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文】惊鸿见 || 顾瑜(儿子)×萧懿(儿媳) | 社区动态 | 易次元:网易互动阅读平台

一人之下第3季诸葛青打斗,【同人文】惊鸿见 || 顾瑜(儿子)×萧懿(儿媳) | 社区动态 | 易次元:网易互动阅读平台

互联网 2021-05-14 22:30:26

先来一波我的龙凤胎宝贝和他们的爱人合影,和顾长忆第一次怀孕就有了龙凤胎,资质还都不错(我没刻意刷,但都是90+,现在的数值是我喂了药),所以特别写文来纪念一下我的这些孩子们。(这个是温柔儿子和清冷儿媳的故事,以后还会更其他相关的故事,可以期待一下的。)

1.萧懿是在十三岁那年的盛夏遇见顾瑜的。那一年,她刚刚从外门一个不起眼的小弟子成了内门的候选人,而同岁的顾瑜却已经可以参加问锋大典的比赛了,怎么看,他们也不可能走到一起。萧懿出身官宦世家,但可惜她是个庶出,还是她的父亲醉酒宠幸了最低贱的青楼女子留下的产物,她那便宜亲爹不愿意因着她这么一个出身卑微的女儿坏了自己的名声,就任由她生在了青楼。她从小到大,记忆中只有阿娘的叹息和泪水。许是继承了阿娘的美貌,她自小就生得粉雕玉琢,七八岁时就已经是个美人胚子了。那时昭都流行过豢养雏妓,青楼的妈妈也想过把她培养成未来的花魁,再不济也能做个头牌,可她的阿娘拼了死不要她去做那皮肉生意。阿娘紧紧抱着她,冰冷的泪水落在了她的领子里,“懿儿,娘不要你大红大紫,娘只要你清清白白活着,不要给人家做小,嫁人也要嫁一个好人家,做堂堂正正的妻。”她听着阿娘的话,努力把眼眶里蓄着的泪水憋了下去。阿娘也从此摘了牌子,甘愿做一个最普通的杂役,只为了她不要被那些虎狼惦记上了。阿娘教她读书习字,教她一笔一划写下那个“懿”字,她好奇地问阿娘,为何给她起了这么难写的一个字做名字。阿娘只是说,她长大了就懂了。阿娘教了她不到三年就病死在了一个寒冷的冬夜里,一卷苇席裹了冰冷蜷缩的尸体,直接就抛进了乱葬岗。她流离失所,在漫天风雪中露宿街头,原以为就这样要冻死了,不成想醒来时,竟然已经在天机门的外宗。

教导他们的师父说,天机门有个善堂,每年都会收留一些无家可归的孩子,这些孩子长大了日后就是内门子弟的杂役,个别天资极高的就会被挑选出来送入外宗,同外宗里本门的直系弟子一同习武,日后若是有了造化就能进入内宗。但她不一样,她是内宗的一位大人物捡回来的,那位大人物恰好精通医术,一看就晓得她是个习武的好苗子,直接就将她送进了外宗。她这样的境遇,二十年来还是第二个,第一个便是当今天机门的代掌门南宫筱,当年的南宫筱也是在冰天雪地间被门主游元白捡了回来,只是她刚入门就进入了内宗,三年内摘得镇派弟子的荣誉,八年中就坐稳了代掌门的位置。萧懿不免苦笑,那自己还真的是幸运啊。不过,她自己知道,她再努力也不可能像那位代掌门一般一入门就进入内宗的,还是早些清醒过来,不要再做无谓的幻想了。尽管那个不负责任的爹没有给过她一点父爱,但奈何自己跟了他的姓,名籍上也被写上了“官宦世家之女”,周围的人便常常好奇她一个世家小姐怎么会来习武,她不愿多说就下意识躲着他们,久而久之竟然养出了清冷的性子。而青楼的那十余年也在她身上打下了烙印,尽管她冷淡寡言,但偏偏就是有一种魔力让人移不开眼睛。清冷性格,魅力无边,这是她在问锋大典前夕收到的批语。呵,一个习武之人要这种蛊惑人心的魅力有何用?她撕掉了手中的批语,却忽视了身边一闪而过的一片衣角。“大哥大哥,你看萧姐姐好不好看?”八岁的顾珏拉着顾瑜,小声地问。一副清彦模样的顾瑜唇畔泛出一丝浅笑,“好看。”

2.第二日,萧懿跟着其他外宗弟子来到挑选内宗弟子的大厅时,厅中走出来的却不是成泰宁长老,而是一个青衣的小少年。小少年最多不过十三四岁,肤色洁白如玉,生着一双温和含笑的眸子,斯文秀雅,腰间佩着一把墨竹折扇。他身后跟着两个二十来岁的侍从,一人正提着一个砂锅,锅盖上搁置了冰块,似乎是为了降温。另一人则拿了一些碗勺,分给了在场的外宗弟子。“诸位师弟师妹。”少年开口,声音果然如他长相一般和煦清朗,“锦云殿中诸位宗主与长老还在商议此次问锋大典的嘉奖事宜,一时恐怕无法让师弟师妹先进去了。外面天热,我就为大家煮了些绿豆汤,用冰镇着,现下里喝起来应当刚刚好。还请师弟师妹们稍安勿躁。”他一面说着,一面和两个侍从为每个人的碗里都盛上了绿豆汤。大多的弟子接过碗后都道了一句“多谢师兄”,狼吞虎咽喝下,但到了萧懿时,她并没有接过碗,只是轻声说:“师兄的好意萧懿心领了,只是绿豆性寒,萧懿患有胃疾,不宜食用寒凉之物,只能辜负师兄的这番心意了。”被拒绝了好意,少年却并不恼火,“抱歉了,萧师妹,是我考虑不周了。”正说着,锦云殿的门开了,竹宗主李维扬示意大家可以进去了,而方才的青衣少年向李维扬行了一礼,“徒儿见过师父。”“阿瑜,快些回去吧,你今日刚刚参加完问锋大典,别累着了。”李维扬的声音里藏着对爱徒的疼爱。竹宗刚刚参加完问锋大典的阿瑜还能是谁,那便是如今代掌门南宫筱的长子顾瑜。大家都震惶了好一阵,天机门的少主居然亲自来给他们送绿豆汤,这真的是莫大的荣幸了。顾瑜微笑着道了一声“是”,就收拾了碗筷,带着两个侍从离开了。而那些外宗的孩子们也被领进了锦云殿,接受各位宗主的挑选。萧懿感到有些讽刺,她开始是将顾瑜当成了想要给他们的汤里来下药阻止他们成为内宗弟子,可没想到顾瑜只是单纯的善解人意,是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殿中那鹤发童颜憨态可掬的是桃宗主林间壶,那温婉恬淡素衣银钗的是莲宗主祝烟萝,那鬓如霜雪神情肃穆的是梅宗主厉向松,而方才红衣朱砂的竹宗主他们也见到了。雍容华贵的成泰宁长老他们并不陌生,宁奉、明洵二位长老虽未见过,但看他们的神情着装也能猜出几分。只是,在这些中年人中,有一个雪色衣裙的少女格外引人注目。她站在桃宗主身边,很是恭敬的样子,但神情并不是资历尚浅的惶恐,倒是带着几分悠闲与洒脱。她的容貌说是倾国倾城都不为过,腮凝冰玉,肤如皓雪,一双秋水眸被浓密的睫毛遮住了一半,却能从其中读出那浅浅的笑意,眉不描而翠,唇不点而朱,颀长的身形纤细而柔美。她的那身雪色衣裙并不是习武的打扮,棉麻的质地,似乎就是随意拽过来的一套衣裙,可在她身上却高贵而飘逸。这么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儿能出现在这个地方,若说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内宗弟子没有人会相信。少女看着下面的那些外宗弟子,轻轻一笑,倒是让萧懿觉得有点熟悉。她转向了桃宗主,“师父,筱儿冒昧一问,怎得不见大师兄家的怡南和二师姐家的年锦?”桃宗主笑了,“怡南的天赋比不得阿瑜和瑾儿,需要再锤炼几年才能进入内宗,而年锦比你家阿珏还小半岁,等到阿珏能入内宗了,年锦也就快了。”“原来如此。”少女点点头,笑得更加欢畅。

这些外宗弟子中,本门的直系弟子自然要在天赋和练习上胜得过他们这些半路出家的人,萧懿对自己能否选中并不抱希望。很快的,三个内宗弟子的名额已经给出去了,只剩最后一个名额了,而他们还有二十多人在等待挑选。“方才我们挑选的都是男弟子,这一次,就挑选一下女弟子吧。”少女开口道。她一面说着,一面就走到了女孩们中间,细细端详着她们。走过一圈后,她点了五个女孩子的名字,其中就包括萧懿,“你们五个人留下,其他的人可以离开了。”底下的弟子愤愤不平,似乎是觉得这么一个比他们大不了多少的少女居然可以直接支配他们能否进入内宗不公平,然而宁奉长老冰冷的眼神逼着他们打消了心中的念头。而留下来的五个人则又是惊喜又是慌乱地等待着最后的挑选。“师父,诸位前辈,你们可有心仪的弟子?”雪衣少女问道。几位宗主将这五个女孩细细问了一遍,最后颇为遗憾地摇头,表示并无心仪弟子。其他四个女孩眼中泛起了泪水,踉踉跄跄跑了出去,而萧懿虽有些失望,但也算意料之中,当下就向着在场的所有人行了大礼,“抱歉,辜负了诸位前辈的厚爱了。”“等等。”��女突然叫住了将要离开的萧懿。“前辈可还有什么要嘱咐的?”“你留下来。”少女颇有些斩钉截铁的意味。“可徒儿……”“竹宗主,我记得如今的竹宗还没有女弟子呢,不如您把她留在竹宗。”少女顽皮地眨眨眼。李维扬哈哈大笑,“筱儿,原以为你做了代掌门就老成持重了,不成想还是这么个天真烂漫的性子。也好,咱们的和尚庙也该有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师妹了。这个弟子,我收下了。”萧懿这才知晓,少女竟然是代掌门南宫筱,也就是方才的顾瑜的母亲。

3.两日后,萧懿从外门正式搬进了青竹林的弟子居,许是照顾她一个小姑娘不方便,竹宗主大手一挥,要自己的两个爱徒诸葛彻和顾瑜帮忙搬东西。而诸葛彻和顾瑜不懂小姑娘的喜好,为了让他们这位小师妹住的舒心些,他们共同想到了求助南宫瑾——顾瑜的孪生妹妹,诸葛彻的未婚妻。于是乎,南宫瑾拉着自己的哥哥去市集上采买东西,把搬家的活交给了诸葛彻。而诸葛彻也毫无怨言地背起了萧懿的行李,顺便向她介绍一下内宗。“萧师妹,咱们竹宗现在有五个弟子,三位师兄现在已经结婚成家了,有了自己的宅院,不太经常住在弟子居。弟子居里有我和阿瑜,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可以来找我们两个。”“嗯,谢谢师兄。”“你是女孩子,有些不方便的事情可以去莲宗找瑾儿……呃,你的南宫瑾师姐,她心细,一定能帮到你的。”“多谢师兄建议了。”“平时有什么短缺的想要的,你就告诉师父,师父对我们这些弟子最是和颜悦色了,只要不是特别过分的要求他都会满足。”“是吗?”“噢,还有一件事。”诸葛彻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南宫师伯虽然事务繁忙,但每日酉时都会来竹宗或者莲宗来看一看阿瑜和瑾儿,你碰上了也别害怕。她虽然是我们这些孩子的长辈,但她说过我们都是她的师弟师妹,她不会拿父母对待孩子那一套对待我们的。”“噢。”说着说着,两个人已经走到了弟子居,崭新的厢房门口,兄妹俩正在摆放向日葵。看见诸葛彻带着萧懿来了,南宫瑾先是笑着从台阶上跑了下来,接过了诸葛彻手中的行李,“萧师妹,快进去看一看吧,喜不喜欢。”萧懿微笑着点点头,然后目光转向了顾瑜。顾瑜还是昨日那副打扮,“萧师妹,欢迎你。”

正如诸葛彻所说,内宗的生活很不错,周围的人也大多是善良宽和的人,每日教导功课的李维扬就不必说了,诸葛彻和顾瑜给她买了多少小玩意她也记不清了。南宫瑾这个师姐说起来也就比她大了半个月,两个人很快就成了朋友。萧懿性子清冷,南宫瑾就不会在她面前叽叽喳喳,两个人经常安安静静坐在一起下棋品茶,一个时辰很快就过去了。而每当酉时,南宫筱就会出现在弟子居门口,来探望顾瑜兄妹。她来的时候经常带了美食和丹药来,美食是为了给孩子们开小灶,至于丹药嘛是为了帮助他们淬炼身体。诸葛彻因着是南宫瑾的未婚夫,也收到了好多次美食和丹药。但自从发现南宫瑾和萧懿成了朋友,南宫筱也会给她带一份。“多谢师姐。”“不谢不谢。”南宫筱笑道,“你们这些孩子养好身体才能好好习武啊。”顾瑜喜欢红豆汤,南宫瑾喜欢酥炸黄金鱼,诸葛彻喜欢酥鱼羹,所以食盒里永远是滚烫的汤羹和冒着热气的白米饭。夏天到了,热食凉起来慢,南宫筱就常常在食盒里搁上些冰块。这样从她的竹馨苑走到青竹林,饭就是温热的,还不至于烫口。这一次,诸葛彻的母亲病重了,不知是为了冲喜还是为了满足他母亲的心愿,诸葛彻和南宫瑾准备下个月成婚。南宫筱也就忙着和他们商量大婚事宜,食盒搁在一旁好久都没有管。待到萧懿下了晚课,走进弟子居时,几个人方才意识到该吃晚饭了,连忙打开食盒,取出了已经凉透了的饭菜。南宫瑾照例给萧懿盛了一碗,然而,顾瑜拦住了她,“懿儿有胃病,不能吃生冷的食物的。”他一面说着,一面将那已经凉透了的饭扣到了自己碗里,“懿儿,你稍等片刻,我去给你准备点热食来。”萧懿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自己是何时有了胃病,后来才想起一年前自己随口编造的那个理由,没想到顾瑜还一直记着。萧懿还是跟着顾瑜进了厨房,看着顾瑜拿出了鸡蛋、小葱。然后,他把鸡蛋打到碗中,将小葱切成了细碎的葱花,放入蛋液中搅拌均匀。他不像寻常的做法那样在蛋液里加虾皮,而是将熏鸡的鸡胸肉片下一小块,一点点把它剁成了肉茸,最后才放入蛋液里。他向蒸锅里加了些水,将装了蛋液的碗放入了蒸锅,盖上了盖子,然后安静地坐在炉前,开始生火。“顾师兄。”萧懿叫他。“嗯?”“你方才没有放虾皮。”“噢,我不太懂药理,只是听说海鲜生冷,怕你吃了会不舒服。”顾瑜抬头歉意一笑,如画眉目在火苗的跳跃中愈发流光溢彩,“我不太会做饭,这炖鸡蛋或许做的不太好,你要是觉得难吃千万别忍着。”“我……我以为顾师兄和南宫师姐都会和代掌门一样会做饭的。”“我和瑾儿在做饭上就没什么天赋,这一点可能比较像父亲。”顾瑜倒是毫不在意,“不过母亲的厨艺以前也不敢恭维,也是后来认识父亲后才慢慢提升了上来。”萧懿愣了一下,她入门以来,很少听到别人关于顾瑜南宫瑾的父亲的消息,她甚至一度以为他的父亲已经去世了,“顾师兄的父亲不擅长厨艺?”“嗯,他以前失明过,眼睛一直不好,我长到七八岁时,父亲才勉强能看清我们兄妹的长相。母亲经常害怕他磕着碰着,所以也不会让他下厨。”说起父亲,顾瑜脸上流露出淡淡的惆怅,“母亲是个炼药天才,父亲中毒失明后,也是母亲坚持着炼丹才化解了他大部分的毒。后来,父亲恢复了一部分视力后,再拿药丸哄骗他吃就行不通了,母亲就学着做药膳,想要让父亲好好地服药,慢慢恢复健康。”“那……顾师兄的父母一定很相爱吧。”“是啊,真的很相爱,他们是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相爱,那份爱情连我们这些孩子都插不进去。”顾瑜凝视着炉火,“父亲温暖了母亲,而母亲救赎了父亲。”“我以前少不更事,知道了姜师伯和师父对母亲的心意,曾问过母亲为何不接受他们。母亲说,她的心太小了,只能容得下父亲一个人,她只会动心一次,而这一次就是一生。父亲亦然,否则,他怎会甘愿服下母亲送去的丹药,愿意离开幽静山谷里的沉星居,和母亲一起同看万丈红尘。”觉察到炖鸡蛋熟了,顾瑜站了起来,缓缓揭开了锅盖,在雪白朦胧的雾气中,他的声音丝丝缕缕飘入了萧懿的耳朵。“顾师兄……”咀嚼着温热滑嫩的炖鸡蛋时,萧懿终于忍不住问了,“那你呢?”“我么?”凝视着少女精致的侧颜,顾瑜沉吟片刻,“如果可以遇上这样一段爱情,我也愿一生一世一双人,为卿洗手做羹汤。若是遇不到,我情愿与江湖为伴。”

4.顾瑜十四岁的生辰过了,提亲的人就渐渐多了,毕竟代掌门的长子,未来的天机门少主这个身份可是人人向往的。而顾瑜本就遗传了父母的容貌,谦谦公子温润如玉,再加上他温柔的性子和出类拔萃的能力,绝对是他人眼中的最佳夫君。彼时南宫瑾和诸葛彻已经成婚半年了,南宫瑾也有了身孕,诸葛彻每日黄昏都会陪她在青竹林走一走,而这个时候,萧懿和顾瑜也会默契地同时出现。萧懿暗暗叫苦,她现在忙着日日采摘雪莲提升精气,只有黄昏时才能回到弟子居休息一下,偏偏从后山通往青竹林只这一条路,她不遇上夫妻俩是不可能的。而顾瑜也满腹疑惑,他知道小妹南宫瑶不过三四岁,生性爱玩爱闹,需要母亲盯着才行,所以他才自告奋勇接过了照顾有孕的瑾儿的重担。可为什么瑾儿一定要在黄昏时出去走走呢?若说晚上小虫子多,可清晨时竹林空气清新,他们为什么不出来呢?不过既然遇上了,四人同行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他们四个互相聊一聊,和从前也没什么分别。只是以前的南宫瑾聊的话题不外乎是习武、炼丹、下山执行任务,而现在她又多了一个话题,询问自己的哥哥和闺蜜可有心仪之人。乍一听这个问题,顾瑜被呛得直咳嗽,“瑾儿,父亲母亲都不操心这个,你怎么问起来了?”“兄长,这不是我要问的,是我这几次下山时碰到了隔壁紫霄峰的凌忆筝(《白月光与朱砂痣》女主)了,她妹妹凌未倾心悦你已久,只是害羞不好表达。她要我问问你,如果你有心仪之人了,她就让凌未倾打消念头好好习武。”南宫瑾温声细语道,“你今年造访紫霄峰时让凌未倾对你神魂颠倒,如今是茶饭不思无心练武,你总不能耽误了人家姑娘的江湖啊。”“是啊,阿瑜,你也快十五了,总不可能一直不成婚啊。南宫师伯和顾师伯都是开明的人,若是知道了你有心仪之人肯定不会阻拦你的。”诸葛彻也劝慰道。顾瑜闭紧了嘴巴,一副拒绝回答的模样。南宫瑾就又问萧懿:“懿儿,你也快及笄了,你可有心悦之人啊?”我没有心悦之人,萧懿想说,可不知为何,她张开嘴巴却说不出一个字来,与此同时,她的颊边爬上了绯红。这让诸葛彻摸不着头脑,却让顾瑜和南宫瑾目中多了一丝了然。那日回去,萧懿又一次看到了桌上那一碗炖鸡蛋,看色泽是顾瑜做的。话说自从得知她每日辰时便起身爬山采摘雪莲,中途只能靠吃干粮充饥,顾瑜就坚持为她准备一碗炖鸡蛋作为晚饭。桃宗主那边也说,顾瑜这段时日经常出入桃华苑学习做饭,只是缺少技巧不够熟练,做出来的饭菜并不好吃。萧懿细细地吃完了那碗炖鸡蛋,不咸不淡,柔软滑腻,肉的绵软和葱花的微辛混合在一起,十分好吃。她脑子中突然冒出了一个奇怪的念头:如果顾瑜和别人成婚了,他是不是不会给我做炖鸡蛋了?念头在她脑子里转了一圈就被她掐掉了,她内心责备自己,你在幻想什么啊,他肯定是要成婚的,成婚后怎么只会为他的妻子做饭。他对你好是作为师兄的责任感,你怎么可以这样妄自揣度?慢慢平静下来,萧懿的内心腾起了巨大的失落。顾瑜,你对我好的时候,有没有那么一点点喜欢我呢?我好像有一点喜欢你了。

5.南宫筱单独来找她,萧懿是没有想到的。雪衣女子还是旧日的模样,未开口已带三分笑意,她问萧懿:“萧师妹,你可有心悦之人啊?”一声“萧师妹”仿佛一盆冷水浇醒了萧懿,她意识到,自己虽然和顾瑜共同叫着竹宗主“师父”,可他们之间跨了整整一辈。对,她是顾瑜的小师姑。诸葛彻、顾瑜都是桃宗弟子的孩子,所以没必要称呼李维扬师公,门内素来宽松,叫声师父也不为过。可婚姻之事,怎么可能不计较礼数,顾瑜那般优秀的少年郎,怎么可能娶一个青楼女子的女儿,还是他的小师姑为妻?“我……我没有……”她还是违心地作出了回答。“那萧师妹有没有喜欢的类型啊?”南宫筱却不愿意放过她,继续问道。她低下了头,只听见南宫筱温和的声音响起:“喜欢个子高的?”顾瑜的个子高不高?她记不太清了,印象中他们从来并肩行走,应当算不上个子高吧,她沉默了。这份沉默也算是默许了她喜欢个子高的。“那有关身材呢?喜欢瘦一点的?”她摇了摇头。“健硕一点的?”她又摇了摇头。“匀称就好?”她沉默了,她觉得顾瑜的身形就刚刚好,青衣翩翩套在他身上并不显得肥大,也不显得紧绷,很妥贴地附在他的皮肤上。如果太瘦弱了,他如何拿得起那柄重剑?如果太健硕了,他如何执得了那把折扇?“好了,师妹,我知道了。”南宫筱拍了拍她的肩膀,“不过师妹你也要努力啊,总不能等待缘分天降啊。像我和长忆,那也是我几次三番去骚扰他,才有了今日的姻缘的。”萧懿抬起头,南宫筱那张微微泛红的脸庞就落入了她的眼眶。顾长忆,她默念着,原来顾瑜的父亲叫顾长忆啊,真是个好听的名字。难怪顾瑜也有一个那么好听的名字。

那段日子萧懿下意识躲着顾瑜,隐约中听说桃宗的二弟子想为自己的长女陶妤夷与顾瑜定亲。结果顾瑜一言不发在竹馨苑中庭跪了一下午,恳求母亲不要答应。不知是拗不过儿子还是旁的什么原因,南宫筱最终也没有答应。人人都说,只怕少主是心里有了意中人了。萧懿感到羡慕,究竟是怎样好的一个姑娘能够得到顾瑜的青睐呢?她在昭都的市集上闲逛着,目光所至处出现了一管白玉洞箫。她突然想知道,若是顾瑜吹箫会是怎样的模样。听说顾瑜的父母都是擅长音律之人,想必他也精通音律,若是把这个作为新婚礼物送给他,他一定会开心的。这样想着,萧懿就取出了荷包,买下了那支洞箫。回去的路上,洞箫被萧懿裹了三层锦帕好好地包在自己的衣袋里,就算是意外跌落了也磕不破。她少有的笑了起来,但笑容没持续多久,竟然有几个亡命凶徒出现在了她的身边。萧懿瞬间收敛了神色,长剑出鞘,警惕地注视着那些亡命凶徒。而那些亡命凶徒确定了她是孤身一人,便肆无忌惮地冲了上来。

6.萧懿的剑法虽然算不得精深,但毕竟也是竹宗的秘籍,应对那几个亡命凶徒绰绰有余。她掉转了剑锋,转身刺向了身后的一个亡命凶徒,雪白细薄的剑刃只留下了一道浅浅的红线,就有好几个人倒下。只是这些亡命凶徒毕竟人数众多,她一个人应对三四个不成问题,可随着人越来越多,甚至还有几个眼熟的门派服饰,她的功力就不足以支持太久了。她腾空跃起,挽了一个漂亮的剑花,又斩杀了四五个人。她避开那些刀枪剑戟,一个鹞子翻身,手中的长剑流虹一般又拉出了一片血海。缠斗了小半个时辰后,她一时岔神,怀中的洞箫便滚落了下来,她着急去捡,不料洞箫却被一个敌人捏在了手里。“还给我!”她声嘶力竭喊道,“还给我!”那些人怎么可能把洞箫还给她,她不知是被焦急冲昏了头脑还是真的觉得自己血肉之躯可以抵挡住他们的攻击,竟然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任由一把刀从她后心扎入,瞬间晕开了一片血泊。但与此同时,她左手紧紧握住了洞箫,右手的长剑把那个人捅了个对穿。“懿儿!”一声凄厉的痛呼伴随着刀剑的嗡鸣,一个青色的身影接住了她摇摇欲坠的身子,淡淡的冷檀香萦绕在袖间,是顾瑜来了。“懿儿!懿儿!”他已经说不出什么话了,只是一遍遍呼唤她的名字,希望她不要闭上眼睛,希望她能留在世间。可方才那一刀已经将她的心脉截断了,萧懿能感受到自己的意识迅速的涣散开,��感到脸上有温热的液体滴落,是顾瑜哭了吗?她勉力抬起手,想要告诉他别哭了,要开开心心做个新郎官,可她的手抬到了一半,便颓然落下。纵然顾瑜把她紧紧拥在怀里,努力用自己温热的手掌握紧她的指尖,却抵挡不住她的体温一点一点流逝。“懿儿!懿儿!”顾瑜抱着已经停止了呼吸的萧懿,撕心裂肺地哭了出来。

“怎么样?”厢房“闻箫”外,顾长忆伸手扶稳了面色苍白的南宫筱,“筱儿,你先休息一下吧。”“长忆……”南宫筱抬起头,泪痕未干,“我好怕啊,若是我,若是我前几日没有炼出回春丹,看阿瑜方才的模样,怕是要和懿儿一起死同穴了。”“别怕,一切都过去了。”顾长忆把他的小姑娘紧紧抱在怀里,抚摸着她的长发安慰道。说实话,就是连顾长忆自己都没见过那般失态的顾瑜,他本来和南宫筱两人在百川庭指点顾珏练武,却没想到二牛直接冲进来了,一句“萧姑娘死了,大公子疯了”让夫妻二人大惊失色,两人刚出山门就看见顾瑜抱着萧懿一脸木然地往上挪动着,两人衣衫染血,竟然像两身喜服。南宫筱无法劝说他放下萧懿,索性直接敲晕了他。顾长忆则协助着南宫筱把萧懿搬到了闻箫里,由精通医术的几位长老宗主诊治。南宫筱拿了百年难得一颗的回春丹从阎王爷手里抢回了萧懿的命,几位前辈则拿了各种各样的药材熬成药,不要钱般灌入她的咽喉。后来顾瑜醒了,执意要用自己的内力为她续命,就这样折腾了三日三夜,萧懿总算活了下来。

萧懿是在顾瑜一声又一声的“懿儿”中慢慢醒了过来,因着伤口在后心,她只能侧躺着,一睁开眼就看见了形容憔悴双眼通红的顾瑜。顾瑜正握着她的手,看见她醒了,眼中噙满了泪水。“懿儿……你终于醒了……”萧懿有点想笑,怎么几日不见,顾瑜就开始这样婆婆妈妈了,她虚弱地开口道:“我还活着?”“懿儿,你吓死我了!”顾瑜眼中的泪水终于流了出来,“你若……你若不在了……我该怎么办啊?”“你……你不是还有你的心上人吗?”萧懿好容易才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我的心上人,始终只有你,也只会是你。”短暂的怔愣后,顾瑜一字一句道,“懿儿,我不相信你看不出我对你的心意。”若不是碍于重伤,萧懿真的很想确定一下眼前的顾瑜是不是被夺舍了,心意?若说他对自己有心意,那他也藏得太好了吧?“你……你究竟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萧懿还是决定问一问他。“我不知道。”顾瑜苦笑了一下,“可我知道我同父亲一样,动了情便不会更改。也许,从我不再叫你‘萧师妹’,开始叫你‘懿儿’,我就已经对你情根深种。”是了,顾瑜之前是叫她师妹的,可不知是何时就开始叫她“懿儿”,顾瑜那般守礼,从不见他对其他同龄的同门弟子直呼其名,仅有的昵称也只给了她、南宫瑾和诸葛彻。“那你呢,你喜不喜欢我?”顾瑜问她,“说话太累了,你点头或摇头都可以。”萧懿固执着不做回答,而顾瑜从身侧的案几上取下了那支洞箫,“这是送给我的吗?”萧懿轻轻点了一下头。“谢谢,我很喜欢。”“我原本是想把它作为新婚礼物送给你的。”萧懿小声嘀咕道。“那正好。”顾瑜温柔地将洞箫放在他俩唇畔,隔着冰凉温润的玉来了一个浅尝辄止的吻,“等你十里红妆嫁给我,便把它作为嫁妆送给我吧。”

7.第二年春暖花开时节,束发之年的顾瑜和及笄之年的萧懿成亲了,成亲那日,顾瑜解下了水墨折扇,青衣换成了红袍,眸光灼灼等待着他的新娘,而素来素衣罗裙的萧懿换上了红裙金钗,当真是惊艳如同桃花。萧懿也终于见到了顾长忆,为了疗养眼睛,顾长忆依旧束着浸染了药水的白绫,但那张清俊的容颜是藏不住的。他微笑着祝福他们幸福,一旁的南宫筱也是笑意盈盈。洞房花烛夜,两人同写合婚笺,待到最后一笔落下时,顾瑜笑着捧起了爱人的脸庞,“懿儿,我终于明白你为何叫这个名字了。”“壹、次、心,合起来就是懿字,原来不只是我,你也因为我,动了那一生仅有一次的心。”

五年前。漫天风雪中,雪衣斗篷的年轻女子牵着刚刚加入内门的长子,踏过了长街,在一个角落里停下了脚步。角落里,一个衣衫褴褛的小姑娘昏昏沉沉蜷缩着。“阿瑜,你是要把她带回家吗?”年轻的母亲和声问道。“带回去是像龙牙哥哥那样吗?”孩子仰起了脸,黑色的眸子里带着疑惑,“如果是那样,我不要把她带回家了。我想要她好好地长大,嫁给好人,以后就像娘亲现在牵着我一样牵着她的孩子,一起在雪地里漫步。”他将手伸向了小姑娘,“你还醒着吗?”如同当年他的父亲在初遇时伸手向他的母亲那般,他也伸出了手,然后,永远地握住了自己的今生挚爱。

(这个儿媳真的是阴差阳错,命途多舛。她入门的时候完美符合了我儿子的择偶标准,而她的择偶标准我儿子完美符合。她当时险些没能成为内门弟子是我求情去了竹宗,因为竹宗当时都是男孩子,就想要一个可爱的小师妹。结果,她三天两头出事,然后我就注视着她受伤/生病——儿子/女儿送药——好一点了——再受伤/生病——我送药——康复了。等我开始有意培养她和我儿子的爱情时,她和我女儿成了交好,不用我培养,她就自动和我儿子双向高钟情。而且他俩最开始入门的属性一模一样,我觉得太有缘分了。因为我坚定无论自由恋爱还是父母包办都要成年后结婚,然后我就等到了他们成年,女儿性子急就先结婚了,而儿子12月满15岁,她10月出事了差点死了,我只能用了我唯一一颗回春丹。女儿女婿刚结婚时生了几个孩子,现在是天天过甜蜜的二人世界,她和儿子是每年生至少2个……而且文中有一个特别好玩的点,就是萧懿以为顾瑜和她差不多高,属于普通身高,然而,她自己的属性是高挑(私设175+),那么,就算和她差不多高,顾瑜怎么也不可能是普通身高啊,何况顾瑜还是要长个子的,不然他怎么可能把她一路抱上山的?)

求评论哦!谢谢!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