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字产品盘点:回顾2020,国产手游都“爆”了什么?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一人之下手游主号选择,万字产品盘点:回顾2020,国产手游都“爆”了什么?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互联网 2021-05-14 02:12:19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竞核”(ID:Coreesports),作者:李逸飞,36氪经授权发布。

2020年是特殊的。单纯从数字上来看,上一次的叠数年还在1919,下一次的叠数年要到2121。这是一次时隔101年的相聚。

2020年是难忘的。这一年,全世界都笼罩在疫情的阴霾之下,同样也是这一年,我们看到了许许多多的平凡英雄,他们在各个岗位上散发着光和热。

2020年是奇妙的。实体产业无奈缩水,线上经济蓬勃发展,居家文化成就了许多新兴产业的崛起,游戏产品更是成为全世界用户放松娱乐的首选。

根据Sensor Tower数据显示,2020年全世界游戏产业产值达11416亿人民币。手游产品再度逆流而上,有五款手游突破了10亿美元的年产值大关,其中包含了《PUBG MOBILE》(26亿美元)、《王者荣耀》(25亿美元)两款国产游戏。

对于国内手游行业来说,2020年同样是值得铭记的。

随着国家版号政策愈发严格、游戏厂商使命责任感增强、国内开发硬实力不断攀升,优质游戏产品如雨后春笋般不断涌现,商业价值也不断加磅。但苹果商店也在一夜之间下架了3.9万款无版号游戏,敲响警钟。

相关数据显示,中国游戏市场2020年仅iOS端收入达135亿美元,已位列全球第三。

这一年我们还见证了太多的品类奇迹:二次元游戏《原神》三端全球联手拿下首周4亿流水,《最强蜗牛》《江南百景图》《人类跌落梦境》《剑与远征》爆火展现“小品类,大能量”......

时值2021年初,竞核特此整理2020年国内市场手游产品概况,为大家带来全面、详实、客观的“2020国内手游产品年终盘点”。

站在市场的山峰

首先看向版号方面。2020年共下发1405款国产版号和97款进口版号。相较于2019年的下发的1448款国产游戏版号,今年的版号总量有所缩减,最少的六月仅下发54款。

竞核分析认为,这是一个较为明确的信号:源自2018年”版号寒冬“而产生的版号积压,已经基本完成泄流。年末的零版号现象即是对这一分析的例证。

而对于各大厂商来说,也要明白未来的版号申请难度仍需重点评估。

经竞核不完全统计显示 ,今年全年国内手游市场共正式上线约685款游戏,其中1月份新游数量最多,达77款;11月份新游数量最少,仅有42款左右。

总体来说,今年每月手游平均上新量约为57款,相当于每日产出2款左右,仅从数量上来说相当可观。而且从产品质量上来看,爆款精品游戏产出率相当高:

上半年,有莉莉丝《剑与远征》、哔哩哔哩《公主连结》、腾讯《一人之下》、阿里《三国志幻想大陆》;

下半年,有椰岛游戏《江南百景图》、中手游《新射雕群侠传之铁血丹心》、米哈游《原神》、腾讯《天涯明月刀》、游族《少年三国志:零》、腾讯《使命召唤手游》等等(下附不完全统计表)。

这些产品横跨RPG、MMORPG、FPS、放置、模拟经营、卡牌等多项细分品类,百花齐放,各有千秋,为2020年手游市场贡献了可观的经济效益和正向价值,也让全世界看到了中国国产手游的巨大潜力。

当然,新同志努力拼搏,老同志自然也不甘示弱。《王者荣耀》《和平精英》《阴阳师》《梦幻西游》《三国志·战略版》等老牌手游也在2020年焕发了不一样的”青春“。

下面,竞核将以品类为分割线,逐类剖析今年的新老产品表现对比。

潜入品类的深海 FPS:盛况依旧

FPS品类手游在国内的市场,是严重内卷的。

这并不是一个很难察觉的现象。

从品类特性来说,FPS品类不论端手,对于游戏帧数、画质品质、枪械手感等硬性标准要求都很高,要想做好一款FPS游戏,人力、财力、技术力缺一不可。从核心机制来说,FPS品类尤其是手游,非常需要强竞技性来拉动用户活性,提升用户黏度。如果玩家群体规模不达标,基本很难存活。

在2020年,一直坚守在App Store畅销榜中的老牌FPS手游没有太大变化:腾讯旗下《和平精英》《穿越火线:枪战王者》以及网易旗下《荒野行动》。这三款产品无一不符合上述两项要求。

腾讯不必多说,CF是毫无疑问的国内FPS网游带头大哥之一,已经积累了十几年的用户池,为现如今的腾讯FPS手游提供了夯实的基础。

援引一位业内权威的原话:Action、Shooter、Racing品类是腾讯的看家本领。

网易方面,虽然在端游时代没有太多积累,但手游时代的尝试从未停下。从第一款FPS手游《绝地战警》开始,网易一直在探索发展方向,最终在《荒野行动》上实现了成功。

再看向两大厂商旗下产品的2020年表现。

从用户层面看,《和平精英》目前苹果商店评分4.6,近三个月下载量近900万;《穿越火线:枪战王者》4.1,近三个月下载量近200万;《荒野行动》4.1分,近三个月下载量近24万。

从市场层面看,根据SensorTower数据显示,2020年《和平精英》和《PUBG MOBILE》在全球App Store吸金近26亿美元,成为了今年以来收入最高的移动游戏。

《穿越火线:枪战王者》在今年八月拿下当月中国App Store手游收入排行榜第七名,根据七麦数据显示,该月收入预估超过2000万美元,单日收入峰值可达178万美元。

《荒野行动》同样是在今年八月,创下历史收入新高,位列全球热门移动游戏收入第七名,狂吸7950万美元,甚至一度成为了日本年轻人最喜欢的娱乐项目。

无论是用户还是市场,三款老牌FPS游戏在今年的发展都相当可观。不仅如此,腾讯网易两大厂商还在积极找寻老游戏的新活力。

电竞方面,今年举办的“2020和平精英国际冠军杯”汇聚了来自俄、德、美、巴、日、韩、泰、土、西等多国的精英战队与中国战队同场竞技,彻底踏上了国际舞台。

除此之外,三届和平精英职业联赛PEL的顺利举办,也让其电竞体系再度趋向成熟。

《穿越火线:枪战王者》今年与361°、《十万个冷笑话》等品牌、IP进行了密切联动,不仅如此,更是推出由鹿晗等明星主演的同名电视剧《穿越火线》,影游共进,成功拓展IP覆盖面,知名度与影响力再度提升,用户回流明显。

《荒野行动》则出于对海外市场的深刻理解,与《一拳超人》《新世纪福音战士》等动漫IP深入合作,并在年末推出了与偶像团体“乃木坂46”的联动活动,让演唱会走进了游戏之中,投其所好跨圈吸粉。

综上分析,2020年老牌FPS的竞争早已不局限在正面战场,电竞、联动、IP打造都是焕发活力的重要举措。但总体来说,腾讯旗下的老牌FPS产品矩阵,在2020年仍旧拥有不可撼动的领先地位。

不仅如此,腾讯FPS新游《使命召唤:手游》(下简称《CODM》)的出现令其地位更为稳固。《CODM》于2020年12月25日上线国服,这意味着单从2020年来看,该游戏仅仅上线6天,但成绩斐然。

上线当天仅用9小时,《CODM》便登上了App Store畅销榜第5名的位置。截至今日,排名虽有波动,但仍旧维持在Top10行列之中。

据竞核统计,《CODM》上线6天仅苹果商店收入便已突破1000万美元。需要明确的是,此时该游戏尚未上线最受期待的“吃鸡模式”。

《CODM》之所以能够在如此之短时间内,获得如此规模的收益,竞核认为主要有三点原因。

第一,国际服和国服的双重预热积累。在登陆国服之前,《CODM》就已经是海外各大榜单的常客,海外下载总量更是达到了3亿,打破了不少行业纪录,几乎不需要太多宣传就能引来大量“自来水”。而国服方面,腾讯更是邀请来周杰伦倾情代言,同时作为代言人和游戏导演。显而易见的是,“使命召唤”IP最火时代与周杰伦的当红期不谋而合,二者的用户群体有着天然相性,推广效用事半功倍。

第二,自身品质过硬。创新的枪械组装系统,煞费苦心的美术画风,腾讯对《CODM》的投入非常之大,品质自然也很有保障。

这实质上是一种玩法层面的“升阶”。让原本凭靠手感的枪械以数据化形式展现性能,且可允许玩家自由掌控,对于趣味性和可玩性的提升都极为可观。

第三,用户基础。前文说过,腾讯是端游时代的FPS老大哥,老用户基础雄厚,而针对这部分用户,一款全新的移动端游戏有着毫无疑问的巨大吸引力。

但同样需要指出的是,《CODM》由于国际服上线较早,外挂群体相对也较为庞大,导致近期官方不停封禁违规账号净化游戏环境。如果这个问题处理不好,还是会对游戏造成一定影响,端游《PUBG》就是前车之鉴。

总体来说,2020年国内FPS手游市场并无太大波动,几款头部产品仍旧占有大部分市场资源和用户资源,这也是用户与市场的自然选择。

MOBA:一超少强

作为传统强势游戏品类之一,MOBA产品一直占据着游戏市场头部位置。据伽马数据报告显示,2020年收入前100移动游戏产品中收入Top5产品类型,MOBA品类手游排名第二,占据15.28%市场份额。

就目前国内MOBA市场格局来看,呈现出“一超少强”的局面。于2015年底上市的腾讯《王者荣耀》至今仍保持着同品类其他产品望尘莫及的产业地位,网易《决战!平安京》、游族《荒野乱斗》等处在中部梯队。

2020年11月5日,腾讯游戏官方于《王者荣耀》五周年盛典上表示,该作成为全球第一款日活跃用户日均“亿”量级的游戏产品。不久前,Sensor Tower公布了2020年5款年收入破十亿美元手游名单,其中《王者荣耀》该年收入高达25亿美元。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也正因为有《王者荣耀》这款超级产品在,MOBA手游品类的可比性并不是很强,但不乏从玩法和题材上加以创新的“挑战者”。

首先在题材创新上,于2018年正式公测的网易《决战!平安京》是典型代表。该作脱胎于阴阳师成熟IP,继承了《阴阳师》日式和风画面、人物设定和世界观背景。

除题材不同,《决战!平安京》与《王者荣耀》都归属纯正的MOBA游戏,即以多人在线5v5团队竞技为核心。

相比5v5甚至6V6的MOBA游戏,游族《荒野乱斗》显得更为轻量化。玩法上,该作推出了3V3宝石争霸模式,一方现持有10颗宝石(随机掉落道具)达到一定时间便可获得胜利。

游戏中的“决斗模式”则融合了近年来较为火热的“大逃杀”模式——10人游戏里,干掉所有对手,活到最后就是胜利。

可以看出,上述两种游戏模式下,玩家入局数比同类型产品都加以缩减。同时《荒野乱斗》的地图风格尺寸偏小,配以尽收眼底的高视角,也让玩家们操作空间变小。

这充分将“碎片化时间”利用到极致,随时拿起,随时放下,对用户粘度的提升非常有效。

如果说网易《决战!平安京》得益于阴阳师成熟IP在MOBA市场博得一席之地,游族《荒野乱斗》通过对游戏的操作和策略深度进行降维,开拓了MOBA+游戏品类。

相较之下,拳头游戏推出的《英雄联盟手游》走的还是传统MOBA游戏特色。10月27日,拳头游戏在日韩等地区开启《英雄联盟手游》首次公测。基于《英雄联盟》端游在MOBA市场长达10余年的积累,致使首批开放的《英雄联盟手游》服务器人满为患。

《英雄联盟手游》虽然是一款端转手产品,有着与《王者荣耀》《决战!平安京》类似的手机端操作方式,但在游戏性上该作继承了传统MOBA玩法,是一款重操作属性产品。

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英雄联盟手游》与同类型产品之间品类用户重叠率较高,同时核心用户略有不同。

故此,竞核对市面上说《英雄联盟手游》上线国服或与《王者荣耀》“兄弟阋墙”持不同观点。

反之,《英雄联盟》上线国服或会拉动端游老玩家回流,为原本“一家独大”的MOBA手游市场注入新活力。

新游冲击,可阶段性的激活同品类游戏市场,而更关键的还是持续性后期运营。考虑到MOBA游戏较强的竞技性和观赏性,电竞成为该品类游戏的长线发展选择之一。

围绕《王者荣耀》,官方推出了王者荣耀职业联赛(KPL)、王者荣耀世界冠军杯(KCC)等职业联赛,2019年王者荣耀赛事总观看量高达440亿,2020年KCC总决赛观看量5.7亿人次。

此外,网易《决战!平安京》也推出了决战平安京职业联赛(OPL)、决战平安京城市挑战赛等。

可以说,有影响力的电竞比赛,不仅能提升游戏用户活跃度,增强用户黏性,还可以吸引赞助自我造血。

MMORPG:红海奇迹

谈及传统强势品类MMORPG算得上是游戏界的老前辈。

从国外的“MMORPG活化石”《魔兽世界》到国内的“国风武侠MMORPG代表”《剑网3》,MMORPG游戏一直备受玩家青睐。

着眼于2020年手游市场,MMORPG这一经典品类核心用户积累成熟,深耕相关领域的企业也有所收益。伽马数据报告显示,2020年收入前100移动游戏产品中收入Top5产品类型,MMORPG和ARPG占有19.48%的市场份额,排在第一位。

老产品中西山居《剑网3:指间江湖》仍在延续着25年的武侠梦,新品中腾讯《天涯明月刀手游》成为端手游技术换代升级典范,米哈游《原神》增强了国内游戏行业探寻“开放大世界”的信心。

其中关注度与争议性都居高的要数《原神》。

据Sensor Tower数据显示,在9月28日上市后的30天中,《原神》超越腾讯《王者荣耀》,成为了全球收入最高的移动游戏,30天内吸金2.4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6亿)。后续表现上,该作仍保持着T1级别水准。

此外,在荣誉上《原神》也是收获颇丰,先是被TGA提名年度最佳移动游戏,后又被谷歌Play授予年度最佳游戏的殊荣,被苹果授予年度最佳精选游戏。

可在疯狂吸金和多项荣誉傍身的另一面,《原神》从诞生之初就带着巨大的争议:碰瓷野炊、氪金等。但从游戏体验层面来讲,很难说“原神不好玩”。

如果把《原神》仅仅视为一款手游,与众多类型化、固定化的手游相比,该作在画质和交互上的表现确实更好些。而且《原神》将主机上常见的开发大世界概念应用到手游当中,这对于长期处在固化手游市场中的玩家来说,算是比较新鲜的存在。

相比之下,腾讯游戏《天涯明月刀手游》让玩家更为熟悉。10月16日,脱胎于天涯明月刀大IP的《天涯明月刀手游》正式上线。

在上市首周时间里,《天涯明月刀手游》曾有 4天位于iOS游戏畅销榜榜首,在中国App Store预估收入近3.3亿元,一举打破2019年《完美世界》手游创下的上市首周收入记录。从当前的整体数据表现来看,《天涯明月刀手游》自上线以来一直处在iOS游戏畅销榜Top10内,排名中位线Top3。

本作如此突出的表现,或许会让人感到意外。因为在常规认知里,古风 MMO 市场已经处于一个红海竞争的状态,各产品对用户资源的抢夺趋于激烈。

“2017—2018年,游戏中出现国风关键词的频率慢慢提升,这批国风易感用户要求的不只是帮派、对抗。”《天涯明月刀》端手游制作人杨峰表示,很明显,他们跟传统核心RPG用户诉求不一样。

针对这种情况,天刀团队会提炼关联的关键词,跟游戏情节进行融合。

此外,天刀手游针对内容本身也在不断进行升级,包括“连续剧式”内容,比如主线剧情、奇遇、天命;可循环的玩法,比如论剑、战场、副本;内部成立一些阶段性的“探索新玩法的迭代小组”,探索更创新的玩法类型。

Sensor Tower分析师Nan Lu认为比起竞技、放置和SLG手游,IP改编的MMORPG大作更容易吸引玩家在游戏初期大方氪金,以取得角色成长的先发优势。

值得提出的是,《天涯明月刀手游》也已经开始着手搭建一个全民参与、趣技兼备观赏性较强的国风竞技舞台。前不久,“绝顶争锋·斗鱼虎牙对抗赛”、“剑荡八荒S1”等天刀手游电竞赛事相继举办。总的来说,国内MMORPG手游市场新品表现尤为亮眼。杨峰表示,MMO领域不再是明显的红海。

SLG类:群雄逐鹿

回顾2020年最热门的手游,除了FPS、MOBA等传统强势游戏品类,SLG一马当先。

严格意义上来讲,SLG其实是一个游戏大类的统称,即Strategy Game(策略游戏),广义上包括模拟经营、模拟策略等,国内主流常说的SLG是指狭义上的模拟策略战争游戏。

就2020年SLG手游市场格局来看,阿里游戏的《三国志·战略版》、网易游戏《率土之滨》、腾讯游戏《鸿图之下》《乱世王者》和莉莉丝《万国觉醒》等均是典型代表。

GamerBoom联合创始人郑金条认为,在SLG领域,《三国志·战略版》和《率土之滨》都会保持在高位,这两款基本不受竞品的影响。

这一点也体现在流水数据层面。七麦数据显示,iOS渠道日均收入阿里游戏《三国志·战略版》保持在1000万元左右,《率土之滨》约300万元,《万国觉醒》约450万元。

从过去iOS游戏畅销榜排名来看,2020年全年内,《三国志·战略版》稳定在畅销榜Top10内,最高排名Top1,排名中位线Top5;《率土之滨》稳定在Top15内,最高排名Top4,排名中位线Top8;《万国觉醒》基本稳定在Top10内,最高排名Top3,排名中位线Top6。

另一方面,腾讯旗下SLG老产品《乱世王者》虽有所下滑,但该作iOS渠道日均收入仍保持在100万元。

而此前备受期待的腾讯SLG新作《鸿图之下》,其表现并未达到市场期望值,iOS渠道日均收入在160万元左右。

总的来说,如果仅iOS渠道日均收入作为衡量标准,阿里游戏《三国志·战略版》、网易游戏《率土之滨》和莉莉丝《万国觉醒》暂时处在SLG市场头部位置。

郑金条表示,玩法模型太陈旧,是《鸿图之下》这款新品很难去挑战头部SLG产品的原因之一。

对此,竞核也认为,同品类产品在产品质量相似的情况下,如果在题材和玩法不足以吸引用户,对于SLG这种低留存产品来说很难获取高量级用户,而没有量也就意味着要“扑街”。

站在题材角度我们不难发现,《率土之滨》《三国志·战略版》《乱世王者》三款抢先进入市场的SLG手游,都采用了国人较为熟悉的三国题材。

虽说三国IP一直是国内游戏市场的香饽饽,且有着较大张力,但同品类同题材产品频繁上市,难免会让玩家产生审美疲劳。

相比之下,莉莉丝《万国觉醒》集合了中外各个时代下的英雄人物,从罗马帝国凯撒到三国曹操,再到英法百年战争中的圣女贞德,题材范围更广、世界观也更为宏大。单从用户画像层面来讲,该作几乎覆盖了全球玩家市场,这也是《万国觉醒》在上线国服前,能在海外疯狂吸金的重要原因之一。

值得提出的是,除了产品本身外,2020年SLG手游市场最大的关注点还包括营销策略。

主要体现为:集中式买量和明星代言。

“集中爆发很重要”,莉莉丝发行负责人张子龙表示,“集中买量、平台推荐、PR和品牌营销的势能,在产品公测的第一时间爆发,能让产品快速冲上来”。

《万国觉醒》上线国服初期,投放了近81家广告媒体,其中包括快手、虎牙和斗鱼等新兴头部流量平台,明显打着高投入广覆盖快速聚集流量的买量战术。

此外,莉莉丝根据国内实际情况在营销策略上做出了调整,比如邀请邓紫棋作为《万国觉醒》品牌代言人、“铁三角”作为品牌推荐官等。横向对比其他同类型产品,例如《三国志·战略版》、《率土之滨》和《鸿图之下》也均采取了明星代言品牌营销策略。

这一“明星效应”能够在短时间内实现吸流吸睛,打破SLG产品需要海量买量投入的前期壁垒。

总的来说,从全球范围来看整个SLG品类都是一个增量市场,尤其是在亚太,SLG品类吸纳了很多过去国战类游戏的用户。国内手游市场SLG产品青黄相接,头部产品以阿里游戏《三国志·战略版》、莉莉丝《万国觉醒》和网易游戏《率土之滨》主,腾讯《鸿图之下》《乱世王者》暂处中间位置,构成了SLG手游市场基本格局。

“过去的SLG很大程度上核心满足的是大R用户的需求,未来的进化方向是如何更好的满足中小R、包括免费玩家的需求。莉莉丝在这方面也在持续探索。”张子龙谈及SLG手游未来突破方向时表示。

二次元卡牌:野蛮生长

二次元卡牌品类是一个头部产品较为稳定,重叠高的市场。

在这个市场里,头部产品吃香喝辣、余下产品艰难求生已基本成为常态。

从目前来看,网易《阴阳师》收入仍旧一骑绝尘且相当稳定,大部分新产品却只有1-2个月的热度盈利期。

重叠率方面,腾讯互娱赵溪在FBEC2020大会上透露,《明日方舟》经验用户与竞品重合率相当高。有82%的《明日方舟》玩家同时在玩《崩坏3》、72%同时在玩《阴阳师》、60%同时在玩《FGO》。

纵览2020年二次元手游市场,《阴阳师》与《明日方舟》两款老牌二次元游戏也非常具备代表性,特此予以盘点分析。

春节是所有手游都不可能放过的时间节点,也是一年中最重要的吸金机会。《阴阳师》在2020年1月份上线了“鬼童丸之乱”活动和同名UP卡池。

相较去年,2020年春节的活动更为亲民,老玩家几乎不用投入太多便可拿到全新式神,这也导致《阴阳师》今年春节档期结束后,一月总营收仅为4.8亿元,相较2019年下降了20%左右。

即便如此,《阴阳师》仍旧登顶了当月二次元手游榜,足以见得二次元品类的营收两极分化,已经不为任何产品而转移。

而《明日方舟》在春节期间同样开放了限定卡池,并实现了连续四天霸占iOS畅销榜第二名的壮举,成为了2020年第一位击败《剑与远征》的二次元手游。值得一提的是,第二位击败者正是《阴阳师》。

根据七麦数据查证,《明日方舟》1月总营收近4亿元,相较2019年12月份提升了65.6%。

但实事求是的看,无论是《阴阳师》或是《明日方舟》都面临着营收压力。最近一个月,《阴阳师》iOS端收入预估不到900万美元(约6000万人民币),《明日方舟》的收入更是仅有不到300万美元(约2000万人民币)。

2020年内,《阴阳师》与《鬼灭之刃》、熊本熊、4iLOOK、KFC、蜷川实花、WWF世界自然基金会等品牌、产品有过联动,其中“蔚海相守”更是作为公益活动呼吁玩家一同加入保护海洋的行列之中。

可以看出,《阴阳师》联动对于品牌方的知名度要求并没有那么苛刻,而是更在乎与自家产品间的契合程度。而联动公益活动的开展,或许是对于游戏口碑及知名度提升的最佳方案。

《明日方舟》与育碧《彩虹六号》、KFC、上海公安、罗森点点等机构、品牌进行了联动。其中与上海公安合作,探索政企合作新模式无疑受到了更多关注,游戏如何肩负社会价值这一话题也陷入热议。

还可以观察到的是,近年来二次元游戏对于联动餐饮品牌非常热衷。竞核认为,由于餐饮行业在国民生活中的参与度几乎是最高的,推广渠道也最为通达,或许将成为更多二次元游戏的联动首选。

如此可见,哪怕是地位稳固的头部产品,仍旧需要突围方能生存,不然只能凭靠一波又一波的活动上新拉动用户、资金回流。

新游方面,哔哩哔哩代理新游《公主连结Re:Dive》,展开了不遗余力的宣传,在上线前还专门为其配备了总裁陈睿的推广视频。

上线后的《公主连结》也没有让B站失望,多次登顶App Store中国区榜单,接过了《FGO》的大旗,成为了哔哩哔哩最新“补给基地”。哔哩哔哩本身对于《公主连结》的期许也是相当之高。

陈睿曾公开表示,“《公主连结》在未来应该至少有三年以上的生命周期”。足以证明其供血能力,堪称本年度二次元卡牌手游的最强作品。

而网易旗下的《黑潮之上》,作为今年下半年最受期待的二次元卡牌产品之一,上线前就因其创新玩法广受关注,上线后一度稳居iOS畅销榜Top30,还与自家产品《阴阳师》展开联动,获得了不错效果。

但两位新入局者同样没有逃过固有规律。根据七麦数据显示,《公主连结》从今年八月至今,除了活动上新时营收冒尖外,其他时间的iOS端日营收几乎都低于11万美元这个平均值。

《黑潮之上》也难以刹车。自上线以后,除个位数次数的反弹,其余时间日营收均处于下滑态势。截止至1月3日,日营收为1.5万美元。

问题回到品类本身。为何相较于其他品类,二次元游戏的“保鲜期”这么短?是产品缺陷还是品类弊端?

GamerBoom联合创始人郑金条表示,二次元产品扩编情况非常严重,超出了很多公司擅长的制作边界,使得产品适应不了特定人群成为了大概率事件。而来自于腾讯互娱赵溪的演讲数据显示,00后、90后玩家目前对于“感官体验”的需求度优先级是最高的。

而二次元游戏的常规买点“人设配音”已经下滑至第八名。

在核心玩法机制早已被业界翻炒过的现在,二次元游戏用玩法创新达成用户黏度的维护显然并不现实,而画风、人设的新鲜度下降速度又极快,使得二次元游戏在2020年亦有成为“快餐游戏”的趋势。

“Idle+”品类:新的希望

今年采访一位制作人时,有句话让我记忆犹新:“总说品类品类,今年很多爆火的游戏,你真的能区分它是什么品类吗?或者说,有必要给它安排一个确切的定位吗?”

以椰岛游戏在今年的爆款产品《江南百景图》为例。这款游戏涵盖了“模拟经营+放置养成”两大核心玩法机制,很难将其独立界定为某种单一品类,更像是多种品类的结合体。

而这种以放置为核心玩法的结合式品类,竞核认为可将其定义为“Idle+”(“放置+”)新品类。

《最强蜗牛》同样如此。这些作品总体玩法倾向放置,但内核丰富、要素齐全,在2020年居家文化盛行的特殊时期,成为了许多用户的新选择。

根据七麦数据显示,椰岛游戏《江南百景图》7月1日上线后,连续25天位列苹果商店游戏免费榜Top3,第一个月的日均流水达112万,日均下载量达11万,微博话题阅读量接近10亿。

玩惯了抽卡冲级的国内用户,突然来到一个水墨风格的闲暇之地,自然流连忘返。但《江南百景图》的后续发展之路并不顺利。

仅统计开服三个月,椰岛官方就已经公开道歉11次。Bug、优化异常、奖励发放等等问题层出不穷,还曾创下一个月三周都在道歉的历史记录,不能说后无来者,基本是前无古人了。

《最强蜗牛》是吉比特今年拿出来自我拯救的产品。虽然披着休闲的壳,但却是实打实的重度内核。根据GameLook估算,它登陆iOS平台首日收入便接近1000万。

当然,前期投入过多也对吉比特的财报造成了不小影响。吉比特2020年半年财报中指出,《最强蜗牛》前期营销推广投入较大,造成了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增速小于营业收入增长。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特殊的“结合式”品类:放置+抽卡机制+角色扮演游戏,在今年同样拿出了一款超高量级的产品。

很多人或许对这个品类并不熟悉,但如果提及《放置奇兵》《不休的乌拉拉》想必一定会有印象。而在今年,莉莉丝带来的《剑与远征》同样归属于这一品类。

《剑与远征》同样是2020年最让人意外的二次元爆款之一。2020年1月在国内上线后,《剑与远征》当月营收达8830万美元,其中70.8%来自国内,当月《剑与远征》即空降“中国热门游戏”榜单第三名。

综上可见,无论是难以归属细分品类的《江南百景图》《最强蜗牛》《人类跌落梦境》,还是特殊品类的《剑与远征》,都在2020年的国内市场爆发出了惊人的能量。

竞核认为,这也是一种信号:未来的手游市场,并非一家一品独大,会有更多元的游戏加入这场角逐之中,用户也会因为产品质量提升、产品元素丰富而提升选择标准,促进手游产业整体加速发展,手游生态进一步获得优化。

如果将2020年整体的手游市场以品类为界进行分类,应如何划分排名?

Gamerboom联合创始人郑金条对于前三名的答案是:MMO,SLG,Idle。“今年最强大的意外产品线应该就是《剑与远征》和《原神》了,大爆。”郑金条如是说道。如今,时间已经彻底迈入2021年,回首往昔之余,也应抬头看向前方。

看向产品的未来

2021年国内手游市场会发生什么,没有人可以保证或断言。但总归可以从2020年的发展态势,进行合理预测。

竞核认为,从品类整体角度分析,2021乃至此后数年中,类似“Idle+”形式的结合式品类产品线必然会愈发丰富。

越来越多的厂商会发掘这种内核糅杂的品类所具备的好处与优势:多重核心玩法相互、各兴趣圈层接受程度高、用户“自来水”概率高以及变现方式灵活多样等等。

再从各个单一品类来看。

FPS品类短期内很难出现大规模格局变化,在保障玩家生态环境气正风清的前提下,腾讯旗下的几款FPS手游地位仍旧不可撼动。

尤其是新扛旗的《CODM》,随着国际服内容逐渐同步,辅以国内创新玩法,势必将吸引新、老玩家大批入驻。

SLG品类头部产品仍然会沉迷“吃量”,这是SLG品类所决定的,没有人可以改变。

而且,头部产品商业变现效益大,吃的量就更多。而边缘产品、新产品实力偏弱,哪怕短期猛吃,也很难跟上头部步伐。这当中的差距,便是千万级别。

二次元卡牌品类战线或许还会拉长,相较日本已经专业化、流水线化、IP化的Cygames等二次元游戏厂商,国内还在“野蛮生长”阶段。

各大厂商断然不会放弃这种试水成本低却有着不错成功概率的品类,我们只会看到越来越多的同类产品和参差不齐的品质。但鉴于国内泛二次元用户的核心用户群体日趋成熟,草率的尝试只会迎接失败。

MMORPG品类的厂商今年差不多都被《原神》上了生动的一课。奇幻世界的二次元元素、柔化的新型玩法核心机制、蓬勃兴起的同人ACG圈子,都是传统MMO接触不到的全新内容。

当然,竞核也有观察到近期《原神》在国内、国际市场排名的波动情况。原因是在于角色更新需求的间歇周期问题,还远远未到《原神》的疲软期。

从技术层面来看,随着云游戏、动作捕捉、虚拟引擎等技术的不断革新进步,成本继续下调,未来的手游品质只会不断提升,各种原本因技术受限的创意也将变成现实。

最后,再看向具体化的产品线。

根据竞核不完全统计,目前已经有固定排期的2021年大厂作品有如下图所示的11款:

可以观察到的是,快手与字节在2021年上半年,都已经在摩拳擦掌筹备着游戏领域的产品布局。

快手拿出了《三国志威力无双》与《镇魂街:武神躯》两款重磅IP产品,而朝夕光年则带着《镖人》和《雷霆远征》强势出境。

“三国”、“镇魂街”、“镖人”、“战锤40K”,二者的产品背后尽皆是成名已久的IP,这也是理所当然之举。快手与字节想要入局游戏已久,而新手入行的最佳方案便是挑选已有用户基础的IP改编。但效果如何,仍需实践验证。2020我们走的很艰难,但终究挺过来了。

2021仍需砥砺,也希望能够看到中国市场出现更多有价值、有品味、有实力的新品大作。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