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元夜之下_第八章冲突_起点中文网

一人之下柳大爷什么,元夜之下_第八章冲突_起点中文网

互联网 2021-05-14 20:43:51

“看样子老贾你那药堂没白开,啥大补药都用上了,怪不得都这岁数了还依旧生龙活虎的呢。”

“哎呀老柳你怎么也拿我寻开心呢。”

“......”

就在几人有说有笑的时候,酒庄里另一桌上的三人也是一直在注意着这边,三人正是那天被叶允教训了一顿的花花公子,他们从叶允四人进来时就注意到了,这个当时羞辱自己的小子。

“喂,张夯,你打算怎么办。”

张夯,元明镇张员外的独生子。这么多年在镇上臭名昭著,仗着他老爹的势力,其他人也不敢去招惹他。经常喜欢调戏漂亮的女子,还时常大吃大喝不给钱。而其他两个则是一直巴结他爹的两个小官员的儿子,赵元灿和姜司。三个人臭味相投,在一起玩得倒也潇洒快活。

“哼,正要找他小子呢,没想到他小子还自己送上门来,真是天助我也。”张夯将杯中之酒一口闷完,之后便起身向外头走去。

“我去叫人,你俩在这盯着,别让他小子跑了。”张夯眼神狠恶地盯着叶允,后者也是一阵打抖,随即向四周看去,不过此时张夯已经走出了酒庄。

“怎么回事,怎么背后有一股凉意。”

四人酒足饭饱,正欲离去。

“小子,还记得我们吧。”赵元灿和姜司拦住了叶允的去路。

“额,这是怎么回事?”柳明生三人不明所以。

“哼,怎么?这就来报仇了,你们还有一个人去哪儿了,让他一起上吧。”叶允也只是一惊,随后便是平静无波。张夯三人的修为都在元气基础,距离一重天门槛还有一大截,有着如此好的家族资源却不懂得珍惜,整日游手好闲。

“你也就现在叫嚣了,等夯哥他来有你好受的。”刚说完,酒庄外边便是吵吵闹闹起来,一大伙人拿着各种各样的家伙朝这边气势汹汹而来,这些人专门干些人多欺少的事,为首的青年正是气焰嚣张的张夯。

“张哥你来啦。“

“小子,好久不见,可还记得本大爷。”张夯双手抱臂,嚣张地歪着嘴说道。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那天被我几下打趴在地的丧家犬啊。”叶允微笑予以回应。

“你!小子你敢骂爷是狗,我要让你知道招惹本少爷的下场!”张夯闻言也是脸色难看,怒喝道。

“这...张公子,小店是小本生意,您高抬贵手。”店小二见状也是立马出来赔笑道,今天老板不在,要是在酒庄里打起来,这么多东西砸坏了这损失算在谁头上。

“别废话,滚一边去!”张夯一脚踹倒了那店小二,“小子,你叫叶允是吧,你很能啊。”

“不敢当。”叶允也是抱拳自谦道。

“哼,还狂,给我上。”

“小叶啊,你怎么惹上这个刺头的。”贾春霖捋了捋自己的胡子,道。

“这家伙当时轻薄我家柒妹,我就揍了他们一顿,现在是找人来弄我了。”看见对方的人数,叶允还真是有些没底,虽然对方很多都是元气基础的,但个个块头壮的十足,真打起来自己还没什么把握,但这个时候气势一定不能丢。

“张夯啊,张员外的儿子,豪横惯了,也是该有个人管管了。”张榕喃喃道。

“张公子,小叶年轻气盛不懂事,我这老家伙替他给你赔个不是,今天这事就这么算了。”柳明生挡在叶允身前道。

“唉,老柳这和事佬又开始了。”张榕扶额道。

“哼!这事可不能就这么算了,老家伙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这是我跟他的恩怨,你给我那凉快哪儿呆着去,否则我连你一块揍今天我不揍得他跪地求饶我都不罢休,上啊你们!”张夯踹了一脚身边一个壮汉,后者也是举着手里的木棍大喊着冲过来。

“等等。”叶允手一伸,壮汉也是停住了。

“怎么?这就打算投降了?我告诉你晚了。”张夯得意地笑道。

“要打可以,出去打,别把别人吃饭的家伙给砸了。”叶允说这话时,一旁的店小二更是满眼感激之色地看着他。

“行,我也不怕你能跑,外面打就外面打,我们走,外面等着。”张夯也不墨迹,直接走向外面。

“小叶,你行不行啊,要不我还是报衙门吧。”柳老板担心道。

“没事的,三位老板今天让你们看笑话了,我去去就来。”叶允一抱拳,道罢便是一甩衣摆,大步走去。

“老柳啊,这个小叶是什么实力啊,这么有自信一人单挑这么多人,他行不行啊。”张榕问道。

“我也没底,只知道小叶现在是一重天的境界。”柳明生摇了摇头。

“一重天啊,这么年轻就一重天了,还没有任何背景帮助,不得了啊。”贾春霖惊叹道。

像贾春霖,张榕这样的商人,一般都是因为无法修炼出元气基础才转战生意战场的。太元大陆如此广阔不乏有这样的人存在,而且不在少数。太元大陆本身就是由非常强大的元气所凝聚而成的世界,自然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们都可以吸取世界元气进行修行,但也不是谁都可以成功吸取的,成功的自然可以越来越强,吸取失败的自然就只能转战其他领域,当他们需要保护的时候,他们会通过高额的金钱来雇佣高手,毕竟不会有人会和钱过不去。像叶允这个年龄段就已经达到一重天的在元明镇虽然也有很多,但其中大部分都是有着一些背景势力在后助力的。

像叶允这样“毫无背景”的也能在还算年轻的年龄到达一重天的确实很少。所以张榕对此惊讶也很正常。

酒庄外,聚集了不少凑热闹的镇民,有不少还在楼上吹着哨子呐喊助威,显然这样的斗殴事件在平常也不少见。甚至有些赌鬼就已经在酒庄门口外立起了赌局,不少人也是权当酒后的助兴节目,多多少少押了一些,当然,押注最多的还是张夯这边。现在是一比二十的赔率,张榕也是凑热闹,自掏腰包押了一百元币在叶允这边。

“如今出也出来了,本少爷想了想还是决定给你个机会,这样,你从我胯下钻过去并且学狗叫,如果叫的我高兴了,本少爷就饶你一命,你看怎么样?哈哈哈!”

“哈哈哈!”不少人都大笑起来。

“哼,做你的春秋大梦吧。”话音未落,叶允先发制人,抡起身旁一个空酒缸砸了过去,这一下直接放倒几人,他也毫不拖泥带水,刷刷几下又是放倒几个壮汉。这下把张夯三人都给看呆了,“上啊,都上,我就不信这小子有顶天的本事。”

不只是张夯,其他人也是看呆了,没想到这小子怎么能打,面对这么多人毫不惧色。

二十多号人也是一股脑儿地冲过来,这一下就像是一张大网网了过来一样,几个壮汉冲来利用体重优势将叶允的手脚锁住,这一下把叶允的行动彻底锁死生生挨了几棍子,一重天再强,也抵不过二十多号人的围攻,毕竟两方境界之间差距并不是很大。

啊!

一个壮汉痛苦地捂住自己的手臂,一个红红的牙印赫然出现。叶允这边右手也是得到了解放,他立马捡起身边最近的一根断棍,朝掐住自己脖子的壮汉脑袋狠狠敲去,叶允这才透了口气。但当他就要再做进一步的动作时,张夯却是扛着一个大酒缸冲了过来。

“叶小兄弟小心!”贾春霖大喊道。

叶允闻声,但已经来不及了,酒缸已经朝脸上砸了过来!

砰!

酒缸碎裂,张夯整个人也是像断线风筝一般倒飞出去,重重地摔倒在地,刺耳的声音响起。

是天月衙门,刺耳的声音正是金鸣螺发出来的。

聂云川凭借念力收回佩剑:“闲杂人等立即散去,否则一并捕回衙门问罪!”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