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凡雪

一人之下张灵玉结局,凡雪

互联网 2021-05-14 12:26:01

小说《诛仙》男女主人公张小凡和陆雪琪的那段刻骨铭心的绝世爱恋。

 

中文名 :凡雪出生地 :草庙村主要成就 :七脉会武第四其他名称 :小凡、鬼厉、血公子外文名 :Xue性别 :男饰演 :《诛仙》男主人公门派 :青云门展开 凡心飘雪❀凡雪简介

张小凡/鬼厉:《诛仙》男主人公。性格倔强坚定,被天音寺四大神僧之一的普智在临危之际看重私传“大梵般若”,后因神秘屠 村惨祸被青云门收入,拜在大竹峰首座田不易门下,一直单恋师姐田灵儿。十六岁时在青云门一甲子一度的七脉会武上邂逅了小竹峰的陆雪琪。七脉会武后与龙首峰齐昊、风回峰曾书书及陆雪琪一起下山去调查空桑山魔教活动异常之事,并在此间认识了魔教鬼王宗主之女碧瑶。经历万番挫折后终于回到了青云山。其后魔教攻山,草庙村惨案水落石出,碧瑶因诛仙剑阵而魂飞魄散,张小凡堕入魔教,更名鬼厉,成为鬼王宗副宗主,并寻访复活碧瑶之法。十年之后再次与陆雪琪在死亡沼泽相遇,苦于正邪对立,不得不多次兵刃相向,但在最后总变成执手相依,两人相爱越来越深,并携手铲除兽神。正魔二次大战后碧瑶失踪,张小凡在陆雪琪的温柔照顾和小白的开导下最终战胜了心魔,回归青云,并通过诛仙剑阵击败魔教。与陆雪琪失散后,回到草庙村。其后又与陆雪琪重逢,两人相视一笑,天荒地老。 陆雪琪《诛仙》女主人公。青云门小竹峰水月大师最宠爱的弟子,拥有绝世容颜和惊人的修真天赋。冰雪聪明,清冷如霜,一袭白衣若雪,犹如九天仙子。有九天神兵天琊神剑。于七脉会武时邂逅张小凡,与之结下不解之缘。其后张小凡不幸堕入魔教,正魔殊途。她却早已情根深种,为他抛却十载年华,夜夜剑舞,舞尽相思。十年后,与化名为鬼厉的张小凡在多番生死患难中更是深深相爱。陆雪琪虽冷若冰霜却至情至义,对于爱情有超乎常人的执着,她拒绝李洵的求婚时,千里之外的小凡心有灵犀来到小竹峰,得知雪琪拒婚倍受师门责罚,情急之下,欲带雪琪远走天涯。雪琪执着地守护着自己的师门与信仰,在师门与爱人之间苦苦挣扎,痴情无悔,不忘初心。雪琪和小凡真心见证,终得田不易和水月的谅解。故事最后帮助张小凡摆脱心魔,做回自我,使其在正魔二次大战时挽救青云于危难之中。由于恩师水月不幸为救雪琪而死,雪琪又与小凡失散,成为小竹峰首座。其后与张小凡在草庙村重逢,两人相视一笑,天荒地老。

千山暮雪❀旷世奇缘

陆雪琪在青云门“七脉会武”中邂逅了大竹峰弟子张小凡,初见比武的生死相向,也许便注定了他们彼此一生也无法解开的牵绊。天琊噬魂,生死冤家,千年的光阴,仍忘不了千年前的风云叱咤,针锋相对,千年之后,却因为那个叫陆雪琪的女子和张小凡的男子,十年前的轻许性命赌平生,十年后的生死相扶共患难,十年间的默默剑舞月飞霜,将爱,浸透了一生的光阴,沉淀成了这份生命中最深的眷恋。不用山盟海誓,已是心有灵犀。那尘世间最洁白的身影,早已在他心中,融化成水,渗入了灵魂的深处。“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他们用彼此的坚持与无悔,携手演绎着这一段凄美缠绵的诛仙恋。 她清冷如霜,然而她的笑,却是他和世人眼中,最美的风景。她拥有惊人的修真天赋,犹如九天仙子般,清丽脱俗,飘渺绝尘。一柄蓝色天琊,一袭若雪白衣,更衬出她的窈窕飘逸,绝世倾城。她是青云的翘楚,水月的骄傲,却爱上那个平凡少年张小凡,在其更名鬼厉堕入魔教后仍痴心等他回头。爱上与自己身份对立的人,她便注定要历经诸多磨难。剑舞乱了飞雪,转身一个十年。十年后再见鬼厉,她不得不多次对其拔剑,将自己的脆弱,隐藏在冰霜般的外表下。但兵刃相见最后总变成执手相依,他们在多番生死患难中明白彼此,深深相爱。一道深痕隔不开彼此牵挂的心,一柄天琊斩不断三世情缘,几番生死离合,使得凡雪恋更加扑朔迷离、刻骨铭心! 他记得他们并肩战斗的每一份温暖,记得她挡在自己面前的每一个瞬间。当最后她看似一无所有,寂寞的继任小竹峰首座之时,她深爱的男子,在曾经的家园,燃起袅袅炊烟,默默的守护着那个养育了他们的门派,静静的等侯她的归来。多少风雨都并肩走过的他们,一回首,仿佛就穿越了千年的光阴,那最后凝眸,默默诠释着这份生死无阻的心意。沧桑过后,归于平淡,他选择了握紧那双生死与共的手,不再放开。 她的隐忍,她的执着,她的剑舞,她十年如一日的等待,她那绝世的容颜和只为他一人绽放的温柔笑意,以及那笑容背后的执着与淡淡的哀伤,已成为他一生中,不可磨灭的印记。

倚剑听雪❀凡雪语录

纵观全书,小凡雪琪之对话可谓少之又少,可就是那样心有灵犀的感情,通过岁月的历练,沉淀到了灵魂深处。

小凡语录

●她是来救我的么? ●你醒来了,陆师姐! ●没关系,没关…… ●小灰,刚才你也认出她了吧? ●她为什么不杀我?她不是向来最痛恨魔教之人吗? ●十年之前,玉清殿上,你又为何不顾一切的维护我,为我说话? ●你会杀我吗? ●青云道法又如何,魔教邪术又如何,我一般拿来杀人夺命,你又怎样? ●我不愿和你动手,你让开。 ●你不欠我什么,如果你要杀我,尽管动手好了。 ●怎可以放弃?怎可以舍弃? ●你跟我走吧。 ●你,好象瘦了…… ●你,还好么? ●随便吧,天涯海角! ●焚香谷的人向你提亲了?

雪琪语录

●我会在这里陪你的! ●你救我护我,不惜自己的性命,我便一般对你了。 你心中苦楚,天知我知,我不能分担你的痛楚,便与你一道承担。总希望有一日,你能与心中爱人,欢欢喜喜在一起的…… ●这只奇兽看来关系甚大,你快┅┅你们快走吧!我去去就来! ●弟子陆雪琪,愿以性命担保! ●是,师父,我让您为难了,是弟子的错。可是那个张小凡他的确不会是…… ●张师弟乃我青云门下,你快快放了他! ●师父,本来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啊! ●你为何不杀我? ●你,回来吧…… ●我会的,所以你能杀我的时候,也尽管下手吧…… ●我不会让这异宝落入魔教之手,再去残害更多的无辜之人 ●你杀了我,自然就过去了。 ●十年前那一战,是我败了! ●十年之后,我再请教一下你这个当今唯一一个身集佛、道、魔三家真法的人! ●我不会让你得到的,除非你先杀了我。 ●你……能陪我走走吗? ●你还记不记得,我们两人当初在青云山七脉会武中的第一次比试? ●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心里就记着你了! ●那时候,我们身陷绝境,垂死挣扎,可是我却一直没有害怕过,当时若是就那样和你一起死了,我——我也心甘情愿! ●到了后来,流波山。通天峰,事情一件接着一件,我在一旁,眼睁睁的看着你渐渐变化。直到了最后,通天峰上,诛仙剑下,那位碧瑶姑娘替你挡了那一剑之后,我就知道,你再也无法回头了。 ●我不后悔,十年了,我心中还是记挂着你。如果可能,我情愿放弃一切,跟你一起到天涯海角。可是,终究是不可能了! ●今天对你说了这些,便是要你明白我的心意,然后在你面前,斩断我这十年的痴心妄想! ●今晚别后,他日再见,你我就是你死我活的仇敌。 ●十年以来,我痴念之余,便在后山舞剑,今晚,就让我舞最后一次吧。 ●张、小、凡! ●我不愿! ●你既然来了,为什么不过来。 ●原来……当真是你…… ●李师兄,鬼厉右肩那个伤口,可是你的玉尺所伤? ●你身上的伤……好些了吗? ●当日我,我那一剑…… ●还记得我曾说过的话么,我们下一次见面,便是誓不两立的仇敌,你...为什么还要来见我? ●我知道……他也许真的走了,有时候我也想过,其实对他来说,这未尝不是解脱。我也知道,师父责骂于我,并没有错,错的都是我,是我不该痴心妄想,是我不该……不该…… ●师姐,我知道,可我就是放不下。纵然我斩了这情丝千次万次,却终究还是斩不断,逃不出。从西南回来以后,我对自己不知说了多少次了,他死了,他死了,一切都完结了。可是,每天晚上我睡着之后,就梦到毒蛇谷中那一片惨状,就梦到他被兽妖…… ●你听我一句,走吧!永远都不要再回来。 ●当初我在死灵渊下遇险时,你也是这般救我的,何必说这些话? ●我没有更大的心愿了! ●别管明天了,好吗? ●可惜他现在……诸位师长怕是容不下他了,他若是能重回青云,那该多好啊! ●不错,我也曾留意过的,但也从来没有听说过他加入魔教之后,没有什么劣迹…… ●至于和那人之间……弟子本就不抱希望了,门法条规,道义如山,我自己明白的很。大竹峰的田师叔是从小将他养大成人的恩师,他向来视之如父,如今却死在我的手里,换了我是他,也是难以忍受的。 ●我明白,我等你。 ●若让我无情无爱,如白纸般登仙,又怎是我想要的啊! ●我从来都不苦的…… ●雪琪宁死,也不敢背叛恩师正道,来日若与那张小凡相见,弟子自当竭尽全力,以天琊取他性命,若不成,便死于他手上罢了……但这一缕罪孽情丝,却是弟子斩不断,断不了的了! ●他……他怎么了? ●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 ●很早很早以前,我还是个小孩的时候,我记得我娘抱着我,也是在这样的晚上看星星,她告诉我,虽然人人都要死去,但是好人的话,死了只后就会变成星星,在天上好好生活的,在每一个晚上,他们都会从天上看着我们。 ●她是好人,不是吗?那她也许就在天上看着你呢,小凡……不管怎样,她都不会希望你变成现在这样的,你说呢…… ●我本想不顾一切,几次和你长想厮守,相伴一生,纵然被天下唾弃,师门责罚,我也不管了。可如今,可如今……可如今却是青云有难!从小是青云门抚养我长大,是师傅爱我教我,恩重如山。若只是为了我们在一起,纵然受他们责骂唾弃,我也心甘情愿,可是如今他们有难,我……我只能回去和他们在一起。 ●也许你还不知道,青云门暗中内乱,曾经无敌天下的‘诛仙剑阵’已然无法启动了,这一战只是……只怕是真的凶多吉少,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再回来见你。 ●小凡,不知道是不是天意,我们总是没有缘分长相厮守。可是……可是,我从来没有后悔! ●小凡,我们来生再见了……

别管明天❀凡雪之恋

天琊剑舞隐忍之伤,陪你看尽千山暮雪。 初见 ◇初时一瞥两无意,当时只道是寻常◇ 她,冷若冰霜的蔑视;他,定定的脸红.越过前方师长的背影,悄悄将羞涩的目光,停在那张清丽的脸庞,心底暗涌而岀的歆慕。 纵然拥有这懵懂的倔强,她还是记下了少年 当时的彷徨。 那一个抽签时看她会脸红的少年,沉淀的岁月中不曾改变的笑容,在她的心间留下点点痕。 比试 ◇叱咤青云筹胜败,凌风举剑引天威◇ 七脉会武,集结青云门各脉优秀弟子,她却次次轻易取胜,连天琊,都未曾出鞘。终于对面站得是那靠运气进入前四的人了,她眼中再现不屑。可是,他的眼神如此漠然,她微感惊讶。比试,在天琊和噬魂再一次猛烈撞击后,她深知再这样只会两败俱伤。为了恩师的期望,她咬牙使出最后的绝招——神剑御雷真决。那样骄傲的她,在狂风中傲然伫立,任凭风力如刀,竟不肯稍退半分。她拔出了千年未曾出鞘的“天琊”,施展了奇术,一决胜负。他不愿放弃,台下有师父师娘在观望。如果不辜负他们的期望,是否可以换来心爱的女子另眼相看?奇术发动了,那片璀璨的蓝色光幕在她眼中成了无力回天的绝望。他欺身而进,望见了那个女子哀婉凄凉的眼神,她眼中的无助似根尖锐的针,扎得心生疼。若能驱散你郁郁悲伤。输了又何妨?他停下身形。时光在这一刻放慢了它的脚步,把刹那的一幕永远地定格在她的记忆里。烧火棍灭了光。她愕然于生死之迹那个突然心软的眼神。 也是从那一刻起,雪渐渐融化成水,缓缓流淌出十载的缠绵。 空桑 ◇古洞深渊执手意,无情海岸情人◇ 在空桑山当四周的蝙蝠尸体似河流把他们淹没其中时,惊惶中她下意识地抓住他的手。与妖人打斗受了伤,他如没知觉般依旧冲在前面。她没有和他说过什么。悄悄的关怀隐藏在看似无心实有意的目光身后。她的表情是淡漠的,只不经意间那眼角眉梢会不自觉地追逐他的影子。缚仙索锋利的刺深深嵌入她的肌肤,轻轻一个蹙眉,便让他纵使肩头流血如注也不管、不顾,心中只有一个在她面前永不后退的念头。那场承载了巨大欢喜与痛苦的爱恋是何时拉开帷幕的?应该是那个时候罢。死灵渊上,他为救她脱难,被妖人重创身子不由自主地随水流漂下深渊。松手的一瞬间,她眼前闪过三个片段,初次相见,比武留情,奋然施救。下一刻,她毫不犹豫追去拉着他,和他一起掉了下去。脸上欣慰的神色和牢牢紧握的手,是不悔的心意么?两只紧握的手,仿佛就暗示了永远。死灵渊下,彼此守护依靠救助是冰冷暗夜里几乎绝望的心间唯一温暖。虽然没有脱离险境,但有个人守在身旁不离不弃,有股说不出的欢喜轻泛心头。当他在众多敌人面前,干巴巴地说“我……我……不走”时,她瞬息沉默了。任何语言在此时此刻皆苍白无力失去意义。纵然此前有微微的恐惧,害怕,在听到这句话后也霍然散去。无情海边,深入骨髓的寒意肆意拉拢他们的身躯,除了那隔在掌心的些许温柔。 夜雨 ◇夜雨惊雷清影幻,低言吐誓付情深◇ 小凡安然无恙的回来了,却因一些原因受到了师父的责罚,流波海岛,风雨之夜,他便是最落魄的少年,独自跪在暴雨惊雷之下,在他最需要陪伴的时候,是她,第一个到了他的身边。只是他永远不会知道,那一个晚上,她是真的来过。他的苦,她无法分担,便一起承受。她陪他一起淋雨,只是想设身处地,去体会他的感受。或许此时的她并不知道自己已爱上了小凡,或许爱得还不深,也可能已然深爱。但无论怎样,她没曾想过去占有,只是希望他过得好。愿以自己最大的能力去保护他,愿默默地守护着他,直到他找到心中所爱。在感情之上,她只是一个无声的付出者。 辩白 ◇玉殿相逼情义浅,轻许性命赌平生◇ 她望着沉默的他,决心折断自己高傲的翅膀。 “掌门师伯,无论张师弟犯了什么错,恳请掌门师伯仔细查问,但他绝对不是潜入我青云门下的内奸!” “弟子陆雪琪,愿以性命担保!” 那一刻,大殿上一片寂静,就连他也微微张大了嘴,怔怔地望著与自己跪在一起的她。那一刻,你可知道,你的脸上也有隐约着温柔。在碧瑶要拉着小凡走的时候,雪琪选择了阻拦。并非要将小凡逼上死路。小凡已然神智混乱,若一走,便无法回头了。这样的场面,雪琪不想看到,小凡同样不想。她知道,所以她阻拦。或许会要承担一定的责任,但绝对比他后来十年不人不鬼,时刻受着良心谴责的生活要强很多。雪琪的阻拦,实属一种挽回。只是,最终没能挽回。便化为了十载的剑舞,勾勒刻骨的相思,守一线心中的希望。 十年 ◇十载流光容易逝,流年共度相思远◇ 十载的光阴,寸短尺长,只是弹指年华。她,只是孤单的一身白衣立在那寒风之中,不惹一丝尘埃的立着。 此刻思绪蔓延,此刻无需语言,那冲撞的,那呼唤的,那迷离的,那如梦似幻的...是他么? 铮,天琊映蓝,引剑在手,握住了缠绵,握住了眷恋,握住了一抹身影。 就让一切一切放下且,就让心轻舞且。身驰心迷,为的是短暂的麻痹,片刻的忘却,然而她知道,只是片刻,停下意味着再次痛苦。 这里,痴滞的眼神诠释心中的苦痛,那是她最隐忍的伤,不肯倾诉也无人聆听。 重逢 ◇梦断诛仙十载月,昔颜陌路剑光寒◇ 灰蒙蒙的瘴气内,掠过蓝影。 噬魂和天琊,生生世世纠缠的冤家,只为早在千年前结下的溯源,勇往直前。不动声色的将噬魂移开,天琊也微微一偏,错开方向的一念之间,前方可还有等候的缘? 瘴气像是冷色调的烟,模糊了不曾相忘的十年岁月。站在咫尺距离的两端,为何依旧遥远? 死泽 ◇此情可待成追忆,寂寞蓝琊近却无◇ 死泽中,她带着光彩耀眼的灿烂,紧紧追逐着青色的芒光。她以为只要逼退了黑暗,就可以给他光明。她不顾一切,紧追不舍。他终于停下来,你握着剑,指着他!若不是情到深处难自禁,又怎会柔肠百转冷如霜!她望着他的眼睛,要从里面寻找那么一点半点的相思纠结。握剑的手,在微微的颤抖,心里,究竟在害怕什么? 十年何其长又何其短,睁眼再看繁星,十载光阴匆匆而过。一垂目一抬头间,一切已非所想。“你回来吧。”他何尝不想?只是,回不去了!她不再多说话,只是转身离去。她懂他的无奈,也明白,他们之间,注定了你死我亡。忘不了的情,在十年的剑舞之中,越发的刻骨铭心。可是,师恩怎弃?信仰怎弃?他的沦陷,令他十年间,生不如死。她如何不知道?所以,她请他回来,放下执念,做回曾经的张小凡。若说不惜一切的付出,是深沉的爱,那如雪一般,在得不到任何理解的情况下,无悔地等待着一个不可能的结局,又如何不痴?爱她的执着与隐忍,只因在情义两难全的情况下,仍坚守着情与义。她的付出,得不到任何回报,鬼厉不知道,纵使知道了,也无法给予回应,只有引一道剑芒,对月诉说自己的心语。 宝库 ◇绝世不抵十年痛,生死相护唤回头◇ 花海中,她是那抹最亮丽的风景,他不禁看得痴了。当他们的身体不由自主的飞向那道石门,飞向死亡,她仍轻轻的唤他回来,回来吧……可他终有舍弃不了的责任,可是,有个声音在他在深心里炽烈的激荡,像汹涌不休的洪水冲垮了所有阻碍,世间的所有纵然可以消失,可是此时此刻,那白色的身影,他,怎可以放弃?怎可以舍弃? 他伸出手紧紧的握住了她的手,紧紧的扣在手心,正如十年前,死灵渊下,无情海边!此时此刻,他清醒的知道,他不能失去她,纵使失去天下也不能没有她! 剑舞 ◇月色清寒空照影,长街剑舞染深痕◇ 她为他舞了十载,是斩不断的思念,可总要有个了结的。那就为他,舞最后一次吧。剑光幽幽如梦,舞尽十年残情。她在他们之间,划下了一道深痕。是诀别,是挽留。可惜眼前人太远,纵使深深不舍,仍有跨不过的鸿沟。只是情难断,义难绝。那一次次生死相护的情,怎能忘?可是,再也给不了自己一个他可以留下不走的理由。青云门对自己的保护,师父对自己的宠爱与教导,是永远报不完的恩。不是爱的不够,只是舍不去良知,只是放不下对亲人,对家的爱。 南疆 ◇御剑凌天心破碎,低吟浅唱断前尘◇ 南疆之行,她看见他如嗜血修罗一般,立于血海之中。是伤心,是愤怒。唤三声 “张小凡”,是一次更甚一次的绝望!她等待着他的解释,但等来的只是沉默与疯狂。断了吧。九天之上,再次响起了古老的咒语。天琊噬魂,互不相让,正如十年前的那一场比试,只是此刻,更是一场决战。恨,却终抵不过深深的情。天威之下,他收手了,她亦停手。她茫然立于云端,任雨水湮没泪痕。 不愿 ◇秋水长天伤心别,天涯海角逝无端◇ 一句“我不愿”。李洵非她所爱,有一位远在天涯的人,是自己挥之不去的绊。雪琪,不是不去追逐自己的幸福,不是不敢爱。她敢爱,而且去爱了。她的一切付出,正是她对幸福的诠释。她的付出,也终有了回报。他若不爱她,怎么会在千里之外,心灵为之一颤?他若不爱她,怎么会害怕失去她,而要带她走她想走?但是,横亘在这之间的,除了师门,还有一份他无法偿还的债啊!她懂他,她同时渴望一份完整无憾的爱,所以,在他没有放开执念之前,她不会走,即使是走了,两人也无法好好的生活。她不能对不住师门,他不能对不起碧瑶。 拥抱 ◇烈火沧颜惊旧梦,冷崖夜短叹流云◇ 一片黑暗,是一份心有灵犀,促使着她追逐到了镇魔洞最深之处。他果然在,她静静地走到他的身边,与他一起对抗那个不可一世的魔头。生死之际,她说没有更大的心愿了。因为他在身边。他没有说话,只是微笑紧紧握住她的手。八荒火龙面前,她仗剑将他挡于身后。一如十年前。他不愿她面对危险,他将她拉到了身后,与她在一起,一如十年前!劫后余生的他们相依在冷崖之上,在如华的月光下不管明天,深情相拥。 弑师 ◇剑断前缘独葬泪,天琊噬血恨难平◇ 义庄,她解救了他的恩师,后来小凡也来到了义庄,与田不易重逢,并未计前嫌,雪琪由衷的为他们感到高兴,而田不易方许诺了他们的幸福,但谁会料到,这幸福,将被她亲手终结?田不易被诛仙剑所控制,失去了心智,便要向小凡下手。她不想伤害田师叔。因为这一剑下去,不但了结了田师叔的性命,也将在她与小凡之间留下难以化解的伤痕。她最终刺下了那一剑,伤得最深的,却是自己。一向爱洁的她就这样坐在雨中,用天琊的微光替他遮挡雨水。他醒来,等待她的只有比雨水还冰冷的话语“别碰我”,雨淹没了一切,包括她眼角冰凉的泪水。那一剑之后,她只能看着他渐行渐远,却无能为力。她不后悔,她能体会他的心情,能原谅他的错怪。最理解他的人啊,正承受最刻骨的伤。 谅解 ◇造化弄人爱恨交,天若有情天亦老◇ 当苏茹问起田不易的死因,他急切的为她辩护着,他懂她是为了救他才出手,然而田不易是他一生敬爱之人,就是在他眼前,天琊生生贯穿了恩师的胸膛,他几乎是下意识地,将她拒之千里之外。南疆动乱之后,曾有的短暂拥抱,却在这造化弄人之下,鸿沟更深更巨。苏茹更懂,她的话化解了他们的隔阂。后山,当她情不自禁的问起他的伤,怯怯的解释那一剑,他让她多给他些时日。“我明白,我等你。”他看着那个眼中有泪光,但嘴角边已有一丝欣慰微笑的她,心底忽地涌起一阵柔情,想对她微笑。 柔情 ◇万念成空魂梦断,柔情似水暖君心◇ 碧瑶走了。十年的追逐,十年的沉沦,一夕破碎。心如死灰,万念俱空。她不顾一切,来到了他的身边。想要唤醒他的灵魂,数十日悉心的照拂,卸去一身的戎装,只余如水的柔情。哪怕自己抛弃了自己,也有雪,永远不会放弃他。用自己的真情,包围他,用自己的执着,守候他。他终于有了好转,却到了她不得不离开的时候。因为,青云门有难。声名利禄,皆是身外之物,她不在乎。但师门有难啊,她怎么能为了一己之私,弃师门而去?她还是回到了梦魂萦绕的青云。这一别,或是死别,她却不曾后悔。对师门,对小凡,她都不曾后悔过,因为那是她的选择。 灵犀 ◇通天血战保青云,幻月行悟真爱◇ 当他在幻月洞府中沉浸于过往的悲痛时,她正血战着保卫那个古老门派。当他以为自己千山万水,一人跋涉时,你的那滴泪,终于在他最需要你的时候,穿越了所有阻碍,穿越了他所有魂牵梦绕的人,轻轻落在他的手心,有淡淡的温热,温暖了他寒冷了十年的心。令他颤抖的身体安静下来,这熟悉而温暖的感觉,彷佛就在不久以前,他曾经感受到过。也曾有个人,在他濒临崩溃的时候,不离不弃的陪伴在他身旁,在无数的黑夜里,紧紧拥抱着他,用自己身体的温热来温暖着他。也曾经,昏迷的他半梦半醒一般,恍惚之中,有那温热的泪水滴落在他的脸庞。在一片可怕的冰冷世界里,告诉了他,那暮雪千山,不是,一个人!那一刻,他终于知道自己内心的真爱。在青云就要落败之时,他终于拿起了那把古剑,同你一同守卫那个养育了你也养育了他的门派。 尾声:长相守 ◇数载春秋十指扣,流年此去淡云烟◇ 正魔之战后,小凡、雪琪就此失散。时光悠悠,转眼流逝。也是凭一份灵犀,他回到了草庙村,做回她所希望的,平凡的张小凡;她继承恩师衣钵,守护着青云门。那里是他的家,那里是她的家。若雪白衣,憨厚男子,相逢一笑,白头到老。此时无声胜有声。从此,持一份相知,守一份爱恋,为彼此的牵挂,好好地,活着。这一份情,未曾更改,而是在时间洗涤之下,沉淀成了一种习惯。习惯了彼此的气息,习惯了执手的默契。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就算是濒临绝境时,他们的十指依然紧扣,因为说好的生死相随。不用刻意的思念,不用刻意的言语,何时他们已成为彼此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只用一个拥抱,或是一个微笑,就是永远。 那一份生命中最深的爱恋,穿越了十载的光阴,历尽了生死的磨练,终于沉淀出最美的重逢。

永恒❀原文摘录

别管明天了好吗? ————永远铭记凡雪的幸福瞬间 南疆,十大山。 繁星点点,明月初升。 夜风习习,树涛阵阵。 平静的夜,悄悄将领到这里。 低低的一声轻吟,如睡梦中的婴儿,她下意识的伸出手去,抓住了什么? 那是温暖的肌肤,安稳的所在,就在她的身旁,坚实而不曾离去。她的嘴角边,仿佛在梦中得到了些许的欣慰,有淡淡的笑意。 夜色里,星光下,轻风悄悄吹过。 秀发有些乱了,有几缕黑色的发丝,轻轻在夜风中抖动着,落在她如玉般的脸颊上。他轻轻皱了皱眉,有孩子般天真的表情,那样凌乱中的美丽,仿佛却更是在平静里,慢慢渗进了魂魄深处。 鬼厉默默凝视着这张沉睡的脸庞,她就在他的身旁,仿佛从未这般的接近过。她安静的睡着,呼吸着这南疆夜晚里清新的空气,风儿吹过,她的胸口缓缓起伏,她的嘴角微微笑着。 他忽然抬头,那一轮明月,正移上了中天,发射出柔和而温暖的光辉,照耀世间。 月光如水,洒在他们身上。 衣如雪,人如玉! 这是一处十万大山里高峰上的断崖,孤悬出山峰一丈左右,因为离镇魔古洞所在的焦黑山峰较远,所以镇魔古洞崩塌之后所印发的巨大火山喷发,对此处波及不大,只有漫天火雨时落下的一些火熔和碎石中夹杂的少许熔岩,点燃了几处火头,但都很快平息了下去—— 而在高高的断崖之上,依稀还可以望见那一场疯狂之后的所在,却只剩下了无数灰烬。 当日绝境之中的两人,被通灵神物玄火鉴以玄火灵罩救出来之后,因为太过精疲力竭,很快二人都昏厥了过去,而当鬼厉再次醒来的时候,便发现自己和陆雪琪已经置身于这断崖之上了。 喧嚣过后,是这样一个平静清凉的夜晚。 忽地,身边传来一声轻呼,他转头看去,那个睡梦中的美丽女子,在一个淡淡微笑之后,缓缓睁开了眼睛。 清澈的、温柔的、倒映着他身影的那一双眼眸啊…… 突然间,仿佛田地景致了,他魂魄深处,有某个地方悄然迸裂! 然后,深深凝眸之后,她微微地,仿佛还带着音乐的几分羞涩之意思,微笑了。 那笑容,恍如深夜里黑暗中,清丽的百合花! 许久,却又仿佛是短短瞬间,那光阴变的失去了意义,谁又在乎? 鬼厉也笑了,温和的笑了,那笑容,仿佛是当年的那个少年。 她伸出手去,想握住他的手不再放开,可是却发现,原来两个人的手早已握在一起,不曾分开。她脸上闪过淡淡一丝红晕,慢慢的,坐了起来。 衣衫悄悄滑落,是鬼厉的外套盖在她的身上,她向鬼厉看了一样,却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嘴角边,那悄悄的笑意,又似浓了。 夜风轻轻吹着,仿佛温柔的手掠过身畔,远处,山峰上树林林树涛阵阵,在夜色中悠悠回荡。 陆雪琪向四下看了一眼,离他们不远处,断崖边上,陆雪琪的天琊神剑倒插在岩石里,半径如秋水一般的剑刃,伫立在夜风之中,而在天琊旁边,鬼厉的噬魂此刻也静悄悄的横躺在地上。 两件法宝,此时此刻,仿佛都显得那般安静,谁又知道,它们有怎样的过去?噬魂上隐隐的青色光辉闪烁着,和它身旁的天琊淡蓝色的光芒交相辉映,这一对曾经纠缠千年恩怨的法宝,此刻看去,竟仿佛也有几分融合映衬的模样。 身后忽然传来一声低低的咆哮,二人转头看去,忽地一个巨大的身影从树林深处闪过,赫然竟是当日跟随在兽神身边的饕餮,听起来似乎它有些烦躁不安,但是很快的,一个熟悉的“叽叽叽叽”声音响了起来,似乎在安慰着它,片刻之后,饕餮变的安静了下来,再没有出声了。 两人转过头来,对望了一眼,鬼厉微显迟疑,道:“那是饕餮,我来就是为了它的。明天,我应该就要……” 突然,他没有再说下去,因为这个时候,一只白皙的柔软的手掌,轻轻捂住了他的口。 他瞬间沉默了,身子仿佛也微微颤抖了一下。 夜风幽幽吹过,掠起了她的发丝。他的眼,在这样的夜色里,仿佛有些迷离。 可是,那嘴角的笑意,却始终不曾失去的。 陆雪琪只是微笑,深深凝视着他,这个她梦里萦绕了无数次的男子,许久之后,轻轻地,低低地道:“别管明天了,好吗?” 月色如冰雪,落入人间。 鬼厉怔怔的望着她,望着她那绝世的容颜和温柔的笑意,望着那笑容背后的执著与淡淡的哀伤,夜风还在吹着,她的发披在肩头,轻轻飘动,还有隐隐的幽香,在风中飘荡。 她的身影,此刻竟是如此的单薄,可是,那样一种美丽,却仿佛人世间无数的沧桑也不曾抹去。 别管明天了,好吗? 明月,繁星。 夜色正苍茫。 他悄悄握住她的手,握在掌心。 无尽的苍穹下,谁会在乎这世间微小的幸福? 单薄的身子,仿佛在夜风中轻轻颤抖,暗暗季动的情怀,仿佛在岁月长流中徘徊了千百年的光阴。 天际之上,是否有人正微笑着遥望? 是欢乐吗?是痛楚吗? 不管了罢,明天是什么,明日会怎样,何必在乎呢? 拥抱入怀吧! 把你,紧紧拥抱,在我的怀中……

雪落凡尘❀诗词歌赋雪下吟

作者:凝冷弦 漫天冰雪惊四座,雪衣飒飒乌发瀑。 巧架纤云谓倬约,风云聚拢月失色, 素手轻扬天琊出,开山之势破妄敌, 绝代风华九天出,试问谁能继此景? 深渊忘情惟碧落,携手共坠缈无迹, 芳情初露定心中,三生契约情无解, 天塌地裂何惧有?流波山麓影婆娑, 白衣凄凉风雨中,莫问心中可有我, 盼能知其心中苦,天堂地府与君同。 师难之下承以命,字字如金难摧折, 渊下生死已相结,岂敢独身以避祸? 小竹峰上情难续,十年舞剑任相思, 微雨红尘人杳杳,一段衷情不肯休, 挥剑轻舞影飞扬,剑光盈绕恋容颜, 不觉月下泪涟过,衣带渐宽伊人憔, 死泽再遇朝华逝,物是人非泪已涸, 噬血天琊难纠缠,剑影清光印生死, 忽梦冰容惊天人,声声唤归盼初夕, 不料故人心易变,天水寨中巧相逢, 月光莹莹忆旧事,轻声呢喃影相伴, 说尽心中无限事,总道痴心无归处, 一击慧剑斩情丝,断涯回传飞剑去, 空留身后一愁躇,血魔浴血惊重见, 心痛绞割笔难述,一声娇诏割寸心, 难舍苍生终决断! 神剑御雷自天降,岂是冰雪霜下心? 子规啼血唤归去,谁料空山不见人。 落花无意水自流,对君难以凭知音。 冰切玉断对四堂,始记青冥剑下颜。 千里之外觉君思,不料君心似我心。 此思难报续以情,乌夜飞赴迎相思。 竹影淡淡映敛容,月下飞舞是此心。 携手轻诉一片情,天涯还角同归去。 寻思暗问心所想,一腔热血化冰锥。 归去来兮凤离凰,一生风月未随人。 情恩怨仇两重天,醒者莫笑醉者痴! 生死茫茫两不见,碧落黄泉不可闻。 师情漫漫不忍弃,却道前路多崎岖。 冷月寒夜倚窗过,相见时哀离别苦。 一曲锦瑟声声断,回转月下独寂寥。 纷至沓来应不及,寻觅妖踪至凶地。 幽煌明火且相聚,难忍冷对此柔情。 丝丝淡笑终展颜,眼波流传是沧桑。 百合花开花又落,君心一片难凋颜。 火海浴火凤重生,相拥不管流年逝。 明日渺渺又何哉?安然笑尽人间愁! 突闻惊变震心房,风尘仆仆寻千里。 清明化作厉鬼变,谁定邪魔与祥瑞? 一剑击节此心碎,血光艳艳染罗裙。 柔肠百结化了然,暗合心愿随君去。 凝眸一望心万里,从此月难下西楼! 岁月无声弄蹉跎,一丹碧心雪里埋。 醒何欢乐醉潇洒,玉骨硬定风华起! 倚栏凭处皆冰凉,梦中朦胧少年事。 忽起星眸望竹影,恍然白影逸似仙。 千转百折剪不断,凭过心中不了事? 苍青葱葱瞬然过,裙裾无声顺溪下。 梦里憔悴今得见,剑下凄楚泪纷纷。 相依相靠惟暖意,天地一片碧影落。 此情怎肯有尽头,纠缠三世不轮回! 末了缠绵映深痕,起罢决然赴生死。 今生情了空悲切,愿以来世续旧缘! 青云染血浑浊遍,师恩字字泣血心。 横剑自决明冰心,眼前忽念此生事。 分分合合总缤纷,难为一生没相随。 一声长啸划苍穹,讶然视其破青云。 七峰彩云任君驱,宛若天人凌九霄。 倾颜绝世雪衣翩,方知此影是故人! 鏖战血溅触惊心,乱时纷群失彼此。 望断天涯心茫然,红尘滚滚君何还? 终得拨云见日月,日月为证心中情。 翩转阡陌依墟烟,忽尔寻着心中颜。 莞尔苍海变桑田,何用来世盼相随? 相视而笑定终章。 今生共铸同心锁,非肯百岁断此怜。 谁若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 屈屈小女才疏雪,怎能诉尽冰雪事? 且作陋文博君忆,为雪叙其平时事。 不过雪飞雪融时,却泣莹泪湿衣衫!

白衣记忆

作者:南宫元风 七脉会武----凡雪初相见 白衣胜雪冷若霜, 蓝剑傲世谁人狂。 少年心为伊人碎, 生死一念注情伤。 死灵渊----生死相依 缘自青云通天结, 同往死灵灭妖邪。 生死相扶共进退, 一生相知难忘却。 流波山----初诉心肠 为爱生恨乱心魔, 雨夜罚跪身滂沱。 仙子耳边相知语, 唤醒凡子惜自我。 十年再相见---忘不掉的他(她) 时光流转渡十年, 未曾忘却心中念。 师弟师姐相问候, 伊人身影忆眉间。 天地宝库----为他死,救她生 旦夕生死一线牵, 只愿他能续师缘。 怎能忘却白衣影, 相知从此成相恋。 我不愿.......... 缘何心头忆红颜, 原是她几成思念。 师门相逼不屈就, 只为良人展笑颜。 天涯海角何处去, 相随哪管世俗言。 一句疑问破心结 可叹咫尺变天涯。 南疆灭兽妖行----心愿了 共战兽神死别离, 次生相识来生续。 不求同生求同死, 情意惊天更动地。 十万大山----相拥 再望白衣露笑颜, 浓情深意握手间。 不管来日何去留, 今夕相守为情缘。

无言

作者:剑舞琪魂 无言自上九天重,青云环霓影匆匆。 云海沉浮乾台幻,凡雪相视亦无踪。 噬魂千载恨难平,天琊傲视天地同。 九霄雷霆自狂啸,幽冥摄魂逆天冲。 云暗风止乾坤定,烟消雨霁情初动。 空苍夜色血影出,执手无意情已衷。 死灵渊深情更深,阴灵妖共携手共。 流波雨夜风雨骤,伊人相抚幽兰笼。 玉清殿上毅然出,青云山巅凝眸送。 斗转星移思念故,十载韶光倚栏窗。 死泽再见容颜旧,道心未了是沧桑。 天水月夜与君度,剑舞琪魂情字伤。 七里峒中相自斗,影坠苍穹风尘霜。 泪竹不谙今世事,相逢似梦影幢幢。 幻月浮空星辰落,仙子绝尘情难忘。 世间深情应何释?镇魔古洞石人像。 天意戏弄深痕在,情深缘浅轼师上。 生死瞬息阴阳隔,诛仙出鞘天地荡。 草庙旧事相视笑,白衣凡心风轻扬!

诛仙·千山暮雪

作者:雪之恋琪之殇 白衣若雪天琊耀,玉颜憔悴红尘老。 欲斩相思情不断,十载悠悠人更愁。 竹影清寒独剑舞,望月痴情心依旧。 碧色凋零又一秋,雪落凡尘叹绸缪。 通天剑指引神雷,古洞深窟生死护。 死灵渊下相携手,无情海边共患难。 流波夜雨同分苦,清殿相护人心冷。 修罗道上持剑对,诛仙剑下难回头。 迷雾重逢琊魂绕,花海唤君如十年。 南街夜步吐心意,剑痕难越梅落雪。 月下心狂浸血海,古咒伤吟九天惊。 斩冰切玉独痴思,天涯咫尺心惊颤。 小竹峰上竹清幽,望月台前月染愁。 欲弃前尘两相守,奈何伤心花凋落。 万念俱灰情心殇,幻月情灭断诛仙。 生死茫茫杳不知,听雨无声落心伤。 烈火龙吟伤百合,夜语相拥忘明日。 追忆草庙错身过,剑断情缘隔天涯。 铃儿轻摇终不见,情泪暖心方知爱。 天地不仁映幻月,一剑擎天钩月圆。 千情万念终不悔,山云浅淡扶摇升。 暮雨潇潇漫情思,雪染流年诛仙恋。

情缘天定❀天琊噬魂天琊噬魂简介

噬魂 小说男主人公张小凡的法宝。 噬魂形为黑色一尺有余的短棒,古书《异宝十篇》中曾有记载:天有奇铁,落于九幽,幽冥鬼火焚阴灵厉魄以炼之,千年方红,千年成形,千年聚鬼厉之气,千年成摄魂之能。张小凡尚在青云门时,与师姐田灵儿追捕三眼灵猴时误入幽谷,摄魂在此幽谷中与吸噬了张小凡精血的噬血珠融为一体,成为张小凡的法宝,张小凡入鬼王宗后为其取名为“噬魂”。 天琊 小说女主人公陆雪琪的法宝。 《异宝十篇》记载,天琊最早出现是在一个散仙枯心上人手中,传说这法宝乃九天异铁落入凡间,枯心上人在北极冰原偶得,修炼而成。在正魔决战时,枯心上人以天琊神剑,与称霸魔教的炼血堂堂主黑心老人与其法宝嗜血珠激斗了三日三夜,最后重创黑心老人。从此“天琊”之名响彻世间,成了可以克制魔教至凶之物噬血珠的绝世神剑、修真人士心中梦寐以求的神物法宝。枯心上人死后此物不知所踪。后落入小竹峰,尊为神物。 剑气如虹,蓝光鼎盛。爱憎分明,坚韧如人。至刚之时,不屈,不从,无怨,无悔。情到柔处,似云,似雾,吹不散,摸不透。本为与噬魂相克之物,因双方主人情之所动,也成了一对俏冤家。

天琊——天涯自古以来,我就是一把剑,剑身通透着莹蓝色光辉。 我是剑灵,是神剑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世人对我很是敬仰,又因我是在一个被命名为天涯海角的地方被发现的,所以称我为:天琊。 他们取了偕音来叫我,我也默认了这个名字。 那天,我背着自己的剑身,骑马飞驰。 远远见到一个男子,周身遍布黑色煞气,模样古怪。 周围满是村民,都惊恐的看着那个男子。 想都没想,一剑刺去。 他顿了顿,手中拿出了什么。 那可是魔教圣物噬魂棒? 红光大盛,那确是噬魂棒。 我不除这妖孽,那天下苍生必为之所害。 我捏了捏法决,念起了古咒: 九天玄刹,化为神雷。 煌煌天威,以剑引之. 他念了什么,声音如鬼啸,霎时间天地变色。 万鬼聚集此地,它们有的尖啸,有的呆滞。 好一个魔教弟子,如此之高的修行。 那巨雷直劈鬼群,霎时间,惨叫声震耳欲聋。 只见雷电过后,那个男子到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我缓步上前,探其鼻息。 还活着?被我神剑御雷真决劈中的人还能活者? 我拉起他,将他拖进草庙村的一间无人居住的小房子里。 三天后 床上的人动了动,他坐了起来。 “醒了?”我头也不回的问道。 “....”他直勾勾的看着我走近他。 “你做什么?”他看着我手上的药膏,皱眉问道。 “换药。”我把他肩上的大片纱布揭去,只见那伤,三天前还皮开肉绽的地方,就要痊愈了。 “谢谢。” 我从来没有正视过这个男子,凭感觉,好像就是个普通的魔教弟子而已。 “你是谁。”我不带问意说道。 “噬魂。” “嗯?” “怎么了。” “你是这凶物的...” “没错。” 我实在没有想到,原来噬魂的守护灵就是他。 细细看来,这个男子容貌俊朗的让人不敢正视。 我轻叹一声,走开了。 又是三日 他的伤已经完全好了,他那天问我为什么不杀了他。 我说我不想乘人之危。 他笑笑,我心想:原来大凶之物的守护灵是这么温文尔雅的。 那天他问我能不能把我脸上的白纱摘掉,让他记住我的容貌。 我不肯,他笑着说我是个丑女,所以不敢以面目示人。 我不做声,淡然的看着他。 摘掉那白纱的下一秒,他愣住了。 然后他随即问我:“你为什么不把这纱摘了去,如此容颜,何不示以众人?” 我云淡风轻的回答:“这人间难料之事太多,红颜祸水,自当掩面。” 他只是笑笑,然后转身走掉。 一晃又是百年 那天是樱花盛开的日子,照习俗我也去赏花。 天色正好,万里晴空。 人们汇聚河阳,脸上满是兴奋的神色。 有的人赞叹,有的人发呆。 我就在人群里,看到了他,还有一个女子。 他们两个站在一起,欣赏着漫天樱花。 我没有戴白纱,默默的看着他们。 突然他看到了我,嘴角挂上了玩世不恭的笑容,牵着那个女子的手向我走来。 我装作没看见他们,闪进了人群。 那次樱花还是开败了,那天他也没能找到我。 在拥挤的人群里,我看着他那般疯狂的找我。 当人流太多,终是把我掩盖了。 我只是一个剑灵而已。 我时常告诫自己。 我不能爱上任何人或者守护灵。 他牵着的那个女孩,也许就是伤心花的守护灵。 早有耳闻伤心花的守护灵一身水绿色衣服,号称惊艳天下。 而我,所有守护灵里最默默无闻的一个。 我们终是无法相提并论的。 那天河阳城出现了一个叫灭天的怪物。 它肆虐的杀戮,没有把我看在眼里。 而我也不在意它的肆意妄为。 看到一个个剑灵飞身而上然后倒在一边,我嘴角是玩世不恭的微笑。 但是它伤到了伤心花,而噬魂,他呆坐在一边,眼看着灭天冲过来,无动于衷。 我挡在了他们身前。 “一个小小的剑灵,何足挂齿?”它看着我,满脸不屑。 没有给它说完台词的机会,我又念起了神剑御雷真决。 这招必杀技虽然会耗费我很多体力,但绝对能够诛杀灭天。 天降巨雷,威震九天。 那蓝白相交的巨大闪电劈中了灭天。 只见灭天丑恶的身躯慢慢消失,化为尘埃。 许多剑灵看着我,惊异的说不出话来。 被他们喻为容颜堪丑,无法以对众人的那个剑灵,此刻一击震彻天地。 我知道此刻我的样子是多么的让人无法挪开视线。 那张我拥有了千年的面容,迎着风,伴随着青丝的舞动让人不敢逼视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