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点罗列】奇葩说淘汰赛:对事不对人,真的OK吗?

一人之下一人赛公平吗,【论点罗列】奇葩说淘汰赛:对事不对人,真的OK吗?

互联网 2021-05-14 04:02:02

​上一期晋级赛决出了直接进入决赛的蔡康永战队,今天的淘汰赛是要挑出无缘第六季前三甲的孙山战队,辩题是:对事不对人,真的OK吗?

这可能是本赛季最“宽”的一道辩题了。

大部分情况下,辩题本身都有明显的条条框框。题设条件在思维的操场上布上似疏实密的各种栅栏,拦住论证的去路。

选手发言时,经常采用不同方式绕过它们,方法包括但不限于用情感轰炸冲击栏杆,平地拔高价值以偷偷翻跃,另辟蹊径不走寻常路避开栅栏……

把“要不要”偷换为“该不该”啦,不讨论是不是直接讨论为什么啊,都属于此列。

这道辩题反其道而行之,完全不设路障,自由发挥。

什么叫“对事不对人”?

这里头的事是什么事?家事?国事?天下事?

人又是什么人呢,爱人,亲人,熟人,一般人,陌生人,仇人?

什么叫OK,什么叫不OK?

得到利益了算OK,还是不违背良心算OK?

以事情成功了为OK,还是以让“人”高兴了为OK?

没抓没挠的,想绕路都不知道怎么绕了。

反正我看到这题目,只觉得满脑袋的莫名其妙,不知道到底要讨论些什么,又觉得好像什么都能讨论。

风格上嘛,既可以扎根于生活实际,又可以拔高到终极哲学思辨;既可以轻松幽默寓教于乐,又可以引人深思耐人寻味。

这脉,真的不好把。

这就好像我们小时候写作文,命题作文吧总觉得限制自己发挥,得去凑它的条件。如果命题刚好在自己不熟悉的领域,更加吃亏。

但真给你自由命题,反而更不好写。光是写记叙文还是议论文都得纠结半天,题材内容更是难选,主题观点要写什么才出彩?更不知道了。

相比之下,倒觉得命题作文还轻松点,至少方向明确,只用埋头写就行了。

不知道这次的宽广命题下,选手会交出怎样的答卷呢?

正方一辩【颜如晶】对事不对人,真的OK

颜如晶从正面论证OK提出了两个观点:

一、“OK“是弱肯定,而“不OK”是强否定。认为一件事情OK不需要全身心的认同,只要有一点可取之处就算是OK能接受。

所以“对事不对人“的态度,如果你认可当然OK,即便不认可,你也承认它是有一定作用的吧,那么也是OK。

二、对事不对人的意思就是不偏袒,不侮辱,不歧视,保持公平,对任何人和措施都保持这个态度。这个定义找不到任何不OK的地方。

接下来如晶又从反面论证,分析“对事不对人”这句话不OK的原因,主要有两种:

第一种是认为这句话是个冠冕堂皇的借口,是想要攻击别人时候的遮羞布。这种想法恰恰肯定了“对事不对人”这句话的价值,因为我们很多时候就是需要一个委婉的遮羞布,才能把具有攻击性的意见表达出来,也才让听者能够听得下去。

另一种认为这话就是骗人,人和事根本分不开。但是这说的是做起来很难、做不到,可做不到不代表道理本身不对。就好比见义勇为是很难做到的,但不能证明这个道理不对。这种情况下,不OK的是力所不能及的我们,而不是这句话。

再从深层次来说,反对的人有种因爱生恨的心理。这些人内心非常向往“对事不对人”的环境,但是这个乌托邦并不存在,到哪里还是要讲人情世故,人际关系。真的抱着“对事不对人”的态度做事会吃亏碰壁。碰壁多了,这些人觉得很生气地说,,“对事不对人”根本就是错的,是假的。但之所以有这样的愤恨,就在于他们内心仍旧认为这个道理是好的,只是在现实中没有遇到而已。这不代表这句话不OK,只是我们更需要身在沟渠,心向光明。

反方一辩【程璐】对事不对人,真的不OK

一、对事不对人就是攻击的借口,后面跟的都是批评指责。当一个人说出这句话,他/她心里已经对标了要攻击的那个人。

二、对事不对人根本做不到,事情不能够脱离人的背景单独存在。很多事情如果不是特定某个人做的,根本就不能成立。

三、人是由自己做的所有事情造就的,评价事儿的时候不评价人是不可能的,人和事不可能完全割离来看。

四、大家喜欢对事不对人,因为觉得这样更能抛开情绪的影响,作出理性的选择。但人也是感情的,除了理性,也要有温度。

双方一辩从发言环节就杠上了,论点几乎条条对应。颜如晶说这句话是遮羞布,程璐说是裹脚布;如晶说做不到不代表不对,程璐说本质上就做不到,那就是不对。观点本身是旗鼓相当,但在发挥过程中程璐不知怎么有点气势不足的感觉,每个点的传递都没能力道十足地把如晶给怼回去,仿佛出拳离手但又停在半空的夹生感。可能是半决赛之前的淘汰赛,压力太大了?

正式开杠环节就更明显了,提出现代社会不那么需要效率,对事不对人有点过时了,都属于凭空抛出但没有道理支撑的论点,举出怀孕的例子更是被如晶正面破解掉:产假是针对怀孕这件事而不是对某个特定的人,恰恰是对事不对人。

也许连打几场真的消耗太大,程璐这一场的表现不是他自己最佳状态。

正方二辩【席瑞】对事不对人,真的OK

一、对事不对人的意义是黑白分明、真假分明,任何事儿出来了,都选择求真务实地去看它本身到底是怎么回事,而不把人的因素牵扯进判断里。

这个原则的应用范围不局限在周遭亲友或者职场上,它应用在方方面面。如果真能做到对事不对人,那么大人物酒驾也该受罚,院长的研究成果出错一样要审查修改。只有这样,我们社会的公平,正义,真实才能被保证。这个原则并不冰冷,反而最能保障到多数人的权益。

二、法律的平等,科学进步的核心,都建立在对事不对人,对事不对人是文明社会的基本标志,是科学进步的基本要求。

如果太关注人,只会让扣帽子贴标签盛行,而无法进行就事论事的高质量讨论。议题不断失焦成为常态,我们关注私德、婚外情、长相多过话题本身的内容。

三、对事不对人不仅是OK的,还是珍贵的,还会越来越珍贵。我们要讨论人实在太简单了,阴谋论、三观正不正、长相如何,张口就来;但想要讨论事情太难了,因为要下功夫去查资料,要费脑筋仔细思考。对人不对事是本能,对事不对人才是本事。

反方二辩【冉高鸣】对事不对人,真的不OK

反驳席瑞:是非黑白确实重要,但是人性的多彩也要能在中间走出一条道路。对人不是问题,对人不好才是问题。我们应该集中于对人释放更多善意,而不是把对人的思路整个废弃。

立论:

一、对事不对人是做不到的,光拿看脸来说,这就是一种“对人”,而这种对人的思维无人幸免。做不到还拿出来说,就是借口,就是攻击了你还不让你生气。

二、即使做到了也没什么好,评价人不通过事情评价还能怎么评价?出了问题,不解决那个做出了错事的人,只是出一件事解决一件事,那么永远是治标不治本,解决不了根源。

三、职场和生活中除了效率之外,还需要情义。很多时候一个人不想干了不是事情干不好,是和人相处得太难受。给予一个人肯定,期待,信心,会赋予这个人把事情做得更好的力量。

四、对事不对人容易忽略人内心的感受,从对人的关怀的角度来说,拄拐的小男孩也可以踢正步走方阵,从理性就事论事的角度来说,不该让他上场影响班级荣誉。但是当他在众人的关怀下努力走出自己最好的正步,还有谁会在意领奖台呢?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残缺,当我们在人生的赛道上需要拄拐的时候,我们期望的是一句对事不对人的“别拖后腿”,还是一句温暖的“加油,我们一起”呢?

冉高鸣这一季的进步是肉眼可见的,他以前喷火驯兽的辛苦经历,也同样让我感到肃然起敬。不论观点如何,这个战队“一姐”的名号,我认冉高鸣了。

正方三辩【黄执中】对事不对人,真的OK

对事不对人,才是最大的温柔。

事情可以有定论,人不会有定论,人总还可以成长改变。

事情可能会做错,可能会失败,但这不代表你这人就是个“错”的人,是个失败者。这就是将人和事分开的温柔。

人不是铁板一块的,人不可以像一件事情那样被贴上确定的标签,人不会被事情所完全定义,因为总还有下一件事情,人可能做出不同的选择,还有下次机会。

反过来,对人不对事才是最残酷的。其实最容易给自己贴标签的人是自己,最难宽容自己的人也是自己。偷过一次懒被抓住,从此相信自己是个“懒惰的人”的孩子,以后就会永远懒惰下去了;上台说错一次话被笑,从此相信自己就是个笑柄,以后永远不敢再上台。但其实被笑的说错话这件“事”,下次不再做这件事,就不会再被笑。只有理解了对事不对人,人才能得到真正的自由。

对方强调所有的对人的关怀,恰恰是“对事不对人”这个理念所真正践行的。一件事情后面,站的是更多的人。就事论事坚守规则的人貌似是冷酷地得罪了眼前这个人,但他/她是为规则后面千千万没有姓名的人,为了被规则所影响的子孙后代而负重远行,这样的人,特别温柔。

为了改变自己的行为习惯,我曾经专门去看了些关于习惯培养的书,其中一章就谈到identity和behaviour的联系,说白了就是你把自己看作什么样的“人”,以及你要做什么“事”。这本书告诉我们,很多时候阻碍我们去做想做的事的,恰恰是对自我的认知。也就是,你认为自己是什么样的人,决定了你会做或者不会做某事。而最好的方法就是抛开identity,专注于想做的事情本身。

比如说,想去健身的时候,你想着“可我不是个健身达人啊”,你就没去了;想写文章的时候,你想着“可我不是作家啊”,你就没写了;想学习新知识的时候,你想着“可我已经不是学生了啊”,你就没学了。而你的行为,又再次加强了你不是健身达人/作家/学生的自我认知,阻碍你下次的行为冲动。

但谁说必须要是大神才能去健身房了?谁说只有学生才能学习了?你想做什么,为什么不能直接去做?

改变这个困境的方法就是对事不对人,就事论事。如果你想去健身,你就去好了,不要想着自己是小白还是大神,只专注于锻炼身体这个行为本身;想写东西,拿起笔/打开文档开始写就是了,不要考虑自己是专业的还是爱好者还是瞎写;想学习,打开网课/拿出教材学就是了,不要想你是学生还是什么。

如此,很多行动的阻力都会消失,附带的心理压力也会减小很多。我们会变得更加自由,也更有可能从自己的行为中,塑造出一个新的、更渴望成为的、更好的自我。对自己温柔,才是最大的温柔。

反方三辩【陈凌岳】对事不对人,真的不OK

一、对方一直在强调公平公正,但例外总是比规则先来。只有当我们相信每个个体都是值得被保护的,个体的例外才会变成群体的规则。

二、孩子口吃导致演讲时被笑,该改变的不是那个孩子,而是笑话他的人。我们每个人都该了解到其他人背后难言的苦衷。

三、针对未必是坏事,要看针对的内容。如果是针对性的鼓励,比就事论事更能激励人发挥出更好的自己。

四、对人不对事,首先是“看到”人。当个体为了维护社会机器的运转完成一件又一件事的时候,唯有用给每件事打上自己的个人色彩,来获得继续的动力。

在最后一个论点里,陈凌岳举出了一系列令人感动感慨的例子,囊括第六季以来贝壳找房战队每位选手的发言和特色。他叩问我们,难道我们不想要看见这些“人”,记住这些“人”吗?

我看见了,我记住了。

但你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这些人都做了同样一件“事”,那就是,在奇葩说的舞台上奉献了精彩的表演。

我知道这句话听起来很冷酷,但它不是事实吗?

冉高鸣对于我来说,是个八杆子打不着的陌生人,我为什么会平白无故地记住他?

不是因为他名字很特别,是因为他打了一场又一场特别好的比赛。

这件事难道不是一件最大的浪漫吗?

只要你能够有精彩、有力、感动人心的表现,你就可以被记住。这难道不好吗?

我们不能为了记住而记住,为了“人”而“人”。

如果这个世界是只看“人”,那我们永远只会喜欢黄执中,因为他是黄执中;我们不会记住其他新人,因为他们不是黄执中。

这有什么好的呢?!

被针对性地鼓励,针对性地温暖当然很棒,但谁能确保自己总是那个被偏爱的?

正方不应该总强调被针对的坏处,但反方就该强调被针对的好处吗?相比之下,不正是不需要偏爱,拿做出的事情评判的正方感觉更好过一些吗?

第六季结束的时候,一定会有很多人像我一样,记住冉高鸣这个人,一个第六季开始的时候没有太多关注的人。

等到第七季,还会有新的选手以自己的实力征服观众,发出自己独有的光芒。现在我们还不知道他们是谁,但只要他们做到“精彩表演”这件事,他们就会被看到。就像黄执中说的,这些温柔的事,关怀的事,恰恰是对事不对人的正方在做啊。

反方结辩【陈凌岳】对事不对人,真的不OK

并不是做到不歧视、不偏见就OK了,我们还需要从“人”身上挖掘出独特的光芒。博尔特拿冠军,奥巴马当总统,这样关于“人”事情,胜过一百个法案。对事不对人,还不够努力,不够关怀人。

正方结辩【颜如晶】对事不对人,真的OK

这道辩题里最刺耳是“不OK”这个词。我方举出了很多情况里,看事很重要,我们也从没说过,看人不重要。所以,对事不对人,到底为什么是“不OK”?

如晶最后的结辩很聪明,陈凌岳说出对事不对人不够努力,还不够的时候,其实已经落入套中。他这么说最多可以证明对事不对人不“完美”,不是“最好的”,还有改进空间,但不能说明,它是“不OK”的。可是这样的聪明不及情感有力,不能深入地打到观众心理。

最后反方54:28胜利进入决赛。

在今天这场比赛之前,我对辩题并没一定的观点。开头那段说辩题范围宽广的引语,就是节目前写的。

看完之后,我更倾向于正方。不是因为辩手们说了什么,而是因为罗振宇的这段话。

因为最近开始写专栏/公众号,这段话让我特别有共鸣。

以前我对自己的文字功底挺自信,觉得写文章是我的强项。可我真正开始写了之后,才发现自己是个彻头彻尾的垃圾。

词不达意,重复含混,结构不清,没有干货,缺乏新意……毛病一抓一大把。

别说读者不想看,连我自己都不想看。

这件事儿让我特别的挫败,可同时也鞭策我继续努力。

从哪里摔倒就从哪里爬起,我觉得我更要继续写下去。写得不好闹了笑话就改正,然后再闹新的笑话,小碎步前进。

所以,罗老师的这段话真是说到了我心里,软肋和铠甲的用词特别贴切。节目看到这里的时候,真真切切感到很大的鼓舞和力量。

想起以前我在其他文章和答案里批评过罗老师,不禁有些惭愧。

我找来那些文章和答案重新审视,想着要不修改修改。

结果我发现,修改不了。

之前他做得不妥的地方,言辞失当的地方,我现在看,依然觉得不妥,依然失当。

让我重新评论,我的意见依然是批评。

而回头看罗老师这起节目的话,我也还是觉得说得好。

我觉得这就是就事论事,对事不对人的力量。

说得好,就赢得赞许;说得不好,就遭到批评。不管你是谁,也不管你以前说过什么做过什么,只要这次做的是好的,就认可;同样地,以前做得再好,如果这次做的是坏的,照样批评。

杨奇函说,在对事不对人的时候,你了解到的信息可能并不全面,并不充分。

那不正是我们应该加倍仔细甄别信息,搜集资料,以便更好地判断事物真相,做出正确反应的动力吗?

这怎么会成为放弃对事不对人的理由呢?

如果一件事情我们都看不清,我们还想看清复杂莫测的人心吗?

从总体观感而言,我是不太喜欢罗振宇老师的,但如果抱着对事不对人的心态,他说出好的观点时,我依然会接受,会赞许,这难道不好吗?

如果抱着认人的心态,喜欢的人做什么都是好的,讨厌的人做什么都是坏的,是非好坏的标准完全混淆,这难道是我们想要看到的吗?

作为一个独立创作者,我也希望读者对事不对人。如果我写得好,就得到赞许和关注,如果写得不好,就取关差评。这样我才有动力鞭策自己写得越来越好,得到越来越多实实在在的关注,读者也得到越来越精彩的内容,这不是多方共赢的局面吗?

也许在如今粉丝经济的时代,这种想法已经落伍了,但这仍然是我奉行的准则,是我相信的事物所应遵循的发展规律。

除此以外,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做事的方法,可以让大家看到,我是怎样的人。还有什么做人的方法,可以让我把事儿做得更漂亮。

一个还需要很多成长的公众号: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