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1章 我就是魔主

一人之下当年那个魔头是谁,第1章 我就是魔主

互联网 2021-05-14 20:42:38

秦国,祁州,沧临城。

黑云滚涌,天色阴沉,眼看着即将就要下起大雨。

不过,城中大道两旁的茶楼、酒馆之中,人却还有不少,人声鼎沸。

有道道声音,从中传出:

“我听说,就在三日前,魔主麾下第一魔将黑龙,亲率三万魔军,攻至齐国王都!”

“三万魔兵兵临王城,齐国十大高手率军齐出!”

“魔军?又是魔军!

这魔军,个个都是疯子,数年前忽然出现,在那位神秘魔主的统帅之下势不可挡,横扫诸国!

但他们,又从不占领城池,真不知道,目的为何?”

“不过话说回来,还尚未听说魔军攻打过诸国王都,此次攻打齐国,还是第一遭吧?”

“据说,其中确有缘由。

魔军出现至今,虽在各国肆虐,但却没有出现过齐国境内。

就在十天之前,齐国那位国君嘲笑诸国无能,说那魔主仅会欺软怕硬,根本不敢犯他齐国边境。

结果这话一出,不到十日,魔将黑龙率军兵临王城,真是狠狠打脸啊!”

“这魔军,也太凶猛了吧?”

……

“黑龙这家伙,还真去齐国了。”

沧临城大道之上,一位身着朴素的青年,拉着一匹瘦弱的黑马,在缓步行走着,微微摇着头轻喃。

跟着,他抬起了头,遥望着眼前一幕幕熟悉的场景,一声轻叹:

“沧临城,我云逍离开已有三年。

今日,我回来了!”

云逍,乃沧临城五大家族之一云家子弟,三年前被太守儿子设计陷害,骗入无骨禁地,犯下死罪!

被抓获后,云逍死里逃生,直到现在才归来。

“诗家,就在前方了。”云逍抬眼遥望,这条大道尽头,一座古老的府邸,显现眼中。

诗家,也是沧临城五大家族之一。

曾经在云逍的印象中,诗家门庭若市,如今却是大门紧闭,枯叶飘落在地,有些荒凉孤寂。

两盏白色灯笼高高而挂,一条条白绫随风而舞,更显阴沉,这是家中,死人了!

云逍的脸,瞬间在此刻冷了下来,“情儿!”

一道倩影,浮现脑海。

情儿,诗家三小姐。

诗家与云家世代至交,诗情儿与云逍,二人从小青梅竹马。

三年前,云逍被设计陷害后,关押太守府地牢。

那段时日,终日遭受那帮恶人折磨与凌辱,遍体鳞伤,仿若身陷无间地狱。

以为此生再也见不到天日,在痛苦与煎熬中慢慢死去。

或许那一刻,死,是奢求与解脱。

是诗情儿,暗自偷出诗家传家宝剑冰麟剑,夜中偷入地牢,拼尽全力,将自己救出。

更助自己逃出沧临城。

分别之际,那一声“云逍哥哥”,这么多年过去,犹在耳畔。

然而,就在自己归来的途中,却是听说……

“情儿,不管是谁!我,必灭他全家!”云逍狠狠地说,面如寒霜。

仿若这片天,都因为他心头的杀意,而更加阴沉了下来。

“轰!”苍穹之上,雷鸣之音猛烈炸响,寒风呼啸,看来,暴雨就要来临。

云逍牵着马站在了诗家朱红色古老大门前,抓起门上铜环,“啪啪啪!”敲了三声。

大约十息过去,没有回应。

云逍眉头微微一拧,再次敲响,“啪啪啪!”

终于在这一敲之后,朱红色大门有了动静,“吱~”一阵刺耳的开门声响起。

大门缓缓开启,一张苍老的面容,在门内逐渐显现。

“你是?”门中之人望着云逍,双眼眯起。

眼前之人,很是熟悉。

“言管家。”云逍对着眼前的这位老者呼道。

云诗两家交好,相互往来,云逍自然认得诗家的这位管家。

但与那几年相比,这位老管家显然憔悴了许多。

“四公子!云家四公子!”言管家的老脸,倏地一个惊变,仿佛见鬼了似得,双目猛地一睁。

他连忙伸手,抓住了云逍的左肩。

云逍没有反抗,言管家往内一拽,顿将他整个人都拽入了诗府之中,留得那匹瘦弱黑马,独自在外。

言管家忽地想起什么,再往外张望:

“咦,哪去了?”

左右环顾,见那匹黑马确实已经不在,现在也不是找马的时候,便将半开的大门,缓缓关回。

“四公子,你怎么会在这!你……”言管家上下打量着云逍,原本还想再说什么,不过却是硬生生地止住后面的话。

这位云家四公子当年犯下的事,可是惊动了整座沧临城。

虽然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但他,仍是戴罪之身。

在言管家打量云逍的同时,云逍也望着他。

老头身着麻衣,老脸气色极差。

“情儿,到底因何而死?”云逍,直接问出这句,语气也瞬间冷了下来。

“哎!”言管家一声轻叹:“四公子,此事,你还是不要知道为好。

这,可能就是我们家小姐的命吧。”

“命?”云逍,不是个信命之人。

“是不是太守府那个畜牲干的?”云逍再问。

随着他这一道话语,“轰!”苍穹之上,凶雷再响。

狂风再次大作,黑云滚滚的苍穹之上,终于下起了瓢泼大雨。

当年云逍还在沧临城时,就知太守府那个畜牲,对情儿有所企图。

而如今情儿却……

“四公子,下大雨了,我们还是进去先吧。”言管家对云逍说。

一柄黑伞递来。

“嗯。”云逍轻点头,没有再继续追问,从言管家手里接过黑伞,在这位老管家的带领下,从这诗府外院,往内行去。

……

“呜……呜呜……”

“呜……”

“情儿,我的好情儿啊。”

阵阵悲痛的哭泣声,在风雨中悠悠回荡,飘入云逍耳中。

无比凄凉,仿若厉鬼哭嚎。

云逍抬眼,在言管家的带领下,已经来到了诗府大堂之前。

如今,乃是诗情儿的灵堂。

灵堂之前,白幡白菱,疯狂飘荡,仿若群鬼乱舞。

“诗伯母。”云逍已经听出,悲痛大哭之人,正是诗情儿生母,元氏。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