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二十三章 不争而善胜(第二和第三更)(1/2)_一世之尊

一人之下漫画箫霄为什么死,第二十三章 不争而善胜(第二和第三更)(1/2)_一世之尊

互联网 2021-05-12 07:34:14
第二十三章 不争而善胜(第二和第三更)

一世之尊作者:爱潜水的乌贼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百度搜索 一世之尊 天涯 一世之尊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shumilou.    m.shumilou.    金箍棒周围一朵朵青莲开落不休,一道道雷霆闪现又消失,在魔佛脸上留下了不断变幻的阴晴。    他右掌停顿在孟奇眉心之上,那双蕴含着邪异又幽深的眼睛荡起了一丝涟漪,披着暗金袈裟,气息平平常常的身躯内仿佛有什么事物在解开,给人一种狂暴到不比附近金箍棒逊色的感觉。    “你怎么猜到的”魔佛顿了顿道,声音依旧的淡漠隽永。    孟奇双眼像是藏着尘封的岁月,看着魔佛,叹息道:“在阿难净土知晓江东王氏渡过魔佛大劫的真相时才勉强猜到。”    “霸王明显是雷神的鱼,那么多隐世的传说大能里,为什么阿难是坑杀霸王的主力,以至于被数圣看破,找上门来,你和雷神好到了这种甘为对方火中取栗的程度而且霸王也深入过阿难净土,似乎在寻找着什么,并且霸王烙印还阻止我感悟神霄九灭,我曾经一直疑惑此事,后来终于想明白了,如果阿难等于雷神,事情就清晰而简单了。”    “雷神受限于先天神躯,难以再做突破,于是效法青帝,斩出了佛门之身阿难,其后用入世轮回法寻找登临彼岸之道,但心有执念,挣脱不了苦海,渐渐沉沦,印记越来越弱。”    “不得已,你又考虑起雷神本尊,打算养一条属于雷神的鱼,然后将雷神鱼与阿难身融合,本尊与佛门之身融合,以此迈过关隘,可惜霸王霸绝当世,作为一条鱼,他失控了,然后才是你暗中布置,联络其他大能,以中古诸圣为兵卒。围杀霸王,以免他继续成长,反噬自身。”    “经此失败,你终于死心,顺着执念沉沦,顺不能活,那就逆流成魔。”    阿难,魔佛,或者说六道轮回之主已经收敛起了眼中的涟漪,静静听着孟奇的分析。末了才勾起极淡的笑容:“推衍得不错,算是不离十,可是,对他来说,知道得还是太迟了,事到如今,也顶多满足下好奇之心。”    他的右手按住了孟奇眉心,身躯再次虚幻,要投入孟奇元神之内。试图两者融合。    孟奇没有也无法反抗,眼睁睁看着这一幕,泛起一丝自嘲之笑道:    “涉及彼岸,数圣又未证传说。光靠洛书,不可能推衍得出大劫关键是魔佛这个还未出现的大能,顶多算到有大劫,与阿难有关。所以,当时他完整的话语应该是,不知该称呼您阿难尊者还是九天雷神。他算出并验证的事情除了大劫与你相关,还有阿难便是雷神这点。”    “而且,雷神自远古雷池中诞生,因此常被称呼为远古雷神,上古之初便有,与妖圣相识多年,差不多的身份,差不多的实力,她喜欢上阿难很奇怪,但和雷神有段感情不足为奇。”    难怪,妖圣传人会说妖圣不可能喜欢上阿难,这是在提醒自己,阿难在这个身份前,还有别的身份    孟奇身体的力量仿佛被抽空,感官逐渐消退,视线变得模模糊糊,听任何声音都飘渺如在天外。    这时,他才隐约看到撑天金箍棒背后有一只万丈大小的金色巨猴虚影,它头戴凤翅紫金冠,身穿黄金锁子甲,脚踏藕丝步云履,站着那里,站得笔直,不肯跪下,眼中有两道血泪流出,暴喝之声回荡的同时,又有淡淡的低语流传,似乎是那句暴喝的前奏:    “老师”    语气复杂,不知是悲还是恨。    孟奇感官完全失去,再不见外面景象,元神站在心灵大海之上,脚下是无边无际的大海和金鳞般的道道光芒。    他立足于心灵大海中央耸立的山峰之上,俯视万方,是这片大海的主宰,而此时此刻,他眼前多了一道身影,与自身长得一模一样的身影,魔佛阿难六道轮回之主昔年天庭二号人物九天雷神    这一个个显赫的称谓都是在形容他,他穿着暗金袈裟,眼神淡漠,气质清净,但被呈现出一道若有似无的虚影,这是一座充塞满了整个心灵大海上空的黑色身躯,九头二十六面,面面表情不同,或忿怒,或痛恨,或冷酷,尽显不同的负面情绪。    这尊身躯脚踏黑色莲花,长有二十四臂,握着白骨念珠、人皮木鱼、漆黑火焰、恐怖混沌等物,整体没有比例,不对称,极尽混乱疯狂之能事,就像是世间大恐怖、大毁灭、大沉沦、大疯狂的具现。    虚影最明显的标志是额前的红黑色逆向万字符,正是阿难幻化出的逆佛魔身    真正的逆佛魔身还在五指山与菩提树枝封印镇压之下。    心灵大海风浪时有起伏,浪花朵朵,金色光芒跃出跃入,孟奇屹立山峰,与魔佛阿难对视,眼中没有反抗,只得叹息:    “难怪九霄神雷矛残留精气会认准我这个阿难传人,帮助我再次成为雷神传人”    “难怪魔主看到我之后,会轻叹一声:你来迟了他的传承被齐师兄提前得到归提前得到,他又不欠我什么,凭什么会感慨你来迟了,现在我才明白,这是他与雷神的约定,这句话不仅仅是对我说的,也是对雷神所言。”    孟奇看着阿难双眼,吐气开声:“你来迟了”    魔佛阿难,也就是九天雷神摇头笑道:“确实去迟了。”    孟奇与他对视了几息,忽然轻叹一声:“难怪魔主已被天帝击杀,雷神还要补上一击,用九霄神雷矛将魔主钉在魔坟内”    “当初魔主打上天庭之事,你怕是重要人物之一”    “天庭坠落,而雷神残存,你恐怕也扮演了不好的角色,天蓬元帅死时的震惊和不敢置信应该是没想到认识了不知多少万年的老同僚,实质的上司,最不可能背叛天庭的雷神会突然杀掉自己,而且你还顺手杀掉了马车内的高翠兰,在一时无法毁掉天蓬元帅身躯的情况下。以此误导凶手是高翠兰,引向别的阴谋。”    魔佛阿难一句句听着,不置可否,也没急着对手,似乎在回味着当初的“风光”往事。    “难怪真武恶念会认识你,更加没想到你已经踏出关键一步,登临了彼岸。”孟奇话显得很多,似乎在享受最后的人生。    “真武下落不明,失踪让我忧虑。”魔佛阿难坦然承认道。    孟奇目光左右环顾,似乎在打量外面的灵山:“昔年灵山之战。诸佛圆寂,菩萨罗汉化作僵尸,妖族大军只得妖圣一人逃出,怕也是你的手笔。”    他回忆刚才所见的峰顶状况,大胆猜测道:“灵山诸佛、菩萨、罗汉结成了万佛大阵,以对抗妖圣与诸位大圣,甚至其余净土也来了不少佛陀,但关键时刻,身为阵法核心的你背叛了灵山。可也没有帮助预先说好的妖圣,袭杀另外的核心迦叶后,改变了阵法,化生为死。化佛法为魔意,让灵山乃至整个娑婆净土变做了九幽地狱,让万千佛陀菩萨同坠无尽的黑暗,以此拉着妖圣和大圣们同归于尽。”    “可惜。可惜”魔佛阿难没有否认,似乎在可惜未尽全功,至于具体的情况。没有提及。    “齐天大圣呢他也陨落在了灵山”孟奇问道。    魔佛阿难笑了一声:“猴子和杨戬是这一代最有希望登临彼岸者,天帝被魔主弄得元气大伤后,都有点拿不下它,哪是那么好杀的,当初万佛同坠时,它原本有希望在妖圣帮助下逃出灵山,但强行留下,硬生生以金箍棒打穿了灵山,在灵山底部制造出了一片净土,将残余大圣和妖神封印其中,躲避死亡与污秽。”    “至于它后面死没死,我就不清楚了,万佛同坠时,我可不敢留在灵山。”    孟奇想了想,似乎没什么该问了,只是皱起眉头,疑惑道:“天庭坠落你有一脚,灵山和妖族两败俱伤拜你所赐,你加入它们又毁掉它们,到底是为了什么”    好好的娑婆净土继承者、天庭二号人物、妖圣丈夫不做,非得自毁依仗,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魔佛阿难伸手摸了摸下巴,勾勒淡淡的笑容:    “你永远不会明白。”    他跨前一步,背后逆佛魔身虚影摇动,孟奇顿觉元神被彻底束缚,再也难以动弹。    “时辰到了,不用再废话了,等我们融合,你就会明白真正的原因。”魔佛阿难目光淡漠,一步步走向孟奇。    双方快要接触时,阿难突然笑道:“原本我承诺帮顾小桑反客为主,摆脱无生老母,以此牵制金皇,但她不愿意引你上钩,选择了拒绝,最终落得身死道消的结局。”    “可惜,到头来,你还是没能逃过,嘿嘿,枉负了她这番心血。”    语气里半是感慨半是讥笑蚂蚁的不自量力。    孟奇听得一怔,目有泪意,原来背后还有这样的经过,小桑在我看不到的时候,都经历了什么事情,做出了哪些决断。    他眼睛闭上,右手放在胸口,低声对伸出了右手的魔佛阿难道:    “既然你想要,那就拿去吧”    魔佛阿难刚露笑意,就看到孟奇睁开了双眼,死寂之中有光芒闪现,话音未落,整个人就往后仰倒,从山峰顶部往心灵大海跌落。    哗啦    波浪起伏,大海有风,孟奇目光与魔佛阿难对视,右手按胸,直直坠落了下去。    孟奇带着公子羽和孔昭登上了一座山峰,下面是咆哮奔腾的大江。    看了一阵,孟奇转头对孔昭道:“有何感悟”    孔昭盯着下方河流,感慨道:“逝者如斯夫”    话音刚落,他就看见一贯沉默、从不指点的老师踏前一步,沧桑的身影随风荡着衣襟,嘴巴张开,发出了声音,低沉而回荡:    “上善如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    老师,老师开口指点了孔昭又惊又喜又有点怔住。    然后,他发现老师转过了头,目光内有无数光芒闪现,身躯都仿佛变得高大,黑白、玄黄和紫色光点飘落,声音宏大而庄严道:    “天之道。不争而善胜”    看着孟奇倒下,魔佛阿难目光一凛,身后虚影踏出,试图抓住。    他哪里来的力气    几步迈出,他与虚影冲到了山峰边缘,下面心灵大海轻轻起伏,金色光芒若隐若现,哪里还有孟奇的身影    他消失了    魔佛阿难眼中逆万字佛凸显,看向心灵大海各处,终于看到了几条若有似无的联系。    他愣了愣。突然怒吼道:    “元始”    “天之道,不争而善胜”    宏大的声音之中,玄黄光点,黑白二霞,紫色之气托着孟奇飞入了高空,冲出了罡气层,来到了无垠星空之中。    下方是一块看不见边际的残破大陆,头顶则有诸多行星与灿烂大日。    孟奇抬起头,身上无刀也无剑。目光顺着种种联系,穿透重重虚空,与处在灵山峰顶的魔佛阿难对视。    啪啦    通过因果联系传来的气机隔空相激,安静到空寂的幽暗星空内顿时闪现道道电芒。宛若无数银蛇乱舞,将太阳的光芒都衬托得黯然失色。    看着魔佛阿难重归冷酷与残忍的眼睛,孟奇脑海里忽然浮现出两道身影。    一道鹤发苍苍,容貌清癯。目光慈祥,心胸宽广,善待晚辈。冲和者,淡泊平和,谦冲守正。    一道白裙出尘,气质空灵,喜怒难测,亦远亦近,委屈的时候不一定是真的,笑吟吟调戏的时候也未必为假,总是将目的深藏,让人猜不到她的想法,顾小桑,捉摸不定的心思,名副其实的妖女,看似冷酷自私,又总是藏着几分柔情。    面对六道给予的违背本心的任务时,冲和前辈最终选择了自爆    顾小桑几经挣扎失败,还是放弃了六道的“好意”,还是不屈服于无生老母,倒在了自己怀中    两人一正一邪,选择却殊途而同归,人生在世,总有些事情比死亡重要,需要坚持。    乐观向上的孟奇;喜欢人前显圣的孟奇;爱看小说和漫画的孟奇;上学和工作中结识了诸多朋友的孟奇;少林寺前坚持修炼的孟奇;与江芷微、齐正言和阮玉书他们肝胆相照,生死与共的孟奇。    古道热肠,路见不平会拔刀相助的孟奇;因为张远山等挚友逝去而伤心欲绝,几成心魔的孟奇;嘴上大胆、理论丰富、实际被动生疏的孟奇;越是危险越是冷静的孟奇;慵懒又喜好舒适的孟奇;喜欢开玩笑,调侃逗弄别人的孟奇;历经磨难,逐渐成熟却不改本心的孟奇;与顾小桑情恨纠缠,总是被动的孟奇;端坐破庙,目视莲花,内疚心痛到无法自持的孟奇    这是自己,独一无二的自己,不能被其他取代的自己,不是什么魔佛,不是什么六道轮回之主,也不是阿难和雷神,更非大人物的荣耀和境界可以弥补的事物    我之所以为我,是因为这些,没有了“自己”,生命还有什么意义    面对困难,面对生活,面对死亡,我们或许渐渐放弃过自己,变得阿谀奉承,变得蝇营狗苟,变得面目可憎,变得善于卑躬屈膝,变得冷酷无比,伤害着父母亲人和伴侣孩子,等到将要死去,回首再看,这样的自己是自己吗会痛彻心扉吗    “自己”是比生命更重要的坚持    冲和前辈明白这点,所以选择了以死明志,不坠本心,小桑也明白这点,孤独挣扎,不违心灵,芷微、玉书、齐师兄和赵恒他们也明白这点,所以有的留下清泪,有的选择沉入九幽    今时今日,面对于此,我的选择不言而明    生命若无意义,死亡有何害怕    连死亡都不怕了,还有什么需要畏惧    孟奇目光异常坚定和痛恨,身躯内仿佛有烈焰在缠绕,恐怖的火山行将喷薄。    他屹立星空,看着魔佛阿难,看着他掌中多了一方神秘小印,印分六面,上为天神之属,下得九幽之苦,前为人族红尘,后作畜生悲土,左现妖族众生,右化邪魔悲歌,于是往侧方伸出了右手,长发乱舞,低沉喝道:    “刀来”    轰隆    仙界之内,殿堂中供奉的那口漆黑长刀突然爆发无量紫雷,击破虚空,消失无踪。    “刀来”    话音刚落,星空尽是雷霆闪现,掩盖了星辰,化作了大海,孟奇手中多了一口通体由紫雷铸成的长刀,沉重、暴虐、霸道无比。    霸王绝刀    十大神兵之一    顾小桑死时,自己内疚悲恸的心情就与绝刀烙印相通,成为了它的主人。    十年煎熬,十年内疚,十年悲恸,十年花开未见其人的失望和痛苦,十年生不如死的折磨,都在自己心中积累,在霸王绝刀内锤炼着那无坚不摧的刀意。    孟奇抬起了手中沉重之刀,视线内油然忘记了魔佛阿难,只看见江上小舟翩翩,白裙精灵俏立船头,吹奏者着玉箫,似乎在呼唤着夫君;    只看见玉带桥边,灯火阑珊处,披着白毛大氅的少女眼波流转,俏美生辉;    只看见江东河上,楼船擦身,空谷幽兰般的她眼里嘴角尽是笑意,让身旁小女孩脆生生叫了“爹”;    只看见离华岛上,商水洞府,那轻轻一吻的风情,和故作玩笑的“我们是同样的人”;    只看见罗衫褪去,今生果与自己分食;    只看见湖光粼粼,白裙少女脸颊潮红,笑语盈盈,说着死后之事;    只看见她嘴角溢血,脸色苍白,笑容凄然,艰难道:“我挣扎过,我输了”;    只看见破庙池塘,莲花盛开,一年复一年,花已开,你在何方    愤怒、悲恸、仇恨、不甘、绝望、压抑等所有情绪轰然喷发,十年的痛苦十年的煎熬十年的失落尽数化作了刀意,让霸王绝刀绽放出盖过大日的光辉    目光遥望魔佛阿难,与那冷酷淡漠高高在上的眼睛对视,看着他转动了神秘的轮回印,孟奇元神法相突地燃烧,放出无量光芒,踏前一“步”,与肉身相合。    这一刀,等了你十年    我以退为进,不争为胜,让你的分神被“困”在了“我”的肉身内,暂时无法再控制文殊菩萨等尸体,只要将你分神斩杀,她们就能安全。    那被你逼得走投无路的痛苦与挣扎,那失手杀掉恋人、朋友自己只能选择其一的悲愤煎熬,那命运操于他人之手的无奈与绝望,在此一刀两断    过去种种,重重枷锁,无数刁难,身不由己,今朝烟消云散    长刀猛然挥出,忽地消失,星空中一颗颗行星诡异转动,挡在了大日前方,挡在了附近星辰前方,宛若天狗吞日,四周变得漆黑,幽暗诡异莫名,只余孟奇的暴喝之声回荡:    “我这一生,不问前尘”未完待续    ps:两更合一,三更送上,求月票~

百度搜索 一世之尊 天涯 一世之尊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