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人之下2020_一章 三昧真火_起点中文网

一人之下有团本吗,一人之下2020_一章 三昧真火_起点中文网

互联网 2021-05-15 09:19:11

“朝闻道,夕死,足以……太奶奶,呜~~~”

“呸,小王八蛋,你还有脸哭……”

声若龙钟的斥责自里屋传出,震的檐上青瓦一颤,廊下家燕纷纷飞走。这东厢本是诸葛丰的房间,分内外两间,内间的卧室里此刻挤满了人,年龄多在六、七十岁往上,其中最年长者是一位老太太,精神矍铄,满头白发不似一般老人的枯白,竟似闪着莹光,整齐地挽在脑后。

然这一身朴素的暴躁老太已是怒不可遏,跨坐在床边的她正要再骂,幸而被身旁一位高瘦老者拦了下来,道:“好了,好了,孩子没事就好。”

“啊呸,三娃子,你管这叫没事?啊!?活该你掉头发……”

“哎,老婶啊,老婶,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被骂的老人,已过古稀之年,但明显比这老太太低了一辈,急忙告饶道。

“哼,都看什么看,有你们的事吗?都出去……”老太太扫了一眼屋里众人,愤然不悦。

片刻后,屋内还剩五人,除了两位老人和床上虚弱的诸葛丰外,还有一对三十多岁的夫妇,正是诸葛丰的父母。

“三伯,您看……”中年男子看了一眼床上独子,发愁道。

“啪!”

没等古稀老人说话,一个钥匙扣大小的球形魔方样物件被暴躁老太掷到了中年男子额头,力道不轻,打的男子竟是一个踉跄,不过中年男子丝毫不在意自己的平衡,急忙伸出双手,手忙脚乱间,在魔方坠地前一瞬,捧到了手心里。

一旁的中年女子,显然哭过,此刻也是一脸惊慌地盯着魔方,见丈夫接住了,才悄悄松一口气。

“都是孙儿教子无方,老奶奶您先息怒……”中年男子站直身,再三确认握紧魔方,才急忙赔笑道。

“呸,叫我怎么息怒,啊,奇门不全,法术不会,外功学的更是稀松,就敢点‘三昧火’,这是你教他的?”

“不是,孙儿怎么敢!”中年男子连连摇头,然双手却更加握紧了那枚精美的金丝楠阴沉木雕。

“哼,”老太太见状,忍了忍愤意,转头看古稀老人,不满道:“三娃子,族里奇门你最精了,你倒是说话啊……”

“哎?!这……都容我说话了吗?”古稀老人本来十分担心诸葛丰,结果被老太太这么一闹,反倒轻松了不少。

“赶紧说,当了族长本事不见涨,倒学会摆谱了。”暴躁老太似乎是气消大半,不再理众人,重新跨坐回床边,伸手探向诸葛丰额头。

“呃,您说的都对。”老人苦笑,带出几分无奈,不过见老太虽未回头,但又有蓄气的趋势,急忙道:“只能求人了,这【三昧真火】——全族上下——至今已是百多年没有出现了。”

“求谁?天通老道?解难和尚?还是张……”

“全真道,龙门子……”

“哼,那帮牛鼻子……”老太太才哼出半句,心神似是摇曳了刹那,随即委顿了几分,不过又看了看已经陷入昏迷的诸葛丰,还是认头道:“哎,好吧,论修身养命他确实最合适了,也罢,你就替我带封信吧。”

……

北京,西城,西便门外,白云观——全真龙门派祖庭。

白云观不大,占地不到20亩,坐北朝南,格局分东、中、西三路及后院,内部建筑多为清代重建之物,处处昭显庄严与恢宏。此刻白云观后院最东侧一进不显眼的院落内末了的一排青瓦房里,正坐着六、七个人饮茶谈天。

屋内为首两名老者,一名道袍朴素,一名西装革履。

见诸葛家众人被道童引进屋内,道袍老者急忙起身招呼,寒暄片刻,就直奔主题,看了看轮椅上的诸葛丰,然后搭住其头顶百会穴。

片刻后,道袍老者散了功,轻松道:“哈哈哈哈,无妨无妨……”,随后转身对西装老者笑道:“哈哈哈,赵董啊,实在是不巧,看来不止是您来‘抓’我了,那公司的事……”

“哈哈哈,好说好说。人命为大,至于细节琐事……我改日再来讨扰。”肥硕的赵方旭也是爽快告辞,只是伸手扶了扶眼镜的同时,对昏迷的诸葛丰投来一丝好奇的目光。

送走三名来客,道袍老者转身的瞬间,收敛了笑容,慎重道:“诸葛族长,此子中了何人手段,怎会精、气、神三宝俱是大损,莫不是……中了蛊?”

“哎,龙门前辈,我就不和您客气了,这孩子不是中了蛊。只因前日他强练家中秘术,才有此一劫,这是家婶给您的一封信,另外这孩子的精气神并没有丢,还在胸前……是家婶她老人家禁住的……”

说着自怀里取出一封信。

龙门子展信看罢,知晓了个中缘由,看向诸葛丰轻叹一声:“福兮祸之所伏……”,说着就要把信重新装好,但这信纸碰到信封的瞬间,二者便燃成了一团火焰,其速度之快,好似打了一个火花。

“这!”屋内众人均是惊诧。

“哈哈哈,无妨,无妨,就是这小性子……还是那么直爽,哈哈哈……”龙门子说完自顾哈哈大笑。

看着众人不明所以,只得附和干笑,唯有族长摇头苦笑。

“那……”见族长不说话,诸葛丰父亲诸葛晋略显焦急,但也只敢出声不语。

“如此年纪就有如此慧根,若拜入我门下,必定有人心生不悦,就先做个俗家弟子,跟着凌虚吧,日后康复了再回家不迟。”

“诶!师爷?又~是我?”屋内一中年道人闻言顿时无奈道。

“哈哈,就你会带徒弟吗,而且一羊是赶俩羊也是放,不过这孩子先跟我这住几天,等醒过来再去你那。兴扬啊,准备几间客房,我要在这里住几天……”

“好的,太师爷……”

“如此,那就拜托您了,我们……就先回去了。”诸葛族长似有话难言。

“云峰啊,要走也不急这一时。”龙门子留客道。

“三伯……”

“好了。”诸葛族长顿了一下,还是解释道:“家婶特意交代过,等过些时日,她会亲来相谢,谢您予诸葛家的大情……”

说完一躬到地,诸葛丰的父母也是随礼一躬。

“呃!”龙门子闻言,表情一个趔吧,但是回复的极快。不过可巧,还是让屋里一个四、五岁的小丫头看到了。

小丫头露出一个好奇的懵懂表情。

……

时间一晃就过去了三个月,期间诸葛家的人来了两趟,只是老太太却食言了。至于诸葛丰,依旧未醒,不过众人看他的精、气、神在龙门道长亲调药石的温养之下确实恢复了少许,也就勉强放心地回去了。直到这一夜,北京城雷雨交加,愈加厚重的积雨云如同压到了大地上。京西白云观青瓦院内,新进弟子刘兴扬为诸葛丰送服了最后一剂养神补方,正在收拾碗匙,看了看床上,不禁自乐道:“多亏那天自己敬茶及时,差点多一个小师爷,哎,真是可怕……”

“咔……嚓……”持续了两三个小时的暴雨,漆黑夜空突然劈下一道巨闪,照亮了北京城的夜空。

“嗯?!”被雷声吸引,刘兴扬不由得看向窗外,直到夜空重归黑暗,心下低估是不是等雨停再回自己的房间,一念未绝,下意识看向床里的诸葛丰。

躺了三个月多的小师弟,刚刚似乎动了一下。

急忙放下碗匙,扑到床边。诸葛丰的脉搏此刻竟强健有力,与数分钟前已是判若两人,再探出右手食指,滴出一缕内丹炁。不过就在触及诸葛丰额头的前一秒,兀自停住。

“哎,还得太师爷来,我这二把刀,别再弄巧成拙了……”一念毕便飞身冲进夜雨,浑然忘了桌上他自己带来的智能手机……

床上的诸葛丰微动,从微动,到颤动,再颤抖,最后到抽搐,时间大概过了十几秒,他猛然睁开双眼。

浑身已是汗透的他不可思议地望着眼前——的床帷子。

“这不是我的房间,这么老旧的床,难道做梦……”正思索间,纷繁记忆如潮涌入脑海,“……额?难道……我穿越了?这也太扯了,我应该是在等更新,等的困了,就趴在电脑前睡着了而已……——吧??”眨眨眼,挣扎起身,从自我安慰到惊疑,再到不安,因为诸葛丰脑海中这些如同亲身经历的记忆又告诉他,似乎真的被‘扯’了。

诸葛丰本名诸葛丰,家住江西省镇江市,虽然受过现代化教育,但由于华夏传统文化的熏陶,所以对道家文化多少有些兴趣,对国漫《一人之下》更是喜爱有佳。

所以……

“所以,我是等更新——等死了是吗?也对,一周一更……不对,他就是停更,我也不应该死了啊!!!”

——我诸葛丰竟然是诸葛青的堂弟,武侯奇门的初学者,还有记忆中的奇门法术,身体里的热流,这就是‘炁’……吧?除了炁,胸口……嗯?不!是小腹,似乎还有一团火……我是个异人!!啦???——

这是何等的——难以置信!

屋外的雷雨似乎渐渐小了,只是夜色依旧浓稠。脚步声……不,应该是跑步声传来,还没等诸葛丰赞一句好快,房门兀自打开,一老一中年就已经站到了屋内,老者一挥衣袖,不仅房门自动合掩,就连二人带进屋内的冷空气也都被挥出了屋外。

诸葛丰见状,不禁暗忖:这老头,貌似不只有两把刷子那么简单吧!僵硬地侧着头,瞪大双眼,木然呆愣。如今已经不是穿不穿的问题了,应该是穿到谁家里的问题了,道袍?不像是诸葛家呀……貌似到了天师府……呃,这老头长得好像不是老天师。

“您……”

“别动。”龙门子见诸葛丰挣扎着要说话,立刻抢到床边,单手托抚住其后心,一股强烈的暖意袭体,就像冬天刚进屋,脱了羽绒服,只穿个衬衫站在热风三十度的空调前直吹一样,那种感觉——温暖的有一丝丝霸道。

“晚辈诸葛丰,请问……”诸葛丰措辞着。

“老道龙门。”

“道zhang……前辈好。”诸葛丰恭敬而古板道。

一旁的刘兴扬面无表情,只是额角滴出一抹汗水,心下翻着白眼道:“居然——不——认识太师爷!我全真的大名居然只换来一句——前辈好。”

“老道全真龙门派掌教——道号龙门。”龙门子又平静道。

“吔!!!”诸葛丰再次用力扭了下头,和老道对视,认真道:“全真教,可是北京白云观的那个,等一下,那这位——您是刘兴扬吧,这壮硕的体格,时尚的胡子……”

“……”刘兴杨。

“行了,小娃娃居然自行吸纳了三昧火。明一早就把他送回家吧,回去‘油锤灌顶’、‘胸口碎大石’什么的好好练练体魄就没大问题。老道我走了……”

诸葛丰闻言,激动的心情好似突然被泼了一杯凉水,懵逼一瞬,但见一旁的刘兴扬单手捂脸,一副这孩子是不是不会说话的遗憾样子。

瞬间福至心灵,诸葛丰大喊道:“等一下,师尊。师尊大人,您原来就是龙门真人,就是那个堪比——啊呸,是超越天通到人,解空大师,堪比魏华存,丘处机之大能的龙门真人,弟子拜见师尊,师尊大人你看看弟子,你再看看弟子,弟子似乎还是不太舒服啊……啊?啊!当然了,比昏迷之前却是好过千倍万倍,只是就这么回家去的话……,弟子舍不得师尊啊。”

一旁的刘兴扬看着地上抱着自己太师爷大腿的小泼皮无赖,简直惊窘的无以复加,单手捂住额头的他,下巴都砸到脚面了。

“……”龙门子倒是一副看蛐蛐打架的表情瞅着挂在腿上的诸葛丰。

“……”一旁的刘兴扬本也想看看太师爷怎么应对这种迷之尴尬,但是突然想到自己有可能真多一个小师爷,立刻插话道;“太师爷……”

龙门子闻言立刻甩了一记眼刀,瞟的刘兴扬一哆嗦。

而诸葛丰立刻闻弦知雅意,卧槽,太师爷,这辈分高的……貌似已经高到天上去了。立刻哭出了鼻涕眼泪,随手撩起龙门子道袍下摆,也不嫌脏直接抹了一把脸,飙泪道:“师尊,弟子不想回家,弟子不想练油锤灌顶啊,太不人道啦,您就让弟子跟着您吧,我一定好好练功,将咱们龙……”

“确实是不太人道!”龙门子不知想起了什么,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诸葛丰一听暗道有门啊,立马就要挂二档飙泪,但是突然一股棉力将他送回床边。

龙门子没看诸葛丰,而是看向一旁抽自己大嘴巴子的刘兴扬,突然停手惊恐地望着自己,吐槽道:“你缺心眼啊,赶紧把这埋汰娃子送到他师傅那里去。”

“好嘞。”刘兴扬一听,双眼陡亮。这以后就是个师弟了,动念间展开身法,窜到诸葛丰身边,拎小鸡一样提起后者。

诸葛丰一愣,心道外边还下着雨呢,急忙道:“不是,我想说……”

刘兴扬以为这师弟还想翻身当“师爷”,内丹炁一涌即收,封了诸葛丰舌口咽三处大穴,同时打断道:“不,你不想!”

然后风一样地跑掉了,就连房门都没关。

龙门子看着屋外雨夜,半晌呢喃道:“有趣。这可是他自愿留下来的……不过只是可惜了,妳那‘三昧火’与我这内丹功终归是两相悖搏的功夫,若不吞了那颗火星,我还真想看看他的成就。哎,随缘吧……反虚与内景,这修行之路不好走啊……”

注:1.全真道支派龙门派掌教真人,也是陆玲珑的太师爷,暂定叫龙门子,以后有机会再更正。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