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看朱成碧|皇后×贵妃】纵然是齐眉举案,到底意难平。㈡ | 社区动态 | 易次元:网易互动阅读平台

一人之下之神通系统,【看朱成碧|皇后×贵妃】纵然是齐眉举案,到底意难平。㈡ | 社区动态 | 易次元:网易互动阅读平台

互联网 2021-05-07 08:34:23

剧情前因:贵妃死后成了我的白月光正文:看朱成碧㈠ 看朱成碧㈡

〈玖〉楚欢死了,我很识趣地闭门不出,以免皇帝见了我,总想起我逼死楚欢的事来。他也不来见我,却流连于花丛,接连册封了好几位新秀。这个男人所谓的深情,实在是可笑,想来再过上一阵,他便该忘记这回事了。但凡能得他几分宠爱的,我挨个赏赐,后宫人人赞我贤德大度。但是灵宜仿佛很久没有来,我叫人去请,也没有请到。这日我在殿中独自乘凉,实在是烦闷无聊不已,便起身在凤仪宫中漫步,经过珍珠帘后时,听到潇潇等人正在说话,旁的我都不关心,唯有“馨贵妃”三字入了我耳。我心中一喜,挽起帘来笑道:“是不是馨姐姐要过来了?快备上茶水。”潇潇等人却面面相觑,不说话,反倒跪了一地。我还撑着笑意:“怎么啦?”潇潇犹豫半晌,吞吐说道:“娘娘,馨贵妃……她……”我脸上的笑一刹凝滞。

〈拾〉烈日如暑。我本就体弱,再又撑着有孕七月的身子,实在站得吃力,但数次让人传话求见,太监回的均是“皇上忙着”。潇潇劝我回去,我执意要等。可是我在圣宸宫外从清晨等到傍晚,他始终没有见我。小黄门进进出出,独我一人杵在那里,无人搭理,不知叫多少人指点笑话,大概已经颜面全无。已经一天了,我还是想不明白,灵宜之父不过是一个普通四品官员,怎会犯下什么重罪?夜色已深,赵大太监见我仍在门外,吃了一惊:“夜深露重,皇后娘娘还是快回去吧,圣驾今晚已幸伏莘宫了。”我无言失神,扶着潇潇的手强自笑道:“知道了,多谢公公。”

〈拾壹〉原来灵宜早已经在数日之前,就被皇帝赐下白绫,自缢而死。忙于接见新秀的我,却是六宫之中唯一被蒙在鼓里的人,若非偶然发现,真不知要被瞒到什么时候。我不敢想灵宜她死前,该有多么想见我?而皇帝,此时此刻,他又何须见我?这时我才懂得,原来这皇后之身,在他面前,依然什么都不是。哪怕位极荣华,千尊万贵。依旧挣不脱一身沉重的枷锁,救不了我最想救的人。这就是他对我的报复吗?真轻易,却真狠啊……

〈拾贰〉泠贵嫔,洁妃,蕊容华……昔日东宫旧人,被我一一清算。沁贵人,潇贵人,辛更衣……折于我手的新秀不计其数。我坐尊中宫,号钦皇后,身怀建昭年间头一个嫡子,父亲官居一品位极人臣,清理旧人我从不留手脚,而新人……我只不过杖责惩戒,她们自个病死,又与我何干?我携上鹤顶红,进了冷宫。里面都是被我送进来的妃嫔,她们见了我,或乞求,或怒骂。我只是端坐,命宫人将她们挨个押至我的面前,笑着问:“是不是你?”

〈拾叁〉已经很久没有踏进忘忧宫,推开宫门之时,恍如隔世。我遣退宫人独自进了漪兰殿,那日之后,我不允旁人再进殿内一步,这殿内的陈设布置,都是她还在时的样子。我跪伏在她的床榻边,反复细诉。“馨姐姐,我好想你……”“苍儿已被过继到我的膝下,你不必担心。”“御医说我的这一胎也是个皇儿,他马上就要来了,等日后还要叫你姨娘呢……”“馨姐姐……”“我已经把她们都给杀了,为什么还是找不到害你的人?”没有人再笑着回答我了,只有纱帐偶然被夜风吹起,拂过我手臂。我攥紧纱帐,珠泪纷纷而落。

建昭五年九月,皇后有诏,锁忘忧主殿,不允人入,此后宫中再无协理。

【馨贵妃·越灵宜篇|完】

【恩贵妃·梁承璧篇|启】看朱成碧㈣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