松月道:“是又如何?”灵尘冷笑:“你可以去死了。”捆在他手腕的绳子徒然四分五裂,信手一挥,一道利刃向松月打来。云昙翎脸色一沉,岂容他乱来,法决一捏,一道障碍挡开利刃。“剑灵休要猖狂!”松月一挥法杖,数十道光剑向灵尘打来。灵尘翻身避开,轰然巨响,光剑将他身后的石壁打出一个大坑。灵尘有些吃力,此刻玥银剑又不在身边,加上自己的魂力大不如前,连曾经的一成都还没有恢复,实力实在悬殊。灵尘捏碎一块岩石,岩石被粉碎成沙,趁其不备朝松月撒去。松月赶紧以袖掩面,大怒道:“抓住他,不能让他逃回魔界!”号令发出,洞外弟子蜂拥而入,灵尘后退至海岸时,凌空而起。云昙翎瞳孔一缩,西海之上的结界禁制已然被启动,层层叠叠将无生石护在其后。看着近在咫尺的目标,灵尘手中白光散发,然而在此同时,紫色的雷霆已撕开苍穹,响彻大地,再次对他发出警告。灵尘心中不甘,此刻是毁了无生石的最好时机,但同时,他也逃不过禁神咒对他的惩戒,若他身受重伤落入云昙翎手上,还不知道会被她怎样,他虽然口口声声说要报答紫浅,但也没必要送上自己的命吧,更不至于做到这个份儿上,况且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来日方长,有的是机会。这么想着,他收住自己的力量,果然见得天空发怒的雷霆也随即消失,风平浪静,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灵尘转身看着海岸之上举剑提防他的众人,笑道:“不用紧张,今日我没剑,折腾不出什么,告辞。”灵尘破空而去,他一离开西海的范围,云昙翎松了口气,不过,他真以为这里是他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么?二话不说,她提剑追去。身后风声鹤唳,灵尘便知是她追来,当下手中变幻出一把匕首,停住身形,猛然转身向云昙翎捅去。云昙翎面不改色,白皙的手指紧紧箍住他的手腕,白光一闪,但见一个白玉一样的镯子缠上了灵尘的手腕。猝不及防被她一扔,灵尘整个人跌入了茂密的丛林。灵尘从土地里抬起头来,被摔得腰酸背痛,刺杀不成反被揍,弄得狼狈不堪。看着自己左手腕上的镯子,刚想起身,却不料身体像是被什么突然狠狠一拉,又将他拽回地面。小小的镯子,竟然重如千斤,灵尘被压在地面,手足无措,道:“这,这是什么?”“九玄镯。”云昙翎居高临下看着他。好在四下无人,不然趴在地上被人如此盯着,的确很丢人。灵尘挣扎道:“放开我。”“这镯子连狂兽都制服得了,更何况是你,别白费力气了。”灵尘道:“你想怎样?”云昙翎似笑非笑:“从今往后,有这个东西压制于你,你还能翻天不成?”云昙翎淡淡说完,转身离开,灵尘抓狂道:“你回来,给我解开!”云昙翎充耳不闻,独自往西海的方向走去,九玄镯施咒之时,重如泰山,况且一旦戴在了谁的手上,便在谁的手上入肉生根,无法取下,除非他把手砍了。云昙翎不知走了多久,手上捏决,解开了九玄镯的咒语,然后继续向西海的方向走去,天黑路暗,树木丛生,走着走着,她竟然迷路了。云昙翎无奈叹息,方才为了追他,远离了西海,一时竟不知那边是西方,她拿出方针,琢磨着方向。不料这时,风吹草动,云昙翎凝神,有动静!但听漫漫黑夜中一个男子声音传来:“紫浅,不想他死就交出玥银剑!”云昙翎脸色一沉,这语气似乎在对自己说,被别人误认成紫浅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她早就习以为常,看着前方那个蒙面的黑衣人,神情平静,又看着黑衣人腋下夹着的灵尘,神情依然平静。此刻,灵尘昏迷不醒,显然是刚才被人趁其不备,打晕过去的。蒙面人将一把利剑架在灵尘的脖子上,赤裸裸的威胁。云昙翎心中诧异,但此刻只能随机应变,平静道:“杀了他正合我意。”蒙面人显然没想到“紫浅”竟不吃这一套,狠狠盯了灵尘两眼,道:“早听闻魔界的人冷血无情,今日一见,果真如此!既然你我皆欲斩杀此人,那我这就送他上路。”说罢,手起刀落,锋利的剑刃朝灵尘的脖子切了过去。云昙翎挥出一片叶子挡开剑刃,大风扑面,顺便吹开了蒙面人脸上的黑布。。蒙面人后退一步,神情错愕。云昙翎见到蒙面人的样子,心中大骇,这个人竟是赤关炎门的少主,何宗岚的儿子,何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

首页我的书架阅读记录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