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人之下3》高开低走,都是腾讯更换制作团队惹的祸?|界面新闻 · JMedia

一人之下诸葛青对王也第几集,《一人之下3》高开低走,都是腾讯更换制作团队惹的祸?|界面新闻 · JMedia

互联网 2021-05-15 09:30:18

文|数娱梦工厂 H a n a

编辑|蟹老板

《一人之下》的粉丝们或许很难想到,在开播的七周后,这部被称之为国内动画打戏巅峰的第三季,会沦为该系列的最低分作品。

四月下旬,备受期待的《一人之下》第三季以一段口碑炸裂的打戏拉开了本季《一人之下入世篇》的序幕。第二集中王也与诸葛三人的打戏令观众看得十分过瘾,更有人高呼这是国内动画打戏的巅峰!

据了解,这段打戏的分镜演出作监和武术导演,是有着“火影中国原画第一人”头衔的黄成希。此前,他曾作为单集导演执导《火影忍者博人传》第六十五集,可以说这是一段国内动画导演中相当稀有的经历,他的加盟起初也为《一人之下3》增色不少。

知乎上,一位自称为陈式太极第十一代传人,常年从事各种武术类项目的答主对该片段作了动作分析,从手势、走位、腿部特征等多个方面进行解读后,表示“每招每式都有来源,都符合实际”。

黄成希在微博上转发了该解说,并表示,“在开始设计的时候我暗自定下的目标就是希望能做到能被专业门人认可,文中所提到的甚至没有提到的细节都是我们团队用心设计的。”

然而网友们很快发现,这段制作精良的打戏几乎成为了整个《一人之下3》中唯一的亮点,在接下来几集中粉丝诟病尤其严重:拖沓的剧情、崩坏的画面、反常的人设都使得三季的口碑迅速下滑。在豆瓣上,该作评分已从开播时的8.9分一路降到了8.1分,相比第一季的8.8和第二季的9.1,第三季无疑坐稳了该系列史上口碑最差的一作。

虽然由于第三季的入世篇是上承罗天大醮,下启碧游村的过渡篇,原著漫画的篇幅本就只有20话左右,剧情也不似第二季那么跌宕起伏、有张力。但在业内人士看来,动画本身就是一个独立的作品,并不需要完全遵循于原著,而是应该在叙事节奏上有自己的判断,进行合理的改编。

在这背后格外引得外界关注的,是第三季的制作方从前两季的上海绘梦变为了广州大火鸟文化。制作团队的更换使得本季在画风、人物刻画、剧情节奏把控等方面都发生了明显的变化。

此前绘梦制作的第一季和第二季都获得了不错的成绩,第二季的豆瓣评分更是达到了9.1分,播放量突破十二亿。在这样的基础上更换制作公司,对腾讯动漫来说无疑是相当冒险的决定。

《一人之下3》到底少了什么?

能够接手《一人之下》这样的顶级IP项目,对任何一家动画公司来说,都是机遇与挑战并存的考验。大火鸟文化聘请黄成希作为本季的武术指导,在开播第一天确实达到了一鸣惊人的效果。

“前面追逃和这段作画质量在目前国产tv动画中无敌了,我想不出有比这画的好的。”《罗小黑战记》的导演木头对《一人之下3》的第二集如是评价。

根据黄成希公开的软件记录显示,关于《一人之下3》这段精彩的打戏内容,直到开播前8小时还在修改,整个团队为这个项目投入了2222个小时。黄表示,没有一个镜头是为了炫技,一招一式都有意义,所有站位都有凶吉,希望可以借米二老师的优秀原作,在文化层面上,诠释为我心目中的“现代武侠,硬核武打”。

《一人之下3》也因为这段精彩的打戏一度荣登微博热搜。那时,沉浸在一派道喜声中的腾讯动漫或许并不知道,口碑的转折点就要来了。

接下来3-6集的质量有如“山体滑坡”。这或许与制作方有意识地将大部分资源分配到前两集不无关系,从原画师的数量配置上可以发现:与第一集有32位、第二集有43位原画师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第三集原画师的人数锐减到了16人,四、五两集更是只有8人。反映在成片质量上,便是这几集人物脸型多处崩坏,有粉丝甚至表示“还没有打戏里的脸看着精细。”

画风上的改变,也使得观众的评价两极分化,有部分漫画党认为第三季更接近原著,而更多的动画党怀念起了第二季。

那个拿铲子埋人、呆萌无邪与当代社会格格不入、还略带邋遢的冯宝宝在第三季中脱脱变成了一个瓜子脸网红主播的造型,而最具标志性的“川普”腔变成了越来越标准的普通话。

尽管此后冯宝宝的配音演员小连杀解释称:是因为工作场景比较多,说普通话显得比较专业。但这一答案显然并不能让观众买单,也因此引得一众吐槽“宝儿姐”在这一季里“没了灵魂”。

(上图为第二季中的冯宝宝,下图为第三季)

无独有偶,这一季的许多人物都丢了原先的特征,比如在第二季出场不多但人气极高的王也,从慵懒放松、无精打采的“道爷”,变成了干净整洁、毫无特点的标准“富二代”。

(上图为第二季中的王也,下图为第三季)

更引起原著漫画粉丝不满的是,这一季的剧情节奏拖沓,还把原著必要的铺垫作了删减。

其中,最为明显的是漫画中大幅笔墨描写的,本季主人公王也为了凑钱找发小组局的片段被严重删减,漫画中关于世俗问题的讨论被一笔带过。而本季名为入世篇,主要讲的便是王也的心境变化,所有的描写都是为了更好地呈现最后王也对诸葛青说的那句:“一直逃避入世的我,哪有资格谈出世。”那段酒局的对话对后面的转折有着重要的支撑,被删减后,王也的人物形象和心态转变看起来都变得单薄了许多。

面对第三季暴露出的各种越来越多的问题和硬伤,腾讯动漫更换制作方的行为正被粉丝置于显微镜下进行放大、审视和诘问。

5月31日,漫画原著作者米二特地发了篇长文声援《一人之下3》。文章称:国内的二维团队产能严重不足,能够搭建一个流畅运转的二维团队都不容易。另一方面团队收入也不足,包括知名的大团队,基本做国内动画的二维团队大多在温饱线上挣扎,一个不留神就会活不下去。

“一人动画换团队就是在这种业态之下产生的很多问题才导致的,真不是哪个人或者哪个团队的锅。”

米二的开脱之辞或许令外界对“为什么要更换制作团队”依然一头雾水,而对于所有热爱《一人之下》的粉丝们而言,如今他们更为关心的问题是:下一季要怎么弄,腾讯动漫想好了吗?

腾讯动漫与绘梦渐行渐远?

如果说如今的绘梦与腾讯动漫正慢慢地渐行渐远,那么在《一人之下》首季上线的2016年,两者的关系可以用如胶似漆来形容。

当时的绘梦不仅仅是腾讯动漫在二维动画领域的首选制作方,承接了后者80%左右的订单,其中包括《一人之下》《狐妖小红娘》《从前有座灵剑山》《尸兄》等腾讯动漫旗下一众头部IP。同时也在资本层面与腾讯完成了联姻,根据公开资料,绘梦曾于2016年9月获得了来自腾讯和梧桐树资本的数亿人民币注资。

在《一人之下》前两季的承制中,绘梦尽管也存在一些不足之处,但在不断磨合后,第二季的质量较之第一季有了非常明显的提升,在全网播放量上更是突破12亿次的大关。在这样的背景下,更换制作公司无疑是一次巨大的冒险。

对此,腾讯动漫表示,《一人之下3》中的故事背景发生在现代气息浓郁的都市北京,而且需要有一定的动作戏发挥空间,因此,找到了更擅长都市画面处理及动作戏制作的大火鸟文化。

在此之前,大火鸟虽然也有基于游戏改编的《少女前线人形小剧场》,网络小说改编而来的《邪王追妻》,以及热门电视剧改编作品《一起来看流星雨》等作品,但公司在动画业界总体并不算知名。

值得一提的是,大火鸟天使轮投资方——元气资本的两位合伙人胡筱祎和袁青云,均出身于腾讯系,都曾担任过腾讯天美工作室的产品经理。

而曾与腾讯动漫合作密切的绘梦,则在近两年却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数娱梦工厂在梳理其2018年至2020年6月的作品后发现:2018年还参与多部腾讯动漫作品的绘梦,自2019年开始,仅有《狐妖小红娘》单个IP还与腾讯动漫相关。

转折点也许在于2018年,同是绘梦投资人的B站与前者关系进一步升级,共同成立了哆啦哔梦,其中B站持股60%,绘梦持股40%。

2018年12月,绘梦在哔哩哔哩国创发布会上公开十个项目,其中《垂直世界》、《Angel Voice》、《不灭的我》、《Devil Game》、《准星》等五部为哆啦哔梦原创作品。另外五部也是由B站出品,分别为《百妖谱》、《仙王的日常生活》、《大王不高兴》、《我开动物园那些年》、《噬谎之神》。

在国内2D动画产能稀缺的大环境下,在日本、韩国均设有分公司的绘梦作为国内头部的动画制作方,成为动漫平台都想要“拉拢”的对象也并不奇怪。

而近日,业内更有消息称绘梦CEO李豪凌将于不久后在B站挂帅,但对此尚未有任何官方层面的证实。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