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太阴符箓王_第三章 鸠占鹊巢_起点中文网

一人之下玉碧养子,太阴符箓王_第三章 鸠占鹊巢_起点中文网

互联网 2021-05-15 09:17:16

三月初三。

青龙皇朝,清州,清平郡,朝歌城。

北境十州,清州最富,凉州最乱。

苏府的一处僻静小院里,初春气息迎风而至,庭中梨树新芽渐露。

清晨的一缕阳光透过碧纱窗照进屋内,让苏羿有些不适,他挠了挠裤裆,渐渐睁开睡意惺忪的双眼。

等等!

好熟悉的感觉!

苏羿连忙翻身一看,不由松了口气,此时的他正躺在紫檀木制的云纹大床上,锦褥软枕,裹着一幅青蓝绫被。

还好只是噩梦,现在回想起那幅尸首遍地横陈的恶心光景,苏羿依旧一阵头皮发麻。

咦?

不太对劲,右腿隐隐作痛!

苏羿艰难坐起身,掀开被子,发现右腿的确骨折,而且已经被夹板固定包扎好。

看来他经历的那场噩梦是真实存在的。

苏羿环顾四周,临窗的桌案上除了摆满纸墨笔砚,还放置着一尊精美小铜炉,炉香虽已焚尽,但整个屋子里都残留着一股馥香。

他扶床而下,赤足走在铺了红毡的地上,伸手抚过桌案前的楠木圈椅,指尖传来的触感让他为之恍惚。

眼前的一切都无比熟悉,这是他的房间!

苏羿揉了揉眉心,牵扯到额头的伤势,一阵刺痛,回想起前世的惨淡光景,那是他最不愿意面对的残酷现实。

三年创业,白手起家,公司刚步入正轨,他就被最好的朋友和最爱的女人背叛,最后落得个坠海溺亡。

然后不知何故穿越到这方世界,在道观里目睹了一场诡异的摄魂仪式。

莫非……

苏羿按捺住心中的忐忑与不安,拿起桌上的一柄小铜镜。

他深吸一口气,凝眸一看。

镜中那人生得一副白皙俊秀的脸庞,唇红齿白,一双含笑桃花眼,眸中星汉灿烂,让人心生好感。

果然如此!

在道观里,少年被黑衣人夺取灵魂,机缘巧合之下,那副无主躯壳居然被他占据了。

苏羿对着镜子,端详着每一寸皮肤,微微皱眉,不得不承认这副皮囊确实长得英俊,肤白如玉,风度翩翩,只是……

“这也太娘了吧,简直是天生吃软饭的料。”

他连忙解开裤子,低头仔细检查起来,幸好手刹还在,要不然他还以为自己是个女儿身。

全身上下,除了右腿骨折以及额头处的轻微刀伤,其余地方并未发现异样。

苏羿迅速整理关于这副躯体的前世记忆,很快就清楚自己的身世处境。

苏家是朝歌城的名门望族,苏家老爷子有三个儿子,长子苏宗岱,次子苏宗翰,三子苏宗器,而苏羿则是位高权重的北境总兵苏宗岱的养子。

虽说如此,但是这些年他们往来甚少,见面甚至不足一手之数。

养父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他们一家都住在凉州凤阳城,而且两位哥哥年纪比他大许多,早已在军中为将,戍守北境。

至于苏羿为什么被丢在苏家老宅不闻不问,也就不言而喻,毕竟是养子,能有什么地位。

脑海里的记忆并不完整,而且零零碎碎,需多些时日消化才行。

他摸了摸身上的物件,只有二十两碎银子和一块白玉符牌,符牌上雕刻“青阙学院”四个大字。

青阙学院?

苏羿只记得一个月前,他持符牌前往青阙学院求学,后来发生了什么,右腿是怎么受伤的,他想不起来。

想不起来也就算了,现如今是要尽快适应这个世界,如何活下去才是关键。

一切都将重新开始!

……

小院里,一个黝黑少年斜倚着院墙,叼着一根狗尾巴草,盯着眼前少女玲珑有致的身材,嬉皮笑脸道:

“小婵妹妹,一段时日不见,竟出落得如此亭亭玉立,来,快让哥哥好生看看都哪些地方长肉了。”

被唤作小婵的丫鬟嗔怒道:“哼,我都扫了大半个院子,你也不帮忙,还是趁早儿滚吧,免得碍我眼。”

黝黑少年一副泼皮无赖的模样,充耳不闻,只顾盯着少女那几乎撑破衣裳的胸脯。

说话间,苏羿已然打开门,走出房间,他轻轻咳嗽了几声。

丫鬟小婵见到苏羿,连忙低下螓首行礼,尔后灰溜溜地逃离小院。

对此,苏羿早已习以为常,由于他的尴尬身份,在族中并不受人待见,就连府里的丫鬟下人也刻意躲着他,生怕跟自己沾上半点关系。

苏府上下也就只有三人对他另眼看待,一人是苏家老爷子,一人是负责照顾他起居饮食的仆人袁伯,另一人则是眼前的浪荡少年。

少年姓袁名华,是袁伯的儿子,也是苏羿唯一的朋友。

袁华跑过来,一把扶住苏羿前倾的身躯,说道:“少爷,你腿上有伤就不要随意走动。”

“嘶——”

苏羿倒吸一口凉气,打趣道:“我身体无恙,倒是胳膊被你捏得生疼。”

少年尴尬地挠了挠头,一脸憨笑。

苏羿看着眼前黝黑的脸孔,脑海泛起既熟悉又陌生的回忆。

两人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一个是孤苦伶仃的富家养子,一个是没了娘亲的仆人儿子,两个小屁孩一同爬树掏鸟窝,一同下河捕鱼虾,穿着同一条裤衩长大,可以说是形影不离。

满打满算,袁华今年也不过十五岁,身材却高大结实,不输青壮男子。

苏羿原以为他会按部就班,跟随袁伯在苏家当个长工小奴,没想到这家伙凭借着在演武场偷学而来的一招半式,在县衙的捕役选拔中脱颖而出,成为一名捕快。

虽然月俸还不到十两银子,但平日里巡街逛市捞取的油水却也抵得上半年俸禄,是份令人艳羡的肥差事。

苏羿收回思绪,搂过袁华的肩膀,问道:“我是怎么回来的?”

袁华闻言,灿烂笑道:“那天出城办差事,途中遇见一位老农推车,我仔细多瞧几眼,才发现上面躺着的人竟是少爷你……”

苏羿有些无语。

原来那天他昏迷后被路过的乡野老农救下,穷酸老农见少年穿得锦绣华贵,知道是富贵人家的公子,就想着先把人运回家好生照料,日后他的家人念及恩情必将重谢,哪知半路上被袁华截了胡。

袁华虽然说得云淡风轻,但是苏羿明白,是眼前这个傻小子为了让他免受颠簸劳累,背起他走了二十多里地才回到苏府。

这份友情,让原本经历过背叛的他感到既欣慰又苦恼。

苏羿点头道:“那可要好好答谢他。”

袁华咧嘴道:“放心咯,已经赏了他老人家十个铜板,哈哈。”

苏羿啊了一声,汗颜道:“你这小子还是一如既往的吝啬啊!”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