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060 知道我是她什么人了吗?

一人之下那肉块是什么,060 知道我是她什么人了吗?

互联网 2021-05-14 12:56:35

站在前面的男人,一袭纯黑色西装,身姿挺拔,鼻梁高挺,一双狭长的眸子美轮美奂却又尊贵危险,精雕细琢的轮廓,完美的如同古希腊神话里的神,浑身都透着股冰冷倨傲的迫人气场。

在他的身后,还站着一个神态恭敬的男人。

全班同学,不论男女,全呆呆地抻着脖子看,那简直就是如梦境般完美的画面。

大多数人都只在杂志新闻上见过傅冥寒,并未亲眼见过活的,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是谁,完全是被他的美色和气场所迷惑。

李玉明亦是如此,她仿佛被噎住了:“你们……”

眼前男人这身装扮,绝不是普通人,她那嚣张的气焰顿时蔫了,取而代之的,是被一种恐惧渐渐笼罩。

不会吧,他就是电话里给凌珂请假的那个男人?

怎么这么眼熟呢……

刚刚气喘如牛跑进教室的女生,亦是才从震惊中缓了过来,她之前只看到了那个男人,并没有注意旁边戴着棒球帽的女生,可想而知凌珂摘下帽子时她的震惊,这会儿她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低声尖叫道:“傅冥寒竟然是来送凌珂上学的?”

傅冥寒?!

同学们如同被点醒,一个个面面相觑,都是不可置信的表情,那个仅存在于传说中的男人竟然真真实实的出现在他们眼前了?

不过这种疑惑转瞬即逝,因为除了傅冥寒,帝都不可能再有人拥有这般气场。

一瞬间,教室内掀起了一阵此起彼伏的惊呼。

“O.M.G!真的是他!”

“比照片里还要帅一百倍,不不不,是一万倍!”

“这是什么颜值啊?简直逆天啊!”

“江赫云对不起了,我要换老公了!”

而怔楞在讲台上的李玉明更是如同被五雷轰顶,彻底懵逼了。

这男人是傅冥寒?那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冥王?

反应过来的李玉明立刻点头哈腰地迎上去,跨下讲台的时候差点一个趔趄摔在那,扭了两步才勉强稳住平衡。

腿都软了……

她在衣服上擦了擦手心的汗,伸出颤抖的双手有意想和傅冥寒握手。

可正当她离男人还有三步距离时,薛绍良便上前一步,示意她站在原地,不要再靠近了。

李玉明局促地站在原地,不自然地咽着唾沫,仿佛在等待死刑宣判。

该死啊,刘主任是疯了吗?凌珂的后台竟然是傅冥寒,为什么不早点告诉她啊!这不是存心要害死她吗?

这时,傅冥寒缓缓看向李玉明,他面无表情,可眉宇间的戾气却依然铺天盖地,让人毛骨悚然。

乃至于整个教室都乌云密布,令人窒息。

紧接着,男人低哑的嗓音徐徐响起:“知道我是什么人了吗?知道我是她什么人了吗?”

男人的视线如同极地的风,李玉明感觉五脏六腑都要被冻成冰渣子了。

“知道知道,您之前已经电话请过假了,是我忘了,”她想起刚刚对凌珂的态度,简直悔不当初,扫了眼教室里的学生,像门外侧了侧,紧张地低声道:“我……我之前也是为了她的学习着想,可能对她过于严厉了,您放心,以后我一定会照顾好她的。”

傅冥寒那张冰冷疏离的脸,再加上侵略性极强的目光,李玉明后背已经全都湿了。

男人语气平淡:“看你表现。”

李玉明差点咬了舌头:“您……您绝对放心!”

她这才恍然大悟,最近学校发生了很多事,张天霖和唐槿汐莫名退学,这些绝对都和凌珂有关,都和眼前这个男人有关,她回想了从凌珂上学以来,自己对她的态度,越想就越战栗,非常有自知之明的预测到了自己目前也就能活到凌珂毕业了,一定得趁凌珂毕业前好好表现,争取给自己续命啊。

看着她的表情,薛绍良很是无奈:主子对凌珂小姐太上心了,这种小事让手下打个电话就行,主子竟然兴师动众的亲自来了,看来主子真不知道自己的气场到底有多可怕啊,都快把对方给吓尿了。

这时,走廊上又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位身穿正装的男人走近。

是校长的秘书。

他恭敬颔首:“傅先生,校长提前不知道您要来,有失远迎,让我一定邀您过去聚一聚。”

薛绍良代答:“不好意思,主子今天还有别的安排。”

秘书有些着急:“啊,几分钟就行……”

平时这些人想见傅冥寒一面简直难于登天,薛绍良觉得主子出现在这实在太过瞩目,再不离开,不定还会有什么人来,便给主子使了个眼色。

傅冥寒斜睨了他一眼,然后目光落回教室内,神情动容地看向坐在后排的凌珂。

虽然这不是凌珂第一天上学,但却是他第一次亲自送凌珂上学,心情和从前完全不同。

分别这一眼,竟然很神奇地萌生出一种把自己女儿送到学校的错觉,如果她真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该有多好,那样他就可以用一块糖把她骗走,骗到集团,骗到会谈的地方,永远绑在身边。

这边正感怀着,对面的凌珂已经潇洒地跟他挥手拜拜了。

真是个小白眼狼……

“傅冥寒看凌珂的眼神也太宠了吧!”

“不愧是冥王,咱们的校霸在人家眼里就像个叛逆期的小朋友。”

“凌珂真不简单啊,没想到她真的跟傅冥寒在一起了!简直就是现实版的灰姑娘!”

“不行了,我要羡慕死了!”

经过上次的篮球事件,大家对凌珂的态度整体有所好转,有的甚至成了她的迷妹,这会儿大多是发自内心的羡慕。

除了王雨橙。

许久没出声的王雨橙,掌心的肉早就被自己的指甲抓破了,她咬牙切齿地在心里咒骂:你们还敢说的再大声一些吗?要不要让凌珂更得意一些啊?

她早在第一眼看到男人的时候就认出了他是傅冥寒,本以为他是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神明,而当她实实在在的看见男人那张盛世美颜后,心中那渺茫的希望与不安又燃烧起来。

可当她反应过来,男人竟是来送凌珂上学的,她完全呆滞,看着男人望向凌珂的眼神,她简直嫉妒到发狂。

凌珂真的傍上了傅冥寒,连唐槿汐都得不到的男人,她竟然得到了,看来那天车里的男人也是他……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属于自己的东西被别人抢走了。

眼见着傅冥寒要离开,王雨橙真想跟着去啊,她怕错过这次,就再也没机会跟男人认识了。

可她还没想好该怎样和男人搭话。

纠结了片刻,等她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竟已在众目睽睽之下,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椅子向后滑动的声音在这个寂静的教室内尤为刺耳。

果然,身体是最诚实的。

如果傅冥寒注意到她,她该说些什么?该如何给男人留下一个无辜又可人的印象呢?

但事实证明,她想多了,傅冥寒压根没看她,男人垂着眸子,长腿迈着沉着的步子,直接转身离开了……

所有同学都向她投去了异样的目光。

谁不知道她那些小心思。

她的心瞬间坠入冰窟,脸刷地红到了耳根,她尴尬地站着,坐也不是,走也不是,简直就像个跳梁小丑,讽刺极了……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