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43章 炼器师_从一人之下开始的剑修

一人之下化物炼器,第43章 炼器师_从一人之下开始的剑修

互联网 2021-05-14 22:47:13

“老九,今晚你一定要看好我田爷爷,我去处理山里的事情。”

徐四电话的内容张牧之听了个大概,随手掏出了自己的佩剑,说实话来了这么久了自己的佩剑从来没有见过血,今天正是一个好机会。

转身跟在徐三徐四的身后,消失在了黑暗中。

“师兄,牧之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忽然间身上散发出那么重的戾气。”

张牧之的突然变化让田晋中摸不清头脑。

“荣山,听牧之的,今晚你守着你师叔,至于牧之那孩子,由他去吧,他约束自己太久了需要找个地方发泄一下,正好全性那帮不要命的来了。”

老天师也不知道张牧之这是怎么了,不过他临走时重点吩咐了照顾好田老,那就一定有他的道理。

重复了一遍张牧之的话,随后就带着张楚岚进入到了天师府的授业大殿。

此时天师府前山,巡山的弟子发现了不少外面的人,起初还以为是迷了路的游客。

随后他们便散去了自己的伪装,准备直接动手大闹一番龙虎山,眼看着两个巡山的弟子就要死在他们的手中。

危机紧要关头,一道白光闪过几人全都倒地,脖子处出现了一道细细的血痕。

“赶快回去召集门人,不要单独行动。”

留下这么一句话后,张牧之便继续猎杀全性的人,剧情人物不能杀,这些全性的娄娄倒是可以随便处理,正好自己这些天看着田爷爷,心里的怨气已经积压了很久了,就用这群杂碎来好好发泄一番。

另一边的张灵玉,也遇到了全性的袭击,而袭击他的人正是以苑陶的全性人员。

他们袭击张灵玉的目的也很简单,就是想要张灵玉白天得到的通天箓。

“留下一份副本,各自走路如何?”

苑陶也没有拐弯抹角,直接就说出了他们的目的,不过跟他一起来的人似乎不买他的帐。

刚才就是他悄悄的偷袭了张灵玉一掌,虽然没有成功但是给他营造了一种张灵玉很菜的错觉,在苑陶说完之后他便再次上前,准备找张灵玉讨教一番。

刚刚只是不想将人惊吓到退走,张灵玉才选择硬接了那一掌,现在人都出来了张灵玉也不需要在做什么伪装,一把就憋住了那人的手,轻轻一扭那人的手骨就全部以一个诡异到角度弯曲,本就练的是铁砂掌,现在手又被扭断,看来这个人已经被张灵玉给废掉。

一边

的苑陶倒是看出了其中的问题所在,之前那认和张灵玉对的那一掌,就已经被张灵玉的水脏雷给渗透到了体内,他不是张楚岚没有能克制阴炁的阳炁,所以很快阴炁就已经展露了效果。

见苑陶把自己的招式分析的如此透彻,张灵玉知道这个老家伙不简单,立马开启了金光咒。

随后苑陶转身叮嘱了一遍自己的人,告诫他们不要硬抗张灵玉的水脏雷,也正是这个时候,张灵玉发起了进攻,他的水脏雷直接奔袭到了苑陶的身后。

结果却被无形的墙给弹开了,这让张灵玉百思不得其解,他的水脏雷无孔不入居然被那个苑陶老头不知道用什么方法给挡下。

这个时候,陆谨也来到了张灵玉的身边。

“苑陶,原来你一直都想要通天箓啊,那可得问问我了,在这儿打一个小辈的主意,你还要点儿脸吗。”

陆谨站在树梢上看着下面的老家伙,不屑的大骂。

“哎哟,路老前辈咱这是多少年不见啊,我爹在下面可想您了。”

听苑陶这话,看来两个人之间还有世仇存在哦。

随着陆谨的出现,陆谨带来的人也陆陆续续的出现在了周围,全性的几人俨然已经陷入了包围圈。

“这么说,我们是中了套了,算了既然陆老来了大伙儿撤吧。”

老家伙也不是什么争强好胜的人,见形势不对直接吩咐众人撤退。

全性的人,分别朝着各个方向四散逃窜,以才来减小目标。

“灵玉,跟着我。”

陆谨见状自然要追,不过他叫上了张灵玉,不是因为他害怕不敌,而是害怕别的人找上张灵玉,其余的人也各自分散开去追那些全性的人。

很快张灵玉和陆谨就追上了苑陶和那个傻大个,张灵玉用阴五雷将二人困在了中间,无法再次逃窜。

“苑陶,你想跑哪儿去啊。”

看着被阴炁围住的苑陶,陆谨问了一句。

“陆前辈,您见识广,晚辈是参不透,这老者用的究竟是什么功夫,连我的阴雷也无法侵入。”

张灵玉终究还是问出了自己的疑问。

“哼,你这小废物劈我玲珑的时候不是挺能耐, 现在吃瘪了,其实也没什么挡下你阴五雷的就是他手中的那个珠子。”

“全性苑陶,是个炼器师,也难怪你不知道我们年轻那会儿也难得一见这种人,你知道有一类人专门研究,怎么把自己的炁附在别的东西上吧,用自己的炁

喂养某种东西然后操纵它,这叫御物,养完之后把这东西变成提升自己的道具这叫化物。”

“但还有一种就是用自己的炁把某一样东西练就成自己的东西,这就叫炼器,过去人们传说中的法宝,就出自这帮人的手里,但是炼器需要绝对的天分,这世上掌握之人少之又少啊。”

陆谨先是嘲讽了张灵玉一句以解自己心头的不快,之后便将这炼器的本事给张灵玉讲究了一遍。

“雕虫小技,让您老捧得这么高,我都不好意思了。”

苑陶听着陆谨分析的如此透彻,假惺惺的说了句。

“你去打发这个老小子,我给你看着吗,挡住你阴雷的是 螭吻珠,号称能隔绝一切恶意攻击,让我看看你能做到什么份儿上。”

陆谨根本不搭理苑陶,转身给张灵玉说着,丝毫没有吧苑陶放在眼里。

“老的小的都不拿我当回事儿是吧,陆老小娃子废我手上的时候你可别后悔。”

这般藐视自己苑陶自然也怒了。

抬手就将自己手中的螭吻珠祭出攻向张灵玉,珠子的速度极快好在张灵玉躲闪的即时,躲过珠子后张灵玉也发动了进攻欺身向前,一拳轰在了苑陶身前,这次苑陶没有用东西抵挡,而是握着一颗珠子正面和张灵玉对了一拳。

手中的珠子也顺势滑向张灵玉的拳头,张灵玉也立马就被击退。

第一颗都还没完全拦下来,苑陶有扔出了第二颗珠子,张灵玉只得一手拦住一颗,随后做出一个太极的动作将两颗珠子拨开。

“诶,这就对了嘛不能力取就游都,水无常形这才叫阴雷。”

看到张灵玉这一手陆谨还算是比较满意。

“嚯,确实后生可畏,这滑不留手的身法,霸下和嘲风两颗珠子都逮不到 。”

能够挡住自己两颗珠子苑陶的确还是有些意外。

从刚才开始都一直是张灵玉在攻击苑陶,这次苑陶率先发起了攻击,一个珠子发出声波抬头的攻击,另一颗珠子飞出去和张灵玉缠斗。

很快张灵玉就落入了下风,同时他心里也在想换做张灵玉这时候会这么做,想是想到了但是他学不来啊,躲避的同时也找到了办法对付苑陶。

骗出了苑陶更多的珠子,抓住机会上前将水脏雷打在他的防护罩上,办法很奏效但是那层防御被击破后,里边儿居然还有一层,这是张灵玉怎么也没想到的,身后躲开的那些珠子也已经重新飞到了他的身后。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